#1 - 2021-1-5 12:20
Orestes (贴贴拯救世界)
凭什么22非投胎不可?它是怎么从一个自在的灵魂转为一个自卑的灵魂的?
在我看来22简直就是“圣人”,它可以在心灵学院饱尝一切“生活”仍然保持无欲,这使它获得一种超然的视野。创作者对此却全然不知,弄出个心灵学院这种恶心的建构体系来压迫22。且不说人格到底是不是在生前就被建构好的,最受不了的是创作者竟把超然自在的22掰成了“自卑”。人类有限的认知和自然态的灵魂,究竟哪个更具超越性?
人类有人类的存在方式,人只能活着,但是我们凭什么用人的价值观去强加给非人的不存在?
#2 - 2021-1-5 12:41
(miaow~~~)
直接回第一个问句
因为这一个完成了的 并且展现在我们面前了的一个作品 ...
第二个问句混杂或者说诱导
真要认真回复的话
又得自嗨不少的一段时间 还不一定讨好 ...

现在这片本站排名380
我随便想了一个作品名 去查了一下 ... 动画以及原作双双一百多名 ...
还不是有人吐槽无理的剧情推进 ... 那又如何呢 ...

第二段就当 不过“本来就是” 自嗨罢了 ...

第三段
凭什么大国能欺压小国 甚至能灭了小国 ...
就算这所谓大国对比其它地方可能就像条虫子一样 ...
凭什么人总是用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鸡鸭牛羊猪猫狗海豹海豚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你说呢
#2-1 - 2021-1-10 00:33
Orestes
duck不必当成问句,明确地说,我反对偏颇的生存思维。

首先借用加缪的话来定义一下“活着”:

活着,就是使荒诞活着。使荒诞活着,首先就是正视它。与欧律迪刻相反,荒诞只是在人离开它时才死去。因此,协调一致的哲学立场之一,就是反抗。反抗就是人和他自己的阴暗面之间的永恒对抗。(《加缪文集》译林出版社,2001:p659)

22毫无疑问是“活着”的,它正视生命的荒诞,以灵魂的形式反抗被授予的生命。心灵学院的体系为所有灵魂建构spark,而拥有spark意味着面对有限指向性——必然走向最终的死亡——的绝对顺从。对于亡灵而言,它的阴暗面就是生命,因此22对生的反抗反而彰显了灵魂的价值,这和拥有肉身之躯的人对死亡的反抗是等价的。

灵魂的反抗无疑是痛苦的,其代价是得不到存在,因此22对于存在得以被触及之事丝毫没有抵抗力,而它的spark就在它处于gardner的肉体中感受到被触及的存在的时刻诞生了。spark就是转瞬即逝的存在,隐喻终有一死的生。这个道理22其实早就明白,所以它反抗。虽然都是拒绝生命,但自卑和反抗不同,自认不配活着的逻辑是顺从的逻辑。剧本对自卑的安排相当于反转了22反抗的价值,而前面也说了这个价值和我们的生存斗争是等价的。这意味着这些创作者写着生命题材的故事,却没有认识到死亡之于生命的意义,也就是没有能够正视荒诞,因此动画中所赞颂的生命其实是没有意义的。

“死生亦大矣!”谈生不谈死,逻辑就是不完整的。而某些特定人群未必能够承受偏颇的生命之重,若是真感到绝望了可千万别在这片里寻求什么安慰,这就是杀人的糖衣炮弹。所以口碑再好我也要骂,so nasty。
#3 - 2021-1-10 00:30
(贴贴拯救世界)
内容已被用户删除
#4 - 2021-1-11 17:10
从内心深处,22其实是渴望投胎的,他并不是真的无欲,只是在一直无法获得火花之后,伪装成不在乎。
#4-1 - 2021-1-11 23:03
Orestes
这就是该动画的逻辑问题。如何用存在定义实在?实在只能是不存在,对实在的定义恰恰取消了存在。所以我说动画中所赞颂的生命其实是没有意义的。
#4-2 - 2021-1-12 17:59
猎隼
Orestes 说: 这就是该动画的逻辑问题。如何用存在定义实在?实在只能是不存在,对实在的定义恰恰取消了存在。所以我说动画中所赞颂的生命其实是没有意义的。
只能说你的观念与本片主创存在较大差异,这蛮好的,百家争鸣嘛,希望早日看到你的作品
#4-3 - 2021-1-12 21:44
Orestes
猎隼 说: 只能说你的观念与本片主创存在较大差异,这蛮好的,百家争鸣嘛,希望早日看到你的作品
问题是逻辑的,我只是借用了加缪的人本主义观。如果切换到非线性思维,虚无和存在可以是一体两面的关系,可惜本片的叙事是线性的。另请不要混淆批评和创作
#4-4 - 2021-1-13 00:30
猎隼
Orestes 说: 问题是逻辑的,我只是借用了加缪的人本主义观。如果切换到非线性思维,虚无和存在可以是一体两面的关系,可惜本片的叙事是线性的。另请不要混淆批评和创作
http://wx4.sinaimg.cn/large/006m97Kgly1gjdey9qcofj30rw0rwdk3.jpg
#5 - 2021-2-22 21:22
那你怎么不去问问活着的意义?

兄啊,你拿一个人想象投射的人造物来反对人类的原则,这有意思吗?这些问题根本就不是解答的而是先验的。要不然你的疑问都是无效的。这玩意不牵扯到对和不对,你被恶心只能说明你价值观正好和他宣讲的相反,这很正常。

非人造物当然完全不在乎你人类那么多屁事,什么超然不超然自卑不自卑。但是很显然22在片子里只不过是一个自卑灵魂的靶子,哪有什么自然灵魂。
#5-1 - 2021-2-24 22:47
Orestes
那Pete Docter怎么不去问问活着的意义?

Pete Docter兄啊,你拿一个人想象投射的人造物来反对人类的原则,这有意思吗?

用设问的形式阐述我的第一观感确实带有引导性,但主要还是为了讨论。如果以上两段责难在调转了主语之后仍然能够成立,你会发现你所责难的正是本片的谬误之处。至于问题是解答还是先验的,二者有何冲突,还请细说。

价值观确实也有相悖之处,我在2楼回复中也提到主题意义的消解。进一步说,应当区分在压迫体系中拒斥生命和自卑的否定自我。这里有个范畴的问题,如果单纯是灵魂和身体的关系范畴,对自我否定的否定无疑是一种升华。但是在剧中有个先于灵魂的压迫体系,那么对这种压迫的反抗可以视为是在争取行动的先决条件,也就是灵魂的自由。为了生存的反抗的价值有时甚至超越生命。可惜的是,正如你所说,22只不过是一个自卑灵魂的靶子。22的反抗和其中的生命价值一并被逃避和顺从的描写遮蔽了,创作者在此基础上借gardner嵌入他们的生存正确。这就是本片为何如此具有说教味,但在我看来完全没有说服力。

另外应当承认我在“自然”一词上的误用。如果“自然”是“自己如此”,我们就很难说它有,也很难说它没有。而22已有意识,也就是有了一种相对的存在方式,它和“自然”应该有着更为复杂的关系。
#6 - 2021-2-25 15:18
(喜欢的作品这辈子想再多看几遍)
不至于不至于,只是个卡通片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