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20-1-12 12:07
kankanzaishuo (我为歌狂什么时候能发原声碟和办主题音乐会啊…… ...)
倒是令偶想起了这个:
     这一天早上,顾小白又是通宵没睡,颤颤巍巍地从楼上下来,去对面的永和豆浆吃早餐。餐厅里全是精神抖擞、充满干劲起码看起来是这样的白领职员,准备补充完能量去上班,不像顾小白,补充完能量准备去睡觉。
  顾小白顿时羞愧起来……
  他捂着脸点单,视线尽量不和人接触。一个人总是深夜工作,不接触人群,偶尔在阳光刺眼的场所现身,会有一种马上就要灰飞烟灭的感觉。
  这大概就是不容于世的无地自容感!
  顾小白一边羞愧地想着,一边打算买好早餐逃回大楼,躲在被窝里吃。就在这时,他突然看到了一幕景象。
  一幕即便在梦中他也没想过会看到的景象。
  这一幕马上让他觉得……自己并不是那个最遭人鄙视的人。
  因为起码还会有两个人,比他更丢人。
  这两个人就是罗书全和AMY。
  AMY和罗书全显然已经在那里吃了一会儿,甚至快吃完了,两人全程都没有看见顾小白因为他捂着脸。两人在远处谈笑风生地交换着什么意见,然后AMY看了看表,站起来和罗书全一起走到门口。
  “拜拜……”AMY挥手,留下一抹微笑,推门出去。
  罗书全也挥手,脸上浮起痴痴笑,然后也打算推门出去。
  但是他没有成功……
  因为衣领被人拽住了……
  回过头,是一个用手捂着脸的人,罗书全刚想尖叫。
  “请问我是在做梦吗?”那个捂着脸的人把手拿下来,对他说。
  罗书全被抓个现行,没办法,只好陪顾小白找了个座位吃早饭,因为顾小白“突然觉得不丢人了”。两人在角落里坐下,顾小白一边吃一边用匪夷所思的眼光上下打量他,罗书全浑身燥热。
  “我……我做什么啦?”罗书全终于发狠道。
  “你做什么了,你还好意思问我?”顾小白模仿AMY的语气,嗲嗲地说,“拜拜……”又人格分裂马上变成罗书全,“拜拜……你还好意思问我?”
  “我们现在是朋友啊!”罗书全说,“啊……不,是兄妹,我认了她做妹妹啊,我和妹妹说个拜拜怎么了?”
  “嗯,和妹妹说个拜拜是没什么,”顾小白看了看手机,“现在是早上八点半,快九点,正常人不是在公司上班,就是在去上班的路上,AMY怎么会在这里?嗯?她不是专门和你约在你家楼下吃个早饭的?你们在这之前在干吗?”
  罗书全…顿时语塞起来……
  “嗯?说呀说呀说呀!”顾小白不依不饶地问,“说不出来了?”又得意起来,“你不要以为我脑子晕,我现在已经补充完体力啦。”
  “说就说,有什么了不起。”罗书全横了横心,说,“昨天晚上AMY约我一起吃饭,吃完饭我们一起逛了一会儿街。路过电影院,她说想去看电影。电影院里正好有通宵电影午夜场,四部电影连着放,只收两部片子的钱。她说想看,我就陪她看了。看到刚才,她和我在这里吃点东西。然后她去上班,我上去睡一觉,下午去上课,怎么啦?”
  “嗯……没什么,和自己前女友,现在叫妹妹……去看通宵电影,没什么……”顾小白仿佛是分析罗书全八字的算命先生,摇头晃脑地说,“你舒服就好,又不是我妹妹。”
  罗书全恼羞成怒,刚想发作,想了想,似乎没什么发作的资本。
  过了一会儿,他也就幽幽地叹了口气,“我承认,我和AMY之间是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我也讲不清楚,不管是逛街也好,看电影也好。其实逛街看电影还好,最主要是吃饭的时候。”
  “吃饭?吃饭怎么啦?”顾小白装作很惊讶。
  “哎,逛街看电影不管怎么样是肩并肩的啊,不管坐着还是站着;吃饭是面对面的呀,昨天好几次,我们互相凝视了两三秒……就像这样……”
  罗书全一把拽过顾小白,深情地看着他。
  顾小白突然很想吐,连忙捂住嘴。
  “然后大家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把眼光移开,”罗书全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把眼光移开,“你是不知道……”罗书全曼声长吟,“这两三秒有多漫长……”
  “我当然知道,”顾小白说,“你再这么多看我一秒,我就跳楼死了算了。”
  “但问题是,她是我妹,她叫我陪她玩,我又不可能不去,这到底怎么办呢……”
  罗书全顿时显得很忧愁。
  “这就是暧昧,我告诉你!”顾小白一拍桌子,好像要起义的爱国青年,“暧昧!是男女关系中最重要的一环!男的犹豫不决,女的摇摆不定。他们的关系看起来时而无限远,时而无限近。远的时候感觉是那么近,近的时候感觉又是那么远……啊!多么美好的感觉!”
  顾小白像戴着红领巾的学生在学校舞台上诗朗诵,弄得罗书全也悠然神往起来。
  顾小白突然脸色一变,“但是最变态的是什么你知道吗?最变态的是,你和AMY已经交往过了!你们已经谈过恋爱,分手了!你们已经恋爱过了!这才是最变态的!”
  罗书全默默地看着他,面无表情地擦去脸上的唾沫星子。
  “对不起,我有点失态啦……”顾小白说。
  “问题的关键不在这里,”罗书全说,“关键是不管我和她现在什么关系,哥哥还是妹妹,还是朋友,还是她是姐姐,我是弟弟。我们这么搞下去,就对死了。我要找个新女朋友都不敢,好像有点对不起她一样。”
  “少来,你哪有新女朋友可以找?”
  “我说的是权力!权力!”罗书全丧心病狂地喊起来。
  “喔……那对她来说不也是一样?”
  “她不会啊,她还拿给我看别人要给她相亲的男人照片,”罗书全愤愤不平地说,“手里像一副扑克牌一样,还问我哪个比较好。”
  “喔?”听到这里,顾小白终于感兴趣起来,发出会心的一笑,“Interesting……”
  “嗯?什么听?”
  “我说你已经中招了还不知道……”
  顾小白终于……邪恶地笑起来……
  他们一起回到顾小白家,正好电话响了。顾小白走过去接了电话,说了两句,然后挂了电话。
  “左永邦一会儿找我们吃饭,他和米琪复合了……”
  顾小白说完,罗书全面无表情地看了一会儿顾小白,突然转身往门外冲。
  “你要去干吗?”顾小白一把拦住他。
  “我不管了,我要去找AMY复合。”
  “吃完这顿饭!”顾小白死死顶住门,“不管怎么样,听我一句,吃完这顿饭!”
  一个小时后,左永邦来找了顾小白和罗书全,把革命斗争胜利的成果和他们分享了一下。罗书全也禁不住,在顾小白的辅佐帮助下,把事情也说了个大概。
  “我不想再自欺欺人了。”罗书全说,“我对她还有感觉,我相信她对我也是。”
  “你不记得你们刚分手那会儿,AMY到处怎么说你的?”顾小白恨恨道,“说你浅薄,幼稚,低级趣味,无聊,完全就是个祥林嫂……不单对莫小闵说,还对我说。”
  “嗯,对我也说了。”左永邦之前一直没说话,听到这里也忍不住点了点头。
  顾小白和罗书全同时张大嘴。
  “电话留言。”左永邦说。
  “你看,”顾小白摊手,“对于这么一个分手以后到处说你坏话的女人,你居然还要去复合?这不就正好证明了你浅薄幼稚吗?”
  “我不管,我相信她当时真的是挺难过的。平心而论,我们那次分手我也的确做得太过分了……”
  把一个女孩子对于感情真挚的期望,翻来覆去像揉面团一样地折腾了一番,罗书全身为男人,常常在噩梦中惊醒。杨晶晶事件后,他又不断地安慰自己已然遭到报应,可以就此安息瞑目,但良心骗不了人,更骗不了自己。一个人在别人身上遭受到的伤害,并不能为他伤害别人找到开脱的理由,罗书全自我催眠并不成功。
  “所以,以前的事情我也不想想了。”罗书全说,“我觉得上天既然又给了我一次机会,让我重新遇到她,我就会对这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一定要在这份爱上加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
  “望你个头!”顾小白大喝一声,“我就跟你讲了,你现在这么冒冒失失地去要求复合,只有两个可能。你想不想听?”
  “想!”罗书全干脆道。
  顾小白拿出一支烟,跷起腿,“点烟……”
  罗书全殷勤地递上打火机,顾小白长长抽了一口,就地掐灭。
  望着罗书全呆呆的眼神,顾小白摊摊手,“嗯……我又不想抽烟,我就是想表现出很牛逼的样子……”
  看罗书全就快精神错乱了,顾小白终于顿了顿,深呼吸了一口,开始讲解。
  “好,我现在告诉你,你这么跑过去跟AMY说‘我爱你,让我们重新开始’,只有两个可能。一,就是她大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跟你说,‘喔霸!你在说什么?喔霸?!你是我的喔霸啊!我们这是乱伦啊,喔霸!’”
  顾小白模仿韩剧里的悲情女主角,尽力地扭曲脖子,使劲挣出眼泪,罗书全绝望得紧紧抱住头。
  “基本上‘喔霸沧浪海’这种事只会发生在韩国,在我们中国是不太可能的。”顾小白坦然道,“然后你就带着满腔耻辱回来,自己买根绳子吊死。我和左永邦以后逢年过节给你洒杯酒纪念一下。这是第一种可能。”
  “……”
  “你同意吗?”顾小白看都没看罗书全,直接问左永邦。
  “完全同意。”左永邦深切点头。
  “那第二种呢?”罗书全急切地问。
  “第二种就更加带劲儿啦,你跑过去对她说‘我爱你,我们重新复合’,她大睁着眼睛跟你说‘你确定吗?’你说‘确定,再也没有比这更确定的事情了,让我们就这样天荒地老’,她说‘好’。”
  “这不挺好吗?”罗书全呆呆地问。
  “嗯,这就是你地狱的开始。”顾小白高兴地说。
  “……”
  “你知不知道在男女关系中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则,就是‘谁先开口谁先死’?”终于讲到关键,顾小白兴奋得浑身发抖,“这一点大家谁都明白,就是谁都没有讲出来。玩的就是一个主动被动的游戏。不管是刚认识的男女,还是像你们现在这种,都是一样的。凡是主动先表白的,看上去主动,其实就占据了最被动的位置。因为他所面临的就是对方的裁决,YES or NO,主动权全部掌握在别人手里。她要答应就答应,不答应就不答应。说要考虑几天,你就得乖乖等着让别人考虑几天。你在家里等得五脏六腑都烧起来了,跑过去痛苦地问她,她可以用比你痛苦一百倍的表情对你说,‘你不知道我有多矛盾,我心里有多恐慌,我有多么害怕男人的承诺,拜托你让我再考虑几天行吗’,然后就把你打发回来了。然后你丫就在家里继续等,等成一具干尸。她以后都可以一脸遗憾地对别人说,‘哎,罗书全真是一个没有耐心的人,连这么几天几月几年都等不了,我怎么能相信他会爱我一辈子呢……’”
  顾小白同情地看着罗书全,罗书全像刚看完恐怖片。
  “还想不想继续听下去啊?”
  罗书全突然发现恐怖片还有续集,这比恐怖片本身还要恐怖。他呆呆地看了一会儿顾小白,使劲闭上眼,深呼吸了两口,“你先让我缓一缓……”
  看着这个可怜的小孩,像被电击过一样浑身发颤,顾小白和左永邦互相看了看,深深叹了口气,心有灵犀地决定给他一秒钟缓一缓。
  “好,那我们现在先设想一种最理想的情况,我说了啊,是最理想的情况。”
  一分钟后,罗书全像狗一样抖了抖身子,说:“没有什么最理想的情况,不过我可以先听你讲一下。嗯,就是……嗯……我跑过去跟AMY讲,‘我还爱你,我们重新开始’,她说‘好的’。那会怎么样呢?”
  “我说了啊,这就是你地狱的开始啊。”
  “这怎么又是我地狱的开始了呢?”
  “因为这是你主动提出的啊。”顾小白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个笨小孩,“这样你们复合了以后,你们之间一旦出现什么问题,不管什么争吵啊,争执啊,她都可以对你说,‘当初是谁要求和我复合的!我可没求着你和我重新在一起,是你是你还是你。你来要求和我好的时候,就应该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你就必须无条件地容让她。因为这是你主动提出和她复合的。”
  罗书全……终于……完全傻了……
  “这……”两分钟后,罗书全惊恐地看着他们,“这些你们都知道?”
  “废话!”两人异口同声道。
  “你真以为复合那么简单啊?”左永邦像看古生物一样看罗书全,“你也不看看我和米琪是怎么复合的,斗智斗勇啊,大哥……”
  “人家为了和前女友复合,工作都可以辞了,这才叫壮士断腕。舍得一身剐,敢把前女友拉下马,你有这种魄力吗?”
  说完,顾小白给自己倒了杯酒,举起杯子对左永邦,“辛苦了啊,大哥。”
  “大家都不容易啊,小白……”左永邦恨不得和顾小白纳投名状。
  两人完全把罗书全给晾一边了。
  “那……照你们这么说,我就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过了一会儿,罗书全期期艾艾地问。
  “办法呢……也不是没有……”
  “那你快说呀!”
  “那下面我们就请左总发言,大家鼓掌!”
  顾小白鼓掌,罗书全看看顾小白,也鼓起掌来。
  “嗯?干吗?让我发什么言?”左永邦莫名其妙地看看顾小白。
  “哎呀,别装了,赶紧教教他。”顾小白说,“我们兄弟已经水深火热了。”
  “这个……让我想想啊……”
  左永邦看看罗书全殷切的目光,缓缓闭上了眼睛,进入了入定状态。
  十分钟后,罗书全刚要开口询问他死了没有,左永邦突然睁开眼,眼中精光大盛,把罗书全吓了一跳。
  “是这样的,书全,接下来我要跟你讲的,你都要记好了。这些都是我在长期斗争中总结出来的,估计小白也早就知道,就是从来没跟你说过。”
  顾小白叼着吸麦管,无辜地看向别的地方。
  “我问你,”左永邦不管顾小白,直接对罗书全说,“你从小到大,自从懂事开始接触女孩儿以来,听过的最多的三个字是什么?‘追女孩’,是不是?这就养成了你脑子里的一个固定的思维模式,女孩儿是追来的。我今天就告诉你了,根本就不是,从来没有‘追女孩’这回事,就算追到也不是自己的。”
  罗书全睁大眼睛,呆呆地望着左永邦。
  “首先,我们确定一个前提,女人是什么?是人,不是猎物……”左永邦顿了顿,说,“大多数男人犯的一个错,就是把女人当猎物。送花啊,送礼物啊,接下班啊,烛光晚餐啊,然后再持续新一轮严防紧逼啊。这样,女孩儿可能会和你在一起,但是不是真的出于喜欢你呢?不见得,她只是被感动了而已,被这些礼物啊,手段啊感动了。换一个人做,她照样会被感动,和这个人本身没什么关系。所以就算你追到了,和你在一起了,她也未见得有多喜欢你。”
  “你……”罗书全开始晕了,“你可不可以讲得……呃……简单明了点?”
  “好,我问你,男女关系的本质是什么?”
  “不知道。”罗书全干脆地说。
  “就是心理战。”左永邦歪歪嘴角,“换句话说,你让她感动,远远不如让她心动。因为心动是自发的,感动都是被动的。”
  “……”
  “你要让她心动,就不应该在她身上花力气,而应该在自己身上花力气。你要做的,就是把她吸引过来,而不是去追她!”
  罗书全呆呆地看着左永邦……
  完全崩溃了……
  回家的路上,顾小白和罗书全一起走上楼梯,罗书全则是一脸木然地飘着。
  “你还好?”顾小白关切地问。
  “不知道……”罗书全木然道,“人生观全被颠覆了。我说,这些你们全都知道,就是从来没告诉过我?”
  “是啊……”顾小白睁大眼睛说。
  “为什么不告诉我?”罗书全悲愤得要命,“就一直看着我在地狱里受苦!”
  “这倒不是,本来就是觉得看你这样子蛮好玩的。现在情形有点危险,你再这么下去就彻底玩完啦,不能再不告诉你了!”
  罗书全脑海中依然回荡着刚才左永邦的教训,每一句话都振聋发聩,每一个字都仿佛天上而来……
  可惜他……
  “逻辑上听懂了。”罗书全对左永邦说,“但实际上我没听懂。”
  “你就告诉他。”望着左永邦绝望的表情,顾小白说。
  “说什么?”左永邦无辜地问。
  “你们老男人的泡妞方法。”顾小白说。
  “谁老男人了?!”
  “行行,你不老,你特年轻。我是说你……你们泡妞的那套路子。靠,别矜持啦。”顾小白食指一伸,直直地指着罗书全,“以他的悟性,再不说清楚点儿就要出人命啦!”
  “什么……什么老男人泡妞法?”罗书全也呆呆地问。
  左永邦遥望着远处的云……
  云卷云舒,在天上变幻形姿,时而排成个“人”字,时而排成个“一”字……
  那些花儿们……
  那些不幸栽到我左永邦手里的……堪折直须折的花儿们……
  你们还好吗……
  此举……当我告诉了边上的这个男人后……就当消业了……
  上帝要打雷,就劈死他……
  “好,你记住,八个字,我只对你说八个字。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左永邦看着罗书全,“我告诉你了之后,怎么实施就靠你自己啦,这八个字就是”
  天空……突然打起雷来……
  “无微不至,不动声色。”
  罗书全静静地等了半天。
  “啊?没啦?”
  “啊?”左永邦自己也困惑起来,“无微不至,不动声色这不就八个字吗?”
  “可……这到底什么意思啊?”
  “你自己好好体会体会。”左永邦的眼神就像《功夫熊猫》里的浣熊师傅半闭半合,“无微不至,就是指,你要对女人无微不至地关怀……‘在做什么啊’‘累了吗’‘马上要下雨了,出门记得带伞’,冷时要及时给她披上衣服。困了就要把自己的肩膀给她当枕头。总之,你要时刻揣摩她的心思,她每一个感觉在说出来之前就觉得你已经知道。这个时候,她就会觉得,全世界你最宠她,因为你对她最好,你是她肚子里最唠叨的蛔虫。”
  “可……这一点不稀奇啊?”
  “嗯,稀奇的是下一句,不动声色。不动声色,就是说,不管你对她有多好,多无微不至,哪怕你把她生理期可以当九九乘法表来背。你也不能流露出任何一句,‘我爱你’‘我喜欢你’或者‘我想和你在一起’以及相关意思的任何话。”
  罗书全……彻底傻了……
  “女人都是感受性的动物,”左永邦接着说,“她会记住你为她做的一切,那么她就理所应当觉得你为她做这些是因为你爱她。但你就是不说,光行动,不说话,那人家着急?你这么做是喜欢我呢,还是不喜欢我呢?整天就琢磨这个,俗话说这就叫急火攻心。整天琢磨下来的结果就是,不管她原来喜不喜欢你,至少现在她脑子里已经全被你塞满啦!”
  “……”
  “然后接着人家这样不甘心啊,就非得有个说法不可。女人嘛,耐心都很差的,然后就来逼你了,‘你这样到底什么意思?是喜欢我,还是不喜欢我?’但你还是不说话,人家就崩溃了,只好先说‘我现在脑子里全是你’,这招就叫真心换真心……”
  左永邦叹了口气。
  “可你还是不说,但这样已经不妨碍你们在一起了。这样即便以后有一天,你不想和她好了,你也可以说,‘我从来没说过我爱你啊?’”
  罗书全呆呆地看着左永邦,良久。
  “你们老男人都是这么泡妞的啊?”
  “大部分,至少我现在不会了。”
  “……”
  “记住,关键是忍,光行动,不说话,打死也不说!”
  左永邦紧紧盯着罗书全。
  “问题是,我现在知道了口诀,相当于武林秘籍的纲领,但没人让我在她身上试验怎么办?”回家路上,上楼的时候,罗书全问顾小白。
  “那我怎么知道,你自己找。”
  “好,我已经找到了。”
  顾小白转过头,警惕地看着罗书全,望着那郭靖般憨厚的笑容,顾小白撒腿就跑。
  可有道是出来混总要还的,山水轮流转,凡事总要付出代价。顾小白和罗书全大学同学,又因为关系好,毕业后同租了一个大楼。万万没想到十几年后,突然有一天,顾小白要沦为罗书全的小白鼠。但也实在是眼见兄弟为了感情水深火热,顾小白只好咬牙答应。
  从那天起,罗书全就把左永邦教导的“八字真言”彻底贯彻在顾小白的生活当中。吃饭也叫了外卖到顾小白家里吃,一边吃一边温情脉脉地看着他。顾小白只好一边吃一边吐,一边吐一边吃,口味极重。吃饭还不算,两人走在路上,罗书全还时常毫无征兆地脱下大衣披在顾小白身上,关怀地帮他搂一搂围巾,顾小白还得硬着头皮强颜欢笑,对路人展示出一个幸福的微笑。非但如此,顾小白还老是半夜接到罗书全的电话,电话里什么声音都没有,但仿佛有无穷无尽的情意在流露。
  “你……你在做什么……”顾小白深情地问。
  那边砰地把电话挂了。
  就这样祸国殃民了一个月,罗书全在顾小白身上喂完一招就去喂AMY,眼见得AMY在罗书全醉拳一般的招数下节节败退,浑然摸不着头脑。以前,她觉得他这个人傻乎乎,说是笨也未尝不可就像一本便签纸,内容简单,一阅即知。现在,便签纸升级为无字天书,每一个眼神,每一句话,好像什么意思也没有。但仔细一想,又仿佛有无穷无尽的深意延伸至宇宙边缘。每一个边缘都是一个黑洞,仿佛要把AMY吞噬进去。
  AMY开始心慌意乱,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了?是终于露出真面目了,还是干脆彻底疯了?
  “这个时候,基本上不管是AMY还是任何一个女人,都快崩溃了。”这一天,顾小白在听完进度汇报后,对罗书全说,“但是她们不到最后关键时刻,是不会把牌摊出来的。也就是说,还有个最后关头的生死搏斗。”
  “生死搏斗?”
  “嗯,也就是大谈判,就像游戏里血腥大战大BOSS。在这场谈判里,你要从头到尾占取主动,最后才能赢。”
  “什……什么意思?”
  “你又忘了?”顾小白看着罗书全,突然反身在橱柜里东翻西翻,翻了半天,翻出一把通电的苍蝇拍。他长长松了口气,转过头,“在这场谈判里,她们会想方设法引诱你表白,这样直到最后她们还是赢的。你要做的,就是在最后关头咬紧牙关死撑到底。”
  望着罗书全呆呆的眼神,顾小白一字字道:“打死我也不说!”
  说完,他和罗书全讲解了一遍,然后就把罗书全给捆了起来,捆了个结结实实,手里拿着苍蝇拍,望着他。
  “那,就像我刚才说的,这个时候她们会想方设法引诱你表白,你不管怎么样都要死撑到底。懂了吗?”
  “行了,开始!”罗书全好像坐在老虎凳上,神情坚贞不屈。
  “你到底什么意思?!”
  顾小白马上入戏,拿着刑具,泪眼盈盈地看着罗书全。
  “我们之间非亲非故的,顶多只能算得上朋友,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给我夹菜,给我披衣服,整天跟我嘘寒问暖的,嗯?到底什么意思?”
  “呃……”
  “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弄得我心里很混乱?你到底想怎么样?”
  罗书全只好胡乱解释,“我……我没有啊。”
  “没有?那我问你,你是只对我一个人这么好,还是对所有你认识的女孩子都这么好?”
  “我对所有……”
  “哎哎哎!”
  这个问题答错了。
  罗书全马上改口,“是对你,只对你一个人……”
  “好,那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对别人这样,偏偏对我这样?”
  罗书全完全不知道怎么避让。
  “你说呀说呀说呀说呀。”
  “这……这还不明显吗?”
  “对不起,”顾小白望着手忙脚乱的罗书全,悠然地说,“我很笨。”
  “好,我告诉你,因为我想和你在一起。”
  顾小白面无表情地把苍蝇拍拍上去,一阵电光中,罗书全惨呼声连绵不绝。
  此时此刻,刚刚跟莫小闵诉完苦的AMY,正坐着出租车神情混乱地往店里开。她估计傍晚没什么生意,准备穿上一套新进的漂亮衣服,早点打烊,去找罗书全进行一次试探性的谈判。她哪里知道,这个时候,罗书全正在家里接受顾小白的魔鬼生死训练。她头脑昏乱,心不在焉,游魂般地到了店门口,突然发现潇潇和男朋友阿升在一起。潇潇和阿升这对小情侣正是无所事事的玩伴类型,对外说男女朋友,对内两人只是结伴看电影,玩游戏,好像无数十六七岁的情侣,没有恋人是落伍,有了也只是过家家。这一天,阿升对潇潇说日子实在没劲,想买点新衣服穿穿,让日子有劲一点。潇潇想起认识一个叫AMY的,开服装店,就把阿升给带了过来。
  AMY也不好拒绝,就由着潇潇和阿升在店里乱转,像逛动物园,自己则撑着下巴眼神迷离地望着窗外想心事。她哪里知道,这一幅景象在阿升眼里完全升级为一个仙女,他呆呆地望着她。阿升十七岁,周遭都是同龄没心没肺的女孩,哪里见过“心事”这种高级东西。看到AMY趴在收银台前,眼神惆怅,仿佛有无穷无尽的愁思,一下子就迷上了。
  那天告别后,阿升悄悄拿了AMY的店卡,开始有事没事的就给AMY打电话,带着年轻人独有的热情与冲劲,开门见山,直抒胸臆地说,我喜欢你。AMY看到这样的男孩子只是觉得好笑,但店里没事,就时常在电话里和阿升聊聊天反正这一阵罗书全也消失了。她哪里知道,罗书全正每天在苍蝇拍下吐血不已。这种关键时刻是要摒住的,AMY何尝不知?只是突然一人孤独下来,失落感由阿升这样率真热情的少年补上,就也不拒绝。每次阿升语气一入核心,AMY就笑起来,马上转移话题。这样的腾挪游移,姿态优雅,简直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阿升每次要到挂完电话后才反应过来,貌似说了很多话,其实事态一点没进展。他不觉沮丧,反倒更加着迷,这样的姿态让AMY也渐渐摇摆起来。
  混迹江湖这么多年,还要在情场上斗智斗勇……
  这一切都让AMY疲倦极了,虽然和眼前的少年看不见未来,但谁看得见未来呢?至少,他如此纯真,冲动……
  她突然感觉自己矜贵起来……
  “行了!你已经顺利过关了!”这一天,顾小白终于解开罗书全身上的绳子,宣布,“从今以后,哪怕是全世界各种特务机关,都不可能从你嘴巴里听到,‘我爱你’‘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这种话了,你还真能扛得住!”
  罗书全早已晕死过无数回,听了这话,半天才反应过来。
  “这么说我可以了?我已经成为一个成熟的男人了?我已经可以去面对AMY的挑战了?”
  “去,谁都行了。”
  罗书全激动地握着顾小白的手,“谢谢你,我的同志!”转身就要冲出去找AMY,突然,在楼道里看到了一个让他们都意想不到的人。
  “你前女友把我男朋友抢走了。”潇潇嚼着口香糖,吐着泡泡说。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他不才十七岁吗?”理清人物关系后,罗书全终于崩溃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啊,我带他去你前女友店里买衣服,他一眼看中了你前女友,然后就追了啊。昨天跟我分手了,说和她在一块儿呢。”
  “这这这怎么可能?”罗书全把顾小白拉出来,让潇潇又重复了一遍,对着顾小白愤懑委屈。“这不小屁孩儿吗?我们不是老男人泡妞法吗?”
  “你先别慌,”顾小白说,“先别慌,这当中肯定有误会。”又对潇潇,“他说和……和AMY在一起,是什么意思?”
  “我怎么知道?关我什么事?”潇潇反问。
  “……”
  “他跟我分手了,再和谁在一起是什么意思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潇潇莫名其妙地问。
  “你就不难受?”
  “不难受啊。我为什么要难受?”
  顾小白崩溃地转头看罗书全。
  罗书全更崩溃,冲着顾小白大喊:“你现在知道,他们父女的话都是不能听的!”
  说完,罗书全就撇下一脸骇然的顾小白和一脸茫然的潇潇冲了出去。
  这时,AMY的服装店里,阿升趴在账台上,深情款款地看着AMY。
  “你好了呀!这样人家还敢不敢来我这儿买衣服了?”AMY只是笑。
  “等我以后有钱了,我就把你这店里衣服全买下来,然后全送给你。”
  年纪越小越敢发毒誓,阿升完全不知道这店里所有衣服值多少钱,对他来说,一百万和一万是一样的就是他都没有,但他就是敢说。
  这就是少年和成年男人的区别。
  少年不知道誓言达成的代价,所以空头支票可以开一个亿。
  但一成年,人就会变得谨慎小心起来,会衡量自己说出的话做不做得到,说话也跟着小心起来。
  偏偏女人又是喜欢听“摘星星”之类的话明知做不到。
  这就是成熟男人永恒的悲痛。
  女人的悲痛在于,一方面希望找一个成熟稳重温柔聪明的男人。但另一方面,自己就享受不到听各种梦幻牛皮的快感。
  AMY点头笑,“但你现在要去上课了。”
  “那让我再亲一下。”
  看着阿升童真羞怯的样子,AMY只好笑着推他。
  “听话,说好了你这次考试全A才能亲。”
  阿升也不走,就站在那里,痴痴地看着AMY。AMY被看得有些软,正好被阿升趁机一把拉住,吻在脸颊上。透过玻璃门,AMY看见罗书全呆呆地站在门口。
  阿升亲完,满足地松开AMY,说了声“拜拜”,高兴地走出店门,完全没注意到门边的罗书全。
  罗书全在原地怔了一会儿,佯装无事推开门进去。AMY被罗书全亲眼看到,虽说没有浸猪笼的危险,但不知怎么,竟然有些心虚,只好打开电脑玩游戏,眼睛也不看罗书全,就余光瞥着他在店里转来转去。
  “最近生意很忙啊?”罗书全巡视了一圈衣架,终于开口。
  “嗯,有点,怎么了?”
  “没什么,你有一阵儿没来找我了。”
  “喔,打过你几次电话,你也不怎么积极,怕烦着你。”
  “没有啊!没事啊!怎么怕烦我了?”
  “哎,无所谓啦,本来也不是非打不可的。”
  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对了几句,两人突然沉默下来。
  空气中竟然有一种生疏的感觉……
  而这生疏,竟然让罗书全和AMY同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自己……还在乎着对面的这个人……
  然而……
  “那我走了……”过了一会儿,罗书全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就往门外走。
  AMY什么都不好说,只好怔怔地看着罗书全离去。
  罗书全走到门口,不知哪根筋搭错,突然转过头,激动地喊:“那是潇潇的男朋友啊!”
  “我不知道,他对我说他们只是同学。”AMY摇摇头,镇定地说。
  “同学?”罗书全冷笑,“同学她干吗巴巴地带他来你这儿买衣服?”
  “怪了,我怎么知道……但不管怎么样,为什么你这么愤怒啊?要找我也是潇潇找我啊?你又不是她爸,你用什么身份来骂我啊?”
  对话……竟然变成这样子了呢……
  “我……我……我……”罗书全突然想起,“我是你哥啊!”
  “哈!我哥?”
  罗书全顿时豁然开朗,道貌岸然,居高临下,开始进行道德批判。
  “对啊!对啊!你怎么能这样呢!那是我们朋友的男朋友!你怎么能做这种事呢?!”
  “你好伟大,请问我做什么事了?”
  “你……你还好意思问我?”
  “所以呢?”
  “所以?”
  罗书全突然懵了,训练中没有涉及被反问“所以呢”这个应对措施。
  “不管我做了什么事,”AMY看着他,“我只想问你,所以呢?”
  “所以……我……我以你哥的身份命令你,快点断掉!太不靠谱了!什么呀!”
  “够了,罗书全!”AMY紧紧盯着他,“我们取消关系。”
  “什么?”
  “是,我们之前是约好做兄妹,”AMY干脆地说,“但我现在解约了。”
  “解约?这还能解约?”
  “亲生父母还能脱离父子关系呢,”AMY冷笑,“更何况我们没一点血缘关系,所以我取消了。以后你不是我哥,我也不是你妹,我们就是一般朋友,你爱认识不认识那种。”
  罗书全愣住了……
  “所以,你没事了?”AMY冷冷地看着他,“我和谁在一起不用跟你报批了?”
  AMY站起身,一边整理衣架,和罗书全擦身而过。
  “借过……”
  看着AMY冷酷的样子,罗书全嘴巴里突然有什么话要汹涌而出。他猛地捂住嘴,胃里翻江倒海,很痛苦的样子。
  “你怎么了?”AMY转头问,“你没事?”
  AMY扶着罗书全坐下,罗书全紧紧闭着嘴,使劲摇头,冷汗直下,巨悲情巨深情地看着她。AMY完全不知道罗书全怎么了,到底是出了生理状况还是心理状况。但眼前的罗书全简直要爆裂开来,她也不由得慌了,只好不断问他怎么了。
  罗书全只是摇头。
  服装店里陆续有客人进来,AMY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该照顾哪边。
  这时罗书全摇摇头,挣扎站起来。
  “我没事,你照顾客人好了。”
  看着呆呆的AMY,罗书全摇头笑笑,“你以后好好和他在一起,我走了。拜拜。”
  AMY缓缓站起身,伤感地看着罗书全往店外走,店里客人的身影渐渐遮挡住了罗书全。AMY无望地看着,突然觉得,这是最后一次见到罗书全了。
  我们太多话没有说……
  所以对方就消失了……
  然而AMY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怔怔地看着他,慢慢消逝在自己的生活里……
  突然,仿佛从另外一个空间里传来的声音,AMY一时间都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AMY!!!”那是罗书全的喊声。
  她望着他顾客纷纷被吓着,自动让开一条道他站在门口,远远看着她。
  “我还是没有办法忘记你。”罗书全说。
  AMY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我们可不可以重新在一起?”
  罗书全的声音传过来,迷糊了AMY的耳朵。
  而眼眶里,也有类似水蒸气般的东西,迷糊了视线……
  这一仗……终于赢了啊……
  “阿升,不好意思,你在上课,所以我只能给你手机留言。我喜欢你,就像喜欢一个孩子一样。我喜欢你的坦率,喜欢你的冲劲儿,喜欢你身上这个年龄的不顾一切的东西。但不管怎么样,我已经不是这个年龄了。我有很多我需要考虑的事情,我……我已经和我以前男朋友和好了,我……我不能答应你……拜拜……”
  大街上,AMY对着阿升的手机留完言,搂着边上的罗书全,指着海报橱窗。
  “哎哎,我们来看看这个……”
  “这个以前不是说过不看了吗?”
  转过头,迎来的是凝视的视线。
  “是谁说要重新跟我在一起的?”
  罗书全望着AMY,终于明白顾小白和左永邦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但也未见得他们有多快乐。
  其实,有时候,自尊输掉一点点又能算什么呢?爱一个人,本来就不是一件太需要自尊的事情。
  罗书全被AMY搂着,那个不再叫自己哥哥的人这样搂着。
  罗书全自我安慰般地想着……
  有的人说,两个人在一起,是真心换真心,有的人说,两个人在一起,比的就是谁更狠心。
  到底谁说的是对呢?
                                                                                        ——男人帮 LESSON 20:告白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