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19-10-7 23:03
八贰九
虽然这动画完全不想看,但这设定不得不说戳中了国产的痛点。动画的一大优势就是无拘无束天马行空,而日本动画真感觉就是什么都能做。
#2 - 2019-10-7 23:06
(答えはいつも私の胸に~)
不了解国内网文行情,可能比楼主想象的更张扬(bgm39)
#2-1 - 2019-10-9 12:58
RE_Ga
有一点点了解,其实出乎你的想象,涉政涉官的大都404了
#2-2 - 2019-10-9 13:04
Rくん
RE_Ga 说: 有一点点了解,其实出乎你的想象,涉政涉官的大都404了
现在不能在网文站点上放的网文都去哪了?
#2-3 - 2019-10-9 13:45
RE_Ga
Rくん 说: 现在不能在网文站点上放的网文都去哪了?
上面不允许的当然就消失了,在不正规的网站上可能还有资源,写当然没人继续写了。
#2-4 - 2019-10-13 00:34
TheLastEpisode
wwww,连城市名字都是禁忌,而且今年还严打,异世界的总理都不准有
#2-5 - 2019-10-13 11:12
th3ta "Paradox"
Rくん 说: 现在不能在网文站点上放的网文都去哪了?
不太常读都市题材的网文,但外国官场文都要被封,更别提写国内官场的了
#2-6 - 2019-10-13 19:54
LunarShaddow🌙
Rくん 说: 现在不能在网文站点上放的网文都去哪了?
不能放=没钱拿=谁写呢
#2-7 - 2019-10-14 21:44
夢我夢中
Rくん 说: 现在不能在网文站点上放的网文都去哪了?
有些作者在微信上写,但我不会用微信所有不知道具体操作
#3 - 2019-10-7 23:21
(迈向百合的银色庭院)
你跟我说日本动画用这种lowb到极点的剧情来戳国产的痛点,一时居然分不清你是在反串还是在钓鱼还是在troll
#4 - 2019-10-8 10:59
(我为歌狂什么时候能发原声碟和办主题音乐会啊…… ...)
选这么部片子说事,字里行间一股子10年前的打分五纵用户会写出的评论,这应该是叫……古墓派……鄙人也只能手动抠鼻孔以示敬意……
#5 - 2019-10-8 12:18
(我是傻逼)
天马行空,我觉得flcl才是榜样。这个只是低劣的意淫。我们需要源自现实又精心包装各种哲理的高调意淫。
#6 - 2019-10-8 12:27
(白河豚。VOCALOID厨。杂食。入间人间爱好者。 ... ...)
这还成优点了(bgm38)
#7 - 2019-10-8 13:26
哦哦牛批
#8 - 2019-10-8 21:08
(我们遇到什么 DD , 也不要怕 , 顶着面对它 , 消除单推 ...)
9012 年,巨魔司马为什么需要换个论坛?太惨了 8
#9 - 2019-10-9 02:08
一个个都是星际玩家么?还是装不懂当鸵鸟。这作品屎不屎我不关心,只是对日本动画戏谑领导人、日本被占领、被沉陆的种种无拘无束的羡慕,以及对XX动画钢丝上跳舞的痛心。
#9-1 - 2019-10-12 01:28
后知or后觉
各地区有各地区的红线而已。。。
#9-2 - 2019-10-15 16:46
Faski
后知or后觉 说: 各地区有各地区的红线而已。。。
+1
#10 - 2019-10-9 08:42
(怀旧意味着玩完)
但这想象力,不行啊。
#11 - 2019-10-9 11:57
这算不上是日本动画的优点啊,你看看隔壁电影界也是隔三差五黑领导人,说白了是一个国家意识形态的问题,帽子是不能乱扣滴
#12 - 2019-10-9 12:09
(那没事了)
佛了
#13 - 2019-10-9 12:23
不论程度如何,的确挺羡慕敢在大众娱乐作品里拿政界人物开涮的作品的存在以及环境。
#13-1 - 2019-10-10 19:44
紫苑寺流歌
也就因为战后美国一通改造把日本彻底变成小政府了 真要放战前谁敢开涮
#14 - 2019-10-9 15:58
(。。。)
美分警告(bgm38)
#15 - 2019-10-9 16:36
(Anime is a gag, and so are its dilettantes.)
没问题啊。你去看看白昼流星,国家精准扶贫了这么多年,陈凯歌大导演还敢把贫困地区描写的跟上个世纪70年代一样,一双孤儿从军事化生活的少管所出来还能跟在街头流浪一样长发脏衣不剪指甲,这哥俩每个月光补助金都能躺着过活还出去偷那点零票,退休旗长连几千块钱都没有还得乡亲们凑,航天英雄落地能让两个身份不明的有犯罪前科的少年犯冲到面前……
这可是全国献礼,几十亿人看的玩意。就日本的想象力和魄力,也配跟中国的魔幻现实主义比?
#16 - 2019-10-10 02:42
(低级趣味无罪)
等一个可以把尸体改造成丧尸的男主跑到北京的小说
#16-1 - 2019-10-10 08:43
冰狩怜
那个死灵法师是真的秀(bgm38)
还有把大大变成信仰龙的,红色帷幕降下来啦!(bgm38)
#17 - 2019-10-10 19:48
(Which Dreamed It?)
我觉得 “无拘无束天马行空≠剧情好”
确实因为国情一些题材受限,但这些题材不见得就能出好作品,能出好作品也不一定是题材的原因。国产动画的痛点真的是这个吗?
#17-1 - 2019-10-11 07:27
kankanzaishuo
说白了还是技法问题,加上水平糟,没银子,人手少,题材决定论听了十几年真的快听腻了,极端点讲只给日本人一盒飞行棋,限定不能卖血卖肉谈恋爱,都能玩出花来,国内不少呼声就想着学别人卖血浆,卖胸卖屁股,高中生开后宫,一点关键都抓不住……
#17-2 - 2019-10-12 16:53
Shura
痛点就是这个

国情限制的不是题材,而是尺度和潜规则;不管任何题材,都有可能冒犯尺度,或者别人遵守潜规则的可以过这个尺度,你不遵守的,过尺度就会被举报。这样逼迫创作者在构思阶段就要自我阉割。黄暴还算是比较好抓的尺度,能量正不正,社会影响好不好,这种尺度才要命

无拘无束的好处不在于让创作者想拍啥就拍啥,而在于避免以下的状况:他冒出一个极好的灵感,然后马上怀疑自己这个灵感可能过不了审,那么为了避免白做工浪费投资人的钱,干脆自己就把灵感给掐了
#17-3 - 2019-10-12 20:13
薄花
Shura 说: 痛点就是这个

国情限制的不是题材,而是尺度和潜规则;不管任何题材,都有可能冒犯尺度,或者别人遵守潜规则的可以过这个尺度,你不遵守的,过尺度就会被举报。这样逼迫创作者在构思阶段就要自我阉割。黄暴还算是...
我理解你关于尺度的看法,遵守尺度固然要求自我阉割,但更多人首先连鸡汤都写不好。

你说痛点是尺度规制下的灵感阉割,我则觉得再好的灵感也需要先有一支优秀的画眉笔——即便是用妆面掩丑。
当然如果国产动画已处于蓄势待发的阶段,那你说的自然是正确的,而接下来需要的也只是对号入座罢了。
#17-4 - 2019-10-13 05:10
InQβ
Shura 说: 痛点就是这个

国情限制的不是题材,而是尺度和潜规则;不管任何题材,都有可能冒犯尺度,或者别人遵守潜规则的可以过这个尺度,你不遵守的,过尺度就会被举报。这样逼迫创作者在构思阶段就要自我阉割。黄暴还算是...
“有这么一个国家,”他忽然提高了声音,“他们的电影工业才刚刚开始起步,而国内的市场都被外国电影所占据,人们对别的国家的电影,哪怕是烂片都很宽容,却对本国的电影非常苛刻为了扶持本国的电影工业,政府不得不立法限制外国电影,并鼓励本国的电影人制作更多更好的作品但同时他们却成立各种审查委员会,为了保证电影票房以及‘纯洁’电影画面,开始删剪和禁映他们认为不好的电影”

说到这里,阿德里安笑了起来,带着意味深长的表情:“现在,有没有哪位同学可以告诉我,我说的是哪个国家?”

燕京大学的礼堂沉默了好一阵子,然后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声不大却很清晰的咕哝:“被您这么当举例说出来,那肯定不是我们国家呗”

顿时哄笑声一片

阿德里安也笑了起来:“是的,我所说的这个国家就是上个世纪上半叶的美国”

一阵嗡嗡嗡的声音响了起来,但又很快低了下去,随着互联网的迅猛发展,在座这些学生不会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没错,我说的是海斯法典,”阿德里安继续讲了下去,“早在1915年的时候,各级州政府就筹备起了审查委员会,以强硬手段要求电影必须按规定进行剪辑否则就将面临禁映的后果几年后,各州的委员会联合起来变成了全国性的组织又过了几年,审查标准用的法典刊发并由当时的机构负责人威尔?海斯执行,所以被称之为海斯法典整个法典有12条禁令,包含了犯罪性宗教等等各种各样的情况,当然,具体是否违反了,就看委员会的审查员的态度我想,在座的同学应该都在网站上看过《飞行家》这部电影,关于霍华德?休斯拍摄的电影所遭受的刁难我保证,那些细节都是真实的”

低低的笑声响起,带着一点尴尬的味道,不是因为海斯法典,而是因为那句“在网站上看过了”

“我知道,肯定有同学会说,时代不一样标准也不一样,现在应该更自由,我同意这点,”阿德里安举起双手往上抬了抬“事实上我完全同意,没有的束缚的想象力能飞得更高,事实上海斯法典当初所禁止的那些,在如今好莱坞的电影中比比皆是,而且触犯得越深就越有票房”

又是一阵低低的笑声,只是那些学生的笑容都显得意味深长,而前排那些校方负责人则都有些不安的交换了个眼神

“但我举海斯法典的例子并非要说这个,”阿德里安话锋一转,“我要说的是,海斯法典从正式颁发到结束,整整统治了好莱坞近40年的时间,而在这40年当中,我们依然有《地狱天使》,有《呼啸山庄》,有《卡萨布兰卡》,有《罗马假日》,有《宾虚》,有许多可以称之为经典的作品!我相信即使再过几十年后看这些电影也是如此”

他的声音再次高了起来,与此相反的是,礼堂里学生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所以,”阿德里安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我问题是,你们的《地狱天使》,你们的《卡萨布兰卡》,你们的《罗马假日》,在哪里?”
不等回答他马上又高声说道:“如果一个人,在不算严苛的规则下都无法做出最基本上的舒张自己翅膀的动作,我凭什么相信你在脱离的规则的束缚后能飞得更高更远,而不是做布朗运动?
就结论上来说,只是资本没进去。
有流量明星赚快钱不用动脑子低风险高回报,为什么要费力去拍好看的?
#17-5 - 2019-10-14 09:26
Shura
薄花 说: 我理解你关于尺度的看法,遵守尺度固然要求自我阉割,但更多人首先连鸡汤都写不好。

你说痛点是尺度规制下的灵感阉割,我则觉得再好的灵感也需要先有一支优秀的画眉笔——即便是用妆面掩丑。
当然如果国产动画已...
以前这么说当然没问题,现在日本不找中国外包自己都拍不了几部片子,再拿妆面说事就没意思了
以中国目前的水准,动作设计、分镜和剪辑固然差距还比较大,但要承载一部好故事,已经是足够了
#17-6 - 2019-10-14 09:30
Shura
InQβ 说: “有这么一个国家,”他忽然提高了声音,“他们的电影工业才刚刚开始起步,而国内的市场都被外国电影所占据,人们对别的国家的电影,哪怕是烂片都很宽容,却对本国的电影非常苛刻为了扶持本国的电影工业,政府不得不...
为什么中国的资本只进流量明星,只进手游,不是因为中国资本特贪婪,而是同在政策规制的高风险下,只能追求高收益。起码流量明星被封杀了,我卷到手的钱可以超额掩盖损失了;动画片被砍了,那连违约金都不一定能拿回来。资本不一定要赚很多,但一定不能亏

我寻思这几年中国动画的进步也够明显了吧,罗马假日谈不上,放开规制引进资本,能不能飞得更高难道还是有疑问的吗?

父母担心孩子没有自己展翅高飞的能力,就该不该放手的问题,可以和外人争得昏天黑地也没有结果。但我们清楚的是,孩子看上去可不可靠,和实际上可不可靠,除了放手试试以外,没有任何其它的验证办法
#17-7 - 2019-10-14 16:29
Lecrot
InQβ 说: “有这么一个国家,”他忽然提高了声音,“他们的电影工业才刚刚开始起步,而国内的市场都被外国电影所占据,人们对别的国家的电影,哪怕是烂片都很宽容,却对本国的电影非常苛刻为了扶持本国的电影工业,政府不得不...
和能力关系不大。
美国以前能拍一个国家的诞生,现在显然没法拍,自由度岂不是下降了?
问题在于主流意识形态。
现在中国民间主流意识形态和欧美不一样,“国际化”的影视界当然会感觉非常“不自由”,因为能允许自由创作的那个空间是“异己”的
#17-8 - 2019-10-14 18:37
InQβ
Shura 说: 为什么中国的资本只进流量明星,只进手游,不是因为中国资本特贪婪,而是同在政策规制的高风险下,只能追求高收益。起码流量明星被封杀了,我卷到手的钱可以超额掩盖损失了;动画片被砍了,那连违约金都不一定能拿回...
投资天然包含了冒险的要素,哪来的 “不一定要赚很多,但一定不能亏”
如果你想着不亏,怎么可能赚?最多和通胀平衡。

打个比方,
如果有适合一亿资本入驻的市场,其中三千万市场是平快的流量明星,资本只进来两千万,那确实是只有流量明星。但如果有五千万资本进来,那必然是有很大一部分去追求真正好看的市场的。
这和现在好莱坞流水线没什么区别,相比当时受管制导致强行镜头语言,现在只一味追求直白的冲突,真的没什么意思。

中国动画的进步和 “二次元” 炒作不无联系,连时间上都是一致的。
是因为群众呼声高所以放开规制了吗?不是,是被资本撬开的规制,有资本,想托点关系总是托得到的,就算没得关系托,操纵点舆论干预点思维麻烦点也是可以的,B 站都有共青团帮着站台了。而且这个 “撬”,是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型的。

生理的摧残和心理的折磨是创作的朋友,生理的富足和心理的舒适才是创作的敌人。
#17-9 - 2019-10-14 19:22
InQβ
Lecrot 说: 和能力关系不大。
美国以前能拍一个国家的诞生,现在显然没法拍,自由度岂不是下降了?
问题在于主流意识形态。
现在中国民间主流意识形态和欧美不一样,“国际化”的影视界当然会感觉非常“不自由”,因为能允许...
世界是平的。意识形态没有那么大的不同。
只是因为全球右倾趋势,导致相互都是 “异己”。
我的感觉是这 “不自由” 还是我们这些外人看来在当局的规制,实际上大概来自出资方的头上拉屎比较难过一点。
至少对我这比较偏门的创作者来说,想象得出甲方瞎指挥比任何来自政府的限制更气人。
#17-10 - 2019-10-14 21:42
Shura
InQβ 说: 投资天然包含了冒险的要素,哪来的 “不一定要赚很多,但一定不能亏”
如果你想着不亏,怎么可能赚?最多和通胀平衡。

打个比方,
如果有适合一亿资本入驻的市场,其中三千万市场是平快的流量明星,资本只进来...
撇开我上下文开嘲讽就没意思了。市场风险和政治风险是一回事吗?后者的风险和收益可不存在什么比例关系,还没有透明度。任天堂三番五次入华失败,全年龄游戏一个一个被规制,你觉得是因为“想着不亏,所以才没赚”吗?

规制哪里放开了,20年来,中国动画的进步完全是技术层面上的,思想层面的和故事内涵没有得到提升,个别作品相比较还倒退了。B站有共青团站台,那是B站往中央靠了,蓝色整个整成了红色,多少以前ok的自主视频都给删了。在我看来目前的局面反而是印证了自己的观点:审查规制不放开,资本进来得再多,带来的也就是流量消费和周边市场而已,出不来有意思的作品。

当然了,制度性质也决定了我们对资本的政治与文化影响力是格外警惕的,这一届反弹力度尤盛。

就不要扯摧残和折磨的积极效应了,创作者在吃饱穿暖出不来活的情况下自嘲还行,真觉得不靠稳定产出的海量作品和优厚的资本条件来维持市场规模,旷世杰作也能有一本出一本么?那现在战乱和创作者受人身威胁的国家的文艺作品质量应该超过发达国家;资本主义国家也不必搞什么文艺补贴和科教投入,大家都进市场去洗涤,艰苦奋斗更有产出不是吗?
#17-11 - 2019-10-15 19:34
InQβ
Shura 说: 撇开我上下文开嘲讽就没意思了。市场风险和政治风险是一回事吗?后者的风险和收益可不存在什么比例关系,还没有透明度。任天堂三番五次入华失败,全年龄游戏一个一个被规制,你觉得是因为“想着不亏,所以才没赚”吗...
市场风险和政治风险都是风险,而且都是可测量可换算可一定程度上规避的。
市场风险更没有透明度,更不谈没有任何可预见的盈利方式的公司都能融到资(如共享单车等)
难道任天堂不是一个 “没想着不亏所以赚很多” 的典型吗?

现在至少动画可以面向少年了,不像之前都是面向幼年。具体我涉猎不多,举不出名字。
允许的上限是提高了,不要拿众数、中位数或者平均数来说规制。

制度不是根本原因,不要被表象的制度迷惑了。制度是政治的产物,政治是社会的产物,社会是民族性的产物。
从汉朝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界的反应变了吗?
中国人的本性就一直是鄙视 “番夷”,但并非蔑视,并不会面对己弱的事实视而不见,在此情形下,鄙视就自然而然地催生了 “恐惧并排外” 与 “崇拜并媚外” 的极端。
“恐惧并排外” 表现在那些伪 “爱国” 行动中,包括:不允许别人说半点中国不好;砸车……
“崇拜并媚外” 与常规的媚外不同,不是将自己拜倒在对方脚下,而是装作自己就是对方的 “阿 Q 精神”,表现为:香蕉人;ez girl……
当然前者的排外也包括了排斥后者。

现在不就是 “让有才能的人吃饱穿暖出不来活” 的极端嘛,发展过程中必然会发生的事。
至于这才能是什么才能,并不重要,吹牛的才能也是才能,但他们确实能一直吹牛下去,也出不来活。
实际上摧残和折磨是让创作者的成果 sigma (标准差)变高了。其实就是死一万个出一个名作或者死一百个出个佳作,你选哪个的问题。现代的人道主义已经不允许政府选前者了。
#18 - 2019-10-10 20:12
(‮)
日本动画总是 x
日本动画中的高中生总是 o
#19 - 2019-10-11 00:56
这玩意不是有原作吗?
日本动画总是 X
日本轻小说总是 O
#19-1 - 2019-10-11 20:46
疾風迅雷のナイトハルト
我以前是看漫画的……
#20 - 2019-10-11 11:20
(银河美少年,飒爽登场!)
把政治当过家家
#20-1 - 2019-10-14 21:18
Chirin
+1
#21 - 2019-10-11 19:34
(逃げちゃだめだ!)
完全赞同你说的。
#22 - 2019-10-12 14:11
(我来这世界只是为了好好看看它)
如果可以随意调侃政府,那只能说明政府不是这个国家的真正统治者。
#22-1 - 2019-10-19 14:56
筱郁
还有一种可能是,你说再多你也拿我没办法,那你就随便说使劲说呀
#23 - 2019-10-12 15:15
(そして、次の曲が始めるのです!)
恶政隐
#24 - 2019-10-13 20:11
分不清是黑还是吹(bgm38)
#25 - 2019-10-13 22:48
(BL: boy love(×)Billy(√))
无拘无束(×)
无脑(√)
#26 - 2019-10-14 10:29
(媛娇系是检验大法的唯一标准)
いいじゃないか
#27 - 2019-10-14 16:14
(媛娇系是检验大法的唯一标准)
真正的想象力是不自由的
#28 - 2019-10-14 16:17
(✨️VIP 7✨️)
我印象中上一个这么干的是革命机,被喷出屎了(bgm38)
#29 - 2019-10-14 20:25
(只是一个看动画片的)
(bgm38)你们不觉得日本那种理想化的政治戏很中二吗,算个什么无拘无束
网文政治戏看作者,有的很白痴有的还是有一手的
#29-1 - 2019-10-14 20:33
Rくん
是,(比大河内还烂(bgm38)
#30 - 2019-10-15 11:38
(卖萌の闲货.ver2)
日剧里面到后面发现大BOSS都是总理大臣之类的喜闻乐见。
其实人设强调的是演讲力、影响力、大局意识、格局之类的能力,所以才设定成总理大臣吧
如果能激发一定观众从政方面的乐趣不也是挺好的么
#31 - 2019-10-15 15:40
(。。。)
这要是在哔哩哔哩吧发绝对会被黑出翔。(bgm27)
#32 - 2019-10-16 10:26
(班固米并不是适合交流观念的地方)
有一说一——
一方面:动不动就给角色安什么政治大佬身份的,99.999%不懂政治、没能力驾驭这个身份,通常越懂的越觉得难写,而且有本事研究这方面的基本不会进这行。印象中日本的政治戏没什么上得了台面的。
另一方面:咱们现在想创作点东西,每几秒就自我审查一次“这玩意能过审不?”,太悲哀了。
#33 - 2019-10-17 22:24
3.4.5楼说得很好,楼上32楼也说的很好,我没啥想说的了
#34 - 2019-10-18 15:47
(孩子,等你长大了,你愿意成为所有绝望着、失败者与被诅咒 ...)
的确没拘束≠写得好
那么有拘束的又写出了多少好东西?
——————————————————————————
有些人连楼主羡慕的是什么都看不懂吗
我羡慕生活在地球的某些地方的人们能够毫不费力地直连p站看色图
结果反驳者跳出来说“p站上大多数色图还不都是歪瓜裂枣根本不能看”
?????
这么想当卫道士先把自家语言的阅读理解做好啊(bgm38)
#35 - 2019-10-19 10:37
(当一切支离破碎,loli是拯救我心灵的唯一 ...)
比较赞同lz的说法,作品好不好先不说,至少人家能写能出。
不过看到34l比较好奇,难道在中国上不了p站么?(bgm56)
#35-1 - 2019-10-20 17:06
SamiPale
要加host或者爬梯子
#36 - 2019-10-19 14:18
文化自信嗷问就是404
#37 - 2019-10-20 11:11
(我们的存在)
以前日本动画倒可以说无拘无束,现在审查也越来越严了,只不过审查的对象跟咱们不一样所以你感觉不到啊……
#38 - 2019-10-20 12:13
(Q, Σ, Γ, δ, q0, Z0, F)
虽说是,但是只要不关心一样感觉不到痛。你说的其实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还有许多禁忌。
上面的言论没有正面回答有言论禁区的的存在,而是通过“别人也有”这种回复来表示设置禁区的合理性。这种事不过是苏联笑话“我也可以在克里姆林宫骂美国总统”的翻版罢了。
#39 - 2019-10-21 11:33
艺术表现上没想象力,剧情冲突没想象力,把没常识犯蠢当想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