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18-8-31 21:46
Vivace_
从观众视角来看,revue是长颈鹿所描述的争夺的舞台,而对于华恋来讲,事情并不一样
每个人都不断问她这样的问题:
【爱城华恋,你为什么要参加audition】
这个问题其实不是特别好回答,因为在他人看来,华恋是那个失去了130g闪耀的,懒散的形象,并没有对于主角和”topstar“的执念,也淡忘了两个人的约定
但回想两个人命运的约定之后,在这样用来展现自己的舞台面前,这样的回答理所当然:
【当然是要成为star,和小光一起】
而并没有除此以外的动机

在华恋眼里,revue不是长颈鹿和小光描述的那样只有争夺。她将整个audition就看做一个舞台。是重塑自身的舞台,是两人成为star的舞台,是大家一起闪耀的舞台。整部动画也即是华恋的证道历程。

期待剩下几话的演绎。

# 此外,bgm讨论版为何只有吹婊贴,反而整理贴全在评论区,是传统么...?
#2 - 2018-8-31 23:03
(miaow~~~)
不是传统不传统的事呀 ...
讨论进超展开 但是不进入个人页的记录呀 ... (好像是这样的
评论不进超展开 但是进入个人页的日志分类呀 ...
#2-1 - 2018-8-31 23:09
Vivace_
了解了,没用过个人页记录。
#3 - 2018-9-1 01:19
看到标题第一反应是“no no 哒哟!”(bgm31)
#3-1 - 2018-9-1 10:03
黑藻
non non, 是“non non 哒哟”
#3-2 - 2018-9-2 03:10
cheerio
黑藻 说: non non, 是“non non 哒哟”
non non 噠喲, 是 “non non 哒哟,是“non non 哒哟”” (bgm39)
#4 - 2018-9-1 06:48
(无可救药的百合豚)
恋哥哥句句不离hikari chan,恋爱脑看得我脑壳疼。
#5 - 2018-9-1 08:37
(媛娇系是检验大法的唯一标准)
毕竟几原邦彦徒弟的片子,装逼如风也是很重要的(bgm38)
#6 - 2018-9-1 08:39
(Anime is a gag, and so are its dilettantes.)
没有主角和topstar的执念,以及淡忘了两个人的约定还是不存在的,不然也不至于第一话就算睡不醒也潜意识里必须得戴上王冠的发卡了。这点跟香子一样,不存在不追求top,只是自我感觉良好,所以没那么玩命。现在努力还是因为老婆突然回来打得鸡血和被真矢教会了客观事实,一点都不敢摸鱼了。
#6-1 - 2018-9-1 11:17
Vivace_
嘛,加了句“在他人看来”的
#6-2 - 2018-9-1 11:18
Vivace_
长颈鹿也说“当不成主角也无所谓”,他也是懂华恋的
#7 - 2018-9-1 10:23
(深谷为陵)
舞台剧的冲突感更强烈一些,99期生追求的是竞争,只有华恋追求的是和解。所以,华恋的出场词一直是我要让大家星光闪耀。
第八集二度参战的光其实说得很清楚,revue本质上是夺取光芒的舞台,舞台少女越战斗就越贫弱,这与华恋的愿望刚好相反。这一点在我蕉哥身上体现的也很明显,越轮回越觉得99期闪耀。所以,我蕉哥的目的一直是要保持大家的闪耀。
#7-1 - 2018-9-1 11:20
Vivace_
但这种停滞不前的态度显然不会被认可,还是要由恋哥哥带领大家在100期获得新的闪耀。如果之后有蕉恋战,那想必就是继续强调这样的冲突。舞台不仅需要保持闪耀,还需要“谁也无法预测的,命运的舞台”
#7-2 - 2018-9-1 11:57
秘则为花
Vivace_ 说: 但这种停滞不前的态度显然不会被认可,还是要由恋哥哥带领大家在100期获得新的闪耀。如果之后有蕉恋战,那想必就是继续强调这样的冲突。舞台不仅需要保持闪耀,还需要“谁也无法预测的,命运的舞台”
所以说,我蕉哥这个角色其实塑造得很贫弱,身上没有吼姆拉那种奋力对抗无希望未来的悲情和决绝,作为对一切知晓最多的人,也没有古手梨花那种承受知识所带来的痛苦。然而,即使是这样的蕉哥也在闪耀一集后被砍了。
对此,我只能附和“神作、神作”。
#7-3 - 2018-9-1 17:43
御坂的眼睛不说话
秘则为花 说: 所以说,我蕉哥这个角色其实塑造得很贫弱,身上没有吼姆拉那种奋力对抗无希望未来的悲情和决绝,作为对一切知晓最多的人,也没有古手梨花那种承受知识所带来的痛苦。然而,即使是这样的蕉哥也在闪耀一集后被砍了。
...
神作不至于,有回转企鹅罐珠玉在前,塑造冲突的力度的确不太够,我觉得篇幅的因素影响很大!但是相比近几年的原创是真的很棒,本来我觉的今年新番给我的惊喜就是卫宫饭了,结果现在可以加上少女歌剧了!
#7-4 - 2018-9-1 17:46
御坂的眼睛不说话
秘则为花 说: 所以说,我蕉哥这个角色其实塑造得很贫弱,身上没有吼姆拉那种奋力对抗无希望未来的悲情和决绝,作为对一切知晓最多的人,也没有古手梨花那种承受知识所带来的痛苦。然而,即使是这样的蕉哥也在闪耀一集后被砍了。
...
毕竟还是没有几原的功力,而且篇幅也不够,铺垫不足,但已经足够好了!
#7-5 - 2018-9-2 05:45
gennaio
只有光自己在提“光芒被夺走”这回事
#7-6 - 2018-9-2 10:37
秘则为花
gennaio 说: 只有光自己在提“光芒被夺走”这回事
另一个明显的例子是我蕉哥,越胜利就越空洞,越觉得99期遥不可及,整个人差不多失去了生命力,基本沦为复读机,这和光自述的无力感其实差不多。
在建筑学分析中,超大型空间也是体现空间对人的控制,而不是人对空间的控制。以已有线索来看,这个舞台的设计和魔圆很相似。
#7-7 - 2018-9-2 10:41
秘则为花
御坂的眼睛不说话 说: 神作不至于,有回转企鹅罐珠玉在前,塑造冲突的力度的确不太够,我觉得篇幅的因素影响很大!但是相比近几年的原创是真的很棒,本来我觉的今年新番给我的惊喜就是卫宫饭了,结果现在可以加上少女歌剧了!
我没看出来少女歌剧与企鹅罐有什么相似的地方,除了光和华恋两个人的命运合成一个人的命运,光第八集的武器觉醒有可能是分享了华恋的光芒,这有点儿像企鹅罐中苹果的传递。
#7-8 - 2018-9-4 00:48
gennaio
秘则为花 说: 另一个明显的例子是我蕉哥,越胜利就越空洞,越觉得99期遥不可及,整个人差不多失去了生命力,基本沦为复读机,这和光自述的无力感其实差不多。
在建筑学分析中,超大型空间也是体现空间对人的控制,而不是人对空...
大场奈奈追求命运的舞台但被命运支配是她的故事的死结,但现在追究舞台机制的设定不会显得为时过早么?如果光的经历说明失败会失去光芒,那怎么不说第五第六集的咸鱼因为参选获得了光芒?我对光的叙述的质疑在于,长颈鹿在伦敦舞台和光的对话甚至没有确认光失去的到底是什么,也没有确认燃料到底是什么,字面上只知道“既然依旧闪耀就可以继续登场”。而且光对选拔的理解偏差有前科。
#7-9 - 2018-9-4 01:32
秘则为花
gennaio 说: 大场奈奈追求命运的舞台但被命运支配是她的故事的死结,但现在追究舞台机制的设定不会显得为时过早么?如果光的经历说明失败会失去光芒,那怎么不说第五第六集的咸鱼因为参选获得了光芒?我对光的叙述的质疑在于,长...
第五六集参选获得光芒,你是指参选本身带来了什么吗?麒麟话术中很重要的一点是,他从没有告诉你参赛能获得什么,或者说topstar是什么,倒是先一步告诉了你惩罚机制,就是会失去光芒,这和qb的话术是一样的。qb的话术揭开是成为马猴烧酒不会获得任何东西,你所获得的一切都是你的自我支付,而这种支付的结果必然是少女走向自毁。不想自毁,就选loop。
然后再看五六集,少女们在舞台上究竟实现了什么?我只能说这是一种潜能的自我实现,是自我运动的结果。那么,舞台在其中起到什么作用?没有什么作用,最多是说把矛盾尖锐化了。所以,我倾向于舞台本身就是一种消耗,这种消耗的结果也是自毁。
我不知道早不早,但现在确实已经第八集了。七八九集这里是一次断裂,基本上是将故事朝猎奇化推进,和之前的日常分隔开,倒是与舞台剧的黑暗风契合起来了。如果故事最终是往猎奇而不是日常发展,我觉得这个想法还算靠谱,毕竟即使想要做更多设定的,叙事空间也不多了。
#8 - 2018-9-1 18:20
(以怨报怨,何时能了?以德报怨,怨消恨解。 ... ... ... ... ...)
这个。。难道不是像很多作品一样在开头重复一些固定语句么()
#9 - 2018-9-2 17:53
(欢迎加入一直在改名的情弱动漫群 255689349 ... ... ...)
这种事情绝对很奇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