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17-5-17 19:40
茶刀子 (上り坂、下り坂、まさか。)


译自《Animestyle 010》


采访:小黑祐一郎
采访日期:2016年10月13日
采访地点:东京都内
撰文:小黑祐一郎、布袋屋智朗

(访谈内容含剧透,请斟酌阅读。)


小黑:山田您在去年6月播放结束的《吹响悠风号》中担任系列演出,并在今年9月公映的《聲之形》中出任导演。《聲之形》的工作是从何时开始的呢?
山田:(笑)。因为《悠风号》的工作一直持续到播放结束前,所以正式着手做《聲之形》是在那之后。
小黑:《悠风号》结束之前,《聲之形》的剧本进展如何?
山田:当时还处在没法正式召开剧本会议的状态,周围的想法也是“等山田空下来再正式开始吧”。《悠风号》并不是靠小聪明就能做出来的作品,当时自己做得正投入,不可能中途停下来。而且《聲之形》也是必须全力以赴的作品,实在没法脚踏两条船。所以《聲之形》的工作是在《悠风号》结束之后开始的。


【首先要将石田将也这个人描写得充满魅力】


小黑:《聲之形》的剧本是在何时完成决定稿的?
山田:决定稿是在9月中旬完成的。之后我就收下了剧本说“我将带着这个去收集宇宙的灰尘”(笑),宣布自己开始做分镜了。原本希望分镜能在年内成型,但完全画不出来,于是就重新审视了剧本。然后和吉田(玲子)商量了一下,在决定稿之后又重新推敲了剧本,当时大概已经迎来了新的一年……
小黑:噢,那可真是……
山田:(苦笑)。很不容易。虽然很难交出分镜稿,但周围的制作人员都很尊重我想要自己一个人画分镜的意愿,非常耐心地等待着。因此作画会议是根据部分完成的分镜召开的。即便如此,照这样下去还是会来不及,所以就请三好(一郎)和山村(卓也)帮忙画了一部分分镜。
小黑:原来如此。实在难以想象是在那样紧张的日程中做出来的。做得真的很棒。没有丝毫的紊乱。
山田:哦哦(笑)!不过真的是因为制作人员都非常团结,我从头到尾都在依赖他们。
小黑:作画是春季开始的吗?
山田:2月份。难忘的2月。正当我们准备开始进行作画,召开第一次作画会议时,在场的演出团队、管理人、设定管理这些主创人员,包括我在内全都得了流感。于是进程停滞了整整一周,开头就遭遇了这种趣事(笑)。
小黑:那时有没有决定篇幅控制在多少分钟以内?
山田:当时要我控制在2小时以内,能短则短,最长2小时。我觉得动画电影的最佳长度在90分钟左右,并不觉得越长越好。一边制作我一边在想“目标是90分钟,试试看吧,不,肯定办不到的”(笑)。然后就希望能控制在120分钟以内,最好是110分钟。
小黑:结果做成了130分钟左右呢。
山田:嗯,结果(笑)。实在是没法再精简了。
小黑:把剧本从头到尾依次画成分镜的话大概是多少分钟呢?
山田:剧本记得是112页,按照每页1分钟来算的话,112分钟就能结束(笑)。
小黑:原来如此。就是说将剧本画成分镜的过程中,有的部分扩充了是吧。
山田:有。扩充了许多,也削减了许多。每次都是如此,所以吉田也对我的分镜作法很了解,尽可能减少了剧本的文字量。
小黑:但结果却又扩充了呢。
山田:我一直致力于将原作整合成一条主线的剧本,并在分镜中提升那份精度和纯度。如果只跟着事件走就真成了摘要,漫画与电影传达的信息量与时机都是不同的。各有各的方法。我希望电影也能不输给原作,将《聲之形》这部作品所具有的魅力与热量表现出来,于是就提取各个章节的本质,整合成一个故事。大概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使篇幅加长了吧。我原本是打算去精简的,但无论怎么做只会延长……(笑)。
小黑:并不是增加了剧本中没有的场景吧?
山田:表面上看的话,净是些剧本上没有的场景。
小黑:(笑)。
山田:只是表面上看的话,确实如此。怎么说呢。之所以会变成那样,是因为我是将剧本当作乐谱那样去画分镜的。就像去思考如何弹奏一样。
小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山田:一边解读剧本字里行间所包含的信息,一边画分镜。“剧本的这一行,画成分镜的话就是这样”,常常是这样转换的。因此就变长了。虽然吉田的文字已经处理得很简洁了,但其中却能感受到暗流涌动。
小黑:例如被剧本中的一个提示说明所触发,是这样吗?
山田:没错。因为某段说明非常精彩,就会想“身为演出不抓住这点可不行”,这样一想就干劲十足了(笑)。
小黑:上映至今已经有段时间了,谈谈影片的结尾应该没关系吧。最后大家脸上的叉号标记全部脱落,以心灵净化的形式完结,这是在哪个阶段决定的?
山田:原本有计划做到原作的成人仪式。但那样一来,一部电影中就包含了“小学的将也”“高中的将也”和“成人的将也”这样的时间跨度,可能难以产生贴近观众的感觉。所以我就对吉田商量,想让影片以“高中的将也”作结,这样更容易与观众的心情同步。原作者大今(良时)老师说过,“打开成人仪式的大门,是为了表达他们还有着更远的未来,而未来的好坏仍是未知数。希望能用这种方式去表现”。而把成人仪式所描绘的内容代入到文化节那里,也完全能表现出将也的面前延伸出了那样的未来,所以就以那里作为影片的结局。
小黑:包含毕业后的配角在内,画到成人式的原作更有群像剧的感觉。电影则是以将也的故事为优先吧。
山田:大今老师对我说过“这部漫画原本就是石田将也的故事”,为了使一部电影恰如其分地表达故事的主旨,只能集中在将也身上。画分镜时,我会注意进一步将焦点对准将也这个主角。大今老师还说过“没有去画将也没看到的东西”,听了她说的话,我觉得必须重视这一点,所以就早早下定决心了。如果把目光放在周围的其他孩子上,就会想要更深入地挖掘他们,那样就无法整合成一部电影了。所以我就以老师那句“不去画将也没看到的东西”为动力,只能坚信着去做。因为这是一部描写人的作品,不把主人公描写好的话影片就会变得松散,这就非常考验演出家的本领。怕的就是这也想做那也想做,最后变成一部没有给观众留下任何印象的平淡无奇的作品。
小黑:希望能成为一部怎样的电影呢?
山田:首先要将石田将也这个人描写得充满魅力。这是一部描写人心的作品,所以我觉得不应该去展现夸张的情节。用情节推动故事的话,可能会让角色变得是为情节而存在的,某个角色在做出某种行动时,有时必须考虑到他的人格与人品。总之就是要注意去贴近他们,从中思考理所当然的情节。但要用这种描绘方式准确地表现出角色与世界观,各种各样的信息量就会变得非常多。
小黑:就电影制作而言,真的如您刚才所说,信息量会非常多,要以同样的节奏不紧不慢地一直一直持续下去……
山田:(笑)。
小黑:要保持不急不缓的步伐并以极高的密度跑完2小时以上。
山田:没错。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涌动。希望能成为一部让人目不转睛的电影。至于能否传达就只能相信观众了。我是这么想的。



【想把世界描绘得美丽的理由】


小黑:对于故事风格您是怎么看的?
山田:我真的是非常平和地去面对《聲之形》的,基本没去调查过舆论对这部作品的看法。读者是怎样理解的,喜爱这部作品的人是哪种类型,这些我都没有调查过。只是一心去直面这部作品和大今老师所说的话,想要做出一部高纯度的影片。但我之前听说周围的人好像都对本作抱有非常严肃的印象,另外还听说有人觉得这是一部欺凌听觉障碍者的作品。但也有许多人非常喜爱这部作品。实际读过后发现这部作品有着深厚的爱。我觉得如果有人因为本作带有消极的印象而不去读这部原作的话就太可惜了,所以电影在色彩、画面气氛细节以及潜意识的部分上都极力排除了消极的要素。在动作的方向这种物理作用方面也很注意。
小黑:啊,原来如此。
山田:动作注意要朝前朝上。尽量不用让人情绪退缩的动作。往后退的动作会让观众的心情变得消极。
小黑:在一个个演技上也不用给人消极印象的动作吧。
山田:真的是很小的细节。比如回头时脸有时候不是会略微朝下吗,这时就要让回头时的脸微微朝上。
小黑:在做回头这个动作时,脸朝上比朝下更给人积极的感觉,对吧。
山田:是的。不让动作轨迹变得消极。我希望这种细节也能得到重视。
小黑:色彩上也没有使用过于鲜艳的颜色吧。
山田:色彩也做得很柔和、漂亮。角色的阴影里如果有感觉有点可怕的颜色,就会把它换成好看的颜色。就是积累这种微小的细节制作而成的。希望做成一部赏心悦目的电影。
小黑:虽然故事中有悲伤和扎心的事情,但不在影像中去表现。
山田:因为作为电影,最想传达给观众的并不是那部分。
小黑:小学时代的部分中,严肃的事态却使用了愉快的配乐呢。
山田:我不想让观众在将感情代入将也这名少年时,觉得他所做的事情是必须永远背负下去的罪。我不想带着“他干的是坏事”这种观念去描绘。
小黑:因为是动画,所以影像当然做得越美越好,但做得美丽在演出上是有意义的吧?
山田: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针,关于这一点我与制作人员之间达成了共识。这次是没有经历电视版直接做电影,对我们来说感觉像一个未知的世界,但制作过程中我们对一些重要的事情达成了共识,所以大家都能够朝着同一个目标。竭尽全力、细致认真地去创造包围着将也他们的世界。
小黑:说得更进一步,就是希望通过影像来表达登场人物他们生活的世界是一个美丽的世界,对吧?
山田:没错。虽然他们充满了烦恼,但只要稍微改变一下视点,就会发现还有其他广阔的世界。只是他们还没有察觉。我绝不认为他们的烦恼是小事,只是希望包围着他们的世界有着宽广的胸怀。虽然包括将也他们本人在内,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在何时察觉。所以才希望天空始终晴朗。
小黑:所以西宫摔倒时,旁边有盛开的花朵。
山田:和植野扭打在一起的那段吧。是的,那里盛开着一年蓬。美丽的事物与暴力。虽然不是在赞同暴力,但也不否定。
小黑:原来如此。其实还有贴近人物心情的做法,比如痛苦的场面画面也会变得阴暗,但这次没有采用这种做法。
山田:是的,完全没有。倒是想始终尽力去制作包围着他们的空气与光。他们的所思所想,不能由我来给出答案。如果采用您刚才所说的那种演出方式,不就确定了那是在烦恼和悲伤,并将其展现给观众了吗。
小黑:作品的发信人擅自确定他们的价值观与烦恼是不对的,是吧?
山田:就好比决定善恶。什么才是正确的,什么才是错误的,我觉得那是谁也无法决定的事情,所以觉得不该那样。因此我只是一心去创作他们所在的空间,并让他们活在那里。



【作品的内容决定了分镜的方针】


小黑:叉号标记一开始就打算做成那种感觉的吗?
山田:是的。大今老师也具体对我说过希望能保留叉号标记。所以叉号标记是当作实际存在的东西一样去画的。我并不觉得有叉号标记会变得麻烦或省力,而是把它当作必需的东西来画。
小黑:这部作品无论是叉号标记还是分镜,做法上都没有标新立异呢。叉号标记根据用法的不同,可以表现得更前卫,分镜再用力一点的话,可以变成一部突显技术的作品,但影片却保持着绝妙的平衡,以避免变成那样的作品。
山田:(笑)。确实很注重平衡。我十分注意要让表现方式符合电影。
小黑:但叉号标记做了一些有趣的尝试呢。有的人物在画面外,而那个人物的叉号标记却进入了画面。以及叉号标记脱落的镜头等。
山田:叉号标记是这部作品必需的东西,但也不能过于强调。我会留心不要表现得太少或太多。啊,对了。我突然想起了制作时的事情……
小黑:(笑)。
山田:要保持平衡很困难。负责演出的同事也很在意,每次我们都谈到“……美感”“很重要……”(笑)。理论和情理,另外就是美感。
小黑:这次分镜也做得很出色。
山田:真的吗。谢谢。
小黑:虽然分镜使用了各种各样的技巧并运用自如,但并未彰显出“看这分镜做得很考究吧?”的傲人气场。非常成熟的工作风格。
山田:哇、哇、哇(笑)。
小黑:在剧场观看时我在想“你未免成熟得有点早啊,山田导演”。
山田:不敢当……不过之所以变得那样,是为了表现《聲之形》这部作品所具有的东西。一定是自己受到了激励。真的是这样。
小黑:许多镜头中角色处在画面边缘,那也是故事所必需的吧。
山田:是的。我觉得那让人扫兴就不好了,不要紧吧(笑)?
小黑:不要紧。
山田:啊,太好了。
小黑:只是一开始观看时觉得有好多构图奇怪的镜头。第二次观看时发现其中有着规律性。两个角色站在一起说话的场面中,本来应该拍在同一个画面中的,但却特意用2个镜头把两个角色分开来拍,这样的分镜有很多。那是为了表现两人的距离感吧。
山田:虽然自己说有点难为情,是的(笑)。
小黑:虽然两人站在一起说话,但两者的心却隔着距离,是在表现这个意思吧。
山田:嗯。没错。被您这么我确信了一件事情。如果把许多角色都放在一个镜头中的话,那么这部作品就会变得很不知趣,或者说很粗心吧。因为大家都有着各自的想法,而他们的想法都是各不相同的。
小黑:比如《轻音!》这种作品,就会想要把许多角色都拍入一个画面中了,对吧。
山田:没错。想把她们拍在一起。
小黑:通过分镜表现关系要好的女生围绕在一起的那份愉悦是吧。在《悠风号》中,为了表现出社团的感觉,不得不将她们拍在一起吧?
山田:他们虽在同一个社团,但许多人的目标都各不相同,所以对《悠风》来说那是有意义的。
小黑:原来如此。《悠风》中将众多角色拍在一个画面中,是为了表现目的与立场都各不相同的学生团结在一起。
山田:确实在《聲之形》中,为了拾取大家各自的想法,无法将他们归纳在一起描写。
小黑:片中还有很多不拍头部的构图。构图的下方有余裕,但角色的脸却没拍进画面上方。虽然在说话,但只拍到肩膀为止。
山田:啊,没错。虽然在拍与人说话的镜头,但考虑到这部作品的内容,实在没勇气把角色放在画面的正中央对话(笑)。这种地方是与作品的主题相同步的。
小黑:不敢看别人的脸的主人公与分镜相同步对吧。
山田:真的是多亏了有石田将也这名角色,才能做出这样的分镜。
小黑:如果电影以西宫的主观视角来制作,那么分镜也会改变吧。
山田:那就会变得完全不同了。正因为是石田将也的电影,所以才会横下心做成那种感觉。
小黑:我是在看第二遍时明白的。
山田:谢谢(笑)。您能那样去看我很高兴。
小黑:感情面也是,不能表现得太冲动吧。
山田:没错。确实在演技上都比较克制。通常应该大声喊叫的地方也表现得较为平静。考虑到石田将也这个男孩的性格,就采用了这种方针,冲动时也要把冲动的感情隐藏起来。
小黑:所以西宫的跳楼来得很突然。
山田:是的。关于硝子跳楼这件事,虽然她是有计划的,但因为作品是以石田将也的视点来描绘的,所以没有明确的提示。那也是与大今老师定下的约定。不过描写时我会注意,即使只看电影,也能让观众明白她这么做的理由。
小黑:与老师的约定是指?
山田:不要明确说明跳楼的理由,希望让观众思考“为什么硝子会跳楼呢?”。
小黑:硝子觉得自己会给周围的人带来不幸,这与她的自杀未遂相关联。
山田:是的。我注意加入了适量的信息以免观众难以理解。只要认真观看影片,就能明白硝子跳楼的理由。



【手语镜头重改了几十遍】


小黑:片中角色所做的手语,是做成懂手语的人看得懂的吧?
山田:是的!
小黑:好厉害。
山田:手语监修做了非常细致地监修,检查得很仔细。
小黑:具体的制作程序是怎样的呢?
山田:首先拍摄用于参考的视频。其中对每一个手语都做了说明。然后根据那段视频制作动画,做出来再让监修检查,加入声音后再检查一遍,总共要检查许多遍,有的镜头重改了几十遍(笑)。
小黑:哇啊(笑)。
山田:稍微有点不同意思就变了,所以真的是干到底了。
小黑:《聲之形》的手语有两点让我很惊讶。一是手语镜头非常多。二是做手语时人物没有跟着动得很厉害。通常花工夫去做手语的话,相比其他的日常演技,手语的部分会感觉动得特别啰嗦。但《聲之形》中,通常的演技与手语之间并没有不协调感。
山田:没错。手语与通常的演技产生不协调感的话就不好了。还有,参考视频作画时不能过于遵循手语演员的演技,否则画出来的动作就会失去将也或硝子的风格,这也很重要。
小黑:原来如此。会被参考视频中手语演员的动作牵着鼻子走。要在参考视频的基础上转化成角色的演技才行。
山田:对。有许多难点。所以原画师和演出真的下了一番苦功。虽然必须去画将也使用的手语,但如果太过在意将也的演技,手语的意思就变了。要将符合角色的演技反映到手语当中是件很困难的事情。手语监修和我们这边的制作人员真的非常有耐心,一直修改到最后。
小黑:真心难以想象是在半年左右的时间里画出来的。制作力太强了。
山田:听这时间就让人捏把汗(笑)。
小黑:演出阵容有多个人的名字,除了总作监外,制作名单中还有许多作画监督。这与日程并不长有关系吗?
山田:这次没有经历电视版,必须在没有任何预备的情况下得出答案。电影不像剧集那样可以一集一集逐渐制作成型,必须一开始就明确演出和作画的做法。为了避免思想上的差异,所以演出和作画阵容人数要尽可能少。但因为日程的原因,才会有那么多人员。
小黑:演出阵容中有五个人的名字,主力是……
山田:更少。三人吧。为了顺利进行至少需要这点人数,再增加的话石田将也可能会走样,我和影像部长商量了一下,感觉最多三人吧。但之后参加的同事都非常真挚地听取方法,所以增加了成员也没关系。
小黑:分镜和演出处理都做得很好,看上去像一个人做的。
山田:太好了。如果让人看出是不同的人做的就糟糕了。
小黑:观看时我在想“咦?三好的分镜在哪里呢?”。
山田:没想到很难发现吧(笑)。
小黑:没发现。这次采访前看了分镜,看了画才知道。
山田:那时才恍然大悟吧。
小黑:我在想那里确实用了些小技巧。
山田:虽然真的觉得很惭愧很抱歉,但拜托他们画分镜时真的很急。平时我是不太讲分镜的画法和要点的,但为了整合成一部电影,推心置腹地谈了许多自己的理念。像分镜的意图等这种非常难为情、不想说出口的事情都全部说出来了。用多大的镜头,如何取景等等。这些原本是由画分镜的人去考虑的,虽然做电视动画时我都没有干预,但又不能不说(笑)。
小黑:对三好和山村谈了那些东西是吧。
山田:是啊!三好在会议结束后说“明白了,我会化身为山田尚子的”,真是愧不敢当……(哭)。
全员:(哄堂大笑)。
小黑:这个赞。
山田:到最后更过分了。让三好来誊清我的底稿,连这种事情都请他做了。真的让我抬不起头。
小黑:作为导演,画面设计稿和原画稿的检查是如何进行的?
山田:一开始上交的稿件所有的镜头都看了。但不可能一直继续下去。一直检查到各个演出、总作监和作监明确方针为止。
小黑:是从开头开始看的吗?
山田:先做的B-part,所以是从B-part开始的。
小黑:A-part晚做?
山田:是的。我没法按顺序完成分镜。这大概是我的习惯吧(笑)。
小黑:那画分镜的顺序也是……
山田:乱七八糟(笑)。姑且大的方向还是按顺序的。
小黑:先是B-part,然后是?
山田:A吧?在此期间把C-part交给了山村。没有终点就没法去画,所以先决定终点,然后用倒推法来画。画了又更换。一直重复着这种工作,所以很难按顺序去画,真的给周围人添了不少麻烦(苦笑)。
小黑:演出检查主要是在画面设计阶段进行的吗?
山田:这次是的。
小黑:画面设计阶段的原画草稿也会检查吗?
山田:一开始没有做原画草稿。先把画面设计稿做好,然后再做原画。原本追求的就是这种正轨的做法。日程变得紧张后,画面设计稿和原画草稿就一起上交了。
小黑:画面设计稿和原画草稿一起上交已经是现在动画业界的常识了。
山田:是的。虽说如此,还是希望不用那种形式,最好让负责原画的人做完二原。
小黑:这里的二原是指原画草稿经过演出检查与作监修正后完成的原画稿吧。完成原画的工作让原画师来做是最理想的。
山田:是的。那才是正统的做法,所以这次想尽可能地挑战一下。可是很难实现。但有些部分也做到了。
小黑:用那种方式做出来的东西更好吗?
山田:是啊。因为一换人就变成传话游戏了。这次虽然也有以二原的身份参加的制作人员,但他们做得非常好。
小黑:一原和二原由不同的人担任,感觉上会有些差异呢。另外原画草稿等画面设计稿检查过后再画会来得更好。如果在检查画面设计稿时改变了摄影机的高度和角度,演出家就必须全部重画原画草稿。采用先完成画面设计检查的体系,能减轻演出家的负担。
山田:是的,会减轻。最终能接近真正想做的东西。
小黑:再问得详细一些。检查画面设计稿时决定构图与拍摄角度。即使是画面设计阶段,原画师也至少会附上一张角色稿吧?
山田:是的。画面设计稿中也会加入大致的演技方案。
小黑:但并不是A1、A2、A3、A4、A5这样具体去画的。而是画面设计稿检查过后做原画草稿时进行的。
山田:是的。
小黑:画面设计师、导演、演出和作监会进行检查。
山田:会检查。这次负责总作监的西屋(太志)应该全都过目了。
小黑:画面设计稿、原画草稿和原画,西屋全都看了?
山田:原画草稿也许是选看的吧,画面设计稿应该全看了。
小黑:转变下话题,看了永束君的演技,感觉他深受制作人员们的喜爱。正因为被大家所爱,所以才动得很厉害吗?
山田:是啊(笑)。大家真的都把永束君当作精神依靠。多田文雄也十分想画永束,但总是没机会,最后他拿到了1、2个镜头。大家在画永束君时都乐在其中。负责配乐的牛尾(宪辅)也为永束君写了好几首曲子,真是深受大家喜爱。有他真好。
小黑:动画里的永束君没拍电影,所以比原作更快乐。
山田:啊,是呢。拍完电影之后被喷得体无完肤。
小黑:做不做拍电影的剧情是个相当重大的抉择呢。
山田:确实。虽然去掉时觉得故事更容易整合了,但画分镜时觉得他不拍电影有着很大的影响。因为拍电影的剧情与将也周围的植野等人息息相关,为了避免去除后故事显得空洞化,我处理得非常小心。



【只是从根源上去描写人】


小黑:就剧情的起伏而言,正因为前面比较克制,所以最后叉号掉落时的心灵净化效果非常好。假如病危的将也苏醒时的情节做得太过高涨,结尾就会显得有点弱了。
山田:是啊。一个个情节都很煽情,要取得平衡还是有难度的。不能让气氛越到后面越低落。但在做分镜以前,结尾的将也已经找到了出口,所以相对而言还是比较容易的。如果没有那样的结尾,跳楼那里或许还可以多下点笔墨。
小黑:出口是指结尾部分吗?
山田:我曾思考过这部作品的目标究竟是什么。是要让将也打开紧闭的耳朵和眼睛,再次重生。正因为找到了这个出口,所以才能够做完这部作品。实际上寻找这个出口花了挺长时间。
小黑:就是说在画分镜前找到了那个出口吧。正因为以那种形式来完结,所以这部作品才给人“这是部电影”的印象。我甚至觉得很少有这么有电影感的动画电影。
山田:哇,真的吗(笑)?想到最后的场景时,还是觉得只要回到将也的问题上就好。只要倾听将也的心声,就足以成为一部好电影。
小黑:此前您制作的都是以女性登场人物为中心的动画,这次的主人公是男性,而且还不阳光。应该也有人对此颇感意外。您自己感觉如何?
山田:确实,在执导作品中我真的很少有机会将男性角色作为主轴来描写。
小黑:记得您在各集演出时代的工作也大多是描写女孩子的。
山田:没错。所以一开始有过不安,怀疑自己是否能够做好,但直面作品后,在分析石田将也这个人物时,感觉性别问题已经不存在了。我觉得自己只是从根源上去描写人。仔细想想,在描绘女孩子时,也不是想把“女孩子”当作卖点。而是对那个女孩子的内在抱有兴趣,思考她的行动方式和想法以及她眼中的世界,是在这种层面上去分析的。这次只是把石田将也代入到其中而已。
小黑:原来如此。
山田:另外,此前我可能害怕男性观众看了之后会说“男人不会有这种想法”。但就算男性也各不相同,实际上那种男性也有的……
小黑:是说也有将也那样多愁善感的男性吧。
山田:嗯。怯弱而温柔。这次我只是去面对将也的那种本质。
小黑:我一直很想看山田您执导更加多样的作品,这次愿望实现了。但我还想求更多。
山田:非常感谢。我要加油了(笑)。
小黑:做完《聲之形》,有没有感觉开启了一扇新的大门?
山田:对我个人而言吗?实际上这次的作品我并没有做得那么勉为其难。我指的是作品的性质方面。
小黑:并没有违背自己的意愿去做对吧。
山田:是的。这部作品能够让我直面创作影像、动画和电影等创作的根源。用各种各样的事物去表现、去传达。……那个,最近我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的作品风格在别人眼中是轻快的(笑)。
小黑:因为您制作过那种风格的作品。
山田:是的呢。但被别人这么认为,我颇感意外。因为我并不觉得自己的作品风格是轻快的。所以听说有观众看了《聲之形》后非常惊讶,对此我也表示有点惊讶(笑)。
小黑:您自己觉得与以往的创作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对吧。不过,您成功描绘了此前不曾描写过的感情与场面,并为此使用了各种各样的技术。
山田:嗯。能做到真是太好了。之所以觉得与以往的创作风格并没有什么区别,是因为在自己心中,对待作品和影像的方式是一贯的。
小黑:因为这次是描写将也的内心,所以为此而演出。
山田:是的。之前的作品也并不是想描绘轻快的日常风格而去制作的。
小黑:只是就结果而言,或许变成了轻快的风格。
山田:是的。我只是想真挚地贴近作品本身所追求的东西。
小黑:虽然在贴近角色和故事后变成了轻快的风格,但那并不是您特别擅长和最想做的东西?
山田:不不,虽然不是很好表达,但无论哪部作品我都是拼尽全力去做的。每部作品都拼命去做。每次都会倾尽一切去探寻对那部作品而言的最佳形态。所以可能下一部作品还会变成所谓的轻快风格。但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变化吧。即使这部作品相比以往的作品显得更深沉,今后也不保证会一直变成深沉的风格(笑)。
小黑:原来如此。这部电影中,您感觉把想要表达的东西传达给观众了吗?
山田:感觉已经准确无误地充分传达给了观众。所以我感到非常高兴。自己还是会在意,所以稍微调查了一下观众的感想,大家都异口同声地说“这是一个关于交流的故事”。如果大家都聚焦在欺凌和听障上就不好了,因为那不是这部作品的本意。虽然是否喜欢这部作品因人而异,但感觉大家都明白这部电影想要表达的东西。不是有“光是活着就罪孽深重”这种想法吗(笑)。创作这部作品时,我希望去尽可能减轻人们的这种想法。
小黑:就是说,即使没有将也那种沉重的包袱,但是无论是谁都会给别人添麻烦,对吧。
山田:没错。因为只要活着,就会有很多感到内疚的事情。那种事不光只是自己有,即使如此依然可以活着,可以活下去。我希望本作能通过这种形式卸下观众肩头的重担。
小黑:“想做成能让观众卸下肩头重担的电影”,这就是您的初衷对吧。
山田:没错。怀着一心想要被原谅的心情。
小黑:是说山田您自身想要被原谅?
山田:嗯。因为自己是那种觉得“光是活着就罪孽深重”的人(笑)。阅读原作时,我自己也怀着想要被原谅的心情。那就是我在这部作品中想做的东西,影片也是以此为中心来构筑的。

转自https://site.douban.com/211330/w ... 056/note/620299921/
#2 - 2017-5-17 22:29
(上り坂、下り坂、まさか。)
连载的时候看完了漫画然后再开始看的访谈,然后看的电影,再刷了次漫画。
正如访谈所说的,这是石田将也的故事,相比于漫画删减了很多东西——漫画原作其实更多倾向于群像剧,但是节奏把握不太好,第六卷的时候我觉得就可以完结了,像电影一样精简一点主题会更加明确会好点。
个人偏好会更加喜欢电影一点,因为节奏,制作,声优真的很棒,特别是你京的细节,软实(se)力(qing),电影在形式上面也很大的加分。
如果国内上映,估计会去二刷(继续求软妹带刷)
#3 - 2017-5-18 11:17
如果是安利人看,电影的确是第一选择,画风和音乐等是漫画不具备的,如果还对其他人物敢兴趣就再去看漫画
#4 - 2017-5-19 00:49
(请不要在未经许可时在本站外引用我在本站的留言 ... ...)
当时要我控制在2小时以内,能短则短,最长2小时。
如果能拉长点当然可以把配角表现好一些,把故事铺垫做足一些。
但资方不让啊(bgm38)
于是就真的搞了两个小时
#4-1 - 2017-5-19 09:55
茶刀子
所以我就不苛刻太多了,观感还可以的漫画动起来了,还是由你京动起来的,这不就足够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