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19-11-12 23:47
新岛二厘 (猫は寂しい人がわかるんだって…… #不完璧な世界 ...)


早前被剧透了所以玩游戏时就一直提心吊胆,途中甚至一度错乱的分不清剧透里说的留下的是萤还是燐,等到列车那段看到是萤先上车就感觉到有哪点不对。
然后从牵手到分离、到梦醒告白再离别、大起大落的反转真的是让人看得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随后ED响起,虽然二度哽咽本想着“啊,果然如此,我的泪点还是没有被攻破一如既往的高”。结果ED后镜头闪现,纸飞机飘来,那首熟悉的BGM再度响起。眼泪鼻涕瞬间就一并冲出来了……
#2 - 2019-11-12 23:56
诸神判罚西西弗斯,令他把一块岩石不断推上山顶,而石头因自身重量一次又一次滚落。诸神的想法多少有点道理,因为没有比无用又无望的劳动更为可怕的惩罚了……

……他命妻子将其尸体抛到广场中央示众,但求死无葬身之地。后来西西弗斯进入地狱安身,但在那里却受不了屈从,与人类的爱心太相违了,一气之下,要求回人间去惩罚妻子,普路托竟允准了。一旦重新见到人间世面,重新享受清水、阳光、热石与大海,就不肯再返回黑暗的地狱了。召唤声声,怒火阵阵,警告频频,一概无济于事。西西弗斯面对着海湾的曲线、灿烂的大海、大地的微笑,生活了多年。诸神不得不下令了。墨丘利下凡逮捕了大胆妄为的西西弗斯,剥夺了他的乐趣,强行把他押回地狱,那里早已为他准备了一块岩石……

……这则神话之所以悲壮,正因为神话的主人公是有意识的。假如他每走一步都有成功的希望支持者,那他的苦难又从何谈起呢?当今的工人一辈子天天做同样的活计,其命运不失为荒诞。但他只有在意识到荒诞的极少时刻,命运才是悲壮的……

……俄狄浦斯起先不知不觉顺应了命运,一旦知觉,他的悲剧就开始了。但就在同一时刻,他失明了,绝望了,认定他与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只是一位姑娘娇嫩的手。于是脱口吼出一句过分的话:“尽管磨难多多,凭我的高龄和高尚的灵魂,可以判定一切皆善。”索福克勒斯笔下的俄狄浦斯,正如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基里洛夫,就这样一语道出了荒诞胜利的格言。古代的智慧与现代的壮烈不谋而合了……

……在反躬审视自己生命的时刻,西西弗斯再次来到岩石跟前,静观一系列没有联系的行动,这些行动变成了他的命运,由他自己创造的,在他记忆的注视下善始善终,并很快以他的死来盖棺定论。就这样,他确信一切人事皆有人的根源,就像渴望光明兵知道黑夜无尽头的盲人永远在前进。岩石照样滚动。

——《西西弗神话》
有机会一定要看看加缪的作品,挺“励志”的
#2-1 - 2019-11-13 00:03
新岛二厘
谢推,也正有此意(再去催天猫发货)
#3 - 2019-11-13 00:00
(猫は寂しい人がわかるんだって…… #不完璧な世界 ...)
另外这作相关物挺多的,要补看来得花费不少时间。先从最明显的开始,一个个来。

加缪相关
——《局外人》《鼠疫》《西西弗神话》已下单,译本看人推荐选了柳鸣九,但年初读客文化的新版好像风评也不错。恨小书店太废大书店太远,书籍还是得实体店选比较好啊。

银河铁道之夜
——B站恰好就有(终于有点开这玩意的理由了),桑岛的阅读版找到了资源但下了一个压缩包之后就不动了也是醉,1985版的反而难找。而且第一遍有点懵……这个也得找实体书来一遍。还有就是……



(bgm16)补着补着再次被捅刀,这谁顶得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