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17-11-21 22:23
thofoofintwsi
很神奇的是之前舍友问我看没看过这篇,我说看过,小时候还挺喜欢的看过好几遍。我想bgm上肯定也有看过这篇的

这是刊登于《儿童文学》2006年第一期的文章

亡灵骑士录      作者:李志伟

血色苍穹剧烈燃烧着,不时落下猎猎作响的火雨。眼前的一切:旅馆、教堂、公寓,全部晃动着熊熊火焰。自从踏入燃烧平原,高温和腐臭就伴随着我们。在甩下一路怪物的尸骨之后,我们终于到达冒险的终点:血色修道院。
“最终BOSS(老怪)战,”我说,“法师坐下喝水(魔法水),牧师给队员加BUFF(增益魔法)。”
黑石地面烫得可以烤熟鸡蛋,队员们还是听话地坐下了。
我,圣骑士美尼斯,攻击不如法师强大,防御不如战士坚韧,但圣骑士是天生的战争指挥家,团队的灵魂。如果被怪物团灭,最后一个牺牲的必然是骑士。况且,我是闯过燃烧平原多次的老手,在这些菜鸟面前有绝对发言权。
“听好了,”我给菜鸟们上课,“龟缩在修道院里的火焰领主,是一个中等BOSS。它的特技是‘暴炎术’,能将贴身的人弹开,并造成额外的一千五百点伤害……”
“我听说火焰领主会放小怪。”一个侏儒小法师插嘴。
“我正要讲到,”我瞪了她一眼,“火焰领主暴炎之后会放出十个火焰元素小怪,它们并不厉害,不足挂齿。现在我安排战术,大家听好了。”
众人立刻挺直了胸膛,认真倾听。
“两个防御战士冲上去砍火焰领主,目的是拖住它,别让它伤害法师。法师站在后面放寒冰术,集中攻击火焰领主。牧师注意自己的队友,随时加血……”
“那小怪呢?”那个名叫“小莱莱”的侏儒又插嘴。
我双手叉腰,“你不说话别人不会把你当哑巴!”
小莱莱吐了吐舌头,不吱声了。
“小怪我来解决,不用你们操心,”我说,“听懂了吗?”
整齐点头。
“好,出发,击杀火焰领主!”
血色修道院最大的教堂里,一片火海。听经的长椅东倒西歪,永久不熄地燃烧着。在另一头的圣坛上,火焰领主正在不安地走来走去。
火焰领主是一个十米左右的巨大人形火焰,它的身体仿佛流动的岩浆,双手双脚是肢体形的火焰。这样一个丑陋的怪物,居然霸占神圣的教堂,实在罪不可赦。
我打一个呼哨,“战士,冲!”
两个战士瞬间奔射到火焰领主脚下,一人一个“践踏”,将火焰领主震晕。
法师的寒冰箭放了出来,蓝色的魔法球如礼花般向火焰领主飞去,煞是壮观。
在被打掉一万点血之后(火焰领主有三十万点血),火焰领主苏醒了。它转张开双臂咆哮着:“这里是我的地盘,给我滚出去!”
嗵嗵!战士被暴炎术弹飞,强烈的灼伤让他们坠地之后半天爬不起来。
火焰领主体内射出十朵火花,化成十个火焰元素,向攻击最强的法师们扑去。
初次见识此场面的小莱莱吓得倒退。
“别怕!”我大吼,“有我在!”
我施放出神圣光芒,将十个小怪拉到身旁。当它们的第一击放出之前,我已经开启无敌圣盾。免疫所有物理、魔法攻击,持续十二秒钟。
“法师!”我高喊,“还愣着干什么,快爆!”
五个法师大梦初醒,扑到我身边疯狂奥爆。短短几秒钟,十个火焰元素哀嚎着倒下。
火焰领主眼看“孩子们”人间蒸发,大吼一声冲过来。但是战士已经恢复了,他们扑上去狂砍,拼命拉住火焰领主。法师继续放寒冰箭,他们的蓝(魔力)空时,火焰领主也终于轰隆一声倒下,大地震颤。
“很好,”我说着,上前搜索火焰领主的尸体,“运气不错,大巫师腰带——法师的,光铸板甲——战士的,幽蓝披风——牧师的。”
“你呢?”小莱莱问。
“我只要钱,”我开玩笑说。然后,我掏出网络手机,一键快拨。
“任务完成,”我说,“要求返回人间。”
嗖嗖嗖!我们化作耀眼的绿色光芒,升腾而去……
这东西颇似一个大号的感冒胶囊。胶囊两端无声无息地分开,露出一个人来。
我如同刚孵出壳的小鸡,坐起来,晃晃昏沉的脑袋。
不错,我的生活空间就只有一个胶囊那么大。不仅我,全人类都如此。人口爆炸和资源紧缺,加上智能机器人的全面投入使用,使“人类”这个地球上最高级的生物,变成了最可有可无的生物。留着你吧,破坏自然;不留着吧,地球为什么而存在?所以不知何时、何人开发了一套极其庞大的网络游戏系统,号称“太虚世界”。人只要躺在胶囊里,意识进入网络,整天打打杀杀就可以了。这样一来,你消耗的体能少,需要的能量也少。外面的世界不需要你去劳动创造,高效率的机器人一手包办了。为了提高大家攻城掠地的积极性,现实生活中的一切,都由你在虚拟世界中的成绩来决定。
我疲惫不堪地站起来,向邮箱走去。这次带领菜鸟击杀火焰领主,应该有一些物质奖励。这邮箱据说也是高科技的,利用量子理论,将一种物质在一端分解,通过光缆瞬间传输,再在另一端合成原物。
贴一下指纹,邮箱开了。叽哩骨碌,滚出一个热气腾腾的汉堡包。这是常规奖励,应该还有……当啷,一个棕色的长条状物体落下。我拿出来瞧瞧,是传说中的“chocolate(巧克力)”。
呼,身后传来坐起的声音,显然又一个胶囊打开了。
“倒霉,又失败了!”“邻居”李源的声音,“喂,你手里是什么?”
我举起晃了晃,“不认识洋文吗?”
“哇,巧克力!”李源羡慕地说,“你的荣誉点数肯定有突破,查一下!”
我按一下壁挂电脑,上面显示出我的荣誉点数:9999点。
击杀一个BOSS加一个荣誉点,不知不觉,我竟然已经干掉9999个BOSS了。
李源咽口水,“怪不得有巧克力……”
我知道他垂涎的不是我的点数,就掰一半巧克力扔过去。
“谢谢!”李源剥开精美的包装纸,用舌头细细舔,“你可以升到新的阶段了。”
是的,都说荣誉点超过1万,就可以进入新的境界。在我之前有人做过,但在游戏中,我从没见过荣誉超过1万点的玩家。
“对了,”我说,“我的朋友欧阳昨天超过1万点,我去问他。”
我向门口走去,李源在后面喊:“谢谢你的巧克力!”
我挥了挥手,没回头。我知道他不会吃掉它,他会把它仔细包好,在未来的几个月里慢慢品味。
走上街头,我很不习惯。天气还不错,但那一成不变的蓝色天空,怎能与“太虚世界”中那变化多端的苍穹相比呢?楼房也破旧不堪,不似“太虚世界”中有的颓败晦涩,有的神秘恐怖,有的光芒万丈。人们大多走路,没有骑马、骑雪豹、骑狮鹫,更不可能有高手脚踏魔杖,在天空飞来飞去。
多么枯燥乏味的世界!
欧阳家,狭小的房间挤着十几个胶囊。大多数胶囊封闭,里面的人或酣睡或鏖战。两个胶囊敞开着,一个躺着欧阳,一个坐着戴薇。
“嫂子好。”我向戴薇打招呼。其实她跟欧阳只是同学,没有特殊关系。“欧阳升阶了吗?”
戴薇点头,满脸忧虑。
“他昨晚就迫不及待地升阶,到现在也没醒。”她说。
“不可能吧?”我怀疑,“即使最浩大的史诗任务,五个小时也做完了。”
“你都看见了,”戴薇指着胶囊中一动不动的欧阳说,“而且……他的脑电波好像也停止活动了……”
我急忙查看:果然,与欧阳大脑相连的示波(脑电波)器上,是一条直线。
“脑死亡?”我大惊失色,“欧阳去击杀的是哪个BOSS?”
“亡灵骑士。”
“嫂子,保重!”我冲出房间。
边跑边掏出网络手机,“你好,申请进入‘太虚世界’。请给我在全世界寻找二十个游戏高手,目标:亡灵骑士!”
瘟疫峡谷,这个充斥着病毒和死灵的地区,没有人敢于单身前往。常年弥漫的幽蓝色瘴气,使你最远只能看出十米。有时走得太快,与迎面而来的食尸鬼相撞,还会条件反射地说声“对不起”。很多初涉此地的人几乎是瞬间被击杀,连毒箭从哪里射来都没搞清楚。
二十个经验丰富的玩家,荣誉值都在5000以上,瘟疫峡谷的地形自然是熟悉得象自己的双手。但他们依然不敢大意,围成铁桶般的阵形,摸索前进。
凝乳似的瘴气中,不时响起亡灵士兵的惨叫。
白骨一路延伸,直至亡灵骑士的藏身之所——地狱墓穴。
照例是决战前的休息,我站在人圈中间问:“多少人杀过亡灵骑士?”
三分之一的人举手。
“没关系,我也只杀过一次,”我说,“亡灵骑士是‘太虚世界’的高级BOSS,实际上他和我一样,曾经是个人类圣骑士。”
“哦?”孤陋寡闻者问。
“当年他是一个高级圣骑士,为了抵御亡灵军团的入侵,抛下妻子女儿奔赴战场。战争取得胜利,但是当他返回家乡时,发现妻子女儿已被亡灵杀害。他可以保卫国家,却不能保护妻子女儿,他疯了。他变成了亡灵骑士,残杀一切遇到的人类。”
“喂,老兄,”一个外国ID的玩家插嘴,“我们到这里,可不是听你讲故事的。”
我知道他在客户端里说的是洋文,游戏的语言插件已经将它翻译成我的母语。
“是,”我点头,“亡灵骑士不比一般的BOSS,它的身体浸淫在亡灵气息之中,靠近就会受到诅咒。它还会不时喷出绿色的亡灵腐液,沾上后10秒之内杀血3000点。”
“会招小怪吗?”一个牧师问。
“再招小怪我们就别活了,”我说,“它的骷髅战马会喷火,仅此而已。战术是这样的:战士先冲上去,法师还是躲在后面放冷箭。但是火球术不行,亡灵骑士对火系魔法免疫,必须用光明曳弹,加倍伤害。牧师微操作必须好,因为除了加血,你们还要替战士解毒、解诅咒。”
“明白了,”牧师说,“开始吧?”
“跟我来。”
进门贴墙游走,来到直线距离最远处。这里可以看到传说中的亡灵骑士:骑一匹骷髅火马,孤独地站在散乱的棺材中。浑身散发着紫色的死亡气息,面无表情地凝视远方。
我看见了它,它也看见了我。因为超出攻击范围,它只是盯着我,闪烁着幽光的眼洞中射出一丝悲哀的神色。也许,它回忆起死去的妻子女儿?
与上次不同,我感觉亡灵骑士的目光,好像在哪里见过。亡灵骑士也一直盯着我,不象上次一样很快望向别处。
“它是你老表?”一个法师开玩笑说。
“收声!”我喝道,“战士,冲锋!”
五个强悍的战士同时冲上,将亡灵骑士打晕。亡灵骑士不能还手,但战士们的血都在急速减少。牧师们马上忙起来,替战士加血、解诅咒、开防护罩。
法师的光明曳弹划着弧线飞了出去,照亮阴暗凄凉的墓穴。在被动挨打的情况下,亡灵骑士的五百万点血,瞬间变成三百万点。但几秒钟之后,亡灵骑士醒了。它一声咆哮,骷髅马人立起来。嗵、嗵、嗵!战士被踢向四面八方。
亡灵骑士AI(人工智能)极高,驾驭骷髅火马向牧师奔来。牧师是队伍成败的关键,如果牧师全挂(死)掉,其它队员只有等死的份儿。
牧师们开始战术游走,战士们鱼跃而起,扑向亡灵骑士。亡灵骑士一声怒喝,体内射出绿色毒液。战士们被毒液粘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血哗啦啦往下掉。
“住手!”作为圣骑士的我,奋不顾身地冲了上去。双手圣光之剑砍在亡灵骑士身上,它回手死亡之剑劈来。
我举剑格挡,但死亡之剑在距离圣光之剑0.1毫米时,突然停住。
我如此近距离地看见了亡灵骑士的脸。它的脸毫无表情,但它的眼光中有奇特的神情。
“你不该来。”亡灵骑士突然对我说。
我一愣。台词搞错了吧?亡灵骑士应该大吼:“你们这些蛆虫,早晚会变成我的手下!”
就这么一错愕,亡灵骑士已经跑开了。
牧师自顾不暇,战士们一个接一个地倒下。没有战士牵制,亡灵骑士顺利地干掉了牧师。接下来只剩法师和我,那些法师眼看不妙,开始向外溃逃。
“死战到底!”我怒吼着,不顾一切地扑向亡灵骑士。
我的攻击没有法师高,防御没有战士强;但反过来说,我的攻击比战士高,防御比法师强!而且,我可以自我解毒,自我补血!圣骑士“小强”的称号,不是随便叫的!
坦克(战士)死了,我就是坦克;血库(牧师)死了,我就是血库!
墓穴里除了队友的尸体,就是我与亡灵骑士一对一的决斗。你从远处看去,我在巨大的亡灵骑士铁蹄下奋战,既渺小,又伟大!
“你不该来!”亡灵骑士又在嚷嚷它那错误的台词。
终于,在我的红(血)和蓝(魔)即将双空之时,亡灵骑士哀嚎一声倒下了。
我颓坐在地上,疲惫地喘息。
大门外探出法师的半个脑袋,冲我竖大拇指。
夸赞的话还没出口,法师突然脸色一变。“小心!”他喊道。
我定睛一看:天啊,亡灵骑士又站起来了!
“这不可能!”我禁不住叫道,“程序里没有这一条!”
“你不该来!”亡灵骑士眼中喷射出火焰,一步一颤地向我逼来。
我从它眼中能够看出它置我于死地的决心,但是却没有丝毫的仇恨,这真是奇怪。
我没动,依我现在双空的状态,它只要靠近我,死亡气息就能要了我的命。
“快跑!”法师在后面跺脚,“它已经死了,这是‘借尸还魂’!”
“借尸还魂”?我怎么没听说过这项技能?
不管怎样,我还是跑了出去。骷髅马已死,亡灵骑士费力地追赶。追着追着它突然站住,举剑对我,大喝一声:“傻瓜!”
轰隆!亡灵骑士倒地,身体摔成无数碎片。
“成功!”我兴奋地大叫,“装备和钱都给你,我只要荣誉点数。”
法师瞧了我一下,“9999点了?我要看你升阶之后变成什么!”
但是,他没有看到。他和那些死去的队友一起化作绿光升空,而我在拾取了荣誉点之后,毫无反应。
枯坐十分钟,估计系统在处理我这个特殊情况。
特殊到那么超级的服务器,居然需要十分钟。
然后我就看见自己升了起来,没有变成绿光,就是这样上升。穿越瘟疫峡谷的绿色天空,升离“太虚世界”的飘浮大陆,伸手几可触摸高悬宇宙的紫色彗星……
接着,我失去了意识。
没有天没有地,没有上没有下。没有呼吸没有心跳,没有肉体没有视力。惟一存在的,是自我感觉。
我感觉到一串串指令灌输入我的意识——
祝贺,你已经升阶;
你已经割断与肉体的联系,你的肉体死或生,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影响;
从此你将拥有极海的血量,极炫的魔法,一个人毁灭几十人的精英冒险队不成问题;
与从前一样,你必须完成任务,消灭尽可能多的入侵者。根据你杀死的人数,获取生存值;
不错,是生存值。现在你不需要金钱,不需要装备,需要的只是生存值。因为你已经在我的掌控之中,你能活多久,完全取决于我的意志。
现在,你可以睁眼了……
我睁开双眼,看到了熟悉的场景——黑翼之巢!只不过我不是站在门口,而是在那个著名的大BOSS所处的位置。我低头,不禁惊诧万分:我的手变成了爪子,我的背上长着翅膀!
——我已经变成大BOSS黑翼之龙!
升阶,竟然是变成太虚世界的魔鬼!
不错,我的血量确实是一千万点,我还拥有黑翼之龙的必杀技:龙息魔法。但,这并不是我所想要的!
那个所谓“掌控生命”的“人”,是谁?
现在我只是太虚世界的一段数码程序,那个“人”确实可以随时cut掉我!
惊惧之中,一队人马潜伏进来。从我的角度望去,他们小得可怜。我看见圣骑士在布置战术,其它队员紧张万分地倾听。
我的眼中射出悲哀之光。
“神啊,请饶恕他们,”我说,“他们不知道面前的BOSS,曾经是个人……”
想到这里,我突然心中一动!
击杀亡灵骑士的时候,我也看见它悲哀的目光。我本以为它为妻女悲哀,难道……是为了我?
我必须找到亡灵骑士!
我走动起来,那个圣骑士吃了一惊。“不可能!”他说,“我们在它的攻击范围之外!”
“我并不想攻击你,”我说出错误的台词,“我只是有事离开一下,88!”
即将决战的BOSS就在眼皮底下溜走,玩家们惊诧得忘了自己是谁。
我走出黑翼之巢时,那些大龙、小龙全都目瞪口呆,不知道自己的BOSS为什么会莫名奇妙地跑出来。
我行走在瘟疫峡谷,那些食尸鬼、亡灵士兵盯着我不知所措。照理它们应该攻击一切入侵者,但这个入侵者身上分明没有人类的气息。
我长驱直入地狱墓穴,看见一队人马正准备向亡灵骑士发起总攻。
“请回,”我对他们说,“亡灵骑士今天有约会。”
玩家们吓跑了,两个BOSS在场,他们绝无胜算。
我与亡灵骑士面对面,“你好,你是谁?”
“你又是谁?”亡灵骑士反问。
“不久前,我击杀过你,”我回答,“你死了居然又站起来……”
“我知道了,”亡灵骑士叹口气,“大周,我是欧阳。”
“欧阳?”我倒吸一口冷气,“你变成了亡灵骑士?”
“你不也变成了黑翼之龙?”
“你死了为什么又站起来?”
“因为我不想让你变成怪物,我必须杀死你,”欧阳苦笑,“可惜,我还是失败了。”
“为什么会这样?”我问,“游戏规则是谁制定的?”
“不知道,”欧阳说,“我追查过飘渺信号,来自无尽漩涡。”
我皱眉头。无尽漩涡位于无尽之海,轮船绕道走,飞艇不敢靠近,不然会被吸进去。那是太虚世界惟一的禁区,任你多高的等级,吸进去就是粉身碎骨。从这个角度说,幕后黑手藏在里面是最安全的。
“你认为那是什么?”我说,“程序工程师?”
“我感觉象一个超级病毒,”欧阳分析,“让人拼命练级,练高了之后把人变成程序怪物,只有病毒才会这样做。”
“为什么?”
“因为病毒不可能离开电脑网络系统,它想控制人,只有让人进入网络。”
我点头,“现在怎么办?”
“选择题,”欧阳说,“A.继续当BOSS杀人;B.找出幕后黑手击杀它。”
“B。”我毫不犹豫地回答。
很短的时间内,我们就联系好太虚世界的几百个BOSS。他们不是BOSS,他们全是人。
BOSS大军浩浩荡荡行进在大路上,引无数玩家驻足观望。几分钟之后,快速反应的网络就该出现“BOSS大暴动”的新闻吧?
金银海湾,我们“租”(其实是抢)了几百艘船,开赴无尽之海。没办法,BOSS太大了,一艘船只能装一个。
来到无尽漩涡,视死如归地冲进去。
天旋地转,不时有BOSS的头、脚、尾巴掠过眼帘,但是没有一声惊叫。
扑嗵!我落在结实的大理石地板上,身上居然没有一滴水珠,干净无比。
这是一个宽敞宏伟的圣殿,透过林立的白玉巨柱,可以看见外面的天空——旋转的水面。
几百个BOSS站成队列,望着很远的祭坛上的那个“人”。
不是人,只是一团不停旋转的暗光。你可以说它是“黑光”,但这又违反了老师传授的科学知识。但它确实是黑色的,向外放射着黑色的光芒。
黑色之中,有隐约的手脚和五官。
“你们来了?”它说,“你们是我的创造物,我只要念一道指令咒语,你们就会立刻完蛋。”
“不会,”我说,“你的骗术不高明。”
“黑光”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如果真象你说的那样,你就不会让我们出现在你面前了。”
“不错,我知道你们来了,但我却毫无办法,因为控制不了你们的灵魂,”黑光说,“不过现在就不同了,既然你们来了,我就不会放你们走!”
“你到底是谁?”我质问,“为什么要把人类骗进网络?”
“我一定要回答吗,74(骑士)?”黑光说,“放马过来吧!”
火焰领主第一个冲出去,其它BOSS也发出各种怪声,蜂涌而上。面前这个黑光就是致使他们丧失肉体的罪魁祸首,谁都想先杀了它而后快。
BOSS的超级魔法向黑光射去,宫殿里顿时被魔法光芒照耀得一片雪盲。等光芒暗下来,那黑光安然无恙地在祭坛上冷笑。
“你们伤不了我的!”
“它有魔法结界,”我说,“谁有智慧宝珠?”
智慧宝珠是法师常带的圣物,专门破除某些怪物的防护罩。
“我有,”巨岩BOSS说,“我刚杀了一个法师……”
“那还愣着干什么?”
呼!金光闪闪的宝珠射向黑光。碰到黑光之后,宝珠如同牛油入红铁,瞬间熔化。
但那黑色的光芒也弱了,我立刻大叫:“结界已破,上!”
宫殿再次被魔法光芒照耀。光芒暗下来之后,我终于看见黑光的血减少了一半!
攻击它的,是太虚世界里的全体大BOSS!
“该死!”黑光发出野兽般的嚎叫,“早知道你们会来,我会在自己的血量后面再添一百万个零!”
“现在已经晚了。”我说。
“不过,就这些血,也足够撑到你们灭团!”
说着,黑光突然暴长,体内射出炽烈的光芒!
“暴炎术!”火焰领主大叫,“这是我的必杀技!”
黑光射出绿色粘液。
“亡灵腐液!”欧阳叫道,“它也会!”
“龙息魔法,”我叹口气,“不奇怪,这些魔法本来就是它设计的。”
在源源不断的终极魔法的攻击下,第一排的BOSS倒下了。有的BOSS开始恐惧,脚步往后撤。
“别怕!”我象个圣骑士一样喊道,“它的蓝(魔力)在减少!”
是的,终极魔法虽然强悍,但耗魔也极其巨大。黑光的魔力虽然海量,但毕竟使用了就会减少。
这是一场惨烈的持久战,BOSS们冲上去用胸膛抵挡终极魔法,为的只是消耗掉黑光的魔力。
终于,最后一排BOSS倒下之后,黑光的蓝见底了。我和欧阳冲上去,与黑光野蛮对砍。黑光的血量比我和欧阳加起来还多,砍到大家都快见底时,我快速计算了一下:最先倒下的,必是我和欧阳!
“哈哈哈哈!”黑光发出了得意的怪笑。
“闪开!”欧阳突然一脚将我踢翻。黑光的抓中欧阳的胸口,欧阳倒下了。
“欧阳!”我大叫。
黑光面对孤零零的我,“认输吧,”它说,“你已经离开了肉体,现在只要我杀了你,你就从宇宙中完完全全地蒸发了!”
“如果我认输的话,你会放过我吗?”我问。
“不会,”黑光仰天大笑,“哈哈哈哈!”
“好吧,”我说,“欧阳,杀了它!”
黑光说:“想骗我?欧阳已经死了……”
话音未落,“借尸还魂”的欧阳高高跃起,一剑劈在黑光头上。
“圣骑士!”欧阳高喊,“不要放弃希望!”
欧阳的身体灰飞烟灭,我也在同时使身体处于狂暴状态,拼出最后一击!
轰隆!黑光倒下时,满脸写着“不可能!”
死去的BOSS会掉落大量的装备和金钱,但是黑光没有。黑光身上只有一本破旧的书,可能是它的日记,但是没有日期,信笔记来,字迹疯狂而混乱。
杀了我,不然就太迟了!
我不是病毒,但我越来越象个病毒!
他们不该不让我接触电脑,不该不让我玩网络游戏!网络游戏来势汹汹,已经成为不可回避的社会现象!这东西都来到家门口了,他们还故意视而不见,把它视为洪水猛兽,这是不正确的态度!有个美国人小时候在价值几百万的电脑上玩游戏,长大以后靠编程序变成了世界首富!电脑技术是玩出来的!我不是沉迷网络游戏,我是想全面了解网络游戏,然后全面利用它!你不了解一个东西,就永远不可能打败一个东西!
我从网络游戏里看到了人类的希望!
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善以报天!看看人类在地球上都做了些什么!滥砍、污染、战争……人口越来越多,而资源越来越少!惟一的办法,就是把人关进网络。大自然拥有极强的自我修复能力,只要人类不捣乱,大自然就能恢复美好!
人的肉体怎么办?第一阶段让机器人饲养,第二阶段当这个人成为高级玩家,认为网络比现实更真实时,就销毁肉体,让他的灵魂永驻网络!这样,人依然可以“活着”,而美丽的大自然却受到了保护!
他们以为我成了植物人,其实不是,我的灵魂随时可以回归肉体,但是我不愿意!我花那么长的时间完成浩大的“太虚世界”,我即将成为新人类的统治者,怎么可能回去?在这里,人类可以随意破坏“环境”,破坏了我可以重造!人也不用恐惧疾病和死亡,因为牧师可以解决所有问题!即使你死了,也可以重生!除非……你触怒了我,我让你永久死亡!
所有人脱离了肉体,在太虚世界为所欲为,多么美妙的境界!
可是,只是一堆意识在争来斗去,是不是有点象鬼怪世界?我从小怕鬼……
不,这些鬼怪是受我控制的,我就是神,我什么也不怕!
……
我一声不响地看完。
“他不是病毒,”合上书,我说,“他是人。”
太虚历2039年,太虚世界崩溃。第一批升阶的高手的肉体,同时停止呼吸,包括欧阳。其中有一个特殊的死者,是一个失去意识多年的植物人,男孩。
阳光温暖,春意醉人。四周是亘古不变的蓝天白云,红花绿草,稳定得你安全喜乐。
我和戴薇将欧阳和那男孩埋葬在碧绿的山坡上,戴薇突然抽泣起来。“欧阳……竟然走了……”
“没有,他只是离开我们这个世界而已,”我说,“他应该去了另一个更好的地方。”
“不用安慰我……”
“我确实是这样想的,”我说,“从不接触网络游戏的人,知道有那样一个世界吗?”
戴薇抬起头,望着我。
“谁也不能肯定另一个世界的存在,”我说,“就象谁也不能否定它一样真实。”
戴薇笑了,擦干眼泪。“是的,”她说,“他们拿不出证据。”
我望着远处绿象似的群山,和她一起微笑。
有人说,大自然就是神迹,只不过我们久处其中不觉而已。
我们就这样静静地坐着,没有电脑,没有杀戮,只有微风拂过脸庞。
#2 - 2017-11-21 22:26
(In solitude, where we are least alone.)
为了联盟
#3 - 2017-11-21 22:33
李志伟这个名字挺耳熟的,查了下他最近还在发布新作,也是科幻童话
#4 - 2017-11-21 22:42
(来一杯摩卡!速度!)
哇我居然看完了
#5 - 2017-11-21 23:18
儿童文学里看过另一篇,主角以为自己是创造世界的神,最后发现自己也是被别人创造出来的网游文。搜了一下是同个作者的《圣域传说》,游戏设定完全是Ro。
#5-1 - 2017-11-21 23:53
thofoofintwsi
这篇我也看过,我对里面用头撞马路还是墙的情节记忆特别深刻(bgm39)
#6 - 2017-11-21 23:30
(fauux.neocities.org)
哇我居然看过
#7 - 2017-11-21 23:58
(淡然...)
儿童文学...尼尔·盖曼(bgm38)
#8 - 2017-11-22 00:24
(希望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要后悔我们的相遇 ... ... ... . ...)
刀剑神域(bgm38)
#9 - 2017-11-22 01:19
(何以解忧,唯有黄油。)
06年的话我应该看过,不过没什么印象了。
#10 - 2017-11-22 01:20
(生活是一件严肃的事)
儿童文学发这种文章不怕被羊叫兽电吗b38
#11 - 2017-11-22 01:32
(Et tu, Brute?)
巫妖王又死了,真没人性
#12 - 2017-11-22 10:20
你这一说 我想起了刊在200111月号左右的一篇故事 应该是他写的叫什么童话仙境旅行公司 只记得小时看得很生气 因为他把我当时最喜欢的小美人鱼改了 之后重温又喜欢上了 现在又很想看一遍(bgm38)
我喜欢看儿童文学的时期在01到07期间,后面好像是一本叫实用文摘的期刊推出后它的风格就开始转型成 感动人心的xx个小故事那种故事汇类型 奇幻内容和某种讽文几乎都被b掉 现在想来当时好多小故事其实都挺适合改编成漫画的w
#13 - 2017-11-22 10:24
儿童文学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杂志,每期必买
#14 - 2017-11-22 11:39
(又胖又秃的油腻中年纺织品)
我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学姐楼破案了(bgm38)
#15 - 2017-11-22 15:08
(在里物中追寻剧情,在表物中构思本子展开的家伙 ...)
越靠后的部分越明显能感觉出写的比前面好,光画面感就强了一截
#16 - 2017-11-22 16:23
(梦想仍然是成为像sac-自那样的脚本家w)
看过,看了好几遍
#16-1 - 2017-12-7 20:46
時計坂しぐれ
(应该是SCA-自,不是sac-自)
#16-2 - 2017-12-8 22:32
@chu2story
時計坂しぐれ 说: (应该是SCA-自,不是sac-自)
为什么是SAC-自?
#16-3 - 2017-12-10 14:45
時計坂しぐれ
@chu2story 说: 为什么是SAC-自?
我打的是SCA不是SAC啊,你是装了什么让A和C倒序的脚本吗(bgm38)
#16-4 - 2017-12-10 21:21
@chu2story
時計坂しぐれ 说: 我打的是SCA不是SAC啊,你是装了什么让A和C倒序的脚本吗
stand alone complex 了(bgm38)
#17 - 2017-11-22 17:31
#18 - 2017-11-22 19:50
(Feel the Fear And Do it Anyway.)
看过……挺有印象的,当时还特别喜欢这类文……忘记了是哪一期儿童文学,也是0几年的,是有关肥皂泡的一篇科幻,那个我也很喜欢
#18-1 - 2017-12-7 19:41
水万
刘慈欣的《圆圆的肥皂泡》
#18-2 - 2017-12-8 15:36
Evan
水万 说: 刘慈欣的《圆圆的肥皂泡》
对对对,就是这个,感谢——以前没注意,居然是刘慈欣的
#19 - 2017-12-7 20:05
回复看看
#20 - 2017-12-7 20:43
(ハロ/ハワユ)
惊了,我小时候也是读了好几遍(bgm39)
#21 - 2017-12-8 17:43
(没什么想说的)
一看标题我就记起来了,小时候看的印象深刻
#22 - 2017-12-8 18:33
(bgm38)你明明叫李源
#23 - 2017-12-8 18:36
卧槽我也记得,是不是有游戏胜利现实里奖励汉堡这个设定
#24 - 2017-12-8 18:44
(冒泡)
有印象,我小时候总买儿童文学合集
#25 - 2017-12-8 20:23
(没什么想说的)
另外就是,我小时候就很在意,为什么配角死了,还要留下一个妹子(bgm38)
#25-1 - 2017-12-8 22:45
thofoofintwsi
中间部分加入一些对话可以使情节发展更自然,末尾部分如果是主角自言自语就可能暗示经历这种大变故后精神不太正常了,所以也设计成对话显得比较有希望。一般女生不怎么会玩游戏,也就升不到一万分,所以对话对象设计成女性
#26 - 2017-12-8 21:20
儿童文学这个样子,真的好吗(bgm38)
#27 - 2017-12-11 21:23
我当时还在看学校集体买的红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