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17-7-22 19:16
iahaa (想成为河豚王的河豚)
比起做点心,还是等着吃比较适合我
#2 - 2017-9-5 19:56
(想找到那只蓝色猫)
那里是文明的摇篮,两条大河里孕育出生命和文化。
神话中泥塑的巨大人形雕像伫立在大河之岸,遥遥指向东方。
误入的时空旅人空转罗盘,却找不到回家的方向。

第一眼抓的东西太庞大了,写了两段觉得难度太高,耐心也有点()
就先消灭一下0回复(
#2-1 - 2017-9-5 22:16
iahaa
从水下第一个生命的萌芽开始(
#2-2 - 2017-9-6 02:08
糸色企鹅
iahaa 说: 从水下第一个生命的萌芽开始(
他从母亲的怀抱中苏醒过来。
让人还念的,温润如水的怀抱。

@故事接龙(ry
#3 - 2017-9-9 01:14
(嘛╮(╯▽╰)╭)
古老的巴比伦王汉谟拉比……bgm(38)
#4 - 2017-9-14 03:48
(嘛╮(╯▽╰)╭)
深夜投食!(bgm37)

-------------------------------------------------------------------------------------

“指向上游就沿着上游往前,指向下游就回家道歉,就这样。”

少女“啪”的一声把双手合十,紧皱着眉头,蓄力,然后——

“去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么说着,然后做出像帅气的翻牌一样的姿势,把罗盘的指针拨动了起来。

“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
上游上游……”

罗盘转的越来越慢。

“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上游
上游上游上上上上上上上上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罗盘停在了指向下游的方向。

少女露出了受到背叛的表情。

“咕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罗盘坏坏坏坏坏坏坏坏坏
掉掉掉掉掉掉掉掉掉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啊啊!!!”

罗盘无辜的看着她,罗盘只是个罗盘,它只会指向北方。

少女和它大眼瞪小眼。

“哈……”她放弃似的叹了口气,“果然……走错方向啦……”

END

--------------------------------------------------------------------------------------------------
#4-1 - 2017-9-14 11:50
糸色企鹅
哈哈哈哈哈哈哈可爱
#4-2 - 2017-9-14 12:19
iahaa
可爱> < 自带佐仓音“いけ!!!!!”
#4-3 - 2017-9-15 03:41
地球菌
糸色企鹅 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可爱
好久没打开过这边的话题,感觉大家写的故事都好长
就想尽量写一些短小的故事出来。
然而控制字数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今天晚上又写了两篇
字数都接近800了
#4-4 - 2017-9-15 18:31
糸色企鹅
地球菌 说: 好久没打开过这边的话题,感觉大家写的故事都好长
就想尽量写一些短小的故事出来。
然而控制字数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今天晚上又写了两篇
字数都接近800了
是我也觉得wwww大家都追求完成度之类的东西
和原作里那种电波小短篇儿不太一样(
#4-5 - 2017-12-30 00:05
Psyché
点子不错
#4-6 - 2018-1-27 20:56
茵陳
+1
名叫指南针的指北针……作为没有用过指南针的群众还是在《梦溪笔谈》里第一次听说的
字数砍掉重复的词就减少很多了
#4-7 - 2018-2-4 23:32
Acer saccharum
地球菌 说: 好久没打开过这边的话题,感觉大家写的故事都好长
就想尽量写一些短小的故事出来。
然而控制字数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今天晚上又写了两篇
字数都接近800了
我写都接近4000(bgm38)
#5 - 2017-11-14 10:29
(宛在水中央)
脑补了一个少爷带女仆私奔的小故事(
待我有时间写写
#5-1 - 2017-11-14 12:01
iahaa
你真的要写少“爷”吗(
#5-2 - 2017-11-14 18:14
地球菌
iahaa 说: 你真的要写少“爷”吗(
写一个ぼく娘带着女仆(男)一起私奔的小故事(bgm37)
#5-3 - 2017-11-14 20:55
途寄
iahaa 说: 你真的要写少“爷”吗(
刚看完其后正热乎(
小姐和女仆的话,想了想会不自觉往英子别姬靠哎
#5-4 - 2017-12-29 23:51
糸色企鹅
待你有时间写写
#5-5 - 2017-12-30 22:33
途寄
糸色企鹅 说: 待你有时间写写
(((
叫我土鸽(
#6 - 2018-5-20 22:41
(春夢隨雲散,飛花逐水流)
作为小组管理员,为了抢救一下活跃度低迷的本小组,感觉只能找人写点东西了……
#7 - 2018-5-20 22:50
(春夢隨雲散,飛花逐水流)
http://telegra.ph/%E7%82%B9%E5%B ... D%97%E7%9B%98-05-20

#点心__河_手指_罗盘

于是,最后的一场决斗在一个夜晚结束了,咆哮的狂风暴雨是失语的观众,胜利者独自站在祭坛上一言不发。这场大雨倾尽了天上所有河流的水,一直下了四年十一个月零二天。最后一位牺牲者的血在雨水里蔓延开,血水铺满了整个祭坛,祭坛吸收了死者的血,这些血流向了地下神龛里的机械巨神,机械巨神将死者的血液当作自己的血液,将死者的记忆当作自己的记忆,因此死者们崇高的灵魂也就成为了巨神的灵魂,机械的空壳再次被赋予了生命,发出了响彻地平线的轰鸣。

取胜的少年听到了复活的巨神的初啼,宣告了自己的胜利,三千个祭品的使命到此结束,长达四年的决斗游戏也画上句点。青春期的少年少女一直都是巨神最喜欢的祭品,大人们让自己的孩子们以决斗的方式献上生命,换来机械巨神的力量。滔天大水是天神的责罚,只有机械巨神能够拯救。起初人们用他开道通渠,亵渎的祭祀引来天神的责罚,天神从天上扔下泥土堵住河道;然后人们又用他架起了高过地面的长河,后来又被天神的闪电击穿。这样的争斗纠缠了数千年,机械巨神无数次变成废铁,又无数次复活;天神发明了旱雨两季,旱季蒸发了大海的水,汇集到天河,雨季就把天河的水排到地上,如此折磨地上的罪人。

决斗的胜利者将主宰复活的机械巨神。少年用剑击碎了祭坛的地面,地下是望不见底的深渊,他又划破了自己的手指,在剑刃上涂满鲜血扔进深渊里,神龛的墙壁开始崩塌,倒灌的海水与决堤的河流都被引向了地下,机械巨神顺着水而上,跃出水面。

「Deus Ex Machina !」少年唤醒了巨神的驾驶舱。

坐上操作席的时候,脑海里浮现林林总总的故人,最好的朋友、最讨厌的冤家、无理取闹的青梅竹马、意气相投的敌人、被血缘束缚的姐妹、天神的使者、世上最可爱的恋人,还有数不清的陌生人。少年身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插满了连接线,牺牲者们的回忆从巨神那里传过来,成为了他的一部分。

他看到密密麻麻的电子罗盘都指向同一个方向,那里是天神的世界,只有到哪里,才能完成最后的使命。机械巨神张开光翼,从地面上所有泛滥的水域上飞过,蒸发了所有能看见的水,然后搅动空气,将水分汇聚成团纳入体内。机械巨神跨过了云彩铸成的高墙,将天上来的洪水送回天神的世界。于是,天神们的宫殿被洪水冲刷坍塌,融化在了水里,原来这些金碧辉煌的东西其实是盐铸成的。
#7-1 - 2018-5-20 23:47
糸色企鹅
很喜欢第一段,最后的收尾太泄气了
#7-2 - 2018-8-29 02:04
禦風而行
糸色企鹅 说: 很喜欢第一段,最后的收尾太泄气了
谢谢🙏

总是拖很久,然后又急着写完,难免这样( (bgm38)
#8 - 2018-5-20 22:54
(春夢隨雲散,飛花逐水流)
虽然我觉得没什么用,不过还是要做点什么……
#9 - 2018-5-21 00:07
(不要哀求,学会争取,若是如此,终有所获。 ... ... ... ... ...)
红鼻子在他45岁时在废屋中发现了一本破书。

书叫《红头发冒险日记》。书中记载了,被称为红发冒险家的冒险故事。

书很破,只有几页是完整的。记载着大陆西北方,海的彼岸,有一个很大的岛屿。岛上,红头发在遗迹深处发现了黄金罗盘。

据说得到黄金罗盘的人可以实现一个愿望。

虽然,红头发因为有着红色的头发而被称为红头发,红鼻子也因为有一个通红的大鼻子而被叫做红鼻子。

但红头发没有愿望,所以他没有带走黄金罗盘,而是回到故乡将经历写在书中。

红鼻子不一样,他已经45岁了,不求长生,却有愿望,于是他想得到黄金罗盘。

收拾好行囊,红鼻子戴上黑色的指套。红鼻子喜欢自己的手指,也更喜欢自己戴上黑色指套的手指。因为那样,五指并拢,就像一把出鞘的刀。

红鼻子虽然被叫做红鼻子,但他其实希望自己被叫做指甲刀。

不是很富裕的红鼻子跟船商商量了半天,得到一艘好像很结实的船。

红鼻子坐上船,向大陆的西北方航行。在临近岛屿的时候,风暴来袭,看起来像很结实的船终究只是看起来。

船毁了,红鼻子大难不死被冲到沙滩上,昏迷了。

醒了的红鼻子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草庐中。草庐的主人是一对长耳朵的姐妹。红鼻子告诉她们自己此行的目的。

妹妹希望红鼻子留下来给她讲冒险的故事。

姐姐告诉红鼻子,在村子的东方有一条连接着大海的,很宽很宽的大河。村子流传的神话说,天上的神明将黄金罗盘埋在了河底。

岛屿上有数不清的人因为神话前往大河,都死了。因为大河的下面,水势很凶猛。

红鼻子说,自己是资深的冒险家,这样的危险早已遇过数不清的次数,也全都跨了过去。

他告别姐妹,独自前往大河。

红鼻子把行囊放在河边,轻装潜入河中。

红鼻子觉得自己潜了很久,但实际上也许没有。一阵天地颠倒的感觉,红鼻子感觉自己呼吸变慢,身体被河底的力拉了过去。

眼前有点发黑的红鼻子发现了一个在河底的遗迹。遗迹的门就在眼前,但有一把奇怪的没有生锈的锁。

红鼻子伸出右手,五指并拢,将锁切断了。

进入门口,被水推着上浮,红鼻子进入了留存着空气的遗迹。根据《红头发冒险日记》他在遗迹的最深处发现了黄金罗盘。

他对着黄金罗盘深情呐喊,请把我送回原来的世界吧。

红鼻子原来是个穿越者。他冒险只为找到能回到原世界的线索。

黄金罗盘光芒四射,遗迹倒塌。

红鼻子又昏迷了。

红鼻子醒过来,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像棺材的水槽中。

穿着白大褂的人对他说,实验结束了,你很出色。刑期大概可以缩减一半,你先回去吧。

红鼻子回到了自己的牢房。

他看着桌子上只剩一半的面包,醒悟了。

红鼻子一直想要回到原来世界的原因是。

吃完早饭剩下的面包。

可惜,面包发霉了。
#9-1 - 2018-8-29 07:54
君寻
好过分,简直就像是淋着番茄酱的欧式面包,咬下去却发现淋的不是番茄酱而是辣椒油一样
#10 - 2018-8-29 14:39
(若想了解一个人,最好的方法是找他聊天而不是看他签名,想 ...)
“菜园”并非菜园,也有人叫它“市场”,当然,它也不是市场,它是一个靠近河边的小镇,它没有名字,或者有无数的名字。

你若想去到那里,必须找到合适的人,用合适的名字问他,你若没有说出正确的名字,即使他知道你的意思,也不会告诉你位置。

小镇上建筑风格迥异,有的金碧辉煌,形如宫殿,有的风烛残年,状似破庙,建筑之间毫无礼数谦让可言,挤在一团,只留下一条断断续续歪歪扭扭的小道供人经过。

镇里没有一切关于吃住的东西,酒家、饭馆、客栈全部都在镇外。

路上亦少有行人,即使有,也都形单影只,穿着覆盖全身的黑斗篷,脸上蒙着黑布,光从外表看,甚至分辨不出是男是女,是胖是瘦。

小镇里从未发出过人的声音,只有风、鸟、虫。

羊肠小道经过各式各样的建筑,最终通往河边的一个小码头,码头上只靠着一艘小舟,船夫是一位头戴斗笠,身着灰布破衣的老头,小麦色的皮肤没有皱纹,还透出健康的光泽,只是老人的眼睛翻白,没有瞳孔,左手的中指也从关节处断掉,留下一个光滑的疤。

时是下午,离太阳下山还有一段时间,小舟边围着三个黑衣人,谁也没有上船,谁也没有离开,他们就像雕像一样杵着,任河风吹打他们的斗篷。

不一会儿,船夫站了起来,开始解木桩上绳子。三个黑衣人相互打量,在船夫解完绳子的时候,一齐跳进了船里。

船夫拿起船里的陈旧木桨,往木质码头上一顶,船就轻轻地飘进了河里。

三个黑衣人顺着船在船头坐成一列,船夫则在船尾划桨。

出发不久,排头的黑衣人从怀里掏出一个黑布小包,他小心翼翼地拆开,里面是一截断指和一根红色粗布线,他用线把断指系紧,用力地拉了拉,确认断指没有被拉脱掉,然后他手拿线的另一头,俯身把断指放进了河里。断指沉进水里,很快看不见了,他又拉线把断指提了上来。

“你在做什么?”坐中间的黑衣人问道。

“试试看能不能浮起来。”他头也不回地答道。

“线拿我试试。”

“切都切了,现在试有什么用,难道你们要回头吗?”最后面的黑衣人说。

听罢,中间的黑衣人缩回了手,放弃了借绳子的想法。随后说道:“我只是有点...”

最后的黑衣人笑了笑,说:“看你这怂样儿,不像是上这船的人啊。”

“敢问阁下高姓大名?”中间的黑衣人问道。

“嘿!觉得我怕报自己的名字?!老子实话告诉你,这天底下还真没有我怕的事,黄门楼黑疯子就是我。”

中间的黑衣人顿时哑口无言。

“敢问黑疯子,既然你天不怕地不怕,又何必上这艘船,又何必裹得那么严实?”排头的黑衣人问。

“我倒是敢脱,你们敢看吗?”黑疯子笑道。

“别别别,千万别脱。”中间的人失声喊道。

“这一趟我不是为避祸,乃是为杀人。”黑疯子说。

“除你之外这里一共三个人,难道...”中间的人战战兢兢地说。

“哈!我不杀不认识的人,我要杀的是我那狗日的的婆娘。”黑疯子忿忿道。

“命盘能用来杀人?”前排的人疑惑道。

“我切掉了无名指,狗日的疼死了。”黑疯子说。

“原来如此,大家盯上的都是避祸,想不到你盯上的是代价。”前排的人说道。

“也是避祸,那婆娘的野汉子位高权重,一直想置我死地,他手下又多,弄死我是迟早的事。”黑疯子说。

“那说来,区区一根无名指,何足挂齿。”前排的人说道。

先写到这里,有些地方还没想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