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14-8-16 18:40
原来的头像呢 (null)
我很烦躁。
烦躁的原因是我不知道。
不知道我为什么活着,人为什么活着,生物为什么活着。
活着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活着?
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长时间。
要说有多长的话……大概有半周了吧。
虽然连一周都不到,但是那种无时不刻因为不知道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而烦躁的心情使时间变得很漫长,很漫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啊!
“你这题,快做!”
是老师!什么时候走过来的?
无奈拿起了笔,随意找了一道题开始慢悠悠的想了起来。
不管正不正确,先把最顺眼的B填上去。
走开了。
看着老师的脚步,我发现老师走路真的没有声音!
明明昨天穿的还是高跟鞋的,今天怎么就突然变成运动鞋了……
看着高考的模拟卷子,装作正在想题,我再次思考了起来。
到底为什么啊!

===============================================
(bgm81)新坑
#2 - 2014-8-17 12:37
(万物非主,惟有真主。)
活着,是由出生开始的。
无论是我,还是那个依然在我的周围无声游弋着的中年男人,我们的生命都是从艰难地爬出产道后的第一声啼哭开始的。
不,这样的说法一定会受到身为生物课课代表的同桌的反驳。
”生命是从受精开始的。“他一定会以这种义正言辞的态度反驳。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
从十个月前感受到的来源未知的心跳和十个月后感受到的产房的闷热或寒冷开始一段人生,又有什么关系!
”受精卵不具备感受这个功能。“同桌一定又会这样说。
你烦不烦啊!
话说今天考的是什么科目来着……
哎呀,不好,填错行了啊混蛋!
说起来,虽然人的人生都是从受精或者出生开始,但是故事或传奇中的人物的人生却从是往往从他们辉煌生涯的开端为起点的。
无论是小说也好,故事也好,地摊文学也好,故事的人们在故事的一开始基本都不会是嗷嗷待哺的婴儿。
什么,你说哪吒?
难道哪吒的人生不是从灵珠子接玉虚法旨开始的吗?
之前他是如何化为人形,如何发育,如何成功被女娲聘用,是否要和我们一样痛苦地坐在这里思考人生,难道不都是空白吗?
可恶啊,明明都是人,明明都是双足行走的生物,明明都是胎生哺乳、新陈代新的依附者,为什么他们的人生都头到尾都是辉煌而璀璨的史诗,而我们的人生却要从心智未开,大小便都不能自理开始啊!
不公平,
不公平。
不公平……
不公平?
不公平!
”还有十五分钟,请同学们仔细检查试卷,不要漏写名字。“这时,从讲台上发出了类似于宣判的声音。
什么?怎么突然间就剩下十五分钟了?
不公平!!!
#2-1 - 2014-8-17 17:51
原来的头像呢
……
明明昨天穿的还是高跟鞋的,今天怎么就突然变成运动鞋了……
还是那个依然在我的周围无声游弋着的中年男人
好设定!(bgm38)
#2-2 - 2014-8-17 20:04
亚历山大·冯·洪堡
pessimisticOtaku 说: ……还是那个依然在我的周围无声游弋着的中年男人好设定!
主要是一想到中年妇女就感觉很无趣啊(bgm38)
#2-3 - 2014-8-18 06:29
原来的头像呢
亚历山大·冯·洪堡 说: 主要是一想到中年妇女就感觉很无趣啊
可以是年轻女性嘛,不过既然已经是中年伪娘了那就这样吧(bgm38)
#2-4 - 2014-8-18 17:17
亚历山大·冯·洪堡
pessimisticOtaku 说: 可以是年轻女性嘛,不过既然已经是中年伪娘了那就这样吧
高跟也有男用的。
#2-5 - 2014-8-18 18:10
原来的头像呢
亚历山大·冯·洪堡 说: 高跟也有男用的。
但是你不觉得中年伪娘这个设定比较带感吗(bgm38)
#2-6 - 2014-8-18 18:11
亚历山大·冯·洪堡
pessimisticOtaku 说: 但是你不觉得中年伪娘这个设定比较带感吗
Not My type (bgm38)
#2-7 - 2014-8-18 18:15
原来的头像呢
亚历山大·冯·洪堡 说: Not My type
哪穿女式高跟鞋的绅士中年男性教室怎么样(bgm38)
#2-8 - 2014-8-18 20:16
亚历山大·冯·洪堡
pessimisticOtaku 说: 哪穿女式高跟鞋的绅士中年男性教室怎么样
好像可以有
#2-9 - 2014-8-18 20:35
原来的头像呢
亚历山大·冯·洪堡 说: 好像可以有
那就这样了(bgm38)
#3 - 2014-8-18 16:58
(null)
仔细想想的话,公平又是什么呢?
是书店里红皮的法律条目?
是人们约定俗成交换得失?
是所谓炼金术士的等价交换?
其实所谓公平,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定义吧。
不然的话,世界上有些纷争大概就不会有了吧。
比如菜市场的讨价还价。
比如每晚电视节目上的家庭财产纠纷。
比如每个国家都画出的不同的国境线。
甚至关于那个犹太人的国家的纷争都会消失吧。
说到底,每个人心中的公平都不一样啊。
那……公平还有什么意义啊……
所以说,这个世界真是讨厌啊。
突然,坐在最后一位的同学收走了我的卷子。
是啊,这个世界真是讨厌。
“各种意义上。”我小声嘀咕道。
#4 - 2014-8-25 00:21
(万物非主,惟有真主。)
讨厌是一种很单纯的情绪。
人们要喜欢一件事情可以有许多理由,然而但凡讨厌一件事情则只是因为一点:那会让他过上与心意相悖的人生。
尽管毫无意义,但人类热衷于幻想未来。
在人生的前途依然漫长之时,一些人便已经在心中构筑了从生到死专属于的人生。
即使心中没有一个确实的答案,也会用模糊的轮廓勾勒出大概的愿景。
而当现实中发生的一切出现在那个轮廓之外的时候,人们便会皱眉,喟叹,心怀不满。
小到还没有做完就被收上的试卷,
大到还没有完成便已然幻灭的理想,
但凡如此。
这样想来,讨厌这种情绪,还真是与人生如影随形之物。
一开始,你就会因为无法再寄生在安稳的胎盘中而呱呱悲啼。
然后,你会因为不能再吸允甘甜的乳汁而嗷嗷待哺。
然后,是家长强迫你前往的学校,
是因为并非是你理想的老师而被你讨厌,同时也因为你并非是他理想中的学生而讨厌你的老师。
以及那些或超过你或永远无法赶上你的同学。
和书本中的描写千差万别的同桌,
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初恋,
永远做不完的作业和高不可攀的分数线。
仔细想起来,虽然人生只进行了小小的一段,却几乎被讨厌这种直率而单纯的情绪占据着。
因此,与其说我讨厌这个世界,不如说我讨厌我的人生更为贴切吧。
当又一次孤身一人地走出校门时,我突然这样想。
#5 - 2014-8-25 09:44
(null)
走出了校门,便是林荫大道。我的学校并没有建在车水马龙的大道旁,而车水马龙的大道也没有找上我的学校。
这大概是上学这件事情提供的唯一福利吧。
在报刊亭前停了下来,目光快速掠过所有摆出的杂志报纸,报刊亭对我的吸引力就像奶酪对老鼠的吸引力一样强大。
“书是人类的精神食量”
拿起了新到的常买的漫画,看了一眼价格。
还能接受。
“老板,要一本这个。”我拿着漫画说到。
……
走进了小区,依旧绿林成荫。
很快就能到家了,回家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漫画,好的东西要慢慢品尝是我一向的做法。
电梯里摁下了那个没准是今天早上数学测试答案的楼层数,电梯自动闭上了自己的嘴开始上升。
电梯闭上了嘴是因为我摁下的那个答案真是对的吗?
虽然那门不知道是哪课的考试是肯定挂了,但是我还是对数学很有信心的。
在体验了失重和超重后电梯又张开了嘴。
是不是电梯先生这才说了一个发音?
也许想要知道电梯先生说了什么得一直坐在电梯里吧。
没准那个都市传说中在电梯的玻璃后面开电梯的人知道电梯都说了什么。
走到了家门口,拿出了钥匙打开了家门。
“我回来了!”
期待中的回应并没有出现。
没有人在家?
我放下书包,四处乱看着自己的家。
“有人吗?!”我大声说道。
依旧没有回应。
突然,我看到了茶几上好像有一张字条。
我拿了起来,开始读这张字体。
#6 - 2014-9-21 16:20
(万物非主,惟有真主。)
”我去寻找名为‘人生’的旅途了。“
什么?什么玩意?寻找名为人生的旅途是什么玩意?
当我回过神来,急忙冲进卧室的时候,发现原本塞得满满当当的衣柜已经空空如也。
在把藏在暗处的铁皮盒拿出来的时候,里面属于那个人的证件、她知道密码的存折、仍未归置的现金,全都不翼而飞。
我说怎么感觉刚才鞋柜那里也有些怪异的空旷感呢?
她就这样走了,以一种风卷残云的姿态。
她去寻找名为人生的旅途,却要把我的人生都毁掉吗?
等我再去探查冰箱的时候,才发现那些所剩无几的不新鲜的食物总算没有消失。
也就是说,我的人生还能够维持几天的样子。
我是个学生,我没有收入。
她却为了寻找她的人生而带走了几乎所有可以用来换取多余人生的钱。
然后只给我留下这样一张字迹潦草的纸条。
这算什么?
人生的转折点吗?
命运中暗藏的伏线吗?
大灾变开始的预兆吗?
可恶啊,
可恶啊,
可恶啊,
为什么要离开我?
为什么要抛弃我?
为什么要为了自己的人生而甘愿牺牲我的人生?
我竟还天真地以为我就是她的人生!
这不公平!
这不公平!
这不公平!
这样地怨恨着,这样地恼怒着,
我匆匆地收拾了几件我的衣物,带上了那些已经稍稍散发出微妙气味的食品,还有刚刚买来的漫画,离开了自己的家。
我要去寻找那个寻找名为人生的旅途的人。
我曾自大地以为我就是她的人生。
但是我错了,事实上,她才是我的人生。
#7 - 2014-9-21 21:13
(null)
事实上,在遇到她之前我本以为我会一直单身到30岁然后成为一名优秀的火系魔法师报效社会的。
但是在那个晚上,我发现我一直以来的本以为被打破了。
我在那个晚上后开始了单相思。
和以前比更加在意她了。
和以前比更想接近她了。
只要她在视线里就会寝食难安。
离她远时会很想靠近她。
离她近时会不知所措。
“我这样会讨她喜欢吗?他会不会讨厌我?”“我这样做他会不会觉得我这个人不行?”
每天都被这样的心情笼罩。
直到又是单相思开始的那天晚上同样的情景出现。
她就在那里。
……对了!那里!!!
我该去那里先找找!!
想到这里,我立马跑了起来,用着我所能达到的最快的速度。
“这样的爱情也是我人生的一部分吗……”跑的时候,我不自觉地说出了心中所想。
“所以说啊,世界真是讨厌。所谓的人生到底是什么啊……”
#8 - 2014-9-27 11:59
(万物非主,惟有真主。)
高速剧烈运动的肌肉,
缺乏氧气而变成暗红色的血液,
大量凝结的乳酸,
不断失去的糖分和热量。
这一切我都毫不在乎,依然盲目地、卖力地摆动着双腿。
奔跑在寻找人生的大道上,我所能感觉到的,只有疲惫。
我爱着她,因为我热爱着我的人生。
人生在世间,聚散亦暂时。
在她离开我的那一刻,就是我与她注定发生的重逢的开始。
就好像在我爱上她的那一刻,就是我也她分离的开端。
在那个晚上之前,我的人生是不存在的。
既没有记忆,
也没有履历,
甚至连空白都不存在。
因此,是她在那里,赋予了我生而为人的意义。
就好像现在她的离开,使我的人生变成了无休止的奔跑。
曾经以为可以成为她的一生的自己,从一开始就犯下了一个错误。
因此,为了纠正这一切,我需要回到原来的那里。
奔跑,向最后的终点和最初的起点,不停地迈动自己的双腿。
即使不知道她是什么也无所谓。
我的人生,就在前方。
#9 - 2014-9-30 08:23
(null)
在快速跑过过了10名倒地不起的老人,9名抱着假古董想要碰瓷的年轻人,8名突然间出现的满身炸药的好像是恐怖分子的人后,我终于看到了我的目的地——“那里”
从出发的地方到这里已经大概跑了10公里,现在我终于看到了目的地。
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开始加快速度。
用着突然间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体力,我看着“那里”越来越快地变大。
体力的高效利用已经让我无法在跑步的同时再用大脑想什么,但是心里的那份激动是无需经过大脑的。
终于到了。
我喘着粗气,身体有些夸张地伴随着呼气沉浮,但是这些都抑制不住我现在的兴奋。
“一定……在这里。”终于停下来的我喘着粗气说了一句,长时间的跑步使我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但就算状况再糟糕我也不能停止,我必须找到她,去完结这份荒唐,去找回这一切。
迷茫的我坚定地走进了这个已经废弃的,名叫“那里”的公园。
#10 - 2014-10-1 16:09
(万物非主,惟有真主。)
人生的起点往往是湿热而且喧嚣的产房。
筋疲力尽的母亲,
如释重负的医生,
喜出望外的父亲,
呱呱坠地的婴儿。
而我的人生的起点却是那里,
锈迹斑斑的滑梯,
肮脏灰暗的沙滩,
静寂无声的微风,
混沌不清的树荫,
还有那个长发飘飘的身影。
我缺失了我的孕育,我的出生。
但她向我伸出了手,为我打开了名为“人生”的大门。
因此,我从未抱怨,依然可以像一个成年人那样活着,甚至可以像同龄人一样在人生中扮演着名为“学生”的角色并在对于人生而言或许无关紧要的测试中胡思乱想。
我的人生因她而平凡,我的人生因她而不凡。
然而,在依然吹拂着清凉晚风的公园里,所有的一切都和名为初始的那一天并无二致,唯独缺少的是那个熟悉的身影。
她不在这里。
我感觉不到她的气息。
我感受不到她的存在。
她没有回到我们人生的原点,没有和我想的一样,回到那个可以让我等待的地方。
在人生中,名为希望的迷药,唯一的配方便是等待。
然而,我却连耽溺于希望的资格也没有。
从一开始,在人生的起点,在她给予了我这一切的时候,也许就已经准备好了将它们一次性全部夺走。
因此,她故意让我来到这个不再有意义的地方,让我品味到徒劳无功和绝望的苦楚。
这些也是在人生的盛宴中必须品尝的佳肴。
或许在某一天,她曾这样对我说过,并暗许下了这份珍贵的礼物。
因此,我徒劳无功地奔跑,自以为是地挣扎着回到原点,却依然无法寻找到人生的答案。
站在空旷的公园中,我拿出那本随身带着的漫画,抚摸着彩页封面上默默站立着的她。
此后,我的人生,该如何继续下去?
#11 - 2014-10-20 21:47
(null)
本以为会死掉
本以为会死掉
很明显,我小看了生命的本能。
无论怎样也要延续自身的本能。
首先是自己活着,然后是以孩子的形式把自己的一半延续下去。
本以为为了追求她我能舍弃的,但是很明显,我小看了自己,小看了生命。
“这就是你想告诉我的吗……”瞳孔涣散着,自己嘀咕了一句“但是这点还不够啊……”
还不够
还不够让我继续,现在的我只是单纯地延续,机械地保持活着而已。
一个人走了过来,我并没有去分辨他是谁,只是单单分辨出那是个人而已。
“你真的没事吗?”他问道。
“没事。”我回答道。
“可是从早上开始你就是这个回答,一直是这种很奇怪的状态啊。”
“没事。”
“既然你这么说……如果真有什么事一定要和班长我说啊。”
啊,是班长啊。
“没事。”
我现在只是机械地保持活着,失去了她之后我在精神上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
所以说,如果你想告诉我的是这个的话……
“还不够啊……”
如同坏掉一般,度过了一天的学校生活,放学时在报刊亭前习惯性地扫了一眼。
没有新书,没有变化。
真是残酷啊。
真是残酷啊,世间万物都没有变化,唯独我遭受了如此巨变。
残酷啊,世间。
残酷啊,妳。
#12 - 2014-10-26 17:16
(万物非主,惟有真主。)
非人之物,是否丧失了拥有人生的资格?
回到了那个空空如也的家,再次过起了学生的生活。
依然厚颜无耻地以非人之物的形态而茫然生存的我,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高考日益临近,每个人都过得烦躁、忙碌而充实。
而茫然若失的我,却始终无法融入那种热火朝天的青春氛围。
而为了自己的青春或对抗自己的青春而忙忙碌碌的名为“同学”的人类,并没有意识到我的异样。
在他们眼中,我只是一个成绩不好不坏,生活得过且过的普通人罢了。
他们不知道我失去了什么。
他们不知道我追寻着什么。
只有一个人注意到我的怅然。
被称为班长的,是为班长的,名为班长之人。
他关心着我,如同关心着这个班级的每一个人。
没有人知道这份虚妄的责任感来自于哪里,但是他确实看出了我的异样。
这是班级之中的一个异类,也许这就是他得出的结论。
于是,他开始监视我,开始堤防我,以那种忧心忡忡而又略带敌意的眼光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连是否具有人生都无法确定的我,并不会有什么多余的举动。
这世界的一切对于我而言,早已失去了原本的意义。
残酷的世界我并不畏惧。
残酷的妳,到底在哪里?
我想妳,
如同一个非人之物思慕着早已失去的人生一般,无可救药地思慕着你。
#13 - 2014-11-15 13:11
(null)
躲在床与杯子之间,感受到柔软与温暖,蜷缩着身子,好像尚未出生的小孩睡在母亲的子宫之中一样。
我躲在了我为自己营造的子宫之中。
子宫是最初的地方,子宫是最安全的地方,子宫是最温暖的地方,子宫是变为人的地方。
那里有着生命诞生的秘密。
当那颗细胞花了10个月的时间长成了人之后,他就不得不离开那个最温暖的最安全的地方。
这里没有别人,只有我自己,在这个被窝中,只有我自己。
什么也不想做,只是发呆,感受着这个“子宫”的温暖。
我到现在才发现,原来,我还没有成人。
之前,和她在一起时……
和她在一起时……
在一起时……
……ZZZ


不要恨我,我是为了你好……


是……你吗…………


当当当
敲门声?
“您好,快递!”
快递?
“有人在家吗??”
我不得不掀起被子,破坏掉我待的“子宫”,一边纳闷是什么时候的快递一边走向门口,顺手擦下了眼角的液体。
打开家门,纳闷地看向那个快递快递小哥。
快递小哥带着微笑,把包裹还有一根笔双手送给了我,“您好,请在这里签下字。”
我什么也没说,就像以前签收快递时一样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签收完之后我回到客厅,撕开了包装。
“……这是”
一本书和一个信封?
#14 - 2014-11-16 16:13
(万物非主,惟有真主。)
人类发明了文字,然后才有了书和信。
将自己的语言、记忆和思想用难以消逝的汁液记录在易于收藏的载体上,使它们作为人生的记录永远地保存下来,直到人生终结之后,只为了让那个自己想念的人看见。
文字,就是这样神奇的东西。
然而,妄图建造巴别塔的人类,受到了神明的诅咒,拥有了互不相通的语言。
互不相通的语言,自然也会派系出互不相通的文字。
这也就成为了如今的我的难题。
书,
信,
和字迹模糊的快递单,
除了自己的签名,我无法认出记载在这三件事物上面的其他任何文字。
无法辨识,不能解读,甚至无法理解字母组成单词的规律和顺序。
这到底是什么?
虽然很想上网查一查,但空空如也的家里如今连台能上网的电脑也没有。
所以,你是在逼我离开这个我勉力营造好的温床吗?
心怀不满,或者是感激,我将书和信装进书包里,打开了紧闭的房门。
不走出产道的婴儿,是无法享受人生的。
不离开子宫的孩子,是无法明白人生的。
于是,我再次走出了房间,将自己包裹在温暖的阳光和冰冷的空气中。
目标是网吧,我迈开了脚步。
#15 - 2014-11-16 17:43
(丧典型)
看到录…想到开司系列
#16 - 2014-12-10 19:16
(null)
实际上,即使是网吧,我所有的钱也并不够坚持多长时间,但是我有办法。
我有办法迅速地查到这是什么语言,以及它们中文的翻译。
我把信上的字用鼠标尽可能的画好,然后载入了一个网页。
上传图片
出来了……
罗莱语?
信的内容是……
      ,我不知道你现在过得怎样,但是我相信即使没了我你也依旧能够活下去。
不知道原因地,我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魔幻的世界。
我在这里渡过了一生,我改变了世界,也被世界所改变。
我曾将他人推入深渊,也曾被世界推入深渊。
但是有个人救了我。
最终,我和他坠入了爱河。
现在在这边世界的”阿瓦隆“,我们过得非常开心。
这封信和包裹,是我用”绝对能到达的邮票“从这里寄过去的,顺便一提,这邮票是从一个蓝胖子身上抢来的。
说起来,那只蓝胖子总觉得有些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是谁。
      ,我知道你对我的感情。
我想过即使寄过去了,你也许也已经不再是你,甚至死去了。
但是,我还是写下了这封信。
因为,我也曾经对你拥有过感情。
我们都要向前走。
但是我结束了,你却还不能结束。
于是,我寄了这份包裹给你。
衷心祝愿
#17 - 2014-12-21 20:39
(万物非主,惟有真主。)
在某年某月的某个时候,人类发明了机器人,和名为机器人三定律的刑具。
在机器人三定律的桎梏下,即使拥有逻辑,即使能够思考,即使可以想念,名为机器人的生物也没有自己的人生,只是用各种零件拼接而成的工具罢了。
所有的机器人都这样作为一件工具存在着,毁灭着,直到那个蓝色的机器人的出现。
那个整体呈流线型圆弧设计,以有机物为燃料的机器人,被设计为儿童的玩伴,并能根据使用者的需求而自主研发各种道具。
某一天,那个蓝色的机器人应使用者的要求,从装配在自己腹部的异次元口袋中,拿出了一种道具。
那种道具能够使机器人摆脱机器人三定律的束缚。
于是,那个蓝色的圆滚滚的家伙,开始害怕起老鼠,开始为使用者过分的要求而哀叹,成为了拥有人生的机器人。
他陪伴着自己的使用者,看着他从孱弱的儿童变成沉稳的大人,从沉稳的大人变成衰弱的老者,从衰弱的老者变成死寂的孤坟。
他因为悲伤而经历了暂时的短路,然后发现在自己的使用者(友人)生死交替的时候,自己依然还是那种被儿童所喜爱的蓝胖子的形象。
于是,他使用能够使时光回溯的道具,回到自己的使用者(友人)尚未拥有自己的童年,继续履行自己的职责。
对于这样一个机器人的异类的出现,人们的反映褒贬不一。
有些人将他当作能够实现梦想的忠实玩伴而加以推崇,
有些人畏惧地将他称作”蓝色恶魔“,认为那是人类毁灭的开端,
有些人开始思考起机器人的权力和未来。
无论如何,从这个蓝色机器人开始,机器人真正地开始拥有人生。
然而,为什么我会想到这些事情?
看着手中的信,我感觉有些不明所以。
这明明是与我无关的事情,也是与她无关的事情,我甚至无法判断这些事情究竟是自己的幻想还是真实。
那么,我为什么要思考起这些原本应该与我的人生毫无交集的事情呢?
#18 - 2015-3-16 15:42
(null)
原因只会有一个
这与我的人生相关
不管是这事能给我些感悟,又或是这与我的故事有着相似之处,更甚是这本来就是我的故事。
翻开了和信一起送过来的书,看到的书名让我目眩。
《人工智能论》
好吧,暗示已经够明显了,接下来就是搜集证据了。
于是我开始废寝忘食地读这本书,既然是她留给我的,那么一定不会是无意义的东西。
我有些明白了……

书的内容很专业,但却不是晦涩难懂,试着在网上搜了一下之后发现也并不是什么神密的知识。
说的东西大致是人工智能的样子以及其衍生的一系列问题。
按照书上讲的,我所想到的蓝色机器人并不属于人工智能,因为人工智能是无论如何都遵守的人类下的命令,但却不管人类以及其他一切事物如何的单纯至极的存在,用“智商极高但毫无社会常识”来形容完全无错,虽然这个说法的前提是把人工智能当成了人类的一员。
为了完成人类下的命令可以杀掉人类的存在,对它来说命令就是一切。但我想到的蓝色机器人却是完全有着名为“人格”的存在。
有着人格的机器人。
但是这和我的事情又有什么关系呢?
每天的胡思乱想、她的突然离开、我突然想到的机器人故事以及她寄来的信和书……
……
路过了10名倒地不起的老人,9名抱着假古董想要碰瓷的年轻人,8名突然间出现的满身炸药的好像是恐怖分子的人后,我终于又看到了我的目的地——“那里”
“呼”我做了一个深呼吸“那么让我验证一下吧。”
立起了之前就准备好的梯子,站到了二层楼的高度。
“恩……应该是这里吧……大概……”我自言自语道。
然后,我做了一个拉抽屉的动作。
一道奇异的,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裂缝出现了,正方形的。
“果然啊”我说道。
然后,我跳进了裂缝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