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14-4-10 12:55
热筹 (6d10的电浆枪+85%的电器操作修正)
4月9日 晴

我要死了。
#2 - 2014-4-10 16:48
(万物非主,惟有真主。)
4月10日 晴
他还没死。
#3 - 2014-4-10 16:48
(null)
4月11日 阴
他明天就死了。
#4 - 2014-4-10 18:15
4月12日 狂风大作
我脱单了。

(日记不应该用第一人称吗?)
#5 - 2014-4-10 19:19
(流れ行く雲)
4月13日 阴
你们专心挖一个坑不好吗!
#6 - 2014-4-10 20:31
(null)
4月14日
哦对了我去继续填坑……
#7 - 2014-4-10 20:32
(null)
4月15日
突然发现没有动力
慵懒赛高(bgm81)
#8 - 2014-4-11 01:34
(6d10的电浆枪+85%的电器操作修正)
4月16日 阴

我也是啊。。一点动力没有,只能想新点子(bgm38)
#9 - 2014-4-11 17:08
(万物非主,惟有真主。)
4月17日 雨
他死了。
她死了。
她死了。
她死了。
他死了。
她死了。
他死了。
他死了。
他死了。
他死了。
他死了。
她死了。
他死了。
他死了。
她死了。
他死了。
她死了。
她死了。
要求他人专心的死了。
没有动力的死了。
第二个没有动力的死了。
发现了我没将他们称呼为“我”的也死了。
如今,只剩下你和我了。
最终死去的那个人,或许是……
#9-1 - 2014-4-11 17:15
宇佐美 度
专注番茄酱一百年
#10 - 2014-4-11 17:13
(9块包邮的蓝牙适配器能用多久,我很好奇! ...)
4月18日 万里无云
佐藤死了。
#11 - 2014-4-12 03:32
(想找到那只蓝色猫)
4月21日  ██████
前几天的日子过的有点混乱,于是有些日子没有记日记了。上次写到哪里了?啊对,对,是,佐藤死了。
佐藤死了。
佐藤是我小学时期的同学,对于如今已经工作的我来说是许久久远到连名字都会遗忘的“曾经的人“了。不过那天,就在万里无云的那天,他的名字让我印象深刻。大概再也不会忘了吧。

从小开始由于喜好幻想的原因,当然对于人的死亡抱有疑问和好奇,人的死去到底会是怎样的?死去之后的人会变成怎么样?即使有从报纸上或者网路上一些渠道”观察“过,但是实际上那些还是“另一端”,“屏幕的那一边”。那种事件与自身中间的遥远的距离感对我来说缺乏实感。
换一个话题吧。
每年死于车祸的人数有多少?具体的数字现在也不太想的起来,但是印象中那些报道用的都是“很多”的口吻来报道。我曾经也在想着,为什么因交通事故而死的人是“那么多”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呢——当然这种念头只不过被当做了脑海中的另一个玩笑,浮现出之后很快的就置于脑后。

于是当在那个万里无云的早上的一如往常的繁忙的上班路上时,某个已经认不出具体的面孔的人在我的面前就这么的死去——被撞死——被一辆载满乘客的公共汽车擦过前车角,撞倒,因为来不及刹车或者其他什么原因被碾过,手上提着的公文包飞落到我左脚前方5m处时——似乎有什么变得不同了。

是什么呢?

当时似乎是在恍惚中捡起了那个公文包,取出了其中的钱夹——不要误会真的不是为了钱财——然后翻到了那张身份证件。啊——这不是佐藤嘛。
我到底是凭借什么,哪个特点,哪个特性,辨认出这是佐藤的呢?是因为面孔吗?是因为服装吗?还是因为什么?——总之在那个瞬间,我的大脑中浮现出这个印象。啊,这不是佐藤嘛。对我来说,从那一瞬间开始,“他”就是佐藤了。

佐藤是我小学时期的同学,学习成绩普普通通,和大部分小学时期的男孩子一样,吵吵闹闹的仿佛永远都无法停止下来一样。(当然现在他永远的停止了)和女生打闹,为了出风头挑衅高年级的学长,有时候不得已被老师叫家长到学校来,安静的和原本简直是不同的人。喜好大概是什么奥特曼,还有某个可以组合可以分散的巨大机器人(早就忘记了名字)。
不过他还是与众不同的,是突兀的,仿佛是自然数集合中突然夹杂的小数——在现在的我想来,是在所有人中都与众不同的,能一眼分辨而出的。
该怎么说,我找不到能够形容的感觉——算了,反正“你们”也不会理解的,“你们”是不会的。
#11-1 - 2015-6-28 15:40
糸色企鹅
咦我还写过这个........
#12 - 2014-4-12 06:12
(双目失明丝毫不影响我上BGM)
4月20日 晴
她又死了。
没错,又死了。并不是我想强调死亡这一谓语,而是说那个人——她——已经死了第二次了。
我还记得她第一次死的时候穿着雪白雪白的衣服,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带着冰冷的微笑,将无神的眼珠藏在没有血色的眼皮底下,就连那松软的长发也似乎有点僵硬。所有见到她尸体的人都希望这她还能再醒过来,不过很可惜,不行。
这一次,她的名字,她的照片,她留在世间的种种痕迹也如同她进入骨灰盒的过程那样渐渐地变成了一堆粉末,而她留在人们脑内的记忆也被世间这一腐蚀剂无情地融化。她已经成了遥远的过去,而我们却活在现在。
她真的死了。

对了,她好像叫佐藤来着。
#13 - 2014-4-12 22:22
(null)
4月21日 晴转阴
今天早上刚起床时我好向看到佐藤就在床边看着我,被我发现后好像就跑到这本日记里了。
一定是我看错了。
#14 - 2014-4-12 22:42
(抽卡把人变成鬼)
4月22日 多云
我开始试着用佐藤自慰,可却始终无法填补心里的空虚。
我渐渐忘记了佐藤的样子,再次梦到她的时候她的五官都消失了,变成了黑色的阴影,流着血,像个重度烧伤的怪物。
#15 - 2014-4-13 14:45
(万物非主,惟有真主。)
4月23日 雨
最终我还是失败了。
我眼看着他们一个又一个地死去,耐心地等待着他们在自相残杀和相互厌弃中一点点走向消亡。
我原本以为,这样我就能够在最后以自己的死亡,将这副躯体奉还给你。
然而,我还是失败了。
4月18日,一个全新的人格,一个名为佐藤的恶魔,以死亡的方式降生。
之前,即使是自我意识最强,以至于发现了我的存在的人格,都不曾拥有名字。
因此,当“佐藤”这个名字深深地映入这副躯体的脑海中时,我就意识到了自己失败的可能性。
我做出了尝试,诱导性地将“佐藤”设定在第三者的角色,并为他描述出了一段暧昧不清的回忆。
这几乎就成功了,几乎连佐藤自己都认为他只是这副躯体关于一个小学同学的模糊记忆,他与众不同,但死亡的结局早已注定,或者已经发生。
然而,4月20日,这份伪造的记忆被以我无法理解的方式被篡改了。
佐藤的性别从男性变成了女性,从女性变回了男性。
佐藤的容貌蒙昧不清,却无法忘记。
佐藤的死亡不断地闪回,一次又一次,不同的方式,不同的画面,不同的怀念和悔恨。
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我被算计了。
我煞费苦心将佐藤贬低为可以被抹消和遗忘的记忆,而佐藤却巧妙地利用了记忆的特异之处寻找到了可以永远占据这副躯体的方式。
我真的失败了。
佐藤对于这副躯体而言,已经开始变成一个越来越具体的形象。
她像一道伤痕,不断地在痊愈之前开裂、流血、结痂,最终以一种扭曲的形象成长为了一个无法被消灭的怪物。
甚至,在看到佐藤变成浸浴在脓血之中的阴影的时候,连我都有了想要哭泣的冲动。
有时候,我已经无法分清楚,到底是佐藤是我伪造出的记忆,还是我让自己以为,佐藤是我伪造出的记忆。
也许过了今天,我将无法再意识到佐藤的异常。
也许过了今天,我将在无法完成对你的承诺之前,以一种最失败的方式消亡。
懊悔,再却无能为力。
毕竟,我也快要死了。
#16 - 2014-4-20 21:25
(null)
4月24日
简直可怕
就在今天凌晨的时候,虽然我并不能确定那到底是今天凌晨还是昨天深夜了,但这没关系。
就在今天凌晨的时候,佐藤动手了,但我努力为自己的生存做最后的抗争。
不过最后让我写下这次日记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我最后胜利了,而是佐藤突然消失了。
是的,在最后的关头,那个再有一小会我就会死的关头,佐藤突然消失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也不认为这事情有这么简单,我决定为了生存,开始做下次和他抗争的准备。
立刻!马上!
#17 - 2014-5-9 22:28
(null)
4月25日
佐藤又出现了,这次他竟然没有攻击我,再对我说了一些奇怪的话之后就消失了。
我不能被他动摇,我得继续做准备。
#18 - 2014-9-26 14:01
4月26日
虽说要做准备,但是我也不知道具体要做些什么,只好在晚上搜索一些除恶灵的方法,每一个链接都打开看一遍,笔下不停地做着笔记,直到这一个关键词再也翻不出什么新的东西,大约一整天才结束。
晚上出门吃夜宵的时候,我感觉到佐藤就在背后,这种芒刺在背的感觉让我不得不匆匆结束了今天这唯一一顿饭。
剩下的明天继续吧,但愿佐藤在这一段时间内能够安分。
#19 - 2015-6-28 14:44
4月27日 阴
今天起得很早,但起得早也只是让我享受了更久恐惧,因为佐藤还没来。
门响了,“砰!砰!砰!”的响,他来了。
笔记!笔记在哪?我发狂似的坐起来,掀起周围一切能掀起来的东西。被子,枕头,电脑,方便面,找到了!我胡乱翻开,终于发现了一行标题——“如果他还没进门”
然而敲门声停了,他又开始说一些奇怪的话。说完,我靠墙贴近门,从猫眼往外看去,他已经走了。
不过这次,我听清了两个字。
他喊我。
“佐藤”
#20 - 2015-6-28 16:30
(想找到那只蓝色猫)
5月3日
当被观测到的时候,有什么东西就已经确定了。
比如说最初佐藤的死亡,比如说第二个姓为佐藤的女生的死亡。
他们都是“佐藤”,是的没错。他们都是“佐藤”。
名为“佐藤”的巨大的概念混合人格。
名为“佐藤”的恶魔。
随着我无意识或者有意识的观测越来越多,这个人格混合的内容也越来越多。
复生?恶灵?铁处女?
在这无数个夜(或许对于旁观者的角度来说不过是仅仅数个夜晚,但是实际上对于我来说已经起码有了一年的时间——是的,自从我察觉到时间的不同流速以来,体内的生物计时已经到了2015年的6月底),在这无数个深夜的噩梦中,佐藤的形象从模糊变的具体,从一个看不清面孔的普通的上班族形象变为扭曲的带着血痕的中性人,再变为带着庞大阴影的血脓的混合物,头部的暗红色的裂开的缝隙中隐约着能够看到一只独眼,身体下方挥舞着暗金色的触手,然后又——
它又——
它逐渐的回归到阴影中去。

它消散的那天,我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是我那段时间唯一一天——其实后来得知也是我最后一天。
能够安稳的入睡。
没有梦,宛如回到了母亲的子宫里一样的,平静的睡眠。

第二天的早上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的腹部,准确的说是右侧腹部,肋骨下方,张出了一个脓包。
稍微触碰一下,它就破掉了,流出了黄色和红色混杂的液体,令人作呕的气味散发到屋子里。
#21 - 2015-10-12 12:05
(徘徊~人间游荡)
4月8日 多云
11:59
正方体闹钟闪烁着莹绿的灯光 还有一分钟

一分钟是60s 60s有多长
1,2,3,4,5,6.....

死亡呢,死亡能持续几秒?

我从未感到这一分钟如此漫长过,我可以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到模糊黑夜云朵中闪烁的星星。
我脑中是如此地混乱,又是如此地清晰。
从来没有的清醒。

闪烁过的一幕幕,一片一片的颜色,日夜倒错。

“佐藤”

最后构成这些比划,这个字眼。

又要开始了。
我知道从来都没有ending,也并没有beginning.
never.

那是一具右侧腹部肋骨下方贯穿一个留着黄红液体轰隆的尸体。

beep——

莹绿色的电子钟跳到00:00.

日期却跳到 4 月 9 日

窗帘缝隙投进一丝金黄色的阳光,它照射在我的脸上,很温暖。
看来今天是晴天。

躺着的那个人眼睫微微颤动了,他睁开了双眼。

我要死了。
#22 - 2015-10-28 00:57
(想找到那只蓝色猫)
4月9日
我看见今天的开始。
我见证某一个0点瞬间的启动,我目睹着光与暗的分界线,我——
我在这里留下最后的一篇日记。

我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也知道这些事情可能会发生,可能不会发生,但是它们终将发生,今天,明天,后天,一年后,两年后,数年后。谁知道呢,它们已经注定发生了,从那一天开始,从那一日开始。
那一日的地球顶端被五彩却又不可见的光所笼罩,能够看见的它的人只有在那一天的早上恰好死去的人。
地球上每一秒有多少人恰好死去?
几十人,几百人,还是几千人?
对于这个几十亿人的地球来说,或许是微不足道的某一天的死亡数字...
又有多少的人会关心呢——几十人,几百人,几千人?

然而我碰见了,我看到了。
我透过那个佐藤的双眼,那个死去的佐藤的双眼,那无数个在那瞬间死去的成为名为不对被命名为佐藤的双眼。
我看到了那道光。

我知道它会降临。

而我就是它的第一位信徒。它的首位信徒。

撩起衣服,右侧腹部,肋骨下方的脓包提醒我。
去呼吁吧,去传播吧,去宣泄吧,去号召吧,去喊叫吧,去嘶吼吧
将它的身影传述给任何人,将它的映像表达给任何人,老年,少年,青年,女人,婴儿,他们都应当知道。
他们必须知道。

我是即将死去的佐藤。
你们都会是即将死去的佐藤。

当我们互相残杀,当我们互相憎恶,当我们都对这个世界怀抱着恶意,当这个阴影覆盖所有人,自闭的人,外出的人,喧闹的人,寂静的人——

就到了它走出阴影的时候了。

这就是我最后的日记了。
在这之后,我将走出房门,首先...
就是隔壁房间的佐藤小姐吧。
她也一定能够看到的,那抹光。
#23 - 2015-10-31 15:02
(null)
(bgm38)为什么有种沙耶的感觉
#24 - 2016-10-30 06:49
(不忘初心)
搁置了 競女!!!!!!!! 2016-10-24 12:49
这货还没死。。。
#24-1 - 2016-10-30 14:16
热筹
尼玛,跟踪我有什么好处吗(bgm38)
#24-2 - 2016-10-30 17:37
noblesk
热筹 说: 尼玛,跟踪我有什么好处吗
(bgm38)
#25 - 2016-11-13 07:49
(不忘初心)
完成了 終末のイゼッタ 5 of 12 话 2016-11-7 09:25
真是没行动力啊。。。两年半了还没死成。。。(bgm38)(bgm38)
#26 - 2017-1-3 14:16
(仲間が欲しい)
完成度好高,真是个有趣的故事(bgm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