プリンセスチュチュ

ep.26 フィナーレ~Der Nußknacker~

时长: / 首播:2003-05-23
#1 - 2013-1-12 21:49
(18年小结→bgm.tv/blog/286219)
Happy end啊!不尊重人家劳动成果的王子不要也罢!(bgm38)鸭子跟在作家身边才会幸福啊!(bgm38)
#2 - 2013-1-20 22:50
(アニメに人生をかけるなんて全くノンセンス ... ... . ...)
为了HE而努力吧(bgm38)
猫先生才是最后的淫家(bgm38)
#3 - 2014-3-18 22:03
(由衷希望)

(bgm74)
#4 - 2014-6-19 00:41
(废除计划生育,废除户籍制度)
果然骑士只能写关于萩萩的故事(因为萩萩是不存在这个故事里的人)。果然爱所有人其实就是不爱任何人,只有面对真爱的时候才具备真正的力量。

“童话其实最真实不过:不是因为它告诉我们恶魔是存在的,而是因为它告诉我们恶魔是可以战胜的。——G·K·切斯特顿”
#5 - 2015-9-12 20:47
欧蒂娜不需要成为王子来发动革命,萩萩也不需要成为天鹅来拯救世界
#6 - 2018-1-15 20:29
我神佐藤顺一,又把我看哭了。童话即是真实,给予我们战胜恶魔的勇气。看的时候各种几原的即视感,但佐藤的煽情无敌
#6-1 - 2019-10-1 21:19
#7 - 2018-9-30 04:52
(noblesse oblige)
因为是露唤醒了王子,那么接下来给出这样的结局也就顺理成章。显然最终战胜乌鸦、打破故事的枷锁的过程是非常魔幻且“神棍”的,这取决于观众对于“爱的力量”的解读与认同。

但必须提出一点,我不承认萩萩公主对王子产生了“爱”的倾慕,她不是王子的公主,但背负着解救王子的使命,是“守护王子的天使”(其实就是守护王子的最后的心之碎片)。
只有志同道合的骑士,才是与萩萩公主彼此从敌对到了解到认可,最后并肩作战亲密无间的挚友(先不谈有没有“爱”的要素存在其中,但骑士最了解的是鸭子,最了解鸭子的亦是骑士,这才使得骑士只有在写萩萩公主的故事时不受枷锁的束缚),这样才能使鸭子与骑士的结局符合情理。
如果鸭子真的对王子有所爱慕,又作为天降的萩萩公主虏获了王子的心(这样说可能不准确,因为萩萩公主本身的存在就是王子的思念),但最后又决然抛弃了作为女孩、以及作为公主追求缪特/王子的资格,拱手相让于露,挺好力可谓突破天际(bgm38)

最后,故事能够以如此美好的结局收尾,着实令我有些意外。以下脑洞(bgm38)
鸭子是被Drosselmeyer带进故事(扮演萩萩公主)的,如果“王子与乌鸦”的故事结束,王子和公主(露)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本不属于故事的鸭子应当失去这段记忆,回到最开始的湖畔,并由骑士作为见证人,心怀思念记录下这段不为人知的故事。也许有一天,鸭子还会在湖边看到跳舞的王子,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不过这一次,王子的身边有公主作伴,两人含情脉脉,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8 - 2019-5-31 00:26
王子和公主的童话故事结束了,骑士和鸭儿的幸福现充生活正式开启
原本是为了消除小时候没有看到结局的遗憾才补的动画,看到法奇亚拆掉写作机器才想起来我原来已经看过结局了,努力寻找故事的结局最后发现结局就在自己心中,和这番的剧情比较起来总觉得有点微妙呢。(bgm38)
#9 - 2019-6-20 02:51
(noblesse oblige)
BGM
2分半 ドロッセルマイヤー復活 ライトVer. [M8B]
4分半 《图画展览会》女巫的小屋(穆索尔斯基)
5分半 《天鹅湖》第4幕 情景~终曲(柴可夫斯基)
10分半 《动物狂欢节》天鹅(圣桑)
11分半 《胡桃夹子》花之圆舞曲(柴可夫斯基)
18分半 信じる力 [M16] 变奏自《天鹅湖》第二幕 情景(柴可夫斯基)
20分钟 《天方夜谭》第三乐章 年轻的王子与公主(里姆斯基-科萨科夫)
21分半 《胡桃夹子》小序曲(柴可夫斯基)

结尾,教堂塔楼上的So G'sell so的来源
The story of the sow

In the year 1440, Earl Hans von Oettingen wanted to attack the Free Imperial City of Nördlingen. To this end, he bribed the Löpsinger Gate watchman, so that the watchman would not lock up the gate at night.
That evening, the wife of the "weaver" Dauser went to fetch beer for her husband. She saw a sow pressing itself up against this gate as there were delicious plants in front of the gates. E.g. lamium galeobdolon or euonymus europaeus.
The gate opened and the sow went through it and disappeared.  The woman called out after the sow, "So G'sell so!" ("you silly fool") and tried to catch it. The cry woke the neighbors, who saw the open gate and sounded the alarm. The gate was locked up in time, and Earl Hans von Oettingen had to withdraw his troops without success.  So it was that a sow saved the city from her arch enemy! This is why even today the watchman on top of the highest tower of the town shouts  "So G'sell so!"

So, G´sell, so!是诺德林根市圣乔治教堂的塔楼守卫每晚喊的口号
相传在1440年,伯爵领地Oettingen想要攻占帝国自由城市Nördlingen
有人收买了看门的守卫,使城门在晚上虚掩,但之后一名妇女路过
发现一只母猪用身体蹭开了城门逃跑,于是大喊“So, G´sell, so!”
居民和其他守卫被惊动,随后锁上了城门,Oettingen的攻占计划也宣告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