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7-31 19:07 /
原文出处:http://chuhaiacg.blogspot.com/2013/06/blog-post_27.html

志村貴子老師筆下的故事,大多都是圍繞著跨性別和女同性戀的故事,而中村明日美子老師則是BL稱名於耽美世界。當然,志村貴子老師有在《どうにかなる日々》中畫過有關BL的短篇,而中村明日美子老師也有在《鉄道少女漫畫》中畫過GL的故事。

很有趣的是,志村貴子老師畫了《放浪息子》中村明日美子

老師也畫了《J的故事》

兩個故事都是說女裝男的故事,但方向卻有很大的分別。

嗯......我個人是十分喜歡志村貴子老師的作品,所以放圖時也會偏心點XD


在一個月前,有人曾說過一段對話
昨天回港參加活動,做訪問時,有記者問我:「變性人現在在香港可合法用新性別結婚,那妳會不會考慮變性?」,我聽完差點整個暴斃在地上。
拜託告訴我這種謬誤並不是當今大眾裡普遍的。

從來沒有人說過,娘娘腔就一定是gay,男人婆TB就一定是Les,這是一個很錯誤的認知。而漫畫世界中有關女裝男(即是偽娘吧)

的故事有很多,例如很有名的邪書《指尖奶茶》,男主角池田由紀便是一個美形偽娘。北條司的《F.COMPO》(搞怪家庭)中,若苗夫妻的真實性別和外表看來是相反(詳另文),就是男主角柳葉雅彥自己,都不時會女裝出場(笑)。《浪客劍心》裡面的本條鐮足、《變身公主》中三位公主等等等等。

但以上的男生們大多都是出於另外的原因而穿上女裝。池田由紀是愛上了女裝的自己(即是自戀而已),《變身公主》的女裝是學校傳統(大爆笑),本條鐮足則是因為傾慕志志雄而女裝(志志雄是有這份個人魅力啦,但是否傾慕著一個男性就需要女裝呢?這涉及到性別定型等等問題,在此就不多探討,欲知知詳情者可看「酷兒理論(Queer theory)」)。總之,以上的例子都與性別認同障礙無關。而《J的故事》《放浪息子》中男主角們女裝的原因很不同,而志村貴子老師和中村明日

美子
老師都有對他們有很深入的描寫。



《放浪息子》是講述一個喜歡女裝的男生:二鳥修一,和他的女裝與成長故事。

二鳥從小就有一個夢想,那就是穿上女裝。他本身長得很可愛,而且性格又有點柔弱,也就令他常常被誤認為是女生。一開始可能只是因為很多人都把他當成女孩子,加上二鳥本身就很喜歡一些可愛的事物,而到了小學時終於聽從高槻的話而去開始女裝,不過是最後一根稻草。

二鳥雖然很溫柔,也有點不夠勇氣,可是他卻是位很堅強的男生。可能一開始時他沒有足夠的勇氣,但自從試了第一次以後,這條路他就走得十分堅定。這條女裝之路就一直走下去而沒有放棄過,也導致二鳥在初中時直接引發了一件大事:他直接穿上女裝回校上課。

結果可想而知,也令二鳥第一次知道,原來自己穿女孩子的衣服,會被人嘲笑,自己會被別人視為變態的人。其實漫畫中我覺得已經是很好的待遇了,看看中村明日美子中的「友達の詩」就能略略的體驗到,現實的道路並不易走。

二鳥曾不止一次說過,他想變成女生。他曾經將這個想法告訴一個大人的朋友:小雪 —— 一位變性人。而這位過來人阻止了二鳥的想法,她應該看得出,二鳥說想成為女生,只是為了可以讓他可以名正言順地穿上女裝而已。又或者說,二鳥修一其實只是個有女裝興趣的男孩,他內心仍然是一個男孩,從之後他向高槻告白和之後與安娜交往就可以知道,除了有女裝這喜好外,他只是個普通的男生。而長大為他所帶來的煩惱,也只是生理上的改變令

他再也不能女裝外出。



至於《J的故事》中村明日美子老師在作品的後記說:「想創作一個堅強又可愛的人妖,是我創作《J的故事》的動機。正因為知道人妖是歧視用語,所以才特意選用這個詞。換言之,我想畫的不是GAY,而是說話帶著性感女人味,...(中略)...,令人憐愛、堅強可愛的人妖才是我想畫的。」《J的故事》中有著男生之間的戀愛故事,但它的重點並不在於BL,而是在說J (男主角的名字就叫J )如何去追逐自已的夢想。

J 之所以會喜歡女裝,完全是為了能成為一位女性,亦即是性別認同障礙J 會喜歡男性,不如說是因為他覺得自己是女生,所以要喜歡男性。而 J 所喜歡的瑪麗蓮·夢露,則代表著一種強烈的女性形象,也代表了 J 內心的理想和目標。當二鳥還在很朦朧地思考著自己是想以男生的身份還是女生的身份被高槻喜歡時, J 就已經有一個十分明確的目標:成為瑪麗蓮·夢露,成為一位完全的女人。

J 在故事中的表現,雖然是墮落,但確實顯得他很堅強,而且比二鳥勇敢得多:從小時候開始,就開始被人取笑他很娘,然後又遭逢變故,之後亦一直備受歧視。向著目標走,卻又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到打擊。相比起仍有很多人關心的二鳥,在 J 的世界之中,人們都只是把 J 當作替代品和玩具,而 J 自己本身又很清楚自已是甚麼人,也知道人們會對自有甚麼感想(所以不時以人妖自稱,應該是一種自嘲吧)。當連在美國這麼一個自由的國家,都能遭受這般大的歧視時,可想而知 J 的處境真是很困難、很絕望。幸好,他還是能在這條道路上堅持了下來,幸好,他在瑪麗蓮·夢露死後,還能遇上保羅。這個最後的Happy End,可能是老天自覺給了他太多不幸的施捨吧。


兩個故事都是在說著一個有性別認同障礙的男生,前者有較多的心理描寫,後者則主要講述劇情,只是成長之路有所不同,所以也令他們對於「自己」的想法有很大的不同。

很有趣的地方是,這兩個故事中除了有都想成為女人的的男主角,同時還有一個想成為男生的女角。不,正確點來說,她們都是討厭自己女性的身份,而不是想成為男性。



《放浪息子》中,高槻佳乃是一位有點帥氣的女生,也是令到二鳥會女裝的關鍵人物。故事剛開始時,一個想做女生的男生,一
個想做男生的女生,幾乎可說是官方CP。可是隨著劇情發展,我們就開始發現,二鳥高槻對於變裝的道路上,其實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這就是高槻喔,真是很帥氣的說(〃∀〃)
高槻想穿男裝,不過是因為她覺得這樣比較帥氣,是一種優越感。而高槻對於月事來臨的討厭,除了月事本身就十分討厭外,不如說是討厭著這種象徵女性的產物。作個比喻,如果夢遺是只有女生才會發生的事,那麼高槻就會覺得夢遺也是一件很厭惡的事。

到後來升上了初中,發生了兩件事情,更是把她和二鳥的道路錯開得更遠。首先是那個轟動一時的女裝事件。事實上,那時候不單是二鳥穿了女裝,其實高槻也在當時穿了男裝。雖然如此,高槻卻沒有二鳥的勇氣,能直白地說出「我喜歡穿上男裝」,而只能躲在朋友的背後,即使被說是「跟風」也沒所謂,弱弱的掩飾著自己喜歡穿男裝的事。另一位重要女角千葉也曾很直白地說出:「你不過是有點男子氣的女生」。之後高槻上兼田老師,更是被喚醒了自已內心的女性意識(其實就是暗戀上兼田老師、意識到自己是女生),也就令自己想變成男生的想法飄得更遠,順便拆散這對官方CP了......



至於在《J的故事》莉塔,由因有關她的篇幅不多,沒有太多可以說的地方,但我覺得她也是跟。總是裝成一個髒兮兮的男生模樣,卻是只是因為嚮往的詩人派別「垮掉族」是個輕蔑女性的派別。 J 是完完全全地認為自己是女性,而莉塔則是為了詩人的職業而鄙視自己的性別。

到後來她介入了 J 亞瑟之間,都30歲時還是有這麼多不成熟的地方,所以亞瑟才會向莉塔說:「我看你還是回老家去吧」、「.....你就繼續保持美麗的心靈,貶低我們這些人吧....!」,她就根本就是個象牙塔詩人,不明白亞瑟 J 的生存方式,最後渾身傷痕,就當作是人生的磨練吧。

J 為了成為女人,和莉塔為了拋棄女人的身份,兩者的程度差太遠了,即使是相比高槻也被比下去。

日本眾多漫畫之中,並不是只有志村貴子老師的《放浪息子》中村明日美子老師的《J的故事》才有男女變裝的故事角色,可是同時有描寫和深入探討兩種性別的變裝原因,並對性別認同障礙有細膩描寫的,兼且故事又很出色的,我就只知道這兩套。志村貴子老師對於青少年的心理和性別疑問的細膩,揉合以很具個人風格的漫畫節奏,常常都出現的留白畫面,和專挑特殊題材,就令我迷上了志村貴子老師的漫畫。中村明日美子老師的故事也是十分具魅力的,從那十分有個人風格的畫風,那種令人想起《風與木之詩》的墮落和頹廢美感(單從故事看,很難想像《哥白尼的呼吸》和《同級生》是同一個作者的作品.........),也會令人一同墮入她的故事之中。

志村貴子中村明日美子,就是淡泊與濃烈的對照。
#1 - 2014-9-6 02:05
(当一个乐观的笨蛋就可以了)
但从人物设定来看我知道两个比较有趣的性向正常的伪娘
1. 海月姬男主,因为喜欢女装的多样性而穿女装
2. 朝九晚五男三(?),为了先假装百合等攻略了妹子再告诉对方自己是男的来泡妞而扮女装(后来又弄了个童年阴影的设定)。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