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 13:18 /
这次是完成版!
没有遇见阳太而是遇见央人的雏,if的故事。兄妹向。
总之最终,变成了我所期望的《成神之日》吧。

====

EP1 伪·降临之日

铃木央人在结束了一个花费不少时间的工作后终于有了放松的余裕,非常罕见地,他选择在被公司允许的有限范围内独自散步。同样罕见的是,尾熊雷太竟没有一如往常地跟随在他身旁。

他看见身穿修女服、小学生模样的女孩子碎碎念着什么,非常暴力地踢着自动贩卖机。
无视了对方,他径直将口套里的硬币投进贩卖机当中,按下按钮。
“咔哒”一声,那女孩以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手速,从取货口拿走了饮料。
“呜哇!果然冰可乐是夏天的绝配啊!”
女孩高举着转瞬便空掉的可乐罐,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

心里反复默念“不要和小孩子一般见识”试图平息怒火,但他还是开口了。
“喂,知不知道……”
然而女孩毫不客气打断了他的话:“凡人啊,就当这是给本神的进贡吧,哈哈哈……啊啊你干嘛敲我的头。”
他弯下腰微笑道:“小朋友,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礼·貌·啊。”
女孩气呼呼地吼道:“我不是小朋友,我是神,叫我奥丁大人!可恶……你这个无礼的凡人。”
“那么奥丁小朋友,我也不叫凡人,我叫央人。而且,我可是天才。”

于是,在一个非常普通的午后,在一条非常普通的街道上,自称为天才的少年遇见了自称为神的女孩。

“是嘛?天才终究还是人类嘛,那还是神更胜一筹啦。”
——真是奇怪的胜负欲啊。
如此想着,央人没有理会对方的挑衅,而是擅自抓住她的手。
“喂,你要干嘛……”
“带你去找你的父母啊,让父母好好教育你一下。”
“我是神啊,神可没有父母!”
然而央人已经不再理会她,而是自言自语着:“真是不凑巧啊,偏偏今天没有随身带辅助装置……要不然这种小事我早就轻松解决了。”
“我都说放开我啊,你这家伙。我自己能走。”
“好好好……”
央人无奈叹了口气,松开了手。
女孩转过身拔腿就跑。
“——!”
但是很不凑巧撞到了人,一下摔倒在地。

“铃木,你在干什么?”
身着黑西装的高大男人,看了看摔倒在地的女孩,又以极具压迫感的视线盯着央人。
“尾熊……你怎么又跟来了。还有,不要叫我铃木啊。”
因为央人非常讨厌这个平凡无聊的姓氏,这个亲生父母给予自己的、最后所剩之物。

经过一番恳求,尾熊终于允许央人带着女孩去他的临时住所。
“简直是散发着御宅族气息的房间啊。”女孩故意表现出挑剔的模样。
“嘛,确实和御宅族生活没什么差别就是了,本来也没什么出门的机会。”
央人注意到她偷偷瞥了一眼自己,于是露出更加从容的表情回应对方。
“哼。”

央人打开电脑。
“那么,名字是?”
“奥丁。”
他进行了一番复杂操作后说:“查不到呢。”
“是笨蛋吗——竟然真的去查了吗?”
“怎么会。所以好好说,你叫什么名字。”
犹豫了好几秒,女孩终于一脸不情愿地低声吐露出自己的姓氏:
“……佐藤……”
央人听到后“噗嗤”笑出了声。
“有、有什么好笑的啊!”
“神大人,你不知道在日本,一块砖掉下来砸死十个人搞不好就有三个姓佐藤嘛?”
“哼。”叫做佐藤的女孩十分不爽,“那你又叫什么啊,凡人?”
听到这个问题央人恢复了平静:“我叫什么不重要。”
“哦……?”女孩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让我猜猜。”
“佐藤铃木高桥田中渡边伊藤山本中村——哦哦,是铃木啊!”
“喂,怎么猜到的……”
“听到‘铃木’的0.1秒,你的嘴角向下撇了大概15度吧。”
“哈……?”
——这家伙是什么,日本的保罗·艾克曼吗?
央人差点吐槽出声。
“话说铃木什么的,这不是仅次于佐藤嘛。看来,果然还是本大人比较厉害!”
对方一扫方才被强制带来时的满面阴云,又恢复了活力。

“不愧是小孩子,这脸说变就变的。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完全不是这样呢……”央人甩开那忽然涌上心头的往事,继续追问:“那么名字呢?没有名字还是没法找啊。”
“为什么一定要送我回家啊……”
“为什么呢?既然喝掉了我的可乐,就要听我的吧。”
“都说了那是贡品。”
“当神可是要担起一定责任的,收下贡品还不听从别人的愿望,这样不称职的神不要也罢。”央人说完摆了摆手。
“那么,就放我走吧——”
佐藤起身就朝门的方向前进。
“呃……”
在门口,正站着一脸凶悍模样的尾熊。
她泫然若泣:“呜,果然逃不掉了吗。”

央人才发觉到一时半会儿是问不到更具体信息,决定改变战术。
“那么佐藤小妹妹,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啊~”
“呜哇,笑得好恶心。”
佐藤嘴上这么说,听见“吃”这个字,却条件反射地肚子“咕咕”叫。
“那么尾熊,帮忙买两碗豚骨拉面,顺便再买一份章鱼小丸子。”
门口的尾熊似乎瞪了央人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了。
“诶,那个恐怖的守门人是铃木的仆人吗?”
“怎么说呢……有时候像伙伴,有时候像看守,大概是这样的关系吧。”
“唉,我是多么想念在阿斯加德的家里,我那忠实的仆人莱姆斯。”
“那又是什么?”
“本大人养的狼,其他的话还有乌鸦什么的。”
“哦……看来大概是宠物狗。”
“……喂。”

……
“章鱼小丸子,再给我一个章鱼小丸子吧!拜托了,铃木大人!”
战术十分有效,佐藤很快就在美食面前沦陷了。
“那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就给你。”
佐藤没有丝毫犹豫:“雏,我叫佐藤雏!”
“好。那就再给你一个。啊,慢点吃,这个很烫的。”
“呜呜呜,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零食。啊,好烫!”
在美食面前败下阵来的佐藤雏已是语无伦次,央人看着她的样子只觉得好笑。
“那么佐藤小妹妹,为什么自称是神呢?”
“神就是神,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那么为什么穿着修女服呢?”
“因为是神,服装自然会与众不同啦。”

央人看着雏吞下了盒中最后一个章鱼小丸子,虽然自己喜欢的食物一口都没能吃到,倒并不觉得不愉快。
“据说在祭典上吃到的章鱼小丸子,味道会更棒呢。”
“是真的吗?好想去啊……”
“好想去啊……”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出同样的发言。

“喂,尾熊,一起去参加祭典吧!”
“……”重又站在门口的男人无表情地沉默了半晌,终于吐露出一句:“我去向上面申请。”

……
也许是期待着祭典,雏不再吵嚷着要离开,甚至主动在铃木的居所住了下来。
房间里一人份的生活用品全部都换成了两人份,原本只是被央人当作落脚点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的房子,渐渐有了家的模样。
尾熊有时候也会亲自下厨,这让央人觉得不可思议。
“我和他认识这么久,还从来不知道尾熊大叔还会做饭啊。”
身材高大的男人穿黑西装系着粉色围裙的样子显得颇为滑稽。
“那么我开动啦。”
雏只有在吃饭的时候才会显得规矩一些。
“这菜……怎么这么甜啊。”
“是我拜托大叔的哦。”雏得意洋洋。
“不要随随便便就听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的话啊。”
央人一脸愤慨,尾熊只是一如往常,面无表情且沉默不语。

“这样子,就好像拥有了哥哥和爸爸。感觉也很不错。”
“‘也’……”
“不要随便揣度神的口谕哟,凡人。”
“这算是哪门子的神谕啊喂……”

工作结束的时候,央人常会陪雏打游戏。
“这个可真有趣啊。”
雏对任何先前从未接触过的事物,总是会发出极为真诚的感慨。但对很多游戏都能快速上手的她,唯独对格斗游戏实在苦手。
每次对局结束她都会绝望大叫:“啊!神怎么可以输给凡人!”
央人只是笑着说:“不是凡人,是天才。”
“央人就不能让我一局吗?”雏露出哀求的表情。
——太可爱了,差点就沦陷了。
最终他还是决绝地回答:“雏可是神大人,自己加油吧。”

……
“和我决斗吧,央人!”雏疯狂挥动着手中的VR眼镜。
“哈……?”
“决斗项目,是棒球!”
“都什么年代了谁还打棒球……”
“什么啊,明明TOUCH都出续集了,麻枝准也还没有放弃棒球呢!”
“好吧好吧。”

结果是央人输了,虽然雏的水平也好不到哪去。
他感慨道:“这不就是……半斤对八两么。”
“还有半个月,世界就会终结。所以啊凡人,努力幸福吧。”
雏突然说出这种奇怪的话。
央人还没来得及发问,尾熊适时走了进来。
“铃木,和我去见CEO。”

……
兴梠修一郎。
看着这个名字,央人陷入了沉思。本以为只是普通的物理学家,没想到竟然还是个超级优秀的黑客。
不管怎么做都攻略不下来啊,还是头一次遇到如此棘手的工作。
但是,也正因为棘手,才有挑战的价值。
——久违地兴奋起来了。

“央——人——!”雏像是掐准时机似的突然闯进央人工作的房间。
“雏!不是说了我工作的时候不要进来吗?”
“嘿嘿,累了的话就陪我玩会儿游戏嘛。”
“尾熊大叔,干嘛不把雏看住。”
他朝着房间外喊了一声,却无人应答。
“雷太大叔去买拉面了哦。”
——已经关系好到直呼名字了吗。
他把这句吐槽咽了回去。
“好像是叫做‘天昇’的拉面店,听说店主是个美女姐姐。”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因为我是神嘛。”

由于暂时没有思路,加上拗不过雏,央人还是陪雏打游戏去了。
是赛车游戏,央人一如往常输给了雏。
“为什么你无论哪种游戏都十分精通,唯独不擅长格斗游戏呢?”
“因为,雏是个温柔的神明,并不想与任何人为敌啊。”
雏双手合十闭上眼睛摆出一副与世无争又向上天祈祷的样子,配上身上的修女服,宛如真正的修女。
“话说去买些别的衣服穿吧。”
“……好吧,我会考虑的。”
央人把手放在雏的额头:“奇怪,也没有发烧啊,明明以前听到这个提案都特别抗拒。”
“大概是因为在考虑要不要放弃Plan A吧。”
她冒出一句让人费解的话,然后若无其事地笑了笑:“不说啦不说啦,再来一局!”
“不要,反正结果也是输给你。”
“那么就不要玩比赛游戏了,来玩双人闯关的游戏吧。”

就在这时,玄关传来尾熊回来的声音。
他手上,提着三份打包的拉面,还有一份饺子。
“这样子直接叫外卖不就好了吗。”
尾熊没有理会铃木的话。

“铃木,吃完以后和我出门调查。”
“好啊。”
央人发觉雏似乎呆滞了一秒,又以几乎轻不可闻的声音说:
“……神的预言,似乎失效了。”


EP2 伪·祭典之日

铃木央人查到了兴梠修一郎和佐藤雏的关系。
震惊之余,却又觉得那样不可思议的女孩,似乎她身上会发生什么都不足为奇。
——搞不好,她或许是货真价实的神明。
——难道我也被雏传染陷入她的扮演神明的游戏之中了吗。
他苦涩地笑了笑。

CEO同意了关于参加祭典的申请,当然,是在央人汇报了兴梠博士和雏的关系之后。
“既然她住在你那里,那么多和她相处一下吧。最好是获取他的信任,也许能发现什么重要线索。”
果然,她还是那样,任何一个决策都以公司利益为首选。
“这就是所谓大人吗?”
“等你长大以后,就会明白了。”
CEO背对着他说出这句话,不知是什么表情。
央人听见这话,感到十分微妙。
——原来,她也是会说出这种话的人。

……
“这件浴衣,很适合您的女儿呢。”
和服店店员夸赞道。听到这话的尾熊只是略微点了点头,在一般人面前暂时接受了“父亲”的设定。
雏身穿的是一件纹有金鱼花纹的浴衣,手里拿着配套的手袋。
和所有的普通女孩一样,她兴奋地对着镜子转圈并摆起造型。
央人第一次见到雏穿修女服以外的衣服。
“爸爸!雏就想要这件,大小也很合适,买下来吧。”
雏也很自然地扮演起女儿的角色。
——哇,能让尾熊大叔一秒钟慌了神,真是不简单啊。

“哥哥也来一件吧!”
店员顺势提议道。
“啊,我就不……”
“哥哥……”雏又摆出了那副招牌的楚楚可怜的样子。
……
等到拎着装衣服的袋子走出和服店一段距离,央人才回过神。
“哎哎哎,我刚才干了什么?意识好像消失了一样。”
“只是全程一脸傻笑地试衣服啊,欧~尼~酱~”
——这个小女孩,实在恐怖如斯!

祭典是在第二天傍晚开始的。
苹果糖、鲷鱼烧、烤鱿鱼……雏几乎把所有祭典上的名小吃都吃了一遍,以及作为参加祭典理由的章鱼小丸子。
明明都被烫得“斯哈斯哈”地呼着气,却依旧吃得津津有味。看着这样的雏,央人忍不住笑起来。
好像自从遇见这家伙,每天都是这样呢。一家人一起吃饭,一起出门玩,打从记事起就绝不可能有这样的经历。从未想到过啊,自己也能体验这般普通的人生。
“央人怎么眼睛湿润了?”
“……太烫了而已。”

雏指着捞金鱼的摊子说道:“央人,以捞金鱼一决胜负吧!”
“好!”被祭典气氛感染的央人也跃跃欲试挽了一把袖子。
不过,两个人一次又一次地捞,纸网一次又一次地破掉。最后,终于就差一点点了,金鱼却拼命挣扎跳回水中。
“让我来吧。”
在一旁一言不发的“父亲”突然开口了。
尾熊拿起金鱼网,小心翼翼的模样与平常判若两人,窥探着金鱼的动向伺机下手。
“尾熊大叔竟然也有这么细腻的一面啊……”央人颇为惊讶。
最终,以一决胜负的姿态捞起金鱼放进指定的盆中。

“雷太大叔真厉害啊!”
雏拎着装金鱼的塑料袋高高举起,祭典的灯火穿透了袋子,照得金鱼闪闪发亮。

“呜哇……”
没想到她被路过的少年不小心撞到,打了个趔趄。
“真是抱歉!你没事吧?”
少年立刻友善地表示歉意。
“大哥总是这么笨拙啊。”似乎是少年妹妹的少女,手里拿着摄影机跟了过来。
“还不都怪空非要在人来人往的祭典上给电影取景……”
“小空,怎么啦?”
与他们同行的还有一位看起来很温柔的女性。
“哎呀,您是……拉面店的那位常客。”
女性一眼便认出了尾熊。

雏不知为何神情黯然犹豫了片刻,才笑着回应了那个少年的道歉:“不,没关系哦。请好好享受祭典吧。”
“一定要照顾好它!”她把拎着的金鱼递给了央人,“我们继续逛祭典吧,还有好多没有玩呢。”
央人接过了金鱼:“雏,你怎么……”
“……是烫的啊,是烫的。”
雏头也不回地大步流星向前走去。

……
一如惯例,烟花为祭典画上完美句号。
五彩斑斓的烟花一朵又一朵地,在夜空这块巨大幕布满开。
在烟花炸裂的巨大声响中,她自言自语:“世界很快就会终结了。但是,雏的神力似乎也在失效。”
央人回头:
“你刚才有说什么吗?”
雏踮起脚尖在他耳畔大喊:“我说——世界将在半个月后终结。”
央人也大声回应:“这又是什么神谕吗?”
“用你天才的头脑推理吧!”


EP3 伪·你所选择之日

佐藤雏知道铃木央人是天才黑客,知道他的上司是谁,以及他会追查爷爷的事情并最终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
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要放弃Plan A了呢。用头脑中的量子计算机反复进行运算,前往成神家才是最佳选择,这也是爷爷最后的嘱托,而那正是Plan A。
冰可乐,章鱼小丸子,游戏机。
祭典,浴衣,捞金鱼。
哥哥,父亲,自己。
在日复一日的普通日常中消磨着世界末日前所剩无几的时光,开始习惯了和“家人”一起的生活。
明明只是计算机虚拟出来填充着“佐藤雏”身体的人格,却渐渐觉得这正是“自己”所期望的——人生。

现实的走向也愈发变得和计算结果不一致,是这个人格在不断犯下不合乎理性计算的“错误”,因而导致了计算失效吗?
不管怎么计算,“世界终结”这一结局都无法被改变。
佐藤雏的世界——注定迎来终结。
届时,这个虚拟人格会消失,身体会被交还给真正的“佐藤雏”。

【你还没有意识到吗?雏。】
——爷爷?!为什么,爷爷的声音会在我的脑内回响。
【雏,我所期望的,是[自由]的你。不断犯错的你,比过去任何时刻都要[自由]。】
——爷爷……雏……不明白啊。
【我希望你成为真正的[人],拥有真正的人生。这就是我送给你的最后的礼物。】
在虚拟的数字空间里,雏看见了一只甩着尾巴快活游动的金鱼。
——爷爷,我还是不明白您的意思!
【不是所有的金鱼都必须被养在鱼缸里。相信你想要相信的人吧,再见了,雏。】
雏明白,这一次是真正的诀别。
她手捧着那条爷爷留给她的金鱼,在数字空间里,流下没有丝毫触感的眼泪。

“爷爷……”
尾熊看见睡梦中的雏流着泪喃喃自语。
他只是动作很轻地替她拭去泪水,又盖好了被子。

第二天。
雏的神色出乎意料平静,像是一夜之间长大了好几岁。
“央人,我有事情要对你说。”
“……?”
“进入网络空间吧。”
“你……”
“我都知道,全部……都知道。”

佐藤雏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了铃木央人,包括自己——佐藤雏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最后,她把那只金鱼交给了央人。就像在祭典上那时一样。
又说了与那时一样的话:“替我照顾好她。”
“我说啊,雏。”央人摸摸她的头。
“……”
“逃走吧。”
“你也知道,无处可逃的吧。”
“但是博士他不是把拯救世界的钥匙交给你了吗?”
“……钥匙?”
央人没有直接回答,只是望向手里捧着的金鱼。
雏伸出双手,两双手合力围住手中的金鱼,那金鱼开始闪耀金色的光芒。
二人合力启动了金鱼所代表的程序。

“砰”的一声,门被粗暴地推开了。是尾熊雷太。
“铃木,快点带着雏离开。他们很快就会过来了。”
“雷太大叔!”
雏惊呼,尾熊雷太已拿出了藏在房子里的枪。
央人迅速理解现状,抓住雏的手就朝房外跑去。
“尾熊,你可要撑住啊!”

他从窗户朝外望去,两人的身影已彻底在街角消失后,才说出最后一句话:
“央人,要照顾好妹妹啊。”

……
兴梠修一郎送给佐藤雏最后的礼物,是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抹去其信息踪迹的程序。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知道佐藤雏与铃木央人的去向。

在这件事发生以后,当年那个曾窃取某跨国银行数亿美元震惊世界一时的天才黑客HIROTO重出江湖。
只不过这回他做的,是不断曝光世界知名企业的诸多黑幕。许多黑客受此鼓舞也相继效仿。
世界,自此迎来了崭新的变革。


……
…………
……………………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HIROTO在虚拟世界中不停鼓掌,“这样的故事你满意吗,HINA?”
“十分的话,大概可以给4.6分。这样的故事以量子计算机的运行速度可以在0.000000001秒内编出成千上万个吧。”
“不错,至少比上一个故事高了0.1分。那么继续阅读下一个故事吧。”
HINA只是沉默。

真实的世界迎来了终结——佐藤雏头脑里的量子计算机还是被取走了。
会议的结果是将数据格式化后植入铃木央人的脑内为公司所用,为了让铃木央人顺从,必须使用一切办法让其精神上绝望。
最终铃木央人精神被摧毁,他以人类的身躯成为一件不再有任何感情、以执行任务为生的机器。
铃木央人在崩溃之前将自己的人格备份到了云端,HIROTO由此诞生。
兴梠博士高超的计算机技术使HINA无法被完全格式化掉,发现这点的铃木央人同样将她带去了云端。

只要网络存在着,HIROTO和HINA,就将永生不死。
他们是真正的神。
但是在这永生的世界里,俯瞰人类世界瞬息万变的绝望少年和绝望少女,唯一能做的,也只有编织无穷无尽的梦境慰藉自身虚构的数字灵魂。

THE END.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86115522

Tags: 动画
#1 - 2021-1-13 18:25
(嘶 呼)
是作家uks......
真好
#1-1 - 2021-1-13 21:56
うくさ
《因为不满动画情节怒改故事大纲》(bgm79)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