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13 01:26 /
车辙上怒放的向日葵——浅析车轮之国
浅谈情怀大作SUMMER POCKETS
能否改写她的命运——Rewrite综合赏析
[原创+剧透]对Rewrite的一些评论与考证
无尽的卡农——Little Busters赏析兼谈麻枝剧本的若干特征
樱花情节
留言菲语136:《朝色》
ef第三遍通关笔记及与TV版的若干比较
又到了 WHITE ALBUM 的季节(长文评论)
世界系、ngnl、黄金之夜的魔女
关于银翼杀手和星际牛仔的评论
幕末与世纪末
和母亲一起看的,嗯
009佳作鉴赏—true tears
002解析&力荐优秀恋爱作品
京吹1系列
同过去作别的三种方式
无法享受的青春,与无法改变的世界
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 ——重读《文学少女》系列
————————————————————————————————————
包罗万象的作品到10分制的映射实在是做不到well-defined。
我一直希望,只要是一个故事,就都可以只点一个格子。
动画分季和游戏分割全点一遍是那些区分staff的装逼犯该干的事情,我也没有书籍把所有单行本都点一遍的趣味。
当然分割的必要不是没有,比如只看了其中(连续的)一部分,或评价因(连续的)部分而异等,但希望有自主权。
因此,动画区和游戏区也应该像书籍区一样,有统合了各部分的系列。
————————————————————————————————————
自由可分为两种,积极自由和消极自由,当两者冲突时,应该保障的是消极自由。
不需要在这里玩逻辑嵌套,我有云后评分的自由,你有喷我这一行为的自由,然后我有反喷你的自由……
第一个是消极自由,这一行为无涉他人,而第二个干扰了第一个的行为者的权力,是阻碍他人消极自由的积极自由,天经地义应被抵制。
当然,事情并非都是二元的,存在自由的同时还有责任和义务,积消之间也绝非泾渭分明。我无心对这一话题做个周密冗长的论证,只想说,对别人的评分行为指手画脚,是一件充蚀着傲慢,自以为是,让人十分恶心的行为,本质是在将己之标准强加于人,侵犯他人的消极自由。
bangumi遍地都是双标狗,视评分警察为过街老鼠又认为某些情况不应该评分;不断提倡关闭注册/提升注册门槛/实行邀请注册制而自己的账号不过是靠了一个邮箱……观察bangumi的常见舆论,会发现背后的逻辑基点竟然往往是自相矛盾的,充分领会了康德的二律背反精神。对此我感到大惑:隔壁计系是有一门课叫数理逻辑导引的,也曾听说计系是国内仅有的三个会讲哥德尔定理的系之一,bangumi码农据说高达8成,这些人的逻辑都学到狗肚子里了不成?
讨论评分这一行为有很多维度,并不必然包含了要求他人改分/取消评分这般侵犯自由的行为,那些理直气壮地反对刷分/未播先评/云后评同时见到提及评分的就不由分说地给人扣上评警帽子的评警ptsd患者们,大概是我在网上见过的最不可理喻的生物之一了。
ps:稍微提点和责任相关的部分好了,报复型等的评分评论,遭受抵制实属活该。举个例子,你说某动画是垃圾那随你便,但你说staff都是垃圾粉丝都是脑残的话,那就要有承担争议的觉悟了。就像我要承担可能被双标狗回怼的后果。不过对这方面的判定,并不显然。
在某个讨论云打分行为的帖子里,有不少回复在讨论自己动手操作和看视频有多么多么不同,这就是不讲逻辑的表现。(其背后暗含了这样一层逻辑:自己动手会使得对游戏的评价更客观。但恕我直言,评价价值的主要影响因素是审美水平,而不是通关方式,按这种逻辑推延,完全可以声称动画不一倍速完整看10遍以上就没资格评价)我也觉得看和打是两种区别明显的体验,可这和我标记有什么关系?有人居然还做了分类讨论说什么适合看什么不适合,简直搞笑到天际。
对此,《了不起的盖茨比》说得比我好多了:
在我年纪还轻、阅历尚浅的那些年里,父亲曾经给我一句忠告。直到今天,我仍时常想起他的话。
“每当你想批评别人的时候,”他对我说,“要记住,这世上不是每一个人,都有你拥有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