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7-24 03:21 /
本文仅记录作者自己的感受文笔不行也没怎么润色仅做记录,会有剧透先警告下。

樱之诗是部特别的游戏.在bangumi的游戏排位名列前茅,批评空间90点台,扶他自画饼多年的力作。这样一个特别的游戏我选择在一个特别的日子来游玩。
想给未来的生活留点念想,增添一份仪式感。

在游玩之前,由于ost的排名第一所以听了几遍。
君の筆は世界を奏でる
夢の歩みを見上げて
这两首曲子非常喜欢。作为rank1的专辑显得太少,但对我来说只要有喜欢的曲目就是一个好专。要我给分的话大概会给到8分。rank200到500左右。

第一章《春》(6)
有了素晴日的经验,开始玩樱之诗时我做了许多功课。先是看了b站樱之诗的翻译。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5771504
发现了许多梗。还看了贤治之春动画来理解。
https://bgm.tv/subject/3697
虽然我认为这部动画如今看来称不上好,但是对于樱之诗和宫泽贤治的理解还是有所帮助的。
还从百度百科上查到了宫泽贤治在自己死后作品才为人们所熟知。
银河铁道之夜则是在素晴日和回转企鹅罐等作品中有所接触。

樱之诗的故事始于死亡。 草薙健一郎的死亡。然后直哉宣布自己放弃遗产,故事就自顾自的开始展开了。
通常galgame都是以男主角转学等来到新场景为起点,但樱之诗毕竟是高分大作,随性一点也没什么不好的。通过前面的功课我也知道男主角的做法必然有什么隐情。

伴随着直哉与圭的对话,蓝的卖萌,各种属性的女主们围绕直哉聚集在了一起。男主角的日常骚话让我想起黑须太一和风流成性的太宰治。一开始还觉得蛮有意思的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感觉这太水了。
嘛,水日常也是galgame不成文的规定。当年key那么多日常我都撑过来了也不差这些。

兰斯10启动!
刚开始玩樱之诗突然有人给我派任务要我去玩玩兰斯10。反正都是高分作,玩了也不亏正好日常还玩的有些无聊。虽然风格和以前比有些变动也不是我期待的地域压制,但我还是花了半个月打完第二部带着无限感动回来接着打樱之诗。

第二章《夏》(7)
第二章开始回收第一章埋下的伏笔。这些伏笔设置的并不精妙,只是有埋伏笔与揭开伏笔的一个过程还算有趣的程度。引起我注意的主要是神父的话。
你因看见了我而信。那没有看见便信的,有福了——《约翰福音》20章29节
之后直哉像是以辩证法对立统一等理论为基础对这件事做了一些讨论。
“人并非生来就会怀疑。不知怀疑之人肯定也不会不知道何谓相信,人要先是知道相信才能第一次认识到怀疑。”
相信神明与相信小孩子的事有很大区别,但也是大致相同的。正因存在不同才会变得相同。
这些话看起来是在说小孩子的话与神说的话是等同的。直哉是在安慰对方。
但直哉是个无神论者。而且文本框还出现了这样一句话“正因为认识何谓怀疑,人才能够相信。正因为相信,正因为想要相信,人才抱有怀疑。”
直哉既不打算怀疑也不打算相信。
直哉全然没有怀疑小牧,这代表他与当初欺负小牧的人相同并不相信她。他是不打算伤害小牧才选择安抚她。
小牧或许能被映射成直哉的拯救对象。直哉只负责给予别人救赎,但给予救赎之后并不会建立什么更进一步的联系。只是单方面的救赎。
这段对话使我坚信直哉必须是个博爱主义者。不能有人成为他特别的存在。因为直哉是通过伤害自己来拯救别人的。如果有某个人成为了特别的存在,那么为了那个特别的存在他就不能再做这种事了。
事后看来我的理解是对的,直到VI直哉都是孤独一人。只有没被其拯救过的蓝才有资格陪伴他。

《樱花的足迹》是全篇的第一个高潮。完成了明石亘的路线。正式揭漏了直哉给予别人救赎的本质。校长鸟谷纱希作为友方势力登场,也说明了校园内部的势力构成。

真琴线PicaPica(6)
鸟古真琴线是外包的。通过直哉的付出与真琴渴望回报来拉近两人的情感。放到一般的gal里还是蛮不错的展开,但是放到樱之诗里与男主角在共通线的形象产生了巨大的撕裂。
引用了莫奈的《PicaPica》,安房直子的《爬上月亮的兔子》,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故事舞台是奇美拉,主要矛盾是中村家。看得出鸟古线有铺设奇美拉这么一个舞台与引出中村家这么一个反派势力并解释圭来历的任务。
最终矛盾以对中村家进行智商打击(降智)主角用花瓶收买对方律师(机械降神)来解决。但是最终也没看出主角收买对方律师的意义。只是为了说几句真话吗?

禀线Olympia(7)
引用了《霍夫曼的故事》
禀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星奏...噢,不对,是青梅竹马的气息。在其他女主统统消失之后禀一顿倒贴。主要矛盾落在了吹的身上。解释了直哉不再画画的原因与吹的起源。
与外包的真琴线不同,长山香奈得以正式出场开始搞事。老实说禀作为社交大佬,能轻信香奈的话舍弃直哉救来的命我是不信的。与共通线的人设产生了撕裂。
不过直哉的人设得以进一步完善。有小时候发生的事情打补丁直哉的人设不像真琴线那么撕裂。

里奈线ZYPRESSEN(8)
引用了宫泽贤治的《春与阿修罗》《银河铁道之夜》《夜鹰之星》梵高的《有丝柏和星星的小路》还有《小红帽》
里奈线是樱之诗个人线中玩起来感觉最好的。以优美为主要视点来叙述整个故事。还要个人独占的小剧场。这使优美成为了樱之诗中除了直哉塑造最好的角色。
但这是冰川线啊喂!冰川在自己的路线戏份少得可怜。还完成了叙述千年樱起源的任务。
小红帽与大灰狼的翻转很有趣,让我想起押井守的人狼。

雫线A Nice Derangement of Epitaphs(8)
雫线主要内容是从中村一家抢人(樱之诗光从中村家抢人了), 草薙健一郎的欠款,补充千年樱的设定,填禀是艺术之神的设定。
雫获得心灵与失去心里的过程并没有多少描写。只是听了第三者的复述。
还真是一边推倒雫一边还讲着博爱主义的故事。
不过雫又是白毛又是无口非常可爱,制作樱七相图的时候也很震撼所以雫线玩起来感觉还是非常好的。

Ⅳ What is mind?No matter. What is matter?Never mind(8)
引用了《Olympia》
草薙直哉的父母相遇的故事。蓝非常可爱。一瞬间还以为要雷普了。夏目家势力唯一出场的章节。
从本章可以看出草薙健一郎与草薙直哉的不同。草薙健一郎拯救的人必然是自己的挚爱。后续的蓝,雫等人是拯救水菜的副产物。
也能看出草薙直哉与父母相似的许多地方。

Ⅴ The Happy Prince and Other Tales(7)
引用了王尔德的《快乐王子》虽然许多人说直哉钦定香奈是小燕子。但是在我看来圭,蓝,等人也都符合小燕子的意向。狄金森《我居住在可能性之中》
经历了众多虚伪的个人线回收背景剧情之后终于来到了真正的博爱(孤终生)线。
完善了长山香奈的任务塑造,结合禀线解释了她对直哉又爱又很的情感。
“才能或许会背叛,但技术绝不会”,“天才就是那些使人忘记才能存在的人”
有人认为草雉直哉用《我居住在可能性之中》来隐喻即将南飞的“燕子”们十分不妥是持才傲物。但我不这么认为。
对众人的单反面拯救与博爱正是一种持才傲物。人本应是只能自救的。这既是直哉的伟大,也是他的狭隘。夏目婆婆等人救人都是施恩图报的,但直哉不是。
圭的死亡对我来说并不意外。因为我被剧透了。。。
也不止是如此,各种樱花与梦蝶等,樱之诗多次强调了死亡的意向。光是草薙健一郎的死是不足以支撑死亡这一意象的。所以圭突如其来的死亡,既是他燃尽了自己的生命,也是为了支撑起死亡突如其来的意向。
幸福王子的铅芯碎裂,首次开始怀疑其自己拯救别人的行为。
樱之诗的故事始于草薙健一郎的死终于夏目圭的死。

关于禀与直哉的思辨,给我感觉很像物质与意识谁是第一性谁是第二性的问题。


Ⅵ 櫻の森の下を歩む(7)
这一章可以看佐樱之刻的续。大量的新角色登场与旧角色的成长。
在樱之诗中,几乎全部的剧情都是围绕着完善直哉人设展开的。
在Ⅵ 中直哉理所当然般的依赖了新的美术部。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

扯一扯我对樱之刻剧情展开的想法。

在樱之诗中直哉这个角色已经相当完善了。已经完成的角色与死去无异。
摆在直哉面前的有两条路。
作为幸福王子的直哉已经死了,学会去依赖他人。
以直哉的死亡来升华其意志。
从Ⅵ 来看直哉成长的概率更高些,但我奶直哉会死。因为宫泽贤治也是死去之后作品才得到传播。而且樱之刻这一标题也暗示着死亡(樱)的延续与留下痕迹(刻)的意思。

中村家樱七相的地雷是迟早要炸的。反派势力估计还得中村家来当,希望别再降智了。

圭和直哉的童年还没讲,估计还有回忆杀。

舞台应该还是以校园为主,海外的场景可能会有但不会太多。

雫的能力很有可能因为圭的死又回来了。

扶他自说不会有美术部的个人线。我只希望别再像樱之诗这样疯狂撕人设注水卖福利了。不会有个人线可能也是直哉博爱思想的延续。
#1 - 2020-7-24 06:16
托马斯将是直哉思想的继承者(大雾)
#2 - 2020-7-25 20:34
印象里扶她自说的是不会有新美术部的个人线。个人线大概还是会有的。
写得很好,不过个人倒是很欣赏樱之诗中反派的塑造方式,所谓降智倒还好
#2-1 - 2020-7-25 22:35
非実在自闭哥
反派降智不会带来糟糕体验是因为这些反派不是作品中的主要矛盾。主要矛盾是男主角一边救赎一边疏远别人。不过樱之诗对这部分的描写太少了。。。
旧美术部的话,在樱之诗中已经完成了卖福利的任务。一些角色已经没有再出场的机会了,另一些角色还需要完成在剧本中的任务。比如多次提到的美学之神之类的。
#2-2 - 2020-7-26 12:33
Gagharv
非実在自闭哥 说: 反派降智不会带来糟糕体验是因为这些反派不是作品中的主要矛盾。主要矛盾是男主角一边救赎一边疏远别人。不过樱之诗对这部分的描写太少了。。。
旧美术部的话,在樱之诗中已经完成了卖福利的任务。一些角色已经没有...
“反派降智不会带来糟糕体验是因为反派不是作品中的主要矛盾”部分同意吧,我对樱之诗反派塑造方向认同的理由就是没有把重心放在这上面。但比如第四章对反派降智这个情节的设计就很精妙。
旧美术部整体确实不会有多少戏份了,但稟,雫甚至鸟谷(樱之刻CG里有鸟谷线的反派丽华和鸟谷静流的线路)的个人线大概率还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