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4-3 10:40 /
从昨夜23时到凌晨2时,最后两个结局“花开”与“全灭”推完。

由于有一些事情所以造成了延误,陆陆续续的用时三天的每三小时。由于最初有部分被剧透,推完的震撼便不是很强烈。偶尔被打碎的片段与诉诸的言语能激发我的回忆,也是感触颇深。

这是一部很是值得我回味的作品。全篇不长,可是在这较短的篇幅里交代出了一个完整的故事,在原初的信仰上对角色世界观的重建与灵物相处方式的探讨,不得不说作者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各位的述评已经很详尽的了,我想诉诸一下我的感受,理解这部作品的主观角度。

以下涉及部分剧透

仅为单方面上帝视角的阐述,只探讨主要线索,未有详尽。

以矛盾观来看,围绕郁纪与耕司冲突的信仰分歧撑起了作品的主要矛盾,它被认为是不可调和的,以一方的胜利标志着终结的信仰而战,注定无法两全,回归美好。

相比两者的行为动机,我更偏向于耕司的手刃于感情的背叛与为无辜且相爱的他人的复仇。而郁纪则是一位纯粹的利己主义者,虽其有着畸形且绝望的苦衷,但是需要付之以如此大的代价,他已然站在疯狂又极其理性的边缘。

是以全人类的消逝为代价,换得一场梦幻般纯粹的跨越种族的爱恋,获得真正的自由与新生;还是用正义装潢,惩治掉这个肆意杀人且残害尸体的恶魔。于信仰的名义匡扶的正义,与一曲童话般浪漫的恋曲一并探讨。

人物塑造方面。不论是为虚幻般无暇的愿景而持续努力的沙耶,还是被重新赋予生命的意义而于坚强中过活的郁纪,都是在时代中孕育但又不符合时代的野心家。若无法改变世界众人的看法只有改变世界的道路可通,那背叛情感背叛道德背叛世界而坚信自己的信仰是必然的,尤其是经历过孤独和绝望之后。不可否认,二者的结合是无比的适合,孤独的灵魂彼此救赎。

奥雅教授被塑造为一位伟大的父亲,为沙耶付出了全部,包括性命。他是善的典型,作品中并没有突出第二重性,不在主要矛盾的涵盖范围中。

而耕司与凉子,一位肩负着不泯仇意的信仰,一位揭示着真相与抹杀自己所不容。无可否认,他们是极其正确的,不论是对待杀人与背叛的罪恶与拯救全人类的使命。他们也未曾了解郁纪与沙耶的情感,这超越了认知上限的东西。相比于郁纪,无论是谁都不能从他们身上找到一丝一毫的错误,抹杀掉异类不觉中护佑了家园。

青海与瑶是悲剧的典型,两位无辜少女的惨死增加了郁纪的罪恶与耕司的正义。以人类等生物为食物出自本能,因而造成与人类的更加决然的对立与推进故事悲剧之剧情。

再来聊聊标准结局。郁纪在一条通彻深渊的道路中途犹豫了,他没有完全沉浸于梦幻,现实中跨越物种之恋怎会有结果?于是他分了一条岔路走过,没有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走完属于他自己的人生。

世界原初,理性的界限没有跨越。他们确认着彼此的爱意,又义无反顾地彼此道别。

隔着狭小的白色房间,他们用简讯完成最后的告别。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过活,沙耶去追逐真相,郁纪普通且正常,耕司诉诸完正义。只是这个代价也很大——郁纪独自一人在角落慢慢品味余生,青海与瑶以生命付出了莫须有的代价,耕司也失去了全部朋友。一切都无法回归,无法复原。

他们活在世界的两面,留存着彼此最美好的回忆。思来想去,我还是退回了这里,以此结局标榜最终落幕。若非代价实在太大,希望过于渺茫,谁又想放弃这彼此视若唯一信仰的爱情呢?

以上便是我的主观感受,欢迎探讨。
Tags: 游戏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