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3-22 20:32 /
中世纪史爱好者,尤其是P社玩家,大多听过一首希腊歌曲——《你将如闪电般归来》,其歌词取自一则浪漫的希腊民间传说:公元1453年,年轻的奥斯曼帝国苏丹穆罕默德二世率军攻陷君士坦丁堡(即伊斯坦布尔),屹立上千年的东罗马帝国覆灭。城破之际,东罗马末代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悲壮地冲进奥斯曼军阵,而后下落不明。希腊人民(东罗马主体文化为希腊文化)相信,君十一并没有死,他被上帝变成了一尊雕像,隐藏在圣索菲亚大清真寺(雾)的阴影中。有朝一日希腊人民光复君士坦丁堡,君士坦丁十一世将伴随着天空降下的闪电复活,带领光荣的罗马人走向复兴。
这里插句题外话哈,笔者很好奇是否有人像我一样,刚听到这个歌名时,脑海中浮现出的是如下场景:

言归正传。君士坦丁堡沦陷后,希腊人民在三百余年的时光中处于外族异教徒的统治之下。国虽破,人未亡,奥斯曼人征服了希腊人的国土,却始终未能征服希腊人的灵魂。通过羁縻怀柔政策,奥斯曼政府确实吸引了不少希腊人归心,可正如清朝存在天地会,奥斯曼国内渴望复国的希腊志士也一直在等待着良机。终于,机会来了。18、19世纪之交,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战争将启蒙思想和民族主义传遍欧洲,无数希腊青年受其鼓舞,结成革命团体友谊社。该社以实现希腊民族独立为宗旨,决定趁奥斯曼帝国的衰弱起事。自1821年瓦拉吉亚起义,至1832年《君士坦丁堡条约》的签订,希腊革命者经历11年的艰苦奋斗、屡扑屡起,终于在西欧列强武装干涉的帮助下取得成功,希腊王国成为被国际承认的独立国家。
初立的希腊王国十分弱小,领土限于希腊半岛,全国人口80万,对比奥斯曼国内250万希腊人口,不足三分之一。在发展壮大的强烈需求下,在成功复国的激励与鼓舞下,希腊人民渴望将民族复兴事业更进一步,于是“伟大理想”应运而生。
“伟大理想”又称“大希腊主义”,于1844年被希腊著名政治家兼医生爱奥尼斯·科莱提斯提出。其主要内容是收复被奥斯曼帝国霸占的希腊人广大故土:色雷斯、安纳托利亚、特拉布宗等,建立以君士坦丁堡为都,以雅典为经济中心的东正教国家。说得再直白些就是要光复东罗马帝国,使君十一如闪电般归来。
为实现“伟大理想”,希腊政府进行了一系列扩张尝试,效果差强人意:
1854年克里米亚战争爆发后,希腊国王奥托一世不顾英、法反对,趁奥斯曼战局不利之时入侵,结果全军覆没。奥托因此失去“主子”的支持,后被迫退位。
1863年,在英国的推动下,丹麦的威廉王子被选为新任希腊国王,是为乔治一世。作为登基礼物,英国将其殖民地爱奥尼亚群岛赠送给希腊。
1881年,希腊利用列强的矛盾,通过谈判方式和平地将色萨利和伊庇鲁斯南部地区并入版图。
1885年,为进一步扩张,希腊再次不顾列强反对,开启战争动员,结果受到英国3个月海军封锁,不得已作罢。
1896年,克里特岛暴动,宣布脱离奥斯曼独立。希腊派兵支援,第一次希土战争爆发。历时仅30天,希腊惨败,被迫向奥斯曼支付巨额赔款,并割让了色萨利部分地区。
1912年,希腊与保加利亚、塞尔维亚、门的内哥罗组建了巴尔干联盟。同年联盟向奥斯曼帝国宣战,史称第一次巴尔干战争。联军大获全胜,希腊得到了约阿尼纳、塞萨洛尼基和克里特岛。
1913年,巴尔干基督教各国因第一次巴尔干战争后分赃不均产生冲突。第二次巴尔干战争爆发,被“群殴”的保加利亚战败,希腊获得爱琴海马其顿。
可见,“伟大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希腊立国80余年,其扩张步伐迈得并不大,却频频扯到蛋。

原因有二:
其一,奥斯曼帝国虽已日暮西山,但“百足大虫,死而不僵”。希腊国力不可与其同日而语。故希腊如果找奥斯曼单练,就只能被练,纯粹当经验包。除非集数国之力,或可与奥斯曼一战;
其二,巴尔干半岛是英、法、俄等列强的重点博弈场,任何国家在巴尔干单独做大都是不被允许的。希腊每次扩张都要经列强首肯,列强不同意,轻则背后使绊,重则武装干涉。面对工业国家的坚船利炮,奥斯曼尚且忍辱负重,何况希腊。
以上两点使“伟大理想”成了希腊人心中的“海平线”,看似一直在接近,却始终遥不可及。希腊国内也开始出现保守的声音,认为急功近利不可取,应攥紧拳头,先集中力量巩固现有领土,再徐图扩张。意想不到的是,不久后发生的一场国际性大事件彻底改变了国际局势——一战爆发了。这场战争使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出现在希腊人面前,君士坦丁堡和小亚细亚看似已唾手可得,复活君十一的闪电已蓄势待发!
众所周知,一战双方是以英、法、俄、日、美为主的协约国,和以德、奥匈、奥斯曼为主的同盟国。战争伊始,关于如何站队的问题,希腊国内爆发了激烈的争论和冲突。国王君士坦丁一世,作为德国皇帝威廉二世的亲妹夫,主张倾向德国的“表面中立”。另一方面,首相韦尼泽洛斯为尽快实现“伟大理想”,坚决呼吁加入与奥斯曼敌对的协约国。王党与相党逐渐水火不容。韦尼泽洛斯一度下台,不屈不挠的他另立政府,一面鼓动国内的民族主义者加入反抗国王的队伍,一面寻求英法支持。最终,“伟大理想”战胜了“儿女情长”,在英法干涉和国内游行的双重压力下,1917年6月,君士坦丁一世逊位流亡海外,其次子即位为亚历山大一世。亚历山大年仅20,且毫无从政经验,顺理成章地成为韦尼泽洛斯的傀儡。当时,一战已近尾声,韦尼泽洛斯一登台就领导希腊加入协约国,对德宣战,趁黄花菜还没凉打了个酱油。
不要小看这次酱油。一战结束后,希腊靠着打酱油摇身一变成了尊贵的战胜国;宿敌奥斯曼却沦为待宰的战败国,怎一个“惨”字了得。国际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限制希腊扩张的两个主要因素如今都已不复存在。
首先,奥斯曼帝国与希腊的力量对比发生了重大变化。奥斯曼这条“百足大虫”如今是“既死且僵”了。这个曾经横跨欧亚非三洲的辽阔国度随着战败极度缩水,曾被其征服的国家纷纷独立,成为西方列强的势力范围。帝国只保留了小亚细亚这个核心地区,连首都伊斯坦布尔都被英军占领,苏丹政府完全沦为英国的传话筒,苟延残喘。反观希腊,作为战胜国割占了奥斯曼恰塔尔贾线以西领土,国土扩张近1/3,论兵力和武器装备已在奥斯曼之上,而且国内民族主义者得势,实现“伟大理想”的呼声高涨。
其次,国际局势对希腊极为有利。一战之后,俄、德、奥匈三大帝国倒塌,俄国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遭到列强和白匪的进攻,自顾不暇;另两者同为战败国,只能任人宰割。英、法急于在东欧和近东扩张自己的势力,但刚经历惨胜的二国无力陷入新的战争,于是不约而同采取了扶植小弟进攻奥斯曼的策略:法国扶植亚美尼亚,英国扶植希腊,从东西两面向奥斯曼施压。希腊成为英国的权益代理人和打手,在大不列颠的武器和物资支持下秣马厉兵,准备一举灭亡奥斯曼、复兴罗马。
1919年5月,希腊出兵占领伊兹密尔,第二次希土战争爆发。同月,亚美尼亚入侵卡尔斯,意大利在安纳托利亚南部登陆。在希腊人看来,如今的奥斯曼是“破鼓万人捶”,此战志在必得。但让希腊始料不及的是,三国进攻不仅没能摧毁奥斯曼国民的斗志,反而使其“触底反弹”。曾经建立过强大帝国、创造过辉煌文明的土耳其人是一个骄傲的民族,面对亡国灭种的危险,土耳其民族主义者发起了反对不平等条约,争取民族独立的国民运动。1920年4月23日,土耳其大国民议会在安卡拉成立,在加里波利之战中令协约国闻风丧胆的战争英雄穆斯塔法.凯末尔被推选为首任总统,并以他为核心组建了新政府。新政府旗帜鲜明地反对外国武装侵略和伊斯坦布尔的傀儡苏丹。
安卡拉政府成立后,凯末尔开始着手建立国家正规军。这对希腊来说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在此之前,与希腊作战的一直是土耳其革命者组成的非正规军。这些爱国青年空有一腔热血,却毕竟缺乏统一指挥和武器装备,在希腊先进的英式武器面前只能节节败退。土耳其建军使这些革命者有了主心骨,大批土耳其青年应征入伍。更使英、希两国警惕的是,凯末尔和站稳脚跟的苏俄搭上了关系,通过割让部分领土换得了苏俄的资金和武器支持。如果土耳其“赤化”,后果不堪设想。在英、法两国的催促下,希腊和亚美尼亚加紧从东西两面的进攻。只要快速扑灭安卡拉政府就能消除一切隐患。
1920年6月22日,希腊军队从占领的土耳其良港伊兹密尔地区发起进攻。战争初期,希军势如破竹,仅用了半个月时间就已经推进了250公里。色雷斯被希军完全占领,守军全军覆没,暂编第一军司令扎法尔·泰亚尔将军被俘。但随后希腊的攻势就陷入僵局,原因是土耳其采取了“西防东攻”的策略,在西采取守势,占据有利地形,层层阻击希腊。往东对较弱的亚美尼亚重拳出击,柿子先捡软的捏。亚美尼亚不负众望地维护了自己的“菜鸡”形象,很快兵败如山倒,并被土耳其反攻到国内,被迫议和。土亚战争结束后,亚美尼亚国内爆发了无产阶级革命,苏俄红军乘机进攻,仅用一周就消灭了亚美尼亚罪恶的资产阶级政府,建立了亚美尼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

亚美尼亚加入社会主义大家庭,不再对土耳其造成威胁。意大利满足于对安纳托利亚南部的占领,不愿继续进军。希腊与土耳其又成了1V1,经过几场互有胜负的战役后,双方在萨卡里亚河畔遭遇。萨卡里亚河是安卡拉最后的屏障,希腊“伟大理想”的成败在此一战,安卡拉政府的存亡也在此一战。双方都集结了几乎全部兵力。希军的统帅正是重归王位的君士坦丁一世,此时的国王充满信心,并不认为自己是希腊国王君士坦丁一世,而是东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十二世!安卡拉方面也不甘示弱,专门通过一项法令,由总统凯末尔兼任前线总指挥,希望他能复现加里波利之战的辉煌,再次带领土耳其打一张漂亮的防守反击战。
战斗打响后,12万希军凭借兵力和火力优势展开猛攻,9.6万土军逐渐收缩防线、力怯难支。关键时刻,名将的重要作用体现出来了。激战中,凯末尔被流弹打断一条肋骨,他拒绝了医生让他后撤养伤的建议,裹着绷带坚持在前线指挥,亲自践行了他对土军将士们的鼓舞:“阵地的防线是没有的,有的是肉体的防线,这种肉体的防线是由全体人民组成的。人民的每一寸土地都是用鲜血换来的,我们都不能抛弃。”
在总统兼总司令言行一致的激励下,土军捱过了最难的时刻。很多时候,成败就在这一口气。经过十余天的猛攻,君士坦丁一世率领的希军已是强弩之末,土军顽强的战斗意志使他们恐惧和惭愧。高手过招,一瞬间的军心动摇都是致命的。凯末尔敏锐地抓住战机,对希军薄弱处展开反击。筋疲力竭的希军措手不及,全线败退,被乘胜追击的土军逐出萨卡里亚东部地区。
历时22天的萨卡里亚河战役以土耳其胜利告终,土方以损失3.8万人的代价守住了“最后的防线”,并歼敌2.3万人,实属惨胜。但此战正如第一张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一举扭转了战争局势。首先,受到胜利鼓舞的土耳其人踊跃参军,至1922年8月,土耳其国民军已扩充至20万以上,粮饷充足、武器精良、斗志高昂,士气蹉跎的希军已毫无还手之力。其次,“国际风向”也彻底逆转。法国本在土耳其有大量外债和投资,反对英、希侵土。无奈当初制止不了,只好扶植亚美尼亚帮忙攫取土耳其权益。如今亚美尼亚和希腊都被揍趴下了。法国顺势单独与土耳其议和,从土撤军,甚至开始明面上支援土方武器和物资。意大利也步法国后尘,开始撤军并向土耳其出售战略物资。英国深感带不动这个队友,停止了对希腊的军事和财政援助。
事已至此,希腊的失败已是定局。对君士坦丁一世来说,这场失败可能意味着他的再次退位。为了挽救局面,他向英国主子提出了“体面撤退”的方案——即希腊代替英国,军事接管伊斯坦布尔,其他部队撤出土耳其。“伟大理想”虽然失败了,至少收复这座希腊人数百年来的梦寐之城,使伟大的君士坦丁十一世如闪电般归来!
“体面撤退”的方案在协约国内部引起了截然不同的的反应。英国是全力支持,毕竟这也关乎大不列颠的颜面。已经给予土耳其大量援助的法、意则是坚决反对,两国甚至出动军队以防止希军进一步靠近君士坦丁堡,协约国内部顿时剑拔弩张。当然,法、意敢出兵也是料定英国不可能为希腊与两大盟友撕破脸。果不其然,英国果断舍车保帅,也公开反对希腊的计划。君士坦丁一世失去了最后的希望,土耳其则痛打落水狗。1922年9月18日,土耳其将安纳托利亚的希腊军队全部肃清,27日,君士坦丁一世退位,希腊政府辞职并解散军队。至此,“伟大理想”从希腊指尖划过、功败垂成。可惜,希腊的敌人是凯末尔领导的英勇的土耳其革命者,背后是勾心斗角、互相拆台的伦敦和巴黎。
时过境迁,进入21世纪的希腊在破产边缘疯狂试探,与土耳其同为北约成员国,且全国人口不及伊斯坦布尔一城,“伟大理想”怕是咫尺天涯了。不知“希腊伟大理想”和“中国男足夺冠”哪个能更快实现呢?
Tags: 三次元
#1 - 2020-3-22 20:36
(自从明白此生娶不到“新垣结衣”,就一心想活得像段子。 ...)
在B站开了个专栏,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熊兔史话
#2 - 2020-4-13 22:11
(人会活很久。但只能死一次。)
我居然能在bangumi看到这种文章???
#3 - 2020-4-18 20:55
(浮生只合尊前老,雪满长安道。)
赞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