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3-16 16:58 /
     入巢和琉加代表了两种青春行为的样本,也因此获得了相应的象征性特征。每个人都能从入巢身上观察到自己的影子,因为她的感受和普通人的日常经验如此相似;琉加的行为却显得不那么切身和直接,几乎每个人都憧憬过或接近过那种执着和投入的状态,但是由于这些经验稍微超出普通人的限界之外,对照起来显得不那么现实。读者选择如何看待这些或鲜活或虚幻的例子更有可能取决于他们自己的成长经历或者现实状态,但两者都的确源于社会事实,在作品中变成打破青春象征性平衡的隐喻性表达。
     然而入巢和琉加作为青春标志的价值不仅在于经验的可感知性,也源于思维的离经叛道。在外界看来琉加明知没有才能仍然放手一搏的努力犹如一场可笑的悲剧,她飞蛾扑火一般的勇气却惊醒了仍在沉睡的入巢。琉加的越轨不仅使这个人物更加吸引人,也让她成为入巢有效的人生启蒙工具。琉加的最后一跃看似荒诞不羁,这类极端的例子却迫使人们不得不承认在训诫或社会规则之外存在真义。
    布洛赫在《法国农民史》一书中写道,大规模起义难逃失败和起义者被屠戮的命运,它在短暂的存在后会被迅速瓦解。然而此时存在一种更持久、更有效的沉默的顽强抗争,它是未出现在历史叙事中的反抗史,却持久而有效地一点点消解既有秩序的坚冰。入巢并不是作为改写历史的行动者出现,某种程度上她仅仅是一个目睹琉加在现实泥淖中沉浮挣扎的沉默见证者。她或许懂得关于反抗的代价以及期待未来的勇气意味着什么,这样或那样导向的是不确定的结果,但青春终将梦碎的可能性是确实存在的。尽管清楚这一点,困惑的入巢却从琉加的反抗中逐渐意识到自身处在一个有强烈讽刺意味的夹缝中,她下意识地遵从权威意志,却又无意识地暗中拒绝社会环境对精神的侵蚀。这种非公开的自我意识同样是弱者的武器,它让入巢和琉加在明知会被社会车轮强力碾轧下仍然在边缘空间反抗,迈出或许微不足道却难能可贵的一步。
    关于这两人的故事应该被看作主流意识形态之外被建构的另类观点的基石。作者试图借助这个故事批判现实和展望理想,虽然这种企图最终被挫败,但它毕竟是构建一种对抗性观点的有益尝试。作者在故事中用入巢的视角暗示琉加的行为是否能被界定越轨,这样的思考有助于人们反思何为正常、恰当的行为标准,谁来制定这样的标准以及为何遵循这样的标准。其次,无论是琉加还是入巢,两人的方式都未被当作负面案例来呈现,她们的故事仅仅被作为一种关于人类行为的社会文本,去质疑既定象征秩序的稳定性,以及暗示变迁的可能性。当青春的标准不一而足,这些故事就显得尤为必要,它说明观念的修复和革新永无止境。
   
Tags: 书籍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