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6 01:23 /
原文地址:http://www2.odn.ne.jp/~setta/one_rw.htm
世界的分析
One世界的设定
作为剧本核心所在的“主人公从世界消失的现象”和”永远的世界”挂钩的原理直到游戏最后都没有得到解释。
作品中只有一个片段向大家提示了,主人公前往的“永远的世界”是如何出现的。
在主人公年幼的时候,最爱的妹妹みさお病逝了。本以为是永远的幸福生活结束了,主人公开始拒绝这个会发生坏事的世界,去寻找一个幸福的日常能够继续下去的“永远的世界”。
结果主人公忘记了悲伤和去找寻永远这件事,成为了高中生。最终连“永远的世界”也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现实,成为了一个可以把主人公带走的世界。
如果主人公和恋人的牵绊足够深的话,就可以从“永远的世界”里回来。
明明只是在玩一个学园恋爱游戏,却突然被一个完全让人摸不清头脑的世界带走,又突然回到了原本的世界。很多玩家对此都感到很困惑。
说到底从“永远的世界“的出现,到主人公从中归来的原理不过只是“思念引发的奇迹”。但是故事明明是在现实世界里发生的,却突然出现这种毫无理由的奇迹,很多人都是没法轻易接受的,大家都在议论说,就算是瞎扯出一个神也好,科学也好,超常现象也行,至少给一个像样的说明吧。
虽然大家可能会被怒涛的剧情展开,感人的音乐和演出夺去目光,去享受那些别离时的感伤以及重逢时的感动,但用常识想想,被突然告知“这是思念所引发的奇迹”,然后说一句“哦,原来是这样啊”,这种人应该很少吧。
一般来说,现实生活里因为自己或者别人的“思念”而行动的情况是存在的,但只靠思念就达成目的却不大可能吧。
就像电视剧「同一屋檐下2」的大结局一样让人难以认可。
但是,在One里边的不幸和奇迹,彼此的“思念”,这些最终还算是构成了One世界观的完整性。把它当作一个强烈思念可以对现实产生影响的幻想世界来想的话,比起上面提到的电视剧来说,本作里的Happy end还是可以让玩家接受的。
One世界的分析结论
在One里边的世界中(或者说主人公)可以把人的强烈思念蛮不讲理地变成事实。想要完美体验One的故事就把先接受这个设定吧。
One作品中的幸福的日常,通过细致并有趣的描写把和女孩子达成恋爱关系之后别离时的悲伤,还有重逢时的喜悦,这些要素精彩得呈现给了玩家。
剧本家所描写的大概就是这样的故事吧。
但是,为了创造出“离别和重逢”这个桥段,依赖一个丝毫说明都没有的幻想要素,导致玩家很难去接受引出“离别和重逢”的理由。这就是问题所在。
并不是说使用幻想世界就有错了。问题在于没有去充分解释世界观(不如说,没有任何说明)。问题就在这一点。
虽然在剧本里的确给出了一定的情报,也没有太大的前后矛盾,如果好好分析的话是可以理解的。
但就是这点成为了很多玩家迷惑的结尾句。
侦探:所有谜题都已经解开了,犯人就是你。
犯人:你说的对。我认罪了。  
                                                                  完
就好像是以这种结尾句结束的推理小说一样。
尽管解谜需要的线索就四散在文本之中,但除了犯人以外的要素全都没有表示的推理小说。
就个人来说这种类型也很有趣,但缺乏普遍性也是事实。
顺带一提这个问题剧本作者好像也察觉到了,在下一作Kanon中舞的线路就差不多把一切都直接告诉你了。(相对的是根本没用到任何伏笔)
好了,一旦你接受了One的世界是一个带有幻想要素的世界,你应该就能接受“否定了现实世界选择带着自己的思念前往异世界的男人,因为对恋人的爱恋而归来的幻想故事“这种设定了。
既然你接受了幻想世界这个设定,把视线从故事本身移到“永远“这个”幻想设定“上的时候,One就不只是一个”离别和重逢“的泣系故事了,而是一个把游戏本身看成一个无限循环的世界。在企划书中明明写着“这并没有那么重要”的“永远”,在游戏中玩家却得通过高难度的操作,顶着压力(应该是指选项很多)才能达成。如果只是一个离别和重逢的恋爱故事,这个设计是不必要的。作为作品中让人诟病的“永远“的世界,从这一点出发就是一个让人惊艳的设计。
好了,让我们开始对“永远“进行分析。
游戏中,最先说出“永远“这一词的有两个人。
OP中,主人公 “我” (BOKU)说到 “永远是不存在的” 。
接下来另一个少女如此回答“永远是存在的哦”。
作为永远象征的“少女”(瑞佳)到底是谁呢?
游戏中在“天空的风景”一幕中和“我”(仆)对话的“少女”。作品中被叫做“永远是孩子的你”
的“少女”的身影是年幼时候的长森瑞佳。
“永远是存在的哦 它就在这里”
这句写在手册上,从长森口中说出,拯救了主人公的话语,之后被主人公当作“永远的誓言”。
年幼的主人公拒绝了现实世界,正沉浸到自己所创造出的永远的世界。而年幼的瑞佳就对着这样的主人公说出了“这个世界里也存在永远”,并和他约定“我就代替你的妹妹永远陪着你“,就此让主人公停留在了现实世界。【永远论考】(作者另一篇文章)中也有提及。
对于少女瑞佳来说,这只是一句用来让哭泣的男孩子止住泪水,一起去玩的话语,只是轻描淡写不含深意的一句话。
但对于年幼的主人公来说,这是重要的认知(identity),是用来放弃拒绝这个世界的理由。
“自己和瑞佳会永远在一起。如果还存在永远的话,自己就留在这个世界吧“
就此,主人公将用来代替“和みさお永远在一起“的”永远的世界“,用”和瑞佳永远在一起“顶替之后,把不幸的过去/みさお的死当作没发生过,以此来保护自己崩溃的内心。
主人公模糊了自己的记忆以求在精神上保护自己,而另一方则是完全没有深究到这一点每当做是誓言的瑞佳。
结果两人都忘记了那个“永远的誓言“,但却不只是幸运还是不幸两人就像是誓言中那样一直在一起。
尽管姗姗来迟,但游戏开始的时候,两人总算到了意识到异性的青春期。
两人都开始担心起对方没有恋人这一个现状。在此之中孕育出了恋爱之情。因为彼此是不同的人,是不可能作为一个人存在的,开始意识到对方是会在某一天离自己而去的存在。(只有和自己以外的人才能恋爱)
在潜意识中主人公察觉到和瑞佳的永远会有结束的时候,主人公的认知(identity)在本人没有察觉到的时候又一次开始崩塌了。
主人公开始潜意识中开始寻求“其他的永远“,隐藏起来的“永远的世界”不自觉地显现出来了。
最初是和みさお的永远。年幼的时候是瑞佳给予自己的永远。接下来则是和喜欢上的人相遇,想要永远持续下去不想失去的幸福的每一天。
这些思绪汇集在一起,“永远的世界”开始逐渐膨胀,一点点将主人公从现实世界中拉过来。
讽刺的是,相信着“永远的誓言”(现实世界存在永远这一个骗局)的主人公,将他留在这个世界的是年幼的瑞佳,而这给主人公留下了比最初追求的和みさお的“永远”更加强烈的印象,成为了将主人公从现实世界拉走的“永远”的象征。
主人公心中那个以瑞佳身影出现的“少女”成为了“永远”的象征,而“永远”是主人公年幼时候的心愿。
也就是说,本作的主人公所言的“永远是孩子的你”,只可能是“永远是孩子的自己”。
什么是“永远”?
最终消失在永远的世界的主人公,沉浸在和恋人-并不是みさお也不是瑞佳-从相识到相爱的四个月之中,做着永远的梦。(可以参照瑞佳线的独白,澪·岬学姐·茜的Bad End)
“在悠久的时光中…。怀抱着对那个人的思念活下去。虽然那不过是短暂的回忆,只要一次又一次重复下去就可以了。因为,那就是永远…. “
一年的时光过去,主人公一次又一次在梦中重复着和恋人的四个月。
这就是从按下这个名为「ONE~輝く季節へ~」的“开始游戏”开始,直到Fin记号出现为止,玩家通过选择来进行游戏的部分。
“这个世界是不会迎来结局的。毕竟,它已经结束了。”
“少女”看着天空如此说道。玩家所投影在游戏中的那个“我”(仆),会在以天空为形象的“结束的世界“里,和那个”少女“成为恋人,肆意地前进,回溯。(Save和Load)
只有在长森线才称呼她为“瑞佳”就是这个原因。
久弥负责的Bad End中则不是“瑞佳”,而是去寻找岬学姐或者茜。和他们相遇时的台词则是“这就是,永远的开始”。
在她们的线路中,“永远的开始”之后的“少女”就成了她们。(当然,在剧情没有进线之前少女依旧是瑞佳)
最终我(仆)意识到了自己所在的世界是“永远”的世界,回忆起了作为我(俺)的那段时间,为了回到那个现实世界必须要让自己所在的世界结束才行。
但就像少女所说的那样,“永远的世界”其实已经结束了。
那么,主人公回到原来的世界的方法,那就是
“并不是在否定这个世界。我不过在接受这个世界的前提下,就这样被扔在了那个地方。是不是这样一种想法呢?”
否定这种天真的想法的行为,也就是接受了那个永远失去了妹妹,充满悲伤的现实世界,也就是否定了永远本身。
为此主人公必须要去确认,和恋人之间的“牵挂”是不是比永远更加坚实。自己心中作为“永远”的象征存在的“少女”,同时也是“一直是孩子的自己”,为了放弃这种寻求永远的心,确认是必要的。
所以手段就是,找到自己和恋人之间的”牵绊“,结束”永远的世界“找到那条”回去的路“。
让主人公(仆)见识以下玩家是如何在永远的循环中找出“牵绊“得到确认的路线。
标题的意义
作品之中反复提及这样一句话
“在无穷无尽的选择之中,我想你能出现在那里就是奇迹“
这就是名为One的故事,我也认为这就是这部拥有多到异常选择支的「ONE~輝く季節へ~」所含的本质。
也就是说在一个又一个连续的选择支中,否定永远的世界,找到那一把(One)能够打开回到各个女主角身边之路的钥匙(牵绊)。只要离开那个永远的世界,就能到达那个“光辉的季节”
在此之前也出现过玩家操作主人公,并把它这种游戏操作本身融入到剧本中的游戏(风之克罗诺亚,铁甲飞龙 RPG等),也有Yu-no那样一次又一次做出选择重复着Bad End的游戏。
在此之中,「ONE~輝く季節へ~」在此之中也是 将这种操作主人公做出选择的游戏类型以及Bad End是何物 诠释的很出彩的一部作品。然而想要把这一点传达给玩家是很困难的,是不是把Fin记号直接的用来说明这一点会更好呢(比如在Fin记号之后,插入一句和那个少女|孩子的自己做了诀别,哪怕只是这样一句也会好得多把….通过在剧情上和“少女”对话,回忆起我(俺)的存在,玩家都能理解到这一点吧。
设定总论
还没翻,不是很必要。
上班摸鱼的时候翻了翻,不是很仔细所以可能有偏差,但意思应该是能读懂的。
简单说几句个人的想法。在这部作品中,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久弥的发挥是远高于麻子的,不如直接说麻子写的内容是很差的。但One依旧是一部属于麻枝准的作品,尽管最为关键的永远的世界问题重重,核心的瑞佳线结构很糟糕。但从这部作品中,已经可以看到麻子笔下GAL剧本的方向,他需要通过一个更广的视角来表现他的主题,同时以此也可以掩盖他在描写上的缺陷。实际上日后在他的巅峰创作期很明显他沿用了One中的经验。无论是Air中千年的宿命,CL整个小镇和幻想世界的存在,LB中恭介等人创造出来的世界,One一定程度上是一个起点。如果拿纯粹的剧本角度来说,One很难说是一部优秀的作品,但从创作的思路来说这就像对纳博科夫“劳拉的原型”的评价一样,是正在萌芽期的杰作,日后麻枝的确在GAL的历史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数比。
Tags: 游戏
#1 - 2019-11-16 18:14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