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9-9 13:23 /
说下动画明显没用到的镜头或设定吧。

1.火妖。抱歉,记不住名字,仅仅是从开头变火莲花推测是火妖。之所以是推测,是因为全程无打戏。按理说,风息人手这么紧张,又专门设置了拖延时间这种群戏环节,结果冰妖全程高光,火妖全程失联,应当是安排了打戏但来不及做。(不要说火妖中途退圈了,群戏当中有一个火妖被追逐的镜头,但没有打戏,怀疑退圈可能是后来补的)

2.海洋生态。给了很多镜头的大鱼,还有暴风雨中一闪而过的龙,都没有任何剧情或说明,仿佛不存在一样。说实话,作为一个纯路人,我一开始还以为这是一部生态片,毕竟从森林到岛屿、从岛屿到海洋、从海洋到都市,动画展现的生态非常丰富,完全可以像《神奇动物在哪里》做一些生态建构。动画可能有这个心思,所以才在海洋上设计了生物,但来不及做就废掉了。

3.闵先生。这个是最明显的被砍掉的剧情了吧,不仅情节本身的转场就莫名其妙,上一秒对话下一秒突然昏睡,又接了一个不太好笑的笑点(这个笑点明显是要放在一番大战师父“濒死”的情况下才好笑,但闵先生仅仅是躺着“睡着”,怀疑本来的场景会更混乱、更像“死”),而且与后面剧情的衔接也有问题。龙游会馆馆长提到风息抢了三个能力,画虎、闵先生和“斩爆”,这个“斩爆”全程未出场,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抢的,应当是有设计但没来得及做。闵先生和声音能力勉强算圆过来了吧(毕竟有列车叮的一下,但不说闵先生有能力,我还以为是刹车呢),但这三个馆长口中的对无限能力,却不曾在打无限时使用,也没有针对性。如果你说列车上一段是真打吧,但阻止无限的明显是列车脱轨,与三项能力无关。

4.领域。这个领域有多简陋就不多说了,白色天空全程省背景(当然不该是白色的部分也全程高糊),虽然我并不反对这种动心思的偷懒,但让观众在大银幕上一直看白背景还是过分了。罗小黑收回领域的时候,也是叮的一下就没了,怀疑这里的作画被砍掉了。(其实在听到金属系+领域控制的时候,我还期待了一下无限cos剑骨头,哦不,血流斗法,来个凝血成剑什么的,结果这个领域内的战斗比外面还掉价,风息连木系法术都不会用了。。。)

其实从暑假跳票到9月,就可以看出动画在制作中出现了大问题,现有动画大概是从已有素材中赶工出来的,甚至这种赶工已经阻碍了动画本身的叙事。作为一个纯路人,我直说动画前半部分是看不懂的,直到无限上岸后问小黑你是不是讨厌人类,我才知道原来小黑讨厌人类,甚至到更后面我才知道原来人类-妖怪这组对立竟然是核心的矛盾设置,这就需要观众对日式妖怪动画或都市妖怪文拥有一定的知识,有点儿粉丝电影的味道了。但这是不是说明动画一开始就准备做成粉丝电影?我觉得不是。风息(妖怪)与会馆(人类)的关系,其实在很靠前的闵先生的位置就可以展开了。对于闵先生,动画刻意提到了他会馆的身份,对画虎却没有这种设置,可能是在此处有一段背景铺垫的。但闵先生的故事被删掉,就让背景介绍不得不后移到鸠老出场,弄得人在前半部分一头雾水,同伴直接补觉去了。

总之,小作坊害死人啊。
Tags: 动画
#1 - 2019-9-9 15:59
(一个想学英语的动画爱好者)
“罗小黑这么好看这么好看的电影居然没什么人看,跟哪吒一比真的是有点可怜”---来自朋友圈的评价b38
hhh我连哪吒都不看,受不了gay里gay气的
#1-1 - 2019-9-9 21:15
秘则为花
倒不gay里gay气,就是大叔带正太,但也说不上好看,至少我是觉得不值得圈外人花时间的,我是赠票。
#2 - 2019-9-9 20:58
(Komm, süsser Tod)
我记着是画虎、闵先生的能力、滞爆
纠正一下,滞爆能力确实出现了,是把轻轨桥炸断的那下爆炸
至于闵先生的能力我确实想不起来哪里用了
槽点依旧是”所以这三个能力组合在一起是怎么克制无限的?“
#2-1 - 2019-9-9 21:10
秘则为花
我以为轻轨那一下是被风息的木系能力截断的,走神了。不过,既然战斗场面这么混乱,我就默认没有特别展示和说明的能力是没有,毕竟靠观众自己去猜测什么是滞爆和闵先生的能力太难了。

经你提醒轻轨那一段貌似也有问题,突然地铁变轻轨,都市变郊外,怀疑本来设计了两场战斗,强行拼一起了。从火妖的对话看,风息本来就准备在城外拦住无限,无限进城再出城也不合逻辑。不是不能强行圆,但还是怪怪的。
#2-2 - 2019-9-17 15:17
归云寒
秘则为花 说: 我以为轻轨那一下是被风息的木系能力截断的,走神了。不过,既然战斗场面这么混乱,我就默认没有特别展示和说明的能力是没有,毕竟靠观众自己去猜测什么是滞爆和闵先生的能力太难了。

经你提醒轻轨那一段貌似也有...
可能是北京15号线(bgm38)
#3 - 2019-9-9 21:42
后面全程就3d了,感觉管理层出了问题
#3-1 - 2019-9-9 22:15
秘则为花
我觉得不是后面才出问题,前面拼接感也很严重,头半个小时路人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3-2 - 2019-9-10 08:59
bangumi999
秘则为花 说: 我觉得不是后面才出问题,前面拼接感也很严重,头半个小时路人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确实,前面打斗分镜好乱
#4 - 2019-9-10 13:38
(希望在孤寂的泯灭里,作品能够得到最公允的评判,无关浮名 ...)
很多出现的元素都没有用,比如一开始疯狂抢镜的白色精灵。三个抢来的能力也只是提了一下,因为打斗分镜弄得眼花缭乱实际上我根本没发现哪里用过。剧情还是不能黑的,简洁明了两条线,到后面有点强行升华的感觉,反派形象太浅薄,强行嘴炮。反而人狠话不多的无限老哥比较生动。
#4-1 - 2019-9-10 19:51
秘则为花
我觉得剧情就别提了,剧情也不复杂。至于简洁明了的双线,是够简洁,风息都砍没了,能不浅薄吗?人狠话不多,或者说杀伐果决,确实是国漫的一个特色,毕竟反派太浅薄了,以至于根本没有说教的必要。当然,在反派越来越浅薄的情况下,仍坚持说教的某些日漫就更屑了。但必须说的是,国漫比某些日漫还不如的地方是,它的矛盾已经彻底无害化了,风息身上没有什么家仇国恨,他也没有背负所谓真实的死亡,这种类似于心爱的玩具被毁就记仇记一辈子发誓毁灭世界的,一般被叫做死小孩性格。而整个故事实际上是没有正义的,虽然它有一个人妖对立的外衣,但它的核心逻辑其实是谁对我好,谁就是我大哥,不过恰巧是无限更好一点儿罢了,这种好是不需要说教的,或者说快乐本身是拒绝正义的,带有青年gangbang的气息,而我恰好不喜欢这种gangbang文化。
#4-2 - 2019-9-11 16:50
天行鼠
秘则为花 说: 我觉得剧情就别提了,剧情也不复杂。至于简洁明了的双线,是够简洁,风息都砍没了,能不浅薄吗?人狠话不多,或者说杀伐果决,确实是国漫的一个特色,毕竟反派太浅薄了,以至于根本没有说教的必要。当然,在反派越来...
“这种类似于心爱的玩具被毁就记仇记一辈子发誓毁灭世界的”
我想知道住了几百年的家被拆了是怎么“类似于心爱的玩具被毁”

“但它的核心逻辑其实是谁对我好,谁就是我大哥,不过恰巧是无限更好一点儿罢了,这种好是不需要说教的,或者说快乐本身是拒绝正义的”
我觉得更大的问题是小黑对风息对小黑好的理由产生了怀疑,因为风息对小黑好是为了利用他的能力。这种理由能说的上是“快乐拒绝正义”吗,我不是很懂。
#4-3 - 2019-9-11 17:47
秘则为花
天行鼠 说: “这种类似于心爱的玩具被毁就记仇记一辈子发誓毁灭世界的”
我想知道住了几百年的家被拆了是怎么“类似于心爱的玩具被毁”

“但它的核心逻辑其实是谁对我好,谁就是我大哥,不过恰巧是无限更好一点儿罢了,这种...
拆家是什么大事吗,无限把祖居放进灵质空间,鸠老家被改造成景区收门票,动画中人均拆家,怎么就拆风息头上拆成搞生态恐怖主义了,更深一层的执念是什么?空白。那就是死小孩性格,死小孩性格就是属于我的东西你一点儿不能拿走,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我的个人伤痛,没有为别人,只是为自己,没有正义,只是自利。为什么说风息浅薄?风息缺少一个把个人创伤转化为更普遍的救世理念的动机。虽然这就是国产青春文学喜欢的调调:因为我感到痛苦,所以让我感到痛苦的世界是不正义的,我要毁灭世界。

第二段,说来说去不还是风息对罗小黑不好吗。所以罗小黑到底是在人-妖之间选择,还是在无限和风息两个人之间选择,这不明显吗?还是谁对我好我就听谁的大哥文化。
#4-4 - 2019-9-11 18:57
天行鼠
秘则为花 说: 拆家是什么大事吗,无限把祖居放进灵质空间,鸠老家被改造成景区收门票,动画中人均拆家,怎么就拆风息头上拆成搞生态恐怖主义了,更深一层的执念是什么?空白。那就是死小孩性格,死小孩性格就是属于我的东西你一点...
其一,你说的没错,风息是个浅薄的人,更深一层的执念和理念都没有,所以他失败了。但是我还是不能接受被拆家“类似于心爱的玩具被毁”这种论调。拆家这种事可大可小,当事人自己可以不在意,这是当事人的选择,但是旁人说风凉话我觉得不妥,真的不妥。

第二,这个就涉及到正义是什么这个问题了。你觉得这里的正义是在于人-妖之间的选择,而我觉得这里的正义是在于实现目的的手段,把“人”当作工具来利用对比把“人”当成“人”来培养,这何尝不是正义的一种体现方式呢。

求同存异,如有冒犯还请见谅。
#4-5 - 2019-9-11 19:31
红牛牌拖拉机
秘则为花 说: 我觉得剧情就别提了,剧情也不复杂。至于简洁明了的双线,是够简洁,风息都砍没了,能不浅薄吗?人狠话不多,或者说杀伐果决,确实是国漫的一个特色,毕竟反派太浅薄了,以至于根本没有说教的必要。当然,在反派越来...
人妖对立如何解决是大义,“谁对我好”只是个人层面上的私情,作品前期讲私情,后期把两者对立起来逼迫罗小黑做抉择。风息虽然本人浅薄了些,背后蕴含的对立思想并没有因此而打折扣。夺取他能力的时候,罗小黑还问了一句:“那你是为了我的能力才对我好的吗?”,这里是罗小黑行动逻辑的转折点,原先他对于大义并不如何关心,直到发现自己也被牵扯其中才被逼面对。私情可以是别有居心的利用,大义也可以是满口胡话的谎言。所以最终决战的台词一直强调的都是大义层面上的事情。总的来说,虽然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大体上还是没有跑偏的。你认为纯粹出于谁好跟谁的观点我不能苟同
#4-6 - 2019-9-12 09:32
秘则为花
天行鼠 说: 其一,你说的没错,风息是个浅薄的人,更深一层的执念和理念都没有,所以他失败了。但是我还是不能接受被拆家“类似于心爱的玩具被毁”这种论调。拆家这种事可大可小,当事人自己可以不在意,这是当事人的选择,但是...
夺走心爱的玩具这种事可大可小,当事人自己可以不在意,这是当事人的选择,但是旁人说风凉话我觉得不妥,真的不妥。如果你发现“夺走心爱的玩具”和“拆家”可以互相替换,那么我做这个比较的目的就达到了。为什么我要在这里谈正义问题,因为正义是一种普遍化命题、是公理式的,无论你接受哪一种正义观,它都可以给你一个可供比较的价值阶梯,让你可以理解角色的选择。但私人情感不是,在私人情感中你凭什么说拆家就比心爱的玩具重要?以私人情感为基底反而需要作品具有更深的共情。所以,无论最初筹划如何,最后呈现出来的风息受制于篇幅是无法提供这个共情的。我不知道为什么风息浅薄就会失败,但失败不代表着角色塑造失败,然而风息的塑造肯定是失败的。我不喜欢死小孩性格,但我不否认死小孩性格难写,如果人性本恶,那么要修饰这种丑恶恰恰需要更深的笔力,否则提笔就惹人厌,某人笔力下降后龙族5大崩大家都看得见。

第二点,如果风息把罗小黑当工具利用,为什么不一出场就杀罗小黑夺领域,风息到底想不想给罗小黑一个家对他好?如果无限对罗小黑没有利用,为什么上岸后听说罗小黑要找风息,就突然变卦要带罗小黑去会馆,是不是看重他的能力?不想深谈,因为人与人的关系本来就是驳杂不清的,对我好的“我”从来不是空洞的指称,而是由某些要素填充的,把人当人的“人”也不仅仅是一个专名,而是被一定的权利义务所规范的。对我好是对“拥有什么”的我好,把人当人是把“什么样”的人当“什么样”的人,两者都不是无条件的。换句话说,如果想象一个反事实推论,罗小黑最后决定为风息使用领域,那么风息和无限的角色会不会调转过来,罗小黑会不会为了保护自己的风息爆种?为什么我说这是一种“大哥文化”,往深一层剖析,就是青少年处于一种具有过强自我意识的阶段,经常会对这种好做一种它是“无条件”的误认。为什么说快乐拒绝正义,因为快乐只要多上那么一点点儿就会逆转结果,杀人的快乐比不杀人的快乐多那么一点点儿,杀人就是正义。快乐缺乏一种律令式的绝对限定,仅仅看重量的积累。而正义恰恰是律令式的,比如我们常说康德的“人只能作为目的”,换句话说,就是某物被当作目的仅仅是由于它是康德定义下的“人”,除此以外,它是罗小黑之类的从来都不重要。所谓大义灭亲,根本大义是超越亲亲伦理的。
#4-7 - 2019-9-12 09:38
秘则为花
红牛牌拖拉机 说: 人妖对立如何解决是大义,“谁对我好”只是个人层面上的私情,作品前期讲私情,后期把两者对立起来逼迫罗小黑做抉择。风息虽然本人浅薄了些,背后蕴含的对立思想并没有因此而打折扣。夺取他能力的时候,罗小黑还问了...
大义的选择基于谁对我好,这不矛盾。。。双方陈词大多时候都是平行层面的陈词滥调,而唯一的交锋点恰恰是“风息你对罗小黑不好,你还敢说自己是为妖怪吗”。。。无限还不如直接说“有这么多妖怪站在会馆一边,你还敢说自己是为妖怪吗”。。。哪一场集体运动不是从肃清内部叛逆分子开始的?爱国主义运动要先“天诛国贼”,工人罢工要先杀“工贼”。
#5 - 2019-9-12 09:32
(菜狗)
前半个小时我就睡着了
#6 - 2019-9-13 15:29
(信仰是为了虚幻之人)
哇,真的没懂啊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