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5-9 10:54 /
如果各位读过小说,应该记得伊藤在最后的访谈中坦言:自己并非以角色中心展开故事,而是希望探索新的创作方式,将语言与思考直接展现在读者眼前,这本身就意味着此书的文学性与戏剧性薄弱,剧情与人物是为了支撑messages设立的,作为剧场版的改编难度极高,毕竟,缺少冲突如何构成戏剧?

在评价之前,我衷心感谢山本幸治和整个制作团队负责的态度,15年得知manglobe破产时心情复杂,没想到他们成立geno studio后继续制作,终于在17年完成。

脚本·监督由村濑修功负责,从魔女猎人罗宾开始,他负责的作品常用电影中的拍摄手法,脚本本不是他的强项,前期作品中大部分日常内容沉闷,但不断练习后个人风格逐渐成熟。虐杀器官的剧场版为了避免阐述(exposition)占据主要时间,删除了薛帕德母亲的全部出场片段,将小说中‘逐步影响脑部’的虐杀语法改换为‘推进剧情迅速进行’的驱动器,虽然对删去的部分略感遗憾,综合考虑后发现确实是有必要的改动,由其是将‘虐杀语法’生效的时间瞬时化,观影时的紧张感也能被充分调动。可以说村濑在脚本上下了不少功夫,虐杀器官也算是他颇具代表性的一部作品。

此篇后半段黑暗的环境给观影带来一定影响(考虑到原作是在电影院中放送,或许DVD的媒介不能完全还原成片效果)。整篇镜头运用接近电影拍摄手法,最后薛帕德举枪射杀约翰·保罗时,使用了广角镜头,约翰和薛帕德在镜头左下方,随着枪声镜头快速晃动上移,停留在明媚的月色中。剧场版并未清楚地交代最终薛帕德做了什么,却追加了一段上尉的独白“如今,我觉得,约翰·保罗也不过是个卡夫卡《城堡》里的居民,有着能够翱翔天空的翅膀,却固守寒城的居民,而我要迈出这一步,改变这个毫无希望的世界。” 以及之后一幕日光下的非洲草原,狮子从野草中离开的画面,这里其实是隐喻薛帕德在小说中对约翰死亡的想法:我羡慕他(约翰)的死亡方式,他的尸体会曝晒在太阳下,在天与地之间腐烂……制作组没有选择将这段做成自我独白,以画面代替文字完成了这个无声的场景。
#1 - 2019-10-15 00:21
(負の連鎖)
很有价值的评价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