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8 16:52 /
《追逐繁星的孩子》中往返于地下世界的明日菜,总会让人想起《海边的卡夫卡》中对《矿工》的这段评价:
白气从大岛手中的杯口冒出。天空虽然仍阴沉沉的,但雨现已停了。
    “来这里后都看了什么?”
    “现在是《虞美人草》,之前是《矿工》。”
    “《矿工》?”大岛像在梳理依稀的记忆,“记得是讲东京一个学生因为偶然原因在矿山做工,掺杂在矿工中体验残酷的劳动,又重返外面世界的故事。中篇小说。很早以前读过。内容不大像是漱石作品,文字也较粗糙,一般说来在漱石作品中是评价最不好的一部……你觉得什么地方有意思呢?”
    我试图将自己此前对这部小说朦朦胧胧感觉到的东西诉诸有形的词句,但此项作业需要叫乌鸦的少年的帮助。他不知从哪里张开翅膀飞来,为我找来若干词句。
    “主人公虽然是有钱人家子弟,但闹出了恋爱风波又无法收场,于是万念俱灰,离家出走。漫无目标奔走之间,一个举止怪异的矿工问他当不当矿工,他稀里糊涂跟到了足尾铜矿做工,下到很深的地下,在那里体验根本无从想象的劳动。也就是说,不谙世事的公子哥儿在类似社会最底层的地方四处爬来爬去。”我喝着牛奶搜刮接下去的词句。叫乌鸦的少年返回多少需要时间,但大岛耐心等着。
    “那是生死攸关的体验。后来好歹离开,重新回到井外生活当中。至于主人公从那场体验中得到了什么教训,生活态度是否因此改变,对人生是否有了深入思考,以及是否对社会形态怀有疑问……凡此种种作品都没有写,他作为一个人成长起来那种类似筋骨的东西也几乎没有。读完后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心情——这部小说到底想说什么呢?不过怎么说呢,这‘不知其说什么’的部分奇异地留在了心里。倒是很难表达清楚。”
    “你想说的是:《矿工》这部小说的形成同《三四郎》那样的所谓近代教养小说有很大的不同,是吧?”
    我点头:“嗯,太难的我不大明白,或许是那样的。三四郎在故事中成长。碰壁,碰壁后认真思考,争取跨越过去。不错吧?而《矿工》的主人公则截然不同,对于眼前出现的东西他只是看个没完没了,原封不动地接受而已。一时的感想之类诚然有,却都不是特别认真的东西,或者不如说他总是在愁眉不展地回顾自己闹出的恋爱风波。至少表面上他下井时和出井后的状态没多大差别。也就是说,他几乎没有自己做出过判断或选择。怎么说呢,他活得十分被动。不过我是这样想的:人这东西实际上恐怕是很难以自己的力量加以选择的。”
Tags: 动画
#1 - 2012-2-19 13:50
(媛娇系是检验大法的唯一标准)
文学青年一只发现
所以说成长啊改变啊真的这么重要么?
我们不过是日复一日的重复着日常
#1-1 - 2012-2-19 17:21
orgsun
是的,于我的感觉就是如此。
「遇到事件>进行思考>吸取教训>进而成长」,这样的过程实在是太有欠自然了。大多时候我们只是被动的遭遇各种各样的事件,但自己却根本没从中学到什么,或者变得更聪明一点。
这里面没有戏剧性,却更为自然。
#2 - 2012-7-4 00:32
(Instead of fretting what you do not have, favor wh ...)
矿工中的富家弟子,真的学到什么了吗....如果仅仅是呆了一段时间,又回到富足的生活,可能很快就把折断不许快的经历给忘了。

「遇到事件>进行思考>吸取教训>进而成长」
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只是以为自己成长了,这样来欺骗自己;如果再遇到同样的事情,该犯的错误还是要犯。能够真正像这样行动的话,总会变得很了不起。大部分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就开始拒绝学习,因为是大部分人,所以才有你说的“有欠自然”。


可是,人类总是会被努力的孩子所感动。
#3 - 2012-7-4 00:36
(Instead of fretting what you do not have, favor wh ...)
不过,这样的观点,也挺有味道的;希望从每件经历的事情中,获取经验,得到进步;可是实际情况却是,很多事情过了就过了,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

大概,根本问题在于,人类的信息处理能力、速度不足。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