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8 20:54 /
        最近大概花了40个小时将Ever17给全通了,总想写下点什么,甚至考虑过重启手账手写,但感觉本人更像是个“现代人”,敲击键盘给我带来的爽快感远超动笔写,也就放弃了手账的念头(其实是想享受装饰手账给我带来的满足感,突然少女心哈哈哈)。嗯稍微有点跑远了,嘛毕竟是日志嘛,多说一点无关紧要的闲话倒是更能证明了我的存在(笑)。
        回到主题,得先说明,我对Ever17的评价是“佳作以上,神作不满”。但我并不是在通完游戏的时候立即得出这个评价的。在我开始通完游戏的瞬间,我甚至有“都没让我感到一丝震撼感这也能被称为神作”的感觉(bgm99)。我稍微花了一点时间进行思考,“难道作品本身真的很烂吗?”答案显而易见,当然不是。那为何我体验不到评论中所说的震撼感?想了想,于我而言,解释这一现象最贴切的四个字就是“见得多了”。吹们总会嚷嚷“从Ever17的那个时代对他进行评价”,可我是生活在当下这个时代中的,让我极其客观地脱离我所处的时代,抹灭我所有的游戏经历及认知,让我从Ever17那部作品的年代给他一个极其客观的评价,我办不到。也就是说,我的游戏经历及认知,使我失去了“理应获得的震撼感”。
       既然于我而言极其客观办不到,那么给出相对客观的评论还是可行的:
       得知真相后,回过头来想想,你会发现,Ever17将悬疑类作品最需要做的一件事--欺骗玩家做到了极致,因为你从一开始就被骗了。双主角的玩法,许多人在一开始游戏情报缺失的情况下可能会默认,主角的选择只是改变了观察事件的视角,而没有改变其他要素。但作者在玩家选择主角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偷偷改变了时间轴。但为了使玩家不轻易察觉到这一点,作者就利用剧情欺骗玩家,也就是两个视角下发生了近乎相同的被困LeMU的事件,并且被困LeMU的成员,在两个视角下几乎相同。即便在成员存在一丝差异,但在情报缺失的条件下,几乎难以得出时间轴发生变化这一结论。
       但是呢,要感受到上述那一点,则必须玩通除coco外的4条线,这也就是为什么许多人在说“不玩通coco线这个游戏等于没玩”。个人并不同意这个说法,这种说法就像抹杀了前面4条线的意义(或者说是,在他们看来这4条线的作用只是为coco线作铺垫罢了)。然而武视角,无论是月海线还是空线,作者都已经塑造了一位“为了心爱的女人自己可以去赴死”的真男人的形象。在月海线中月海开始有提到武是“伪善者”,开始我也很同意“伪善者”这一评价,完全不从别人的立场、完全没有了解别人的过去,就不负责任地说着“一昧地让人去相信希望、一昧地强调要活下去,活下去就是好的”这些“废柴”“大好人”男主会说的话,但武他不同,它不是靠嘴炮来把妹为了月海心爱的恰米他能只身摸黑潜水去搜寻恰米、甚至最后为了月海能够生存笑着说着“我不会死的”只身沉入海底,要我是女的的话,我给武的评价应该会是“ 乐天的‘大傻子’ ”吧(bgm90)。空线,还用多说么,爱上了AI在自己能够脱逃的情况下选择和其共生死,武这个男人,够charming吧(bgm96)。即使只玩到这,我觉得我已经见证了一个可称之为真男人的爱情故事了,又怎么能说等于没玩呢?当然全游戏的爆点还是在coco线,上面只是个人私心想要过分强调武的魅力(bgm96)(疯狂解释)。
Tags: 游戏 Ever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