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 20:24 /
《少女☆歌剧 Revue Starlight》(以下简称为少歌)是一部在所有涉及的方面都浅尝辄止的动画。
我无从确认这到底是制作者的意图,因为这显然让同人创作有了更大空间,抑或仅仅是失误。我有资格做的只有诚实地表达我的看法:我真的不喜欢这样的结果。就我个人而言,少歌的话题度带来的网络梗图,梗视频比动画本身更有趣,似乎最近的高话题度动画都有这样的特点。当然这不妨碍我评论这部动画本身。
我能想到的会影响评价的因素是期待。如果你看了第一集以后还能只期待这是个类似Love Live的偶像校园动画,那少歌应该起码给出了一个合格的答案。作为卖点的声画部分做得非常到位。画面演出效果惊人,音乐在数量和质量上保持了相当高的水准,我甚至觉得声画确确实实补充了故事上的某种空缺。人设方面大概是因为要配合真人舞台剧,外形上并不特别突出,但区分度还是做出来了,性格属性上也比较明确。故事更是紧紧围绕着各对CP发展,假如能有喜欢的CP或者角色,那应该能享受少歌的绝大部分魅力。
但我不认为大部分人在看完了第一集后三分之一之后还会这样期待。我没有做调查。我只是看到了弹幕和群友的反应。但期待不只是一个校园偶像动画的理由恐怕比期待是的要坚实得多,而且很简单很明显:他妈的这里有一只会讲话的长颈鹿,有美少女用神秘力量换装手持兵器在舞台上对打,似乎在争取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你跟我说这只是个偶像校园动画?
用更正经一点的词汇概括:少歌在第一集后三分之一,用了别出心裁的演出和情节转折,引出了「世界的另一面」。
而少歌在这方面的一个问题就是,它抛出了一个「世界的另一面」,但最后却丝毫没有发挥其潜力,而是披着这套看上去很酷炫的外衣演了个再陈词滥调不过的偶像校园动画。而在我看来,甚至比平庸更差,因为它对人物的塑造相当有问题:特别是主角组爱城华恋和神乐光。
不需要我多举例子,「世界的另一面」是许许多多影视文学作品中经常出现的设定。最典型的就是《女神异闻录》系列中一系列基于荣格心理学创作的设定。这种设定最大的魅力是讲现实生活中发生的现象,以一种非科学但成体系的方式重新进行解释。如同《P5》中,拥有强烈的扭曲欲望的人会在世界的另一面生成魔殿,拥有叛逆意志的人会觉醒人格面具这样的设定,尽管荒诞不经,但又能感觉到这种微妙的对应中的某种可信。
尽管有时候「世界的另一面」也会被叫做「异世界」,但显然和需要穿越才能到达的充满剑与魔法的那个异世界不同,「世界的另一面」中充满了以某个核心概念重新解释、二次加工过之后的原世界的产物。在我看来,一个好的「世界的另一面」设定最需要的就是与「现实世界」有趣而可信的对应关系。
假如你同意这一点,那应该不难理解我接下来要说的这句话:关于Revue的设定非常模糊,缺乏前后的一致性,最终变成了一个没什么可信度的设定。甚至我不会奇怪有人看到我提出,少歌关于Revue的设定是一种「世界的另一面」的时候会跳出来反对,说根本不是这样(但其实是不是没有那么重要,在下一部分会说清楚)。
我们先假设长颈鹿的说法是可信的。Revue就是少女们互相决斗,争夺,成为Top Star,登上「命运的舞台」的这一过程。
既然要决斗,要争夺,那决斗的过程和结果就应该是最有必要讲清楚的。然而并没有。
关于决定Revue胜负的因素,动画中没有直接的解释,只有「闪耀」这个不甚明了的词汇来概括。观众只能通过弹幕和自己的感受来猜测。最常见的说法大概有三种:1.才能 2.和主题的匹配度 3.意志。
在我看来前两点都有它们没有意义的实锤。
才能是最没用的。正是华恋和光这对主角分别在第二集和第一集从两个角度证明了这一点。第一集中秀出神秘而优秀的转校生设定的神乐光被班长纯那打得差点就一轮游,而华恋直接跳入打败了纯那,不多不少正好七句。第二集中做什么都出问题的华恋,也是并不很困难的就打败了班长纯那。这是一个绝佳的说明Revue的结果和才能相关甚小的绝佳的例子,因为光和华恋才能的差距如此明显,而她们对决的对手是同一人,相差的时间只有一天,结果却是恰恰相反。
而主题,我认为它决定的不是胜负而是主场归谁。华恋打败了纯那、露崎、克洛和娜娜,但是华恋显然没有更荣耀、嫉妒等等。而光和娜娜的孤独的Revue中光用友情约定之力打爆娜娜实锤了这一点。而如果主题真的体现胜负,只会引出更多问题。
最后,在谈意志之前,我要先明确我对意志影响「战斗」或者「比赛」结果的看法。我不喜欢那些轻易嘲讽战斗唯心论的人,只要故事情感足够强烈,关于心意的演绎内容足够充分可信,哪怕唯心一点也不会有大问题的。显然我的意思就是我并不认为少歌做到了这一点。要说明这一点就必须深入人物的故事曲线和塑造,(这在下一部分会详细解释)因为可信不可信毕竟是个比较主观的问题,论证起来会相当复杂,所以我认为比较简单可能直接的方法是问问自己:有多少人在每一次华恋战胜对手之后,想的不是「华恋居然这就赢了?」而是「果然华恋很厉害!向着Top Star冲鸭!」

我以上讲的东西很有可能都不是很重要,因为可能打一开始,少歌就不是一个有着「世界另一面」设定的故事。这个「世界另一面」的感觉其实更多只是因为美术方面的场景的设定,舞台剧的表现形式以「歌剧」或者「舞台剧」这一主题构筑起来而已。Revue本身是对少女们的感情纠葛,学习成长的抽象、概括然后再具象化的结果。演技,歌喉,舞蹈或者说「闪耀」本身就不是什么可以量化成数据,或者分解成几个方面的简单和能得出结果,自然,Revue的胜负也不可能简单分解成才能、舞台主题和意志。批评一套本身就不存在,也没必要存在的设定不可信,没有任何意义。
我完全同意。
我不是那种会记住每一场战斗中谁流汗了,擦破了或者喘气有多大的战斗力厨。而某些有着「世界的另一面」的设定的作品中,有时也会因为设定过于细致而影响阅读体验。动画毕竟不是游戏,最重要的是向观众展示自己,而不是把玩家放置到自己制定的规则当中。
我还是要为自己辩护的,就算我完全同意Revue以及一系列相关的东西都不能称作「设定」,但这部分内容依然是经不起推敲的。好不好先搁置一下,我们先说这部分是脆弱的。
但如果Revue作为一种抽象再具象化的过程,那它就不能只靠自己立住,而必须要依附在某个具体的东西上。就像JOJO中替身的活跃离不开替身使者,竞技运动本身的意义离不开运动员等参与其中的人以及相关准备筹办等等一样。
而少歌唯一还算能支撑得起Revue这个概念只有少女们之间的关系了,因为刻画得最多。动画中真正关系到练舞和练歌以及相关事务的情节少得可怜,即使出现也是作为人物情感关系的附庸。甚至除了露崎真昼和大场奈奈以外,动画中也没有人物只用自己就能撑起Revue的。
所以可以这么说:少歌是一个所有的故事情节,哪怕是看上去很夸张的设定,实际上都是紧紧围绕着少女们之间的关系抽象而再生产出的故事。
这听上去真的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概念,实际上这个动画也吸引到了大量的萌战吧扭曲百合厨,CP粉也看的非常开心。
但是本应该非常关键的华恋与光的主线,可能是少歌最经不起推敲的一个故事了。
为了让这个「经不起推敲」不要被误解成逻辑上的缺失或者设定上的不足——这一点应该已经在上一个部分以及这个部分的开头讨论清楚了,但我自己都在反复写这一部分评论的时候不小心变成在逻辑上鸡蛋里挑骨头,所以,我必须要反复运用一个对于少歌这个故事以及我看待它的角度都至关重要的词汇:
「命运」
当我们提到命运这个词,最先想到的是世间万物的过去将来和现在都是确定的。但是把命运当做写在日记上的文字是浅薄的,而且就算这样的命运存在对我们的生活也没有任何意义。不管选择接受还是抗拒都无法违抗这种所谓的命运。这也非常不符合生活在充满机遇和风险的现代的我们自己的感受。我想在看这个视频的,真的完全相信自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是完全确定、不可更改的人应该一个也没有吧。
但是,当我们面临重大的考试(特别是高考)的时候,我们确实会有一种命运的感觉,这不只是因为我们常用「改变命运」来形容高考,同时也是我们自己以及我们周围的世界长久以来为此准备的结果。尽管我们不管认同自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是写在某本日记上的文字,但我们也不会真的觉得未来会发生无穷无尽的可能性,因为我们自己的行动让人生中的某些时刻变得非常重要,而这些重要的时刻发生的事件,确实让未来具有某种稳定性。虽然这种稳定性可能只是错觉,因为世界了不会因为今天对你很重要就对你多加善意,这一点大家应该都深有体会才是。假如我高考当天发生车祸,我想周围的人也一定会在感叹「命运」的残酷吧,假如精确到踏入学校门口的前一刻就更会这样了。相比之下假如我在普通的一天走在普通的街就被撞死了的话,估计还是不会那么让人感觉到「命运的残酷」的吧。这种命运感是非脆弱的,无比坚实的。
你可以把这个解释为类似禀赋效应的经济学效应或者心理学效应之类的东西,假如你玩FGO那你也可以觉得这是历史的奇异点,但为了不脱离少歌,我还是要把这叫做命运。
相信确确实实看完少歌的人应该能明白,假如我们不把视觉享受和对故事的享受分得那么清楚,那这种「命运的感觉」应该是少歌最有魅力的一部分了。这种命运感的展现无关逻辑,也不是系统的世界构建,这是一个画面和故事交融的过程,在少歌中,就是少女们为自己或彼此登上命运的舞台有意和无意所做的展现在我们眼前的一切。
而因为人物的描写有限,「世界」的格局也几乎可以看做限定在圣翔音乐学园之内,Revue本身又不是世界的另一面,这种做法就对唯一的支撑起整个故事的「少女们之间的关系」提出了一个相当严苛的要求——这不是关于「少女们的关系的故事」,这是关于「少女们的命运交织在一起的故事」。

先讲好的部分吧。露崎真昼是少歌里我最喜欢的角色。她是9个人当中唯一一个没有在股市中和别人结成CP的角色,但是她也是最好地体现了我说的「命运」的角色。、
尽管露女士的几乎所有情节都被安排在「日常部分」,但她绝对是这个动画里真正的Top Star。少歌的相当高的话题度和知名度离不开她「闹钟女士」的名声。丝毫不逊色于气势和效果十足的Revue战斗。谈到露崎真昼,群友们都会露出缺德的笑容,复读着「闹钟」「露女士」「扭曲」「不也挺好」之类的话,于是全群上下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这个角色从登场的第一幕开始,角色的矛盾就已经直接展现给观众了。显然从封面还有华恋醒来之前的部分,我们都知道露崎不可能是华恋心中最重要的人,但她却叫她起床,陪她回到宿舍特地去拿代表着华恋与光之间约定的发饰。
这就是露崎真昼这个人物最重要的矛盾了:以温柔的方式表现出来的充满母性的爱,以及心意无法完全传达的少女的笨拙,这份矛盾在华恋的忽视下显得一触即破,仿佛随时可能会引发破坏性的结果。而这份显而易见的矛盾,在所有露崎真昼相关的情节都相当持久地体现着,和她用转舞棒的方式转钉锤一样,这部分的故事也把露女士的内心纠葛举重若轻地分布在前五集的所有情节当中。
我觉得值得一提的是,露崎真昼这个人物实际上是与爱城华恋绑定在一起的。她的行动都是在陪伴华恋,担心华恋,帮助华恋,华恋的身边不是神乐光的话就一定是露崎真昼,这个角色的一切都围绕着另一个角色,这样的状态直到第五话才被打破。对于这样的一类角色,很容易成为她所依存的角色的陪衬。就像石动双叶和花柳香子这两人因为相互陪衬和依赖,她们行动的原因和目的与彼此紧紧关联,而以至于我想到她们的时候,想要谈论她们的时候,非常难只谈论其中一人。露崎虽然在故事里是工具人(闹钟WOMAN)但是故事构成里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角色。当第五集嫉妒的Revue上演的时候,这种矛盾到达最高点,对于露崎来说这绝对是真正意义上的「命运的舞台」,她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握住自己想要的那颗星,这种「命运感」再透过同样在俏皮与深情之间切换的音乐和演出设计当中体现的淋漓尽致——当然,结局很潦草,但实际上问题不出在她这部分上,主要还是对光恋线的安排问题……这个后面会详细讲的。

和露崎真昼类似的是大场奈奈。其实这两人可以形成有趣的对比:露崎是执着于守护华恋一人,而奈奈是执着于守护所有人。如果说露崎这个角色说明了少歌里的角色可以在日常部分被刻画得有多深的话,那奈奈就是说明了透过Revue的部分能把角色刻画的有多深。
不过关于这个有一个事情先要搞清楚:在奈奈主场的第七集里引入的时间轮回桥段,是且仅是用来描述大场奈奈的个人矛盾的。这么做有浪费设定、杀鸡用牛刀的嫌疑——然而这确实非常有效,奈奈温柔博爱的一面被这个夸张的设定折射出强大的破坏力,这种矛盾比露崎的更加浑然一体,以至于达到了第七集结尾的刺激效果,所以我也不好多批评什么。
但我依然觉得这是个浅尝辄止的设定,哪怕就是为了突出奈奈的个人问题,这个时间轮回真正算是影响到的人也太少了。其实就只有奈奈自己和长颈鹿,勉强算上光恋二人吧。我觉得哪怕在迅速略过多次相同的轮回的时候也多突出天堂和克洛以及双叶和香子这两组人的些许区别,可能都会让这一段的观感更上一层楼……当然,这和Revue作为「世界的另一面」的设定一样,也许可以只被看成是大场奈奈不愿做出改变止步不前的问题的抽象再具体而已,这不算很严重的问题。
但这就是唯一一点我觉得不够好的了。大场奈奈的故事是Revue作为一场「相互争夺」的舞台决斗这一点体现出来的。奈奈在日常中对别人无条件的博爱,与在Revue中极其明显地为了自己的愿望而近乎冷酷地战胜对手并实现自己守护所有人的愿望形成明显的对比,这种矛盾又让我们得以窥见奈奈心中从未改变的孤独,和露崎通过日常就能窥见的内心矛盾不同,像大场奈奈这种性格的角色,确实只有给她这种极端的、夸张的Revue游戏,才能体现出她孤独所在。之前的所有的博爱、强大与冷酷还有时间轮回的桥段都成为了奈奈「孤独的命运」的充分准备。
和露崎类似,奈奈的故事最大的问题是结局太潦草,而奈奈还有一个附加的问题就是实力的崩坏,这个最大的问题还不是前后不一致的逻辑问题,而是第七集中,对奈奈的深入刻画中,实力确实是重要的一环,奈奈击败所有人成为Top Star的过程被略过,就连战胜天堂之后也是一脸冷漠,绝对给不少观众带来了震撼,这是「孤独的命运」的准备的重要的一环,而八九集仿佛直接就把这部分的准备撤销掉了——不管怎么解释,都还是给人差一点意思。但比露崎要好一点的是奈奈起码有纯那的理解,这样的结尾显得还是比露崎的要合理一些。

而除去恋光组剩下的五个人,她们的故事都还算中规中矩,不过由于少歌的篇幅原因,感觉内容不是很充足,而这几个人也很难说迎来了什么成长。
星见纯那作为第一个类似「敌人」的角色登场,其实起到了比较重要的介绍和奠定基调的作用,我个人是比较倾向于喜欢这种努力型的角色的,但是给她的篇幅太少(尽管后面的日常中她也挺可爱的),就算官方钦定她与奈奈是一对,我也很难感受到她们之间命运的联结。而和她的战斗也很成功又或者说很失败地奠定了Revue相当不严谨的一个基础——实力和胜负几乎无关,而输掉似乎也不会失去什么——这是纯那亲口说出来的,确确实实写在剧本上的一句话,这就让后面光引出的代价显得非常唐突了。
花柳香子和石动双叶的故事像是一个小外传,第六集真的只是仅仅处理了她们两人的问题,尽管前因也在日常细节当中有所铺陈,但后果却不甚明了,把这一集砍去似乎也不会对故事造成什么影响。但起码能满足CP党的需求,而且这一集的风格差异非常显著,看着非常有趣,所以也不至于说很差。
天堂玛雅和西条克洛迪娜的部分我相信是被大刀阔斧的删减了。这两人的故事很大部分只是通过在练舞房激情对话靠嘴交代出来的。而天堂在第三集结尾说的「我一个人也能成为Star」显得非常没有前因后果,大部分时候天堂甚至是作为一个典范甚至可以说是导师型的角色,在故事中讲各种骚话(之所以说是骚话其实也是因为这个没有前因后果,只知道天堂大概有这个资格讲这种话,而且她也很爱讲这种话而已,典型代表:This is 天堂maya)。而克洛谈到的自己作为童星被天堂的才能打败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绝对值得单独挑出一两集来好好描写一下,但是并没有。尽管这两人似乎都为彼此而努力而变得更强,但第10集最后悲伤的两人走在一起,也只能让等着吃糖的CP党感到满意吧。


爱城华恋和神乐光的故事是少歌最糟糕的部分。这是一个估计很多人不喜欢,而且也是相当激进的观点,所以我要讲清楚,就得把它分为两个部分:一是光恋组部分对于整个故事结构和功能方面的评论,二是对于光恋组内部故事本身的内容和构成的评论。这个角度在展开很难彼此分离,但我确实是从这两个角度考虑的,相信如果有人看到这里的话,从这两个角度来看我为什么觉得不好,也应该更好理解一点。
先说结论:光恋组的故事内容太单薄,没有承担起作为主线的责任,甚至挤压了其他角色的戏份。
光恋组的关键词是「约定」,这一点应该所有看完了这个动画的人都有直接的感受。而我要说的就是,光恋组的故事仅仅围绕着要一起StarLight这个约定,是不行的。因为她们是主角。
假设确实有一个从来没看过,只听说过少歌的人,然后无意间点进了这个文章(视频),居然还看下来看到了这里,我想他应该会有这样一个感受:说了这么久都是少女,歌剧却只谈了一点点啊。
首先其实少歌,不管是动画外的舞台剧,还是剧中的Revue,还是剧中剧的StarLight,都不是歌剧(Opera),而是音乐剧(Music Drama)。假如我说错了请在评论区指正,我会置顶的,就我被科普的情况来说,歌剧对于用歌唱来表现人物和故事情节这一形式有更严格的要求,而音乐剧则宽松得多,可以有大量的念白。当然这也不是少歌标题党了,而是似乎在日语当中「歌剧」一词本来就可以既是指Opera也可以指音乐剧。我不确定这到底重不重要,但我认为这确实会影响包括我在内很多人的期待。
事实就是,我是想多谈一点「歌剧」的部分,但是少歌真的没有深入歌剧或者舞台剧构成的任何细节。如果说其他角色因为篇幅原因不可能深入讲这个,那至少光恋组是唯一一个有机会好好讲讲的了,毕竟在这个故事的开头显然华恋还属于一个有待成长的位置,但从结果来看其实华恋几乎从第一集开始就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了……关于华恋的成长故事问题在后面会更详细地说。
就算无法体现歌剧本身的魅力,也应该在故事中而不仅仅是在剧中曲里强调少女们作为「舞台少女」的性质。这不是我个人的期待,同样也是确实写在剧本里的。特别是纯那、天堂和克洛显然都有对在舞台上表演的强烈愿望,而在第一集中长颈鹿的台词里也有这样的一句:
普通的快乐,女孩的乐趣,将那一切燃尽,追求遥远彼方的光辉,那就是舞台少女。
然而这句话抛出之后,整个故事却没有一处确确实实地表现出少女们选择自己在做的事情带来的牺牲。就连具体的练习情节也少得可怜,第四集和第五集之间应该有的「传说中的严苛训练」也被直接略过了。也许第八集的小光算是有吧。但努力去唱歌、去跳舞、去表演所付出的代价,绝不只会在「失败」之后才体现出来的——正如长颈鹿所说,这是舞台少女的「命运」。抛出了这样一个很有悲剧潜力的概念,但却浅尝辄止,不得不说是一种极大的浪费。
但点出这个命题却不好好演绎不是这里最大的浪费。最大的浪费是作为光恋的故事是放着这么一个有悲剧潜力的概念不管,却以剧中剧StarLight作为蓝本再造出来的。(顺带一提这个剧中剧演出的部分连一句唱词都没有……也许是我太贪心了吧)放着少女们为了登上「命运的舞台」,为了成为TopStar一直承担着的命运,反而去利用一个(假装是)现有的故事作为蓝本,一下子就让命运落回了写在日记上的文字一样的水平——不管StarLight这个故事与九名少女有多少重合,概念上有多少对应,这种呼应绝对无法实现这种命运意义上的飞跃。
尽管似乎可以捕风捉影地说StarLight有暗喻舞台少女的命运,通过这种方法间接地解释了这个命题。但显然StarLight中女神对应角色,体现出的都是角色的个人问题,而不是作为「舞台少女」的命运。
而与音乐剧脱离,与「舞台少女」的身份脱离之后,导致了一个严重的后果:光恋组的约定,真的就只是个约定而已。没有对于音乐剧形式的深入,天空的星星就真的只是星星而已,没有承担「舞台少女」命运的代价,谈摘星的罪恶也只是牵强附会而已,就连华恋这种笨蛋都能在剧中说出「舞台本来就不是一个人能承担的起的呀,还有幕后,搭档……」这种话,一起StarLight真的就只是个约定,是没有梦想的光芒的。
这就是我认为少歌比一般的偶像动画做的还要差的地方了。
直接的体现就是华恋一直说的「我会让大家星光闪耀」,实际上做的真的就只是让神乐光一个人星光闪耀而已。
而「我,再生产」也真的没有除了完成约定以外的意义了。实际上真的很难说在第二集之后爱城华恋获得了什么成长。
我当然知道理论上爱城华恋有在和神乐光一起练习,所以她应该在实力上有成长……但我说的没有获得什么成长还不是指这个。
就拿第五集,嫉妒的Revue做个例子,展开讲讲这个「潦草的结尾」到底潦草在哪里。当露崎哭着喊出「再让我继续照顾你啊」的时候,华恋的回复是「我回想起了成为舞台少女的初心」,根据我的弹幕调查(笑),很多人都觉得这个回复牛头不对马嘴。实际上倒也不完全是这样,实际上华恋是只回复了露崎这句「再让我继续照顾你啊」的表面意思,「我回想起了初心」实际上意思就是自己已经找到了努力的理由,所以不再需要照顾了。但我觉得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露崎喊出这句话的潜台词已经几乎等于表白了吧……当然我的意思不是要这段情节的逻辑做得更严谨一点,哪怕我完全信服「找回初心」就真的能消除露崎心中的嫉妒,这个地方体现出了华恋为何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成长——因为她其实完全没有理解自己战胜的对手的内心,提出初心也只是歪打正着而已。
纯那和天堂没有被华恋改变,也没有去改变华恋非常合理,但华恋与露崎以及奈奈,甚至连和光的战斗中年实际上都没有深入理解她们行为的动机。我觉得很多人和我一样,在露崎和奈奈被打败的时候更多的时候时感觉到一种失落,空虚。爱城华恋没有明白露崎对她的爱,也没有理解奈奈对所有人的爱,她没有明白并给出一个更加好的,能让大家星光闪耀的方法,而是只是凭着「我还有约定要完成」战胜了她们而已。
神乐光则是更「静止」的一个角色了。不过这种静止大概是有意为之,毕竟长颈鹿明确说她是「失去闪耀的舞台少女」,而她也是在轮回中静止的悲剧StarLight的受害者,就连作为转校生进入圣翔音乐学园,也没有直接为奈奈的时间轮回带来什么变化,而是通过影响华恋才带来的变化。
神乐光在第八集与奈奈的Revue中的闪耀再生产也体现了一样的问题,即使这一集有着可能是全篇最帅气的画面演出,虽然她战胜了奈奈之后对可能会夺走华恋的闪耀若有所思,但实际上结局却用最消极的方式对待了这个问题,这已经不只是她是相对静止的一个角色能够掩盖的住的问题了,这个在稍后马上会讲到。
而在这里我想说的是,光恋两人缺乏成长,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她们的故事作为主线时明显的内容不足。最让我感到内容不足的时刻恰恰是结局,在我看来,第十二集的内容真的就是第四集+第一集而已:
光因为想要保护华恋做了伤害华恋的事情(第四集的巴掌,第十二集就是一个人在命运的舞台中复读),一个人去了所有人都不熟悉的地方(第四集是出门,第十二集是命运的舞台)。
华恋不顾一切要找到光,光不愿被找到。与此同时其他七人在宿舍等待着她们归来。这个太明显了就不具体说了。(顺带一提这里露崎已经能完全接受自己现在的位置了,她身上的变化是最明显的,甚至比光恋都明显得多)
华恋遍体鳞伤,光似乎要放弃希望,但最后两个人对约定的执着渴望还是让她们重新走在了一起。
显然我这种概括方式不是很公平,因为有大量的细节不同。最明显也是最直接的就是从视觉上来看完全不同,第四集有很多学校以外的场景,地铁站、水族馆、卖纪念品的小店、东京塔前的小滑梯,这些都非常具有生活气息,即使放在整部动画里也非常突出;而第十二集则是把Revue中舞台的布置发挥到了极致,辽阔无垠的沙海,不断重演的StarLight,还有我可以说是最惊艳的东京塔横插成桥,其实都和之前的意象形成了微妙的对比和进化,又更有富有形式的美。
但我可能必须得说,可能正是这种视觉上的巨大变化,让我更无法不注意到内在的故事真的非常雷同。第十二集的华恋依然是第四集时候的华恋,依然记得重要的约定,依然会为小光不顾一切,依然会在失败之后选择重生,也依然是那个baka恋,第十二集时的光依然是第四集时候的光,依然默默地记得约定,但也依然不爱听人说话爱闹别扭,依然笨拙得不知道怎样才是对华恋最好的做法。
而反反复复提约定,真的就是光恋组故事展开的「唯一」方式了。第四集完美的体现了这一点。不仅光在华恋输了Revue之后不去安慰她,反而还闹别扭让华恋去找她。当然后面解释了为什么:光为了保护华恋已经尽可能阻止她去参赛了,然而她还是去了,而且还输了,这样华恋会重蹈她的覆辙失去闪耀,此时的她的内心也充满了。我就不挑神乐光居然会没想到不去参赛会直接判负这种比较无聊的问题了,这里最大的漏洞是:神乐光没有任何理由去问「你还记得我们的StarLight吗」「我一直以为只有我记得约定」这样的问题:因为就在第一集,两人重逢的时候,华恋就当着面提到了「你完全没有变啊,你还戴着约定的那个发饰呢」,甚至光还回应了说「是啊」。而在光想要自己住一个人的房间的时候华恋隔着门对着光说出了「欢迎回来哦,今后我们要一起努力,一起成为Star,这是约定哦」。我觉得这已经实锤了光是不会觉得华恋忘记了约定的,而这又恰恰证明了第四集强行让光失忆,就是为了重提「约定」,为这份约定补充一点语境。但这没有用。不在观众能看到的故事当中,而是故事之外体现约定的重要性,无疑又把约定变成了写在日记上的命运,价值中间发生的所有Revue,其他舞台少女的爱和热情,真的都没能让他们成长,这样的约定和同样扁平的剧中剧StarLight之间仅仅是一种简单的冲突,而不是命运的矛盾,也没有包括光恋二人为命运改变的一刻做出的一切准备,承担的一切代价。看过《回转企鹅罐》的人只要自行对比「我们一起StarLight」和「让我们分享命运的果实吧」之间力度的差别就行了。
而就是这样缺乏内容的主线,让其他角色有趣的故事草草收尾,到最后也没有很好地总结整个故事。我只能说这是我近期来见过最失败的主线故事了。


我知道肯定会有人在这个评论的某个片段说:你说的这个(这些)问题,在漫画版/舞台剧版/手游版里就没有,你觉得缺少的情节在这些版本里都有,你说的浅尝辄止是不存在的。
我没有看漫画或者舞台剧版的少歌,也不打算玩手游,但我相信这个说法是对的,而且我也没必要怀疑。
一是因为这说明我大概是对的,企划方也认为这些要素确实应该出现在少歌这个作品里,实际上就在我写这篇稿子的过程中已经看到了在少歌Blu-ray BOX第一卷中加入了八分钟的特典回,从标题「99.419 採寸」来看,虽然只有八分钟,但应该也是有关舞台上服装的内容。TV动画版的少歌缺少对舞台等要素的深入确实是一个巨大的问题,不然也没必要用特典回补上了。
二是因为这说明我大概是错的(笑),因为少歌从一个多个媒介联动的企划来讲,至少有一件事情并不是浅尝辄止的,那就是商业模式。在不同媒介上内容的各有侧重这一点我认为是有意为之,这一点是有实锤的:在动画第十一集和第十二集强调了不同版本的StarLight会有不同的结局,并且肯定了剧本的改变。而我很确定舞台剧和漫画无法做出动画这种华丽而富有想象力的演出。如果保持稳定的发挥,舞台剧和漫画应该也会展现出相应媒介上的魅力。这是一件好事。
而在这之上还有没有实锤的一部分,那就是少歌的浅尝辄止和结局缺乏总结性,是有意为之的。换言之,这是一部广告片。假如以广告片的标准要求的话,显然少歌还是比结局突然断头的《超自然九人组》要好一些,起码每个人的故事都还算有头有尾。而且这种不完整性并不像游戏的分割商法——比如EA把模拟人生拆成十几个DLC卖——那样纯粹让玩家难受,而是反而更能激发观众同人创作欲望的,设定的模糊让同人作品有更多的容错空间,而人物潦草的结局则是继续把人物内心的矛盾悬置起来,同人正好可以试着去解决这个矛盾。就连我自己为了能让这篇评论写得比较流畅,试着去串联少歌的各个部分的时候,也确实变得更喜欢少歌这个作品了,虽然只有一点点。比如我写到露崎和奈奈是相似的时候,我就想到会不会我这样算是喜欢上了露崎×奈奈这个邪教CP当中?但毫无疑问的是这部分的内容是我擅自串联起来了的,没有动画中的依据也没有反驳的依据。而这样的东西其实在少歌中真的非常常见。比如Revue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StarLight的故事到底和Revue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为什么动画中总是出现幼小的华恋和光看着长大的华恋和光的演出?九人之间的关系其实并没有完全一一对应展现出来,比如克洛对露崎会有什么看法呢?这些其实都是可有可无的问题和可有可无的回答,但确实是绝佳的同人材料,而且同人也需要承担的责任是0,因此就连用假面骑士龙骑和魔法少女小圆来填充少女歌剧的内容也变得非常有趣,这也绝对会给所有对少歌还不算讨厌的观众带来快乐。我想我看的玩梗图和玩梗视频的时间已经超过我看大结局的次数了(我只看了一遍)。
假如这是真的有意为之的话,我恐怕会从「不喜欢」变成「讨厌」少歌。因为这不是一个优秀的「作品」应当做的事情,这种刻意的分割商法也非常不真诚。这是商法扭曲作品的体现。当然,这一切没有任何实锤,只能说从结果来看确实有这样的效果而已。


我不喜欢《少女☆歌剧 Revue Starlight》。我也不讨厌它。我问了一个给少歌好评的朋友为什么给好评,实际上我发现他其实也是并不喜欢也并不讨厌,他给好评的原因是「至少它不崩啊」。比起口碑跳水的《轻羽飞扬》,似乎少歌实现了弯道超车。而这位朋友也是一月新番《Darling in the FRANXX》的受害者之一,我实在也没办法谴责他是不是要求太低了。
实际上我扪心自问的话,假如要我选择一个在有少歌的世界和没有少歌的世界选择的话,我还是会选择有少歌的世界。因为假如没有少歌的话这个季度就真的少了好多傻屌图和梗,少歌确实给我的生活带来了欢乐——哪怕我根本没办法实锤是它有意变成现在这样的。
但让假如我以同样的诚实问自己:就因为它给我带来了欢乐,就因为我算不上讨厌它,我就应当给它好评吗?
当然其实我标题就剧透了我的答案了,我当然会说:


Non-Non哒哟。
Tags: 动画
#1 - 2018-10-2 02:36
厉害啊,我想说又不知道怎么表达的都给我说出来了。这部确实是涉及了好多主题但都没讲明白的动画。还有,看第一集时如果不是好多群友的墙裂安利,我都要被配音劝退了。最可气的是bnn配音太糟糕了,仅次于露女士。
#1-1 - 2018-10-3 00:22
加拉哈德
你不懂萌p棒读的魅力!
#2 - 2018-10-2 03:50
写的太好了。作品的缺点和“期待值被拉高之后以一个高要求作品所看到的缺点”都提到了。光恋的性格塑造在第七集之前就受到了诟病,而无论是主线人物还是支线人物,都谈不上成长,而仅仅是一个鲜明的影子罢了,一到性格转变就出现问题;与之对应的故事主题的深化也就无从谈起了。

但是就楼主提到的三部作品作为对比,《超自然九人组》《DitF》《轻羽飞扬》来看,还是有很大区别的。首先,引发期待的类型以及程度不一样。故事的确是少女歌剧的薄弱环节,而许多“引发期待”的作品实际上也可以统称为败给没有讲好一个完整的故事。但即使剥离了故事本身,单纯地拿第一话和第三话反复观看这样的操作,在其他三部番里(以及在其他大部分番里)就都没有出现。而这种(新颖的)表现手法本身甚至可以脱离故事本身,直接给观众带来上佳的观感,实际上就凭这点就值得给一个好评了。其次,令人失望的程度不一样。这个故事本身的水准,的确不高,但是要说“近期来见过最失败的主线故事”,Emmm,我觉得楼主的要求可能真的很高,这一季的新番我就追了三四部,《天狼》了解一下。或者换句话说,现在看到的大部分剧本水平都很烂,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少女歌剧的故事水准达到前60%的水平毫无疑问还是有的。

“丝毫没有发挥其潜力”真的比平庸更差吗?这里不是指摘楼主没有摆正看番的期望。的确前面的Revue演出以及第七集对故事质量的突然拔高,后面的故事说服力反而减弱,配角的塑造反而比主角强,等等,这的确是作品结构上的失败之处,随之暴露出的各种问题也极度影响观感。但是我认为如果真的“冷静下来”,去拿少歌与平庸的作品作对比——和那些BGM6.5到7分左右的作品相比较——恐怕是不会得到这样一个结论的。

PS:对于“与一般的偶像动画(的人物塑造对比)"这个想法倒是蛮有趣的。实际上要做好故事,塑造好人物,这是几乎所有虚构文本的任务,因此人物这个词是分配给“动画”用的。而“偶像”这个词的意义呢?稍微引申一下:最近十年发展起来的粉丝经济正是以“故事”“人设”等等来包装偶像。而以前的偶像,关注的更多是他们的作品,只需要歌好听、舞跳得好看、就完事了;所以如果要以这个角度说“偶像”,这点上少歌是完胜的,这恰恰是因为虽然它陈词滥调,但是它十分酷炫——第三集天堂maya唱一首“歌”就能吸粉,还不够说明问题么。
#2-1 - 2018-10-2 14:49
Baka影
天狼我也看了,我觉得他的主线应该是寻找天狼之匣吧,虽然到最后有点崩,但至少这个目的从架构上来首确实是架住了整个故事的,正是因为有寻找天狼之匣这件事才引出了各色人物,从功能上来说是完整的。而少歌的光恋线则是功能不完整,甚至倒过来压迫其他角色的故事,这属于扣分项了。
其实我说不发挥潜力倒不是说这能推出少歌的质量有问题,这只是能推出我给差评的原因,毕竟我不认为它给我的期待是我的一厢情愿,而是它亲手摆出来,然后没有回收也没有展开。
我其实也不是很懂偶像。实际上我写这段的时候的参考是LL,可能和这部又叫好又叫座的偶像番比是不太公平,但在我看来LL的人物刻画也就合格而已……我确实只是以一个动画的角度来看,确实这样也许少歌要比一些别的偶像番都要更纯粹一些呢
#3 - 2018-10-2 04:06
码字辛苦了,但码的字多不代表就对了

如果说看到
“这是一个绝佳的说明Revue的结果和才能相关甚小的绝佳的例子,因为光和华恋才能的差距如此明显,而她们对决的对手是同一人,相差的时间只有一天,结果却是恰恰相反”
这一段我还想建议lz了解一下控制变量法

然后我就看见了
“而光和娜娜的孤独的Revue中光用友情约定之力打爆娜娜实锤了这一点”
少女歌剧脚本问题是不少…但批判之前请至少看先清楚剧情吧…
#4 - 2018-10-3 00:33
写得太好了!虽然整体而言我对少歌的评价还是正面的,毕竟制作质量摆在那里,但不得不说少歌是一个优点和缺点都同样显著的作品。对于缺点的部分,我的观感基本和你一致,不过分析得不如你细致,看完文章对某些问题的理解也加深了。

比如主线剧情,或者说对于光恋约定描写的问题,我之前的想法是约定过于空洞,缺少实际的精神内核而成为了流于表面的口号式喊话,导致华恋和小光的人物形象都无法真正地立体起来。
看了你说的“第12集基本是第4话的重复”,一下子恍然大悟,仔细回想一下还真是这样。某种程度上,对于光恋约定的阐释,从开头到结局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深化,只不过形式上的变化、冲突的升级掩盖了情节的重复叙述,也就难怪看完结局并不能令人满足,反而因为过于单薄的主线故事而产生空虚感了。

少歌确实是个很矛盾的作品,一方面,前期的突出质量、精彩的revue让人忍不住多刷,每周第一时间看生放、讨论剧情;另一方面,后半部分由于蕉篇的高开低走、revue演出效果的明显下跌(最终话还是不错的),以及结局的食之无味,都让人有种想吹爆但是摸摸良心实在是吹不爆的尴尬之感。
好在少歌是个尚在进行时,或者说刚开了头的企划,之后随着舞台剧、手游、动画二期(如果有的话)的逐步推出,背景设定和人物塑造应该也会逐渐完善,大概可以期待一下未来的潜力吧。
#4-1 - 2018-10-3 04:13
In君
我是等更完一口气看完的,简而言之,剧情缺乏戏剧性。第八集让我有种在看魔圆的错觉,然而又没有魔圆那么深刻的主题和强烈的戏剧冲突。舞台revue长颈鹿闪耀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打架,争夺的是什么,轮回又是什么原理,一件都没讲清楚。如你所说,想吹爆但摸摸良心实在是吹不爆。我只看动画,偶像企划舞台剧不怎么关注,作为一部动画,算不上好看。
#5 - 2018-10-3 05:22
(押井守大洪水学研究者)
回过头来,现在可以说这就是一个9人的空气系故事,5组人之间是互不相干的,任意一组人的问题解决都不以其他人的问题解决为前提。制作组为什么要强行将它架构成一个恋光为主线的故事?我觉得,商业性是一个解释,古川本人的能力也是一个解释。事实上,少歌处处有模仿几导的痕迹:单集构成上斧凿明显;话语上仍然是“命运”那一套;整体结构上同样是用人物支线来推动主线剧情。但问题在于古川并没有几导那种写复杂人物关系网的能力,他的故事“流”不起来,最后呈现出来的仅仅是将恋光的故事首尾分置,中间插进4组不相干的故事,以至于第十话不得不把其他人拉出来给恋光鼓掌来证明她们确实处于一个舞台中,这可能就是原画出身的古川与作为小说家的几导区别吧。虽然这么说很残酷,但从初监督来看,古川并不不长于整体架构,他的模仿作也只就沦为了徒有其表的空架子。这反而让人担心,他强行架构这样的故事,是不是几导带给他的一种限制。另一方面,几导的故事向来是有现实锚定的,意识向深处流动而非空洞化。古川最后仍是在用复杂的手法写一个很浅层的少女的情感,这和之前的4个同样的故事形成了严重的不协调感。松散和空洞,可以说是少歌的两大问题了。
#5-1 - 2019-5-12 10:30
aamoe
嗯,我跟你感觉很像。“松散”这个词用的很对,少歌动画九个人之间是割裂的,可以看出动画里有一点努力编排一些跨cp的互动,比如真昼和香子、双叶和克洛,但是并没有发挥这些互动应有的潜力… 整体感觉很“硬”也可以说故事的主要矛盾立不起来:在这12集里,作为观众感受到驱动故事的,“里世界”是争夺top star,表世界暂且认为是争夺starlight这个剧的两个主角位,先不说这两层之间缺乏对应关系,后者本来可以用来升华“少女之间强竞争的爱恨交织”关系,但是演了才有一半吧这个矛盾就给丢下了;而前者因为缺乏跟现实世界事件的有力连接,形式本身反而变成了驱动故事的唯一途径——因为每天都要revue所以制作矛盾也要revue,就变成每天去打道馆一样例行公事的感觉了。在这件事上几原就强得多,比如少革,不是为了决斗而决斗,而是因为角色的生活里出了一些逼事所以选择用决斗解决。更深层的哲学层面的思考深度就更不用说了,何况本质偶像企划的少歌本来就不需要做到那个地步。我觉得掏着良心说,我可以说很喜欢少歌这个企划,因为角色、中之人、音乐和对舞台相关的表现,但少歌作为动画,只能说发挥应有的作用了吧。我因为很喜欢几原,一开始听说这剧跟几原的联系才来看的,但看过后我只能说古川对几原是只学到了形式而已。(但形式确实很好用!我很喜欢就是了)
#6 - 2018-10-3 13:39
老哥(还是老姐…?)……看了你的评论,我觉得你没认真看这部剧,然后就急吼吼来评价2333
#7 - 2018-10-3 14:31
看了评论的前面一大半,发现了评论中的一些槽点:
1,学园下面的舞台,也就是评论中所称的“世界的另一面”……真的不是异世界……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少女们展现歌剧表演实力的地方。为什么要这么麻烦的进行具象化呢?少女们天天训练,实力有高有低,水平参差不齐,如何反映这种差距和变化呢?如果在你上的普通学校就是考试咯,卷子上的分数代表你的实力;对于歌剧少女,自然是拉出来表演歌剧,表演可以反映其实力。(插一句,并且作品中运用对垒的方式,大大加强了表演的故事性、观赏性、冲击力,属于花了心思的设定)所以地下舞台并非异世界,只是现实世界中的一个层面,反映了少女们水平。
对于一般的观众,由于这个舞台设计在学院的下面,似乎和“穿越”有点像,所以可能会尝试着去在逻辑层面找其和现实之间的联系。但实际上,这种设计,以及表演前华丽的变身、会动的舞台、不和谐的长颈鹿都是近乎“意识流”的手段,一方面这些细节都有其象征,另一方面(更直接的方面)就是为了“潮”“帅”“炸裂”“精彩”,就是吸引观众来看,提升观感!
(若是看过《少女革命》《回转企鹅罐》会更轻易接受这些设定,这部《少女歌剧》在现实和“意识”的结合、交融层面我认为是比那两部作品做得还要好的,不会有太多看不明白和出戏的地方)

2.为什么第一场光输了????
老哥呀……光的闪耀被夺走了呀23333……被夺走了才回到日本的呀23333
之后光经过闪耀的“再生产”才赢了banana的呀2333
仔细看这部动漫的话,其现实逻辑是比较严密的……不会让你随便挑出这么大的错误2333

3,你解释的闪耀(1)才能 (2)和主题的匹配度(3)意志 你的理解是前两者没用,第三者主题没有表现
(1)才能已经表现得很彻底了吧2333班长赢过吗2333班长智商最高,学力最好,最努力最刻苦,但是舞台的才能不如其他人,连一开始的华恋都打不过2333另一边天堂和克洛,天赋+努力,就是强。主角华恋,一开始摸鱼,光来了才找到意义好好努力,最后赢了
(2)和主题的匹配度
这个每一场作画中都用舞台的变化来表示了,请仔细看看233
华恋和光最后用人生书写了一场舞台剧里的故事,匹配度还能再高吗?

诶……其实在舞台上,不在所有的顶尖平台上,每一个行业的顶尖平台上,要想胜出,一定是“绝对才能”+“绝对努力”。在舞台上,由有其特殊点,就是需要与角色共鸣,需要与主旨具有匹配度,匹配度越高,表演越真实越动人。在舞台上,意志其实是最没有的,你的坚持来自于你平时的训练和完成动作的信心,如果没有这两者支持,“就会…用力过猛…然后崩坏……然后尬

(4)配角的作用
这番的配角也是精华,一部12集的作品,描写9个各具特色的人物,代表了人生中向梦想冲刺的几个行为,并写出了作者对这些行为效果、局限的看法……

后面大致扫了一眼……没有太有用的观点……

另外我也觉得对华恋的成长刻画略少,但仔细想想,舞台剧的历练就是天赋+努力的过程,努力的变化已经在日常里侧面描写了很多,没有正面点出所以感觉描写过少。另外故事节奏过于紧凑,你说让我在那个部分再加一点对于华恋成长的描写的部分,我是找不到的……因为每一个部分表现力内容都很强……

最后,说一下我的观点……如果你真正地向梦想努力过,你会明白这个动画里所描写的内涵;在此基础上如果你站上过舞台,你会明白这番里所有的内涵。你会为了每一个配角的经历而揪心,你会理解班长努力而不得的绝望,你会理解克洛挑战从未战胜过的对手的沉重,你会理解天堂maya害怕被人追赶从而更加鞭策自我的骄傲,你会理解露琪女士心中的渺小和自卑,你会讨厌香子的自负,你会感动一直守护约定的光恋二人。这部番借用的是意识流的手法,描写的确实一个真实的故事。
#7-1 - 2018-10-3 18:01
Baka影
我觉得你才是没好好看完我的文章吧……
1.我自己在这篇文章四分之一处已经说了,少歌确实可以不是“世界的另一面”的设定。往后的讨论都是基于这一点的。
2.我不是对第一场光输了有多大意见,我是说这说明了表现出来唱歌跳舞和表演的才能在Revue中有多没用。
3.(1)第二集中华恋唱歌跑调,舞步跟不上,姿势摆不正,别人都没有问题,然后这一集后半段华恋就把纯那打败了。请问你哪里得出的班长是学力高舞台的才能不行?
(2)我不是说舞台设计和主题的匹配度不高,我是说Revue的胜负和主题的匹配度不高。实际上我明确又说Revue更像是用主题作为舞台设计的灵感,但没有深入到股市当中去。
4.我完全同意这个番配角的故事是最好的部分。但你说是描写人生当中向梦想冲刺的几个行为,那我觉得这只是你的一厢情愿。纯那、天堂和克洛还能说她们也许又对舞台纯粹的爱。但显然在光和华恋心中,约定比舞台更重要,她们最开始也只是因为彼此的约定才爱上了舞台。而露崎在故事当中表现出的行为是“为了梦想冲刺”吗?
你说的绝对才能和绝对努力,但事实就是,这个动画根本没有多少篇幅在描写联系和训练,也没有深入唱歌、跳舞和演技任何一方面的技术细节。
我当然也有向梦想努力过,但我不能越过这个动画的内容直接说我得到了这个动画的内涵。
#7-2 - 2018-10-4 00:35
porepoem
作文写的不错
#8 - 2018-10-4 00:12
我觉得你在剧情逻辑方面太较真了。
我觉得少歌优秀,不是因为它剧情优秀才给它8分的,如果光看剧情,我可能只会给个及格或者10分里4、5分的分数,我相信一些真心喜欢少歌的人也不会是因为少歌有多么深刻的剧情和多么严谨的逻辑和设定而喜欢少歌,因为少歌的优点不在这个方面,而是在于情绪的表现力以及其他方面上,如果以剧情逻辑或者深度的角度来看少女歌剧,那只会感觉很难受。
#8-1 - 2018-10-4 07:17
Baka影
你这段话有点狡猾,或者说你其实有点事情没搞明白。
我完全没有较真剧情的逻辑,其实我在修改这篇评论的稿子的时候已经大刀阔斧地删去了关于剧情逻辑的部分了,因为我觉得做这种事情太鸡蛋里挑骨头了,也无法提升到意义的层面。
你一开始说,握在剧情的逻辑方面太较真了,但你后面又说“不是因为少歌有【多么深刻的剧情】”,“剧情的逻辑或者【深度】的角度”。
首先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同意,但我确实是觉得一个故事不是逻辑越严谨就越有深度,甚至我觉得有必要的话逻辑可以为深度让步。说个极端点的论断,我觉得诺兰的某些片子的深度其实是完全不如一些童话的,只是当今时代的特征特别喜欢把结构复杂,有Lore可挖,逻辑严密的东西等价于“好”而已。
我说这些的意思是,你说不要在逻辑方面太较真,这个我完全同意,假如你看到这个评论的前四分之一之后的部分你就会知道我完全同意。但是我绝对不认同在深度上可以做妥协,特别是对深度的期待不是我的一厢情愿,而是确确实实创作者明确提到这些概念的。
又或者你觉得看动画只要享受快乐就行,那这就是一个最基本的出发点有偏差了,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8-2 - 2018-10-4 09:25
skycook
Baka影 说: 你这段话有点狡猾,或者说你其实有点事情没搞明白。
我完全没有较真剧情的逻辑,其实我在修改这篇评论的稿子的时候已经大刀阔斧地删去了关于剧情逻辑的部分了,因为我觉得做这种事情太鸡蛋里挑骨头了,也无法提升到...
我觉得在少女歌剧这方面你对深度的期望值太高了,其实你不必把自己的对深度的筹码全都押在少歌上,你可以看看其他的更有深度的作品也比少歌好。
因为少歌看上去很有深度其实也只是个推销的噱头,它的内核和以及其局限真的很明显了。一些“吹爆”的人本来就是不是以少歌剧情的深度为标准来吹爆的。
#8-3 - 2018-10-4 10:05
Baka影
skycook 说: 我觉得在少女歌剧这方面你对深度的期望值太高了,其实你不必把自己的对深度的筹码全都押在少歌上,你可以看看其他的更有深度的作品也比少歌好。
因为少歌看上去很有深度其实也只是个推销的噱头,它的内核和以及其局...
我这篇评论又不是写给吹爆的人看的,只是我自己的想法而已。
这几天回复很多人的评论已经说了很多次了,还是要再说一遍。我可没有把什么对深度的期望值都压在少歌上。我只是看下来了而已,我不喜欢这种好像我有任何期待都是我擅自提出的说法,因为显然很多作品都很显然有作者对读者的期望进行引导的做法,特别是一些有悬疑要素的作品。
我对少歌深度的期待是有作品里的依据的,作品中抛出的各种概念和可能性是非常明确的,说白了就是挖了坑不填,把这些概念当一次性的刺激用完了就丢,这显然就是创作者野心和水平不匹配。
#8-4 - 2018-10-4 11:12
skycook
Baka影 说: 我这篇评论又不是写给吹爆的人看的,只是我自己的想法而已。
这几天回复很多人的评论已经说了很多次了,还是要再说一遍。我可没有把什么对深度的期望值都压在少歌上。我只是看下来了而已,我不喜欢这种好像我有任何...
嘛,我觉得少歌的本意就是挖坑不填,它根本没有打算展现一个很有深度的剧情,就是打算用完概念就丢。我觉得监督是有能力做出有深度的剧情的(毕竟几原徒弟……),但是因为其他一些因素他不想做有深度的剧情,而且12话的篇幅根本承载不下他提出的那么多,比如轮回,starlight,长颈鹿之类的深度展开,就算展开了的话如果能力不足可能只会变成渣作,我觉得少歌做成这个样子也就刚刚好了。
其实我觉得少歌本质上还是属于那种看的爽就行,深究的话就不太好看的类型,我其实也很希望制作组能把剧情搞好,可是看这部动画背景就觉得不太可能。
#9 - 2018-10-4 12:08
也是没办法的事 第一这是一个商业企划,第二监督古川是新人,第一次当监督(笑)
虽然有点不尽人意 但是少鸽能做到这一步真的很厉害了
要顾及很多方面
#10 - 2018-10-6 11:37
(RUA!)
我觉得大家对于少歌的期待有点类似大家对小魔女的期待,有些过高了,导致最后有许多“不尽兴”和“失望”的观众
#11 - 2018-10-7 00:45
(性格悪い)
写得真好,我觉得这篇文章基本能代表认为少歌比较一般的观众(包括我)的理由了.
#12 - 2018-10-8 00:41
我竟然看完了。。。手动点个赞吧。“最终目的还是为了赚钱,所以只要每个形式都有就好,不用管单个的质量了。”这部动画大体也是给我这么一个感觉。
#13 - 2018-10-28 14:37
(共产译者一小卒)
那个被前期吹爆的番一次又一次轮奸的观众就是我
#14 - 2019-5-12 10:47
(我还年轻,各位dalao轻喷..)
“潦草”“浅尝辄止”“广告片”这几个词我觉得用的很好。我也曾经思考过是不是12集容量的问题,但最后还是倾向于承认古川作为“几原徒弟”只学了个皮毛。我觉得会变成现在这个徒有形式的片,除了“商业上的考虑”这个我没想过不想妄言,大概是因为古川乃至编剧还有提出整个企划的人对故事没有太多追求。而且再进一步讲,我对舞台剧的剧情也很失望。作为一部讲舞台的作品,故事却给人感觉就跟没看过好剧一样,比动画还要糟糕,但有关舞台的细节又都是对的。曾经让我非常迷惑,因为真的是潜力无限的企划。中村彼方也是宝,用这么有限的原材料写出了还不算差的歌词,对补完整个企划贡献极大。整体看来,真是“太可惜了”。2nd live里饱满的表演,我觉得也是混杂了九九组每个人自身的感悟在里面,这样一来,可以说“少女歌剧”这个企划本身就是巨大的形式化的壳,而其本质是九九组的闪耀?…哎。。。真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