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9-28 20:43 /
9月末,先祝作者生日快乐以及新婚快乐。

关于这个短篇,似乎有一些评论在质疑这个短篇的“治愈”标签,说它本质“致郁”。但其实,能认识到现实很丧、命运荒诞、我不漂亮,能承认这些不可避免的悲欢无常,这本身就是一种“愈”。

两个主角,第一个是只在被喊说“怪物”才流泪道谢、此外全程无台词的另类裂口女。小裂的长相本来就是丑怪,硬要伪善地说她的脸可爱,硬要给她不该有的期待,结果就是压垮她。(国外高校有一个奇怪的风气:老师们会变着法子夸你的文章,保护你脆弱的自尊心。人际交往也是,想方设法维持礼貌。这和《小裂》好像。)

第二个主角是愤怒的班长,是与“伪善”对立的“残酷真相”。我猜,班长最后的哭泣是因为她说出来的事实很丑陋。这个真相很残忍很现实,但是她必须要说。说出丑陋的真相会伤害人,但是不说出来、虚伪地哄着骗着也伤人。

小裂的脸,这个上天为她选定的脸,真的很丑。
所以不管怎么样,小裂都会受伤的。但比起被虚伪呵护、然后被过分期待、然后受大伤,她更想要和人一起听真相。

这种结局和麦兜好像。我觉得很治愈
Tags: 书籍
#1 - 2018-12-12 14:07
的确班长的厌恶是全篇压抑的气氛里的一阵清风啊~
#1-1 - 2018-12-12 23:33
吃桃
是的,全班都是伪善的假笑,当班长最后哭出来的时候,反而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