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9-9 23:50 /
(这里只刻画一种硬核向猎奇向的loop)

人是时间性的“此在”,我们的每一个行动都在这个世界中“绵延”——它在时间和空间上占据了一定的位置。

时间是最重要的能力之一,我们按照一个行动系统中事件发生的时间次序来确定它们之间的因果关系,不夸张的说,因果性是内含于时间性的。事实上,一个休谟式的怀疑论者完全可以宣称:“哪里有什么因果,我只看到了不同事件在时间上接续出现”。因此,loop,或者说是时间错乱的后果,首先表现在人的认知能力上。

一方面,是时间感的紊乱。即使不借助钟表等精密仪器的测量,我们每个人对时间的流速、对一个行动所要花费的时间,也有一个模糊的感觉。这种前认知性的“时间感”构成了此在的我们规划自我、规划我们行动的基本依据,也是使我们能够在一个瞬息万变的世界中能跟上他人节拍的本体性安全的重要保障之一。loop造成的时间感在身体上的无限拉长和缩短,意味着一种对自我、对自我行动的完全失控。哪怕是在纳粹的严刑拷问中,以长期监禁扰乱对象的时间感,也是与剥夺睡眠造成的持续疲劳同等级的酷刑。

另一方面,则是因果性的缺失。这里不是说科学论证下严密的因果,而是内在于人的归因模式。出于节省认知资源的考量,我们倾向于把时间长河中已经固定下来的事件,以一种决定论的形式写入认知图式之中。这种简化后的图式既有助于我们将过往世界视作一个可认知的、连贯的意义整体,也有助于我们在今后遇到相似情况时能在有限范围内选择自己的行动,避免穷举所有可能性带来的心理过载。loop带来的第二个认知负担,便是近乎无穷的事件组合以及记忆它们的压力。即使是重复与之前“完全相同”的行动,这种完全相同的另一面也可以说是对近乎无穷的事件组合的排除。不如说,我们更有理由怀疑的是“人是否有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在电影《蝴蝶效应》中,男主人公决定消除他在loop中造成的影响回到原初的生活中去。但他成功了吗?他最后用脐带缢死了自己。

在认知能力崩坏上继续解体的是人(社会)的意义系统。我们必须注意到,现代人所遵守的道德,无论是目的论还是义务论,它们都是以事件为中心、对单次事件作出判断的价值系统。然而,如前所述,这个依照时间组织起来的事件系统已经崩坏掉了。理解时间序列和因果逻辑变得不可能,对于接续出现的事件感到麻木,这种麻木是无法明了因果性、无法阻止事件发生、无法承担责任的防卫机制的后果,进一步导致了为对自己生而为“人”(一个通常意义下生活在正常时间次序中的“人”)的怀疑。这种怀疑背后更隐藏了一种对loop的目的——也就是跳跃到另一个有着正常时间次序的世界——的合法性质询。结果只能是迷失,迷失在loop中不能自拔。这一点在石头门的凶真身上体现的尤为明显:不是不能忍受助手死去,而是不能忍受在loop中漠视助手死去的自己,以及这样冷漠的自己真的还能生活在一个两 人 幸 终的正常世界吗?

于是,loop本身成了一种“错误”,这种错误可以在本体论上加以证明。牛顿式的经典力学宇宙和绝对时空本身就预设了“上帝”的存在——在一个完备的事件序列中,随着名为“上帝”的第一因的推动,各实体接触、碰撞,以一定的时空次序沿着一定轨道辐散开来,就像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样,导向了某个最终定局。在这里,上帝不仅是力的来源,它的存在本身还预设了宇宙的完备性,其结果必然是固定轨道上实体的和谐运行——也就是实现了某种稳态和均衡。如果说上帝的存在预示了绝对的时空秩序以及末日审判后的绝对拯救(历史的终结——历史进入无冲突之最终定局,也就是“所有人都得救”),那么loop——在这个完美或必将完美(潜在完美)的世界中横插一刀——就意味着杀死了上帝。

尼采说,“上帝死了”。用里尔克更温和的说法,则是“上帝仍在生成之中”。总之,上帝在历史中的缺场昭示着,这是一个混乱、不完满且必将走向破灭的世界——热寂或者冷寂。在混乱中重复混乱,在错误中重复错误,loop在发起的一刻就已经输了。

于是,loop本身成为了一种“恶”,反复之下的是一种“恶质”的积累,最终形成了心灵上无法凿破的“壳”。如果说认知上的负担是一种“病”,名为歇斯底里的精神症候,那么意义系统的毁坏就是一种“毒”,是人的persona在神圣秩序中的腐烂朽坏。何其亵渎,又何其甜美!

而能通晓这些知识的亵渎者,必定是一个深沉的为恶者,他骄傲、他什么都知道,他引诱凡人,只为享受玷污后的快感,他是晨星路西法,他是第五天魔王波旬。他在寻找一个少女,纯真、单质,就像佛教轮回中的“无明”一样,是一点朦胧灵智,于浑浑噩噩之中就推入三千丈红尘,永世不得超生。

那么,看点又在何处?看点是时间模糊、各种既视感(Déjà vu)下的反复挣扎,由于已经与社会时间脱节,不得不封闭自己,隔离人际关系以保持自我的稳定性;看点是因果混乱下对事件组合的穷举和超负荷的记忆,在sl中寻找一个有上帝的未来;看点是那个社会生成、历史生成的、由文明化、理性化机制灌输的“人”的种意识有多么坚固,它又有多大能力抵抗时光的侵刷。至于最终结局,在尼采描述的奴隶们醉生梦死的eternal recurrence中,终究留下了一个“人类之上”的后门。如果说理性状态下以事件为核心的伦理原则已然破产,那就不如让回到古希腊的酒神诗歌。在赫尔姆霍茨派的机械还原论的观点看来,人本身可以被还原为一种“力”的存在。我们相信在loop中时间性的积累不仅是错误,也伴随着一种力的成长或消耗,而这种成长的结果或许就是那个人类之上的强力意志。

God is in the heaven,alls rights with the word.

上帝死了,人类是新神,或者是神的渣滓。

我蕉哥就不评了。另外,我觉得10年来最好的loop是鸭子的《空中杀手》
Tags: 动画
#1 - 2018-9-10 01:28
然而空杀根本不算是loop
#1-1 - 2018-9-10 09:22
超高校级の文学少女
虽然看完了空杀感觉最后那段loop可有可无……但是空杀原来不是loop的吗(
#1-2 - 2018-9-10 11:36
pleiadez
绫仓聪子 说: 虽然看完了空杀感觉最后那段loop可有可无……但是空杀原来不是loop的吗(
主要我觉得不算,感觉作者更想说的是,又是这种事,而不是那种loop感,更想表达的是永生之子的困境。具体点说就是我今天早上吃了面包,明天早上我还吃面包,这不能算loop,只不过是我的日常太无聊了,只能吃面包。总的感觉还是有差距。
#1-3 - 2018-9-10 22:54
秘则为花
pleiadez 说: 主要我觉得不算,感觉作者更想说的是,又是这种事,而不是那种loop感,更想表达的是永生之子的困境。具体点说就是我今天早上吃了面包,明天早上我还吃面包,这不能算loop,只不过是我的日常太无聊了,只能吃...
loop在本体论上的呈现可以说是一种历史循环论,与基督教的线性历史观相对应。现时代交通和通讯技术发展所造成的大量时空在个人历史层次的压缩,实际上可以说是把loop生涯化了——它带来了同样的认知压力、意义危机以及信仰层面的崩塌,就我而言,是会把空杀、石头门、魔圆之类的作品建构到一个序列中的。
空杀写过日志就不多说了。魔圆是一个在结构上进化的很完备的文本,连虚渊玄自己都说没什么新意了。空杀虽然叙事很一般,但其实切入了这种时空机制的变化在微观个体上的影响,不好看,但有些评论家的调调儿。
#1-4 - 2018-9-11 07:10
pleiadez
秘则为花 说: loop在本体论上的呈现可以说是一种历史循环论,与基督教的线性历史观相对应。现时代交通和通讯技术发展所造成的大量时空在个人历史层次的压缩,实际上可以说是把loop生涯化了——它带来了同样的认知压力、意...
那你这就很没意思了,将一个定义扩大化跟没有定义没有区别了。重复日常的无聊怎么能叫loop呢。以你观点来看,最早的loop迈入剩下之门反而不叫loop了,这就更为奇怪了。
#1-5 - 2018-9-11 12:34
秘则为花
pleiadez 说: 那你这就很没意思了,将一个定义扩大化跟没有定义没有区别了。重复日常的无聊怎么能叫loop呢。以你观点来看,最早的loop迈入剩下之门反而不叫loop了,这就更为奇怪了。
那我给你说,你认知中那种存在于二次元的loop,其实也是对“轮回”这一母题的扩大解释,宗教文本在它们流行的时代写过很多。。。
重复无聊的日常不是loop,时穿也不是loop,和loop联系在一起的还有宿命。这是内涵上的。外延方面空杀很明确地说了这是一种身体内意识的不断轮回(类似于佛教)。我才会这么说。
你究竟看空杀了吗。。。
#1-6 - 2018-9-11 22:39
pleiadez
秘则为花 说: 那我给你说,你认知中那种存在于二次元的loop,其实也是对“轮回”这一母题的扩大解释,宗教文本在它们流行的时代写过很多。。。
重复无聊的日常不是loop,时穿也不是loop,和loop联系在一起的还有...
但问题是,迈入盛夏之门跟二次元基本没关啊,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科幻小说,那时哪有二次元的影子。宗教文本里的那叫轮回,跟loop根本就是两个概念,你能不能不要不懂装懂了。而且强调轮回的主流宗教也就是佛教,西方宗教是存在一个末日审判的,本质上是线性,跟loop更扯不上关系,那么问题来了,宗教文本什么时候写过loop了?别提佛教,轮回跟loop是两回事。同样,空杀中清晰的表明了前后两名驾驶员是两个人,只不过是克隆人,意识根本不一样,这也能叫意识的轮回?
#1-7 - 2018-9-11 23:28
秘则为花
pleiadez 说: 但问题是,迈入盛夏之门跟二次元基本没关啊,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科幻小说,那时哪有二次元的影子。宗教文本里的那叫轮回,跟loop根本就是两个概念,你能不能不要不懂装懂了。而且强调轮回的主流宗教也就是佛教,...
主流宗教是只有佛教有轮回,因为主流宗教只剩下佛教和亚伯拉罕系宗教了,但近东宗教一直有recurrence的概念,不如说除了北欧神话和亚伯拉罕系宗教,还有哪个宗教不是循环论,比如毕达哥拉斯信的奥尔弗斯教。我又想了一下,loop和recurrence确实不同,只能说是有交叉的部分。空杀不是loop,只能说空杀在去时间化上做得很有意思。确实是我说得不对,迷糊了。
#2 - 2018-9-10 03:41
(因为你没问)
比起你蕉承接轮回剧情不堪重负更糟糕的事情可能就是,剧本继续走在你蕉倒下之后的造神路上。。。
#2-1 - 2018-9-10 22:29
秘则为花
我蕉哥既不深沉,也不无知,我已经不爱她了,败战也没有任何力感。loop的上限很高,但少歌着实完成的很一般。
#2-2 - 2018-9-10 22:36
川水
秘则为花 说: 我蕉哥既不深沉,也不无知,我已经不爱我蕉哥了,败战也没有任何力感。loop的上限很高,但少歌着实完成的很一般。
本来以为人高马大一脸病娇,突然发现是个爱哭的大只小萌萝,但心理再幼稚还是全方面万能女子力爆表,这种无限loop的反差感比单单第七话后的孤独深沉萌多了,欲罢不能。
#2-3 - 2018-9-10 22:57
秘则为花
川水 说: 本来以为人高马大一脸病娇,突然发现是个爱哭的大只小萌萝,但心理再幼稚还是全方面万能女子力爆表,这种无限loop的反差感比单单第七话后的孤独深沉萌多了,欲罢不能。
逻辑上不完备,结构写崩了。
虽然我不会说我蕉哥长成五大三粗的毛子男改名叫狗蛋我依旧爱她,但现在这种人设确实很一般,没性欲。
#2-4 - 2018-9-10 23:03
Nightwing
秘则为花 说: 逻辑上不完备,结构写崩了。
虽然我不会说我蕉哥长成五大三粗的毛子男改名叫狗蛋我依旧爱她,但现在这种人设确实很一般,没性欲。
什么叫逻辑上不完备
#2-5 - 2018-9-10 23:40
秘则为花
Nightwing 说: 什么叫逻辑上不完备
文章写得很清楚,以这种视角审视,人物的动机不足以支撑她的行动,她没有那个意志力,行动逻辑上是断裂的。
#2-6 - 2018-9-11 06:29
gennaio
秘则为花 说: 我蕉哥既不深沉,也不无知,我已经不爱她了,败战也没有任何力感。loop的上限很高,但少歌着实完成的很一般。
难道#7的时候爱过么。对我来说华恋第二次说出“奈奈是大家的Banana”那一幕的时候她的loop就讲不下去了。
#2-7 - 2018-9-11 09:13
川水
秘则为花 说: 逻辑上不完备,结构写崩了。
虽然我不会说我蕉哥长成五大三粗的毛子男改名叫狗蛋我依旧爱她,但现在这种人设确实很一般,没性欲。
我觉得不挨着逻辑的事,是性癖对不上。
#2-8 - 2018-9-11 12:16
秘则为花
川水 说: 我觉得不挨着逻辑的事,是性癖对不上。
这个就不是以人物为中心的评价。。。它如果只是一个堆积人设的美少女动物园,不如说更无聊了,虽然我现在觉得它就是。。。
#2-9 - 2018-9-11 12:24
秘则为花
gennaio 说: 难道#7的时候爱过么。对我来说华恋第二次说出“奈奈是大家的Banana”那一幕的时候她的loop就讲不下去了。
问题就在于华恋讲过这句话之后,我蕉哥又把loop进行下去了。。。
对于这种唤询,我蕉哥承受住了,要么是她足够深沉,根本不考虑99期生的感受,要么是她足够无知,根本无法理解华恋的心意。这种唤询重复了很多次。
在我蕉哥自我强化了这么多次后,这次败战实在是过于无力(或者说普通?)。无力的结果是人设上的贫弱,贫弱是无法支撑loop和反复唤询的。
#2-10 - 2018-9-11 12:48
川水
秘则为花 说: 这个就不是以人物为中心的评价。。。它如果只是一个堆积人设的美少女动物园,不如说更无聊,虽然我现在觉得它就是。。。
那性欲的事先放一边,我请教下你对奈奈这个角色是怎么定性的。我感觉你把奈奈定位成了一个boss,是华恋作为主角跨越的一个障碍。我这么理解对吗?
#2-11 - 2018-9-11 13:21
秘则为花
川水 说: 那性欲的事先放一边,我请教下你对奈奈这个角色是怎么定性的。我感觉你把奈奈定位成了一个boss,是华恋作为主角跨越的一个障碍。我这么理解对吗?
没有这种定位。我蕉哥只是一个loop的推动者,这种推动者应该满足某些特质的,后者可以推理出来。非要说的话,就是我把蕉哥的部分定位成了硬核loop。
#2-12 - 2018-9-11 13:53
川水
秘则为花 说: 没有这种定位。我蕉哥只是一个loop的推动者,这种推动者应该满足某些特质的,后者可以推理出来。非要说的话,就是我把蕉哥的部分定位成了硬核loop。
所以loop这事放到少歌上,核心应该是在于蕉的动机足不足以支持她的轮回,而你判断是不够的。
少歌的重点肯定不在loop上,虽然它不完全是美少女动物园,但它比起硬核loop肯定是更倾向于美少女动物园。在这个基础上,loop的重要性和描写肯定少,但蕉作为loop的核心应该至少具有某些基本素质,比如死性不改,否则不能满足loop的基本条件,不能支持loop这个结构的存在。而这个不足最简单的说,就是表现出的动机太脆弱了,是这个意思吧?
#2-13 - 2018-9-11 14:07
秘则为花
川水 说: 所以loop这事放到少歌上,核心应该是在于蕉的动机足不足以支持她的轮回,而你判断是不够的。
少歌的重点肯定不在loop上,虽然它不完全是美少女动物园,但它比起硬核loop肯定是更倾向于美少女动物园。在...
可以这么说。但说实话,我很怀疑去掉loop后,这片还有什么。回过头来看,我可以明白古川监督只是准备用一个loop来写“绝望”这个主题,但前面显然发力太猛,现在平不平静收尾都是一个败笔。平静,我蕉哥的形象太弱;激烈,就盖过了两位看板娘。说白了,为什么要给蕉哥三集戏份,只能说loop也很关键,但古川监督并没有能力做好整合好。从这个角度说,第七集的所谓神回其实更失败。但我说实话,前面各种少女的情感,写的也很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