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9-1 01:34 /
前言

本话的舞台情节非常长,但细节不多,简单直白。

正文

舞台第一次出现是长颈鹿的劝诱情节,本处和上一话劝诱奈奈的情节大致相同,是舞台少女参战前的邀请环节。

舞台的背后耸立着伦敦桥。伦敦桥的具体介绍为:

河中的两座桥基高7.6米,相距76米,桥基上建有两座高耸的方形主塔,为花岗岩和钢铁结构的方形五层塔,高40多米,两座主塔上建有白色大理石屋顶和五个小尖塔,远看仿佛两顶王冠。两塔之间的跨度为60多米,塔基和两岸用钢缆吊桥相连。桥身分为上、下两层,上层(桥面高于高潮水位约42米)为宽阔的悬空人行道,两侧装有玻璃窗,行人从桥上通过,可以饱览泰晤士河两岸的美丽风光;下层可供车辆通行。

由此可以推测,这个地下的伦敦桥是1比1等大的。由此推测日本时地下舞台的东京塔也是1比1的(东京塔高332.6米),这大概就是为啥东京塔整个矗立在舞台之上,而伦敦桥只能在后面当一个背景。而从伦敦桥和东京塔的比例,可以看出在英国和日本的地下舞台的整体规模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这可能代表两个岛国的学园连接的是同一个地下空间,只是两次的布景有所不同。


长颈鹿对光进行劝诱。这里有一个分歧。



长颈鹿因为光用日语而转换了自己的语种。问题在于这个“长颈鹿?”是向前面一样一直是光心里的独白,还是受到惊吓不由得说出了声。如果是前者就可以确定长颈鹿确实有读心的能力。此处两种可能均有。


在长颈鹿向光解说舞台时,朱莉小姐姐在桥上玩帽子。这个情节有着无数种可能的解读,不亚于第六话奈奈躺在舞台上自言自语。此处只挑着能确定的说。

朱莉身处于伦敦桥的悬空人行道上,按伦敦桥1比1的比例来说,大概距离水面40米左右。此处跟看台的第二层是几乎平行的,所以舞台的二层的高度也在40米左右。于是又回到了那个我谈过无数次的事,第一话华恋如果没被长颈鹿救下来,一定会摔死。

其次是伦敦桥是可以登上去的这个事实。与此同理,本次舞台的东京塔自然也是可以登上去的,或许在后面的剧情中会出现像op一样在东京塔上战斗的画面。


光被成功劝诱,过程上一话奈奈的过程区别不大。

此处光的披肩为右肩红色,且刀有大约半米长,刀柄处的宝石十分巨大。

之后闪过了若干排名的变动。



光每获得一次胜利,排名就相应的提升一些。因为本话后面出现了华恋战胜克洛,但克洛依然排第二,华恋排第四的情节,可以排除比赛是采用胜利换位的挑战制。那么只要监督不是心理扭曲故意误导,比赛采用的应该是循环赛积分制。少女在每次战斗后会活的一定的分数,每天的revue后进行结算。

这里另一个重点是英国的排位赛的排位版只有8个栏位。这在某种程度上支持了本次日本舞台是因为华恋乱入才有个9个人参赛,原定是8个人参赛的观点。但在光参加日本舞台之前,从第七话中就可以看到日本舞台的排位板一直是9个栏位,如果这不是兼用卡的作画错误,只能理解为长颈鹿从一开始就预料到了光的参赛和华恋的乱入。事实上光是它安排回来的,华恋是它放下来的,它自己也跟着奈奈轮回了无数次,确实有能力预计到这两个人的行动。


最终朱莉击败光卫冕成功,成为topstar。

此处排位板上的细节值得玩味,一是成为top的朱莉的名字没有显示出来,二是光的排位变动采用了左箭头表示维持不变。在日本舞台上这两点都从未出现过。当奈奈胜利时,会在排位板的首位显示奈奈的名字,而排位板上名次没有变动的时候,则会用应援色的星来表示。

此处不好说这个细节是否有意义,我个人也能想出3-4种解释该演出手法的推断,暂且记下。

再回到舞台时,是光找长颈鹿投诉。

这张图中可更明确的看出伦敦桥的尺寸。长颈鹿的高度一般在4.5-6.5米,而光是正常日本少女身高。
此处的对话很有趣。



光从自己失去的130g中做出了推断,并以此来质问长颈鹿。而长颈鹿的“我明白”一直用于对舞台少女的理解。所以这里与其说是长颈鹿认可了光的推断,倒不如说是长颈鹿表示自己明白光此刻的心情和想法。这种对话的错位感一直延续着。


光质问长颈鹿是否骗了她,而长颈鹿并没有像某位白色皮毛红眼睛的前辈那样先抵赖和推卸责任,而是直接解释起了光为什么会失去130g,也就是光来找它的主要原因。这给人长颈鹿没说代价和燃料的事还真是因为舞台少女们一开始自己不关心,没问它所以它就没提的感觉。

之后长颈鹿和光的对话确定了败者确实会被夺走光芒。可以看到光的刀变成了匕首,只剩下了不到三分之一的长度,宝石也缩水了很多。长颈鹿给了光另一次参赛的机会,然后摆出了一个像东京塔一样的喝水姿势。当然,后来他确实往下降了,可能真的是去喝水。

再之后的对话就很有问题了。



这三句话有两种解读方法。

第一种的话是长颈鹿想看看失去了一切的光在一个无法预料的舞台上能做什么,对此表示有兴趣。这么理解的话,长颈鹿从头到尾其实就是个看戏不嫌事大的粉丝,属于亦正亦邪。

第二种的话则是长颈鹿有两个爱好,第一个是看无法预料的命运之舞台,第二个是看见失去一切的舞台少女。前者代表topstar的诞生,后者代表一群失去闪耀的舞台少女,也就是说它就是喜欢看只有一个胜者的零和游戏,喜欢看牺牲一大群妹子造一个star的过程。这么理解的话,长颈鹿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派角色。

当然,这里最重要的是长颈鹿让光参加本次日本的舞台。理一下时间线的话,会发现长颈鹿可能并非是在时间维度上占有多么大优势的生物,对它来说依然有惊奇和未知。这就让长颈鹿真的是最终boss时,光恋联手HE留下了可能。

本话一开始,华恋寄来的信件表明99期的starlight刚刚结束,并且寄给了光8名主演的合照,可以推断此时是2018年3月3日圣翔祭之后几天。之后光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排练和联系,参加了英国的选拔赛,并且输掉,然后转校回了日本,入学时间是2018年5月14日。换句话说,光在地下剧场找长颈鹿投诉的时候,是在5月14日之前,而此时长颈鹿许下了让光再参加一次选拔赛的承诺。

而在第七话中,奈奈在成为topstar的第0次轮回中,是2018年5月16日才被长颈鹿邀请去参加日本的选拔赛,且本次选拔赛没有光的参加。奈奈在2018年5月25日成为topstar,开始轮回回2017年的4月17日,并一直在时间段中循环。直到本次舞台的上一个轮回,奈奈与2018年5月25日主观也好被坑也罢,同意了举办“无人能预测的命运之舞台”,导致光参战。

那么如果我们把光和奈奈的时间线融合在一起,就变成了下面的情况。长颈鹿在2018年4月份左右在英国举办了选拔赛,选朱莉为冠军,并且没有理会光的投诉,或者并没有答应她继续参赛。然后在2018年5月16日,邀请奈奈参加日本的选拔赛,在奈奈于2018年5月25日取得topstar之后,进行了时间轮回,回到了2017年4月17日。之后时间继续经过,在2018年的4月份左右,它再次在英国举办选拔赛,依然没给光机会,然后在5月25日继续帮奈奈轮回,并多次重复这个过程。直到上次轮回,奈奈产生命运舞台的想法,于是在本次重置的时间轴中,长颈鹿回应了光的投诉,安排她回到日本,参加日本的选拔赛。并且明显是故意地把华恋放了下来,还特意扔到光的舞台的观众席上在旁边一顿输出,导致华恋激昂参赛。

这么理解的话,上一话结尾的光应该只是一个意识流的表现手法了。

从英国舞台和日本舞台的时间间隔可以看出,长颈鹿平均两个月就换一个学园搞一次选拔,所以从2017年4月17日开始,奈奈在享受她的校园生活时候,而长颈鹿也在世界各地重新搞它被重置了的别的学校的选拔赛。就是不知道,这个过程对长颈鹿来说是快乐还是无聊了。

另一个点就是长颈鹿的这句话。

这句话基本上是贯穿本话用来代表光这个角色的核心了,朱莉在说,长颈鹿在说,光在说,奈奈也在说,以后应该会有对应的桥段。

此处结尾落下了绿色的幕布。

这是否代表朱莉已经把英国的舞台永远染上了自己的颜色?

画面直接接孤独revue。

光进行独白,并且打光。披肩也变成了蓝色换到了右肩,代表她是复活赛选手。

舞台的演出形式与第二话的纯那非常像。两个人的颜色都是蓝色系,象征也都是星(光),不过星光和星光也是不一样的,一个偏星一个偏光。


之后长颈鹿宣布开幕。可以判断是奈奈先进行的独白,之后才是光,所以奈奈的独白被跳过了。这很明显的暗示了奈奈后面还有主舞台的戏份,所以将独白进了保留(本剧的一贯做法)。


舞台在瞬间布置成功,说明双方没有争夺舞台的过程。这个布景为光在英国时舞台剧的布景,可以理解为是光的主场,但很难认为光可以只靠独白瞬间压制奈奈。

这里可能的解释很多,可能是奈奈没有去干涉舞台,也可能是奈奈故意让光的舞台暴露收集情报,这需要后面奈奈的主舞台时才能进行比对。


奈奈双刀砍匕首,revue song中诉衷肠。自此的一大段战斗都没什么信息量可言,值得一提的是奈奈的棒读。这个棒读应该不是奈奈黑了的结果,在第七话中奈奈一脸呆滞眼神空洞的时候并没有用现在这个语气说话。加上第六话中“果然还是得按照剧本来”和第七话结尾中“我要把光加入我的舞台”,以及本次这个看上去略显悠闲的砍人,有可能这些表现都是奈奈在演出的“剧本”。这涉及到每句话可能的理解和组合,依然需要等后面奈奈的主舞台确认。


光像第五话中华恋面对真昼毫无还手之力一般在地面上翻滚,唯一的区别是此时的舞台是光的舞台,而奈奈也不会像真昼一样完全不伤到攻击对象。


另一边克洛的舞台也终于被披露了一鳞半爪。

舞台发生变化,这些设备和布景依然是光在英国的舞台上使用的那些。


场景也基本上是一致的。



这里进行了简单的情节回顾,说明了为什么光还有闪耀留下。
光留下的这些闪耀是被和华恋的约定(命运)留下的,这让光成为了没有被燃尽闪耀的特例。而华恋靠和光的约定(命运)成为了乱入舞台的特例,这两个特例或许就是长颈鹿说的“两个人的同一个命运”。这两人只要还有一人存留,另一人的闪耀就不能完全夺去,这两人只要还有另一个人存留,另一个人的就可以“再生产”自己的闪耀。

华恋和光两个人已经打破了许多长颈鹿选拔中的常识,并且还打算继续挑战规则。


从整部作品的框架来说,这俩人最后估计也能成功。从这点上来说,与其脑洞光是被长颈鹿找来打破奈奈的轮回的,脑洞奈奈其实是长颈鹿找来对付这俩开挂的还更有趣些。

在蕉哥哥继续悠闲的砍了几刀之后,光通过再生产突然闪耀。

可以看到她不仅仅是武器的形态发生了变化,宝石更是变得异常巨大,甚至比她在英国第一次参加选拔时还要大。这里可以推断,她此时在舞台上的闪耀和相应的战斗力比当时在英国的第二时要强,有了与奈奈一战的可能。


而本作品第一次出现了换revue的操作。

之前的舞台上场景经常的替换,也有过数次重新开幕,但revue的主题从来没替换过。而现revue从孤独换成了第二幕。在孤独的主题中奈奈基本上没表现出孤独的氛围,顶多是有些病娇和博爱,而光心里全是华恋就离主题更远了。但第二幕这个主题,光算是完全契合,而不能前进的奈奈彻底被克制。

落下的水幕前,舞台已经被刚才燃烧的舞台表演彻底烧平了。光的心结也已经打开,以后应该再也用不着这些道具了,观众也看不到了。

奈奈被完全压制,在水帘后闪耀的光芒甚至是topstar的光芒,也不知道是怎么产生的。


光利用投掷出的匕首和线进行了260度的大回旋加速。

这里也不知道奈奈是看呆了没反应过来还是故意站着没动,因为她在op里是有跳起来砍掉光的线的镜头的。


对攻后两人间飘散着光的闪耀。

另一边华恋也战胜了克洛。

position zero总算有了阔别了三话的新主人。


而败者幕布的另一面,身为败者的奈奈居然还能得到聚光。

她甚至有再回到舞台正面的能力。


这里的对话表面上是在说光和华恋的未来,里子则在说奈奈自己的问题。奈奈正是因为不敢走向离别的未来,才选择了一次次轮回。

而光却勇敢地走向了注定是离别的未来,这对奈奈的冲击可想而知。

这可以说为奈奈以后的回心转意留下了伏笔,让华恋日后的non non哒哟更容易直击她的心房。

ed后,画面终于不再是那个万年兼用卡。


而排名居然真的可以并列。如果第四名能并列,第一名自然就也有可能并列。不管是光恋两个人达成共同topstar的约定,还是九个人一起星光闪耀都有了可能。

尾声

早上起来,码头停靠一商船。

船上有一异兽,身高脖长颜色黄,面瘫顶角尾巴忙。我心中喜欢,近前与船主攀谈。船主只言这异兽唤曰长颈鹿,乃是番邦所得,别的却不愿多提。

我此生有幸,往昔也见过长颈鹿这等异兽,却从未有机会亲近。便摸上前去,触其体肤,捋其纹理;又远而望之,观其行径,感其习性。偶有所得,便悄悄记在本子上。

几笔过后,忽见村里人都围了上来,对着长颈鹿指指点点。有人说这是匹大马,高自家的三头,速度必快上三倍。有人说这等身材体量,必然是象,走必田字,遇河不渡。又有人说这必是只鹿,头上鹿角,焉有不是鹿的道理?

正直纷争之际,听得有人大呼,“诸位且慢,听我一言。”扭头望去,乃是村里教书郎,“古书有云,鳞头豹尾体如龙,足踏祥光至九重;四海九州随意遍,叁山五岳刹时逢。此兽似龙非龙,似马非马,似鹿非鹿,似象非象,却有龙马之精神,鹿象之灵勇,必是神兽四不像啊。”

话毕,众人感同身受,情不自禁高呼神兽之名。我只觉场面越发混乱,长颈鹿亦不能再近身,干脆合上本子回家。临走时只听得刚赶来的隔壁老王还在跟媳妇嘟囔,“这旮沓喝起水来跟咱家阿黄似的,依我看也是条狗。”

第二天醒来,全村都在传王员外家请来了一头神兽麒麟,龙头、鹿角,虎眼、麋身、豹纹、牛尾,能兴云布雨,虚空而立,踏海走波,不食生草,只采天叶,吐息草木之精华,生死人,肉白骨,枯木逢春。

我心中嘀咕,总觉得此事不大妥当。然则我一个一知半解的外人也不好多费口舌。重返码头,水上早已是船去人空,不知船主而今身在何方。

回到家中翻开本子,见上面只是小心翼翼地写了一句,“长颈鹿身高一丈六尺”。
Tags: 动画
#1 - 2018-9-1 07:34
老实讲,我还是搞不懂为什么有人对banana的失败无法接受。。。
#2 - 2018-9-1 11:02
有个小问题,第三集天堂名次没变的时候也是用应援色的左箭头显示的
#2-1 - 2018-9-1 11:04
zhouyuf
。。第二集
#2-2 - 2018-9-1 12:04
川水
所以战斗结束以后有可能是应援色星光,也有可能是左箭头。没看出规律,怕是个纯粹的演出效果,为了更明确向观众传达名次是否变动的信息而已。
#3 - 2018-9-1 13:39
(尴尬症患者)
楼主觉得奈奈知不知道闪耀的事情呢……
#3-1 - 2018-9-1 17:41
川水
都有可能。

奈奈知道还是不知道对她的行动不会有什么影响,对人物的塑造也不会产生转折,所以我估计这个问题到最后也是无解的。如果奈奈知道闪耀,她的行为就会被加上从长颈鹿的掠夺中保护大家的意义,但长颈鹿夺取闪耀跟在成长过程中遇到挫折而灰心丧气对奈奈来说是一回事,都是迎来离别的未来,所以其实不会对角色造成什么影响。我个人还是希望奈奈知道的,毕竟对观众来说近忧比远虑更有实感。

而且这里涉及另一个前提——能否确定参加选拔的舞台少女是否一定会被夺取闪耀。长颈鹿在本话中只是说topstar的诞生需要燃料,这个topstar的诞生可能是泛指的,也可能是针对朱莉说的,比如朱莉的舞台是“聚集所有闪耀的舞台”。那需要其他的舞台少女的闪耀做燃料可能就只是英国选拔的个例。就奈奈这边来说,99组在轮回后都保留着闪耀,但因为轮回的原因,不能判断这个闪耀是没有被夺取,还是因为轮回被重置了。本次默认HE的话,估计也不会再提这事,当然正常考虑这里可以暂时默认为舞台上少女的闪耀一定会被夺去。
#3-2 - 2018-9-1 18:27
岚山约瑟芬
川水 说: 都有可能。

奈奈知道还是不知道对她的行动不会有什么影响,对人物的塑造也不会产生转折,所以我估计这个问题到最后也是无解的。如果奈奈知道闪耀,她的行为就会被加上从长颈鹿的掠夺中保护大家的意义,但长颈鹿夺...
感谢(´・ω・`)
#3-3 - 2018-9-1 20:26
山鲁佐德
川水 说: 都有可能。

奈奈知道还是不知道对她的行动不会有什么影响,对人物的塑造也不会产生转折,所以我估计这个问题到最后也是无解的。如果奈奈知道闪耀,她的行为就会被加上从长颈鹿的掠夺中保护大家的意义,但长颈鹿夺...
目前来看,是不知道,表现得太过漠然,在战斗中几乎体现不出什么生命力。与其说是守护大家,不如说是一种自我满足。这种自恋是空洞的,就像narcissus看着水中的倒影,因为空洞,所以要不断轮回。这个主题同样是孤独。
在光已经是守护的情况下,banana不大可能是是相同的主题,而且banana守护的大家比光守护的华恋在范围上更大。其实光的角色更接近吼姆拉,她如果赢得战斗大概也是要把时间倒流。华恋鹿目圆要让大家都starlight是没跑了。
#3-4 - 2018-9-1 23:17
川水
山鲁佐德 说: 目前来看,是不知道,表现得太过漠然,在战斗中几乎体现不出什么生命力。与其说是守护大家,不如说是一种自我满足。这种自恋是空洞的,就像narcissus看着水中的倒影,因为空洞,所以要不断轮回。这个主题同...
主题并非不能相同。99期的角色其实每个人都相似又有所不同。单就守护这点来说,真昼、双叶、天鹅其实也都在守护,但每个人的守护都有着与众不同的地方。
而光其实距离守护这个概念比她们都远。
就守护来说她守护的也不是华恋而是和华恋的约定,这两者还是有区别的。她继续参加选拔的原因是因为鼓不起热情继续努力的她现在只能通过抢夺别人的闪耀来回复自己的状态,否则继续停滞不前的她没法实现跟华恋的约定。胜利后要嘛是直接踏上命运的舞台,要嘛是恢复热情让自己能够继续努力,倒是未必需要时间倒流。这是一种赤裸裸的前进、进取、竞争的精神,跟守护华恋关系不大。
守护华恋是她回到日本之后才突然遇到的问题。与其说她是在守护华恋让她远离失去闪耀的风险,倒不如说是华恋影响了她干掉所有人的计划,直接堵死了她所有实现约定的可能。而后来华恋指出了一条明路之后,两个人的关系也不是守护,而是一同前进。所以光在1-3话中表现出的所有的类似守护的行为,其实只是为了达成原先计划的被动的反应,这一点跟为了保护鹿目圆香而主动踏入舞台的吼姆拉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
本话之后,光靠自己找回了闪耀,不再有必须得干掉其他人的这个前提了,这是极好的。
#3-5 - 2018-9-2 01:03
山鲁佐德
川水 说: 主题并非不能相同。99期的角色其实每个人都相似又有所不同。单就守护这点来说,真昼、双叶、天鹅其实也都在守护,但每个人的守护都有着与众不同的地方。
而光其实距离守护这个概念很远。
就守护来说她守护的也不...
没有胜利者夺取闪耀的说法,只有舞台少女在竞争中失掉闪耀,这一点在banana身上体现的最明显,就是胜利之后的空洞感、lbq化,发现参赛前的所有人愈发遥不可及,这和光在英国的经历是一样的。但她意识到这一点了吗?大概是没有。另一方面,燃烧完激情的banana对麒麟也没有了作用,她只剩下欲望干涸后人的剩余,也就是人渣,之后麒麟就找来了光。所以说,banana在魔圆中的位置其实是巴麻美,是一个率先失败的人,在精神上趋近死亡,死法是掉头。
光是没什么准备来到日本的,她或许有打算成为胜者,但这几乎不可能,因为她手上只剩下废品武器。如果说她自己有什么进取心,那这个被掏空的进取心其实不比banana丰富多少。光在第八集的重生是自觉了自己与华恋的约定,到这一步差不多是坐定了吼姆拉的角色。另一方面,几原在企鹅罐里用分享苹果来指代分享命运。光这里的闪耀也可能是分享自华恋的闪耀,印证故事中两个人的命运合成一个人的命运。光本人早就人渣化了。
目前来看,结局有可能猎奇。超大型舞台、构成主义风格还有麒麟的话,都在昭示一种舞台对少女的支配,而不是少女对舞台的支配。在舞台中少女的燃烧以及最终失败的结局下,光到最后一步也是要选loop的。
当然,以现在的轻松气氛,华恋说不定有什么办法让大家都starlight直接本周目通关。说到底,所有关于里世界的线索都是来自第七集,对里世界的建构不可避免地因材料缺乏而要使用诸如少革、魔圆、企鹅罐的设定。第九集作为钦定关键回大概能确定整体风格。
不过,从舞台剧第一话来看,故事是有些黑暗的。
#3-6 - 2018-9-2 09:26
川水
山鲁佐德 说: 没有胜利者夺取闪耀的说法,只有舞台少女在竞争中失掉闪耀,这一点在banana身上体现的最明显,就是胜利之后的空洞感、lbq化,发现参赛前的所有人愈发遥不可及,这和光在英国的经历是一样的。但她意识到这一...
starlight这个剧太黑了。现在唯一的破剧点在于华恋从小就是为了让大家都starlight才和光约定一起踏上那个舞台,所以她做出的约定中包含了想要改写结局的愿望。这是舞台剧的结尾,应该也是动画的结尾,就看是什么形式了。
#4 - 2018-9-1 19:44
(咸鱼一条)
话说闪耀和剑刃有关,那问题来了,华恋的再生产里,是压出了3把剑刃,不知道这个会不会是后面的伏笔还是单纯的表现手法.......
#4-1 - 2018-9-1 19:54
川水
光的剑刃缩水是因为闪耀被夺取了,但是闪耀的强度却未必一定跟剑刃的长度有直接关系,不然纯那怎么办……

华恋的再生产中,我原来一直觉得皇冠是华恋的象征,所以重铸皇冠代表的是华恋的自我重生,但从这话看来,皇冠指代的应该是光给她的约定,所以她跟光一样是通过两人的约定进行再生产。

而制造华恋那套服装和装备的器械,我记得是工作人员特意到实际的工厂去考察之后还原的,所以精度极高。从这点来说,我更愿意相信压出来三把剑刃是因为他们考察的那个工厂的设备就是这样的。而且复数不止这个,生产的纽扣有一大堆,服装有好多套,鞋有好多双,都是批量化生产,所以我估摸这个复数应该没什么意义。
#4-2 - 2018-9-1 20:11
一个神迹
川水 说: 光的剑刃缩水是因为闪耀被夺取了,但是闪耀的强度却未必一定跟剑刃的长度有直接关系,不然纯那怎么办……

华恋的再生产中,我原来一直觉得皇冠是华恋的象征,所以重铸皇冠代表的是华恋的自我重生,但从这话看来,...
想了下,应该说武器是由闪耀组成的,被夺走了闪耀便无法具现出武器,小光因还留有一部分闪耀,但不足以具现成长剑,所以缩水成了匕首......
不过,还是在想,如果制作组能利用下那个镜头,做个“华恋拥有三人份的闪耀”的王道设定之类的XD
#4-3 - 2018-9-1 22:56
川水
一个神迹 说: 想了下,应该说武器是由闪耀组成的,被夺走了闪耀便无法具现出武器,小光因还留有一部分闪耀,但不足以具现成长剑,所以缩水成了匕首......
不过,还是在想,如果制作组能利用下那个镜头,做个“华恋拥有三人...
那确实挺有趣的。
#5 - 2018-9-1 22:56
以后手游可以升级武器了,氪……
#6 - 2018-9-2 09:24
话说既然日本舞台上以前是没有东京塔的,英国那个伦敦桥应该也不是舞台自带的东西,不知道背后会有什么故事呢。这话东京塔被整个插进舞台里了,可能意味着两人约定的力量已经可以和舞台匹敌了,甚至出现了闪耀的再生产。
长颈鹿那三句话我是这样理解的。“没有人可以预测的命运的舞台”一直是长颈鹿想看的东西,而光输掉revue之后还残留着一些闪耀,这件事明显地让长颈鹿感到了惊讶。长颈鹿在光的身上感受到了能够产生这种舞台的“不确定性”,所以放她去日本参赛。至于“失去一切的舞台少女”则是进一步加深了不确定性。
第一个舞台我觉得应该不是光的主场,但是和光有关联。奈奈前段的棒读和超级余裕的态度可以看出来她并没有特别想赢,可能根本没有想去构造舞台,事实上在被打败之后她也没有什么大的情感变化。不过也可能是因为没有激情所以构造不了。再说光那边,刚开始的舞台场景是光在发现自己少了130g之后,第一次感受到热情和闪耀被夺走的地方。燃烧的那个场景则是光再次感受到空虚感,甚至不得不中断舞台剧演出的地方。这两个地方都是光心中巨大的心理阴影,不可能是她主动构造出来的。这样的话revue的切换就很自然地说得通。被奈奈逼上的绝境,再次展开的噩梦场景,与华恋的回忆,华恋那晚鼓励的话语,四重的刺激引起了光的觉醒,让她走出了恐惧与迷茫,看到了希望。那噩梦的舞台自然会消失,接着光自己的舞台展开,战斗力飞跃地提升。当然奈奈小姐肯定还是放水了
这集里面华恋的跳楼好帅啊,虽然看起来是傻,但是那个时候想救光的话,几乎没有跳下以外的第二个选项。
#6-1 - 2018-9-2 09:30
农夫果园
光的觉醒最大的原因应该还是在于华恋的鼓励。光为了实现和华恋的约定才不惜参加两次revue(虽然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非要赢了revue才可以实现约定),而华恋却为了救她而掺和进来,知道内幕的光是非常悔恨的。但是华恋“两个人一起赢”的鼓励打消了她的顾虑和后悔,并且赋予了她获胜的新的动力。毕竟笨蛋说的话总是具有谜之可信度(bgm38)
#6-2 - 2018-9-2 09:52
川水
现在有好多细节不知道是完全为了演出效果还是在此基础上这么设定有一个来源。比如说本话《东京塔的倒掉》,跟光的设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说这一幕就是为了好看也没问题。
三句话我主要关注点在于长颈鹿对于这个选拔是否是带有恶意的。舞台少女的闪耀被夺去,被燃烧对它来说是一种成为topstar中没有办法的损失,还是一种它乐见其成的余兴节目。这种主观能动性是影响结局的重要因素。
再说到本话的舞台。我一开始也有过这个舞台其实是奈奈构建出来,就是为了勾起光的回忆和过去,进行精神攻击和收集情报的想法。但又考虑了一下,这个舞台其实一直都在表现光。这个涉及到过度解读,所以我文中没提的太细。
这里稍微过度解读一下的话,光最后那个260度的大回旋就是通过把匕首插在那一片废墟之中最后残留的建筑上实现的。舞台在被燃烧殆尽之后,只剩下了最后一点点的残渣,也正好是这一点点的残渣,最后支持她获得了胜利。这个残渣其实就是和华恋的约定,而这个仅留下了这个约定的被燃尽的舞台,就是光曾经的闪耀,是她在英国的过去的一切。立足于这一点的话,不管是突然升起的火焰,还是那个燃烧场景中伸向光的巨手,都有了别的含义,是可以和光的个人经历对应上的。
至于这个舞台是怎么构建的,是光构建的,是奈奈构建的,是两个人都不好好表演舞台自动反应的,是长颈鹿的恶趣味,都不是不可能的。但舞台在我看来,应该是属于光的。
#6-3 - 2018-9-2 10:00
川水
农夫果园 说: 光的觉醒最大的原因应该还是在于华恋的鼓励。光为了实现和华恋的约定才不惜参加两次revue(虽然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非要赢了revue才可以实现约定),而华恋却为了救她而掺和进来,知道内幕的光是非常悔恨的...
本剧两个角色,一个长颈鹿一个华恋,动动嘴皮子三两句话不管说什么其他人都信。
#7 - 2018-9-5 12:28
那个,英国的幕布一开始就是绿色的啊(还是英国赛车绿……)所以染上朱莉的颜色这一点应该是不成立的……
#7-1 - 2018-9-5 12:50
川水
就是因为什么都是绿的我才提了一句,披肩是红的反而扎眼。反正是个无关痛痒估计也没有下文的细节,我决定放弃在这片的颜色上瞎想了,对应不上的太多。
#8 - 2018-9-6 05:13
提一下对长颈鹿安排华恋的看法...
如果长颈鹿是特地安排华恋以激发光的话,第二话对于华恋参战的感叹我觉得有所矛盾“她为何最初没被选中”,至少长颈鹿对于华恋作为舞台少女的情况有它无法掌控或者误解了的地方,所以一开始没选上华恋...
也可以看出舞台少女的选拔应该不是长颈鹿控制的...我感觉打破轮回这个点在舞台机制里面可能是长颈鹿遇到的新情况...
#8-1 - 2018-9-6 08:44
川水
华恋的乱入长颈鹿有所预知这点是从圣翔的排名版为9个反推出来的。圣翔的排名版在奈奈开始轮回之前,第一次举办选拔的时候就是9个,这个细节很难说是兼用卡的作画失误还是有意为之。如果不是失误,就只能认为长颈鹿在轮回之前就预测到了现在9个人参赛的情况,前后比对细节的话还没有能否定这点的逻辑上的硬伤。你指的超出预期的地方也可能是长颈鹿没想到光和华恋两者的命运的关系,而非一定是华恋的乱入。
一开始没有选上华恋的原因我认为很单纯,是因为光把她挤掉了。第一话中华恋被光从东京塔上推落,醒后参赛者的手机上就收到了选拔第一天的通知,从前后演出看的话,我认为这一幕就代表共享同一个命运的光替代了华恋出战。
至于长颈鹿对选拔有多少的控制,从他敢跟光说给她安排机会和在第八话和第九话劝诱舞台少女参战来看,他是一定对选拔的参加有一定的控制能力的。当然,他的选择和舞台的选择并不一定是完全一体的,这方面缺乏实证,就好像第七话之前谁也不能说蕉和鹿一定不是一体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