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8-11 00:17 /
开场华恋还是惯例出场独白。此处值得一提的是再生产的过程被跳过了,且华恋的动作与第三话时也有不同。如把华恋的动作跟第三话的动作拼接起来,就会变成第一话第一次出场时的完整版。由此可见监督为了不让观众产生厌烦感,真的是煞费苦心。这也是为什么第五话有这么强的表现力,本话的细节甚至比第二话更加隐晦。而照此推测的话,华恋继续当前这种打光和独白的次数可能不多了,随着故事进入后半段或许在一两话之内会换成新的打光和独白。

第三话时就可以看出天鹅在第二话和第三话的出场的打光有所不同,而本话真昼的出场则彻底验证了这个结论,舞台少女的出场独白是完全即兴的,每次可以有变化。

真昼此次的独白为:







虽然我们不知道真昼在第三话参战时的独白是什么,但第三战中她不可能对对手说出如今这番只能对华恋说出的话,由此证明舞台少女的出场独白完全是即兴发挥的。

就独白本身来说,这段对白直接表明了真昼本次舞台参展的目的不是战胜华恋,而是把华恋锁在这个舞台里,永远和自己在一起,从而躲开把一切都弄得混乱、仿佛无处不在的某神乐氏。


真昼可以说运气很好,在产生了“我参加选拔战的话就能有跟华恋两个人永远在一起的机会,这首双人圆舞曲永世不息”的想法之后,直接就匹配到了华恋,而且麒麟报幕还正好是最适合当下真昼发挥的——嫉妒。


在一段演技算不上精湛,但嫉妒之情足以渗出屏幕的独角戏之后,真昼向我们展现了当舞台少女彻底符合REVUE的主题时能做到什么。


这一击,甚至可以直接秒杀天鹅。自此,真昼拥有了对舞台的完全支配能力,甚至远超天鹅当初在傲慢舞台的表现。如果这是一场胜负战的话,舞台自此已经结束了。但对真昼来说,结束战斗就代表华恋和自己都会再次回到有光存在的那个现实中去,自己的胜利就等于自己的失败。此刻开始,真昼已经立于不胜之地,所以后面才出现了“如果我追到你我就把你嘿嘿嘿”的诡异演出。正如歌曲唱的那样:



而她本人的台词也表露出类似的倾向:


完全支配整个舞台的真昼表现的势不可挡,在第一个舞台直接打飞了华恋。


虽然这里有华恋完全没有表现出嫉妒主题的影响,但在第三场中面对傲慢全开的天鹅,华恋也是能撑几招的,由此可见真昼此时的战斗力已经立于所有舞台少女的顶点。

而为了更好的说明这一点,本次舞台剧出现了有史以来最惊人的一幕——串戏。而串戏的原因则是真昼把其他人的舞台都同化了,说明她对舞台的支配力甚至已经超越了一个的限制。

作为真昼代表物的白猫堂而皇之地把别人舞台的一半圈进了自己的领地。除此之外还有:



舞台八分,露女士独占五块。

更为要命的事,真昼圈地的时候,是把POSITION ZERO一并圈进去的。

也就是说,只要真昼的舞台不结束,其他人可能都不能达到POSITION ZERO,她们的舞台也就都不能结束。当然,这或许也只是通过华恋在碰到POSITION ZERO前就会掉进洞里来表示真昼的舞台不会结束。

在这种前期阶段,可以看出不管是天鹅的阶梯,还是纯那的眼镜门,又或者是克洛的城堡,都处于极为不完整的状态,而真昼已经实现了全场制霸。
这个过程中麒麟的指示牌也从一好球、两好球变成了一出局,说明真昼在攻击华恋但其实是防守方,又一次提示了这是一场不会结束的游戏。


直到光出现。

这里一个小细节,光为了保护腰间的小白熊不得不后退。

一方面是萌点,一方面让人吐槽为什么光身上比别人还要多一个弱点?

光看到华恋之后忍不住叫出了声,从而被真昼听到。


而真昼依然是那个微笑的表情。


但当光因为走神被克洛打下屋檐,华恋叫光的名字的时候,真昼在舞台上一直保持的这个笑容终于消失了。


一直在到处圈地的白猫也停下了。


由此可以看出,真昼真正的嫉妒不是嫉妒光,而是那个改变了的、不再是自己心中理想的那个华恋。光的存在只是切断了真昼与她心中理想的华恋之间的交集。在真昼心中,对华恋的照顾是两者之间最强的纽带。


那个理想的华恋又是谁呢?片子在Apart和结尾给出了解释。
真昼有想要成为的理想。


而这个理想的形态就是当初带给她笑容的华恋本人。


这段巧妙的设计把前面一大段的“两人的圆舞曲”带入了一个更深的层次。真昼所追逐的不仅仅是爱城华恋这个个体,更加是理想的自己。而这个她想要成为的这个理想的自己,却像渐渐疏离的华恋一样,无论怎么追逐,哪怕跨过无数的舞台,也不能触及,甚至越跑越远。真昼认为这里的人不需要她的闪闪发光,她也无法成为带给别人光芒的星,因为这里的少女本身就散发着甚至比真昼还要耀眼的光芒。而华恋一方面是真昼的理想,另一方面则能让真昼产生自己被需要、自己还在发光的想法的唯一载体。真昼表面上嫉妒着光能得到华恋的垂爱,实际上嫉妒着华恋本身因为华恋就是理想的那个自己,而其本质是现实中不能成为理想的自己的那个自己在嫉妒着梦中能成为理想的自己的那个自己。

真昼追逐华恋其实就是在追逐理想的自己。在舞台上追逐华恋的真昼跑的有多愉快,笑的有多欢乐,在现实中的她无力感就有多沉重,心中就有多痛苦。这段让人捧腹大笑的演出的本质,却是一个让人都笑不出来的少女无能为力、无可奈何地走向失败的故事。这让人想起第二话纯那的人生,但此处用喜剧来展现悲剧的手法显然更具艺术感。

真昼说出自己的愿望,希望“理想的自己”能够回来。此处简单的用了蒙太奇的手法,华恋与真昼进行了三次剑锤的互击。一方面是表现此时真昼心中混乱,或许是因为华恋叫了光的名字,或许是因为她发现在舞台上也摆脱不了光的阴影,或许是她追了这么久渐渐发觉华恋已经不会再变回来了,总之真昼开始脱离嫉妒的状态;另一方面则是表现华恋见到光之后终于下定决心,不会再连一锤都接不下。


而华恋的态度很简单,我要成为星,所以不能输。


这种感情跟嫉妒就没什么关系,但对真昼的精神打击已经足够把双方拉到可以一战的境地,尤其真昼自己本来就不能赢。这一段中给了真昼多次的表情特写。




这之后双方换场重新回到了第一个舞台,从对称的构图和歌曲上看双方似乎突然势均力敌了,但实际上从舞台名《我与华恋的美丽圣翔音乐学园》就看得出这个舞台实际上还是真昼完全支配的。



所以后面舞台换成了真昼和华恋两个人的温馨生活。


在不能直接把华恋打死的前提下,真昼的舞台一直在提供着微妙的被神经大条的华恋完全免疫的辅助。
而这里,真昼的话把整个嫉妒的主题再次加强。



只有“为大家带来笑容”和带来笑容的华恋本人,是真昼自己找到的,真正属于她自己的星。
而华恋表现出了她从第二话就展现出的非凡的点醒梦中人、专治牛角尖的语言能力。


翻译一下就是:“你已经是理想的自己了,到底还在嫉妒个啥?”

而更经典的一句是:

这句话前面曾有铺垫:

翻译一下就是:“你理想中的自己并不是我。”

简单的几句话把真昼的嫉妒的整个基础全都打翻了。华恋告诉真昼的是——你可以也有能力成为理想的那个自己,而不是只去追逐那个心中的幻影。此处和之后的发展与第二话中对阵纯那的结局非常相似。
麒麟放下计分板。分数显示地很清楚——华恋能不能赢不知道,但是当初就没打算赢,现在更是被彻底说崩的真昼是肯定赢不了了。


两人分立两边正面对决,指示牌表示两个人这次真的是势均力敌了。

此时此刻两个人全都不符合嫉妒这个主题,只是单纯的互殴了。

而剑就是比锤子好用。

优胜的华恋虽然称得上是知心小姐姐,却如同监督的删减一般,今天不适合站上POSITION ZERO的位置。

总结来说,这一话以喜剧写悲剧,最后又能以喜剧结尾的手法,颇为神回。真昼这话的描写既让我觉得与《青鸟》中那个青鸟其实就在身边的寓意相似;她对华恋的感情又让我联想到《千年女优》中那句“因为我喜欢追寻着那个人的自己”。
Tags: 动画
#1 - 2018-8-11 01:10
(打破次元壁)
献上膝盖
#2 - 2018-8-11 01:11
(打破次元壁)
动作戏少,但是镜头确实神
#3 - 2018-8-11 21:32
所以说锤子到底该如何弄掉披风啊(bgm38)
#3-1 - 2018-8-11 21:48
川水
非要从物理上说的话……
可以把纽扣砸坏,类似于纯那第一话对光的纽扣的针对攻击。
或者是用力量强行把披肩扯下来。
其实这话华恋弄掉披风就是把真昼的纽扣打飞了,用锤子也是完全可以做到相同的效果的。

不过实际上还是个演出效果的事,不用太在意武器的限制。
#3-2 - 2018-8-11 21:56
异界送
把人打晕了,手动拽下来。
#3-3 - 2018-8-12 13:42
cure fragrant
直接把头打爆披风不就掉下来了么()
#4 - 2018-8-11 21:32
太厉害了,解说的太棒了。
#5 - 2018-8-11 22:30
(市面上最普通的普通人)
阅读理解满分啊老兄
#6 - 2018-8-11 23:02
厉害啊,解说好棒
#7 - 2018-8-11 23:43
分析的不错
#8 - 2018-8-12 08:40
ㄟ(≧◇≦)ㄏ
#9 - 2018-8-12 10:00
(喜你为疾,药石无医)
这个可以整理成长评弄到B站上吗?好像也就少数图片不好用文字叙述,希望能够让更多的人看见,互相交流看法
#9-1 - 2018-8-12 10:06
川水
我这个只是整理下舞台细节,记录一下思路。从理解片子的角度的话,很多地方需要结合日常细节才说的清楚,那个太复杂了,不是这么几句话写个结论就行的,所以这文里也没提。
#10 - 2018-8-12 15:14
(-)
搞不懂这个串场目标是随机的还是露崎女士或长颈鹿有意指定的?
#11 - 2018-8-12 15:41
(i cannot fly)
因为真昼设定上喜欢棒球,所以这次的舞台整体是化用棒球场地。所以串场的时候,白猫画的线就是棒球的场地线,真昼和华恋则是在跑垒,虽然按照棒球来说应该击球的真昼是逃的那一方,这也更加反映了真昼此时的掌控力。所以与其说是把其他人的场地都圈了一半进来,不如说是把所有场地都化作了自己掌控的棒球场。
不过也不重要,吹就完事了
#11-1 - 2018-8-12 16:06
川水
棒球的规则不能深究。
比如说真昼是在投手板挥棒,把华恋打向捕手,这跟棒球的规则也是反的。又比如打出的时候看着是全垒打的样子,结果最后华恋是地滚球。棒球只能说是大体上给个倾向,象征的意义多于实际规则,具体解读怎么解读都行。
真昼抱着睡觉的那只白猫就穿着棒球服手里拿着球棒,真昼喜不喜欢棒球我没注意到细节,不知道那个白猫的设定是啥。
#11-2 - 2018-8-12 22:24
hajio
川水 说: 棒球的规则不能深究。
比如说真昼是在投手板挥棒,把华恋打向捕手,这跟棒球的规则也是反的。又比如打出的时候看着是全垒打的样子,结果最后华恋是地滚球。棒球只能说是大体上给个倾向,象征的意义多于实际规则,具...
我也就随便说说,应该强调一下不重要来着233。这作品可以说相当地有艺术性了,多样化的解读总还是有意义的。
#12 - 2018-8-13 20:24
每周必看
#13 - 2018-8-14 21:22
单看第五集与这篇文章还不能感同身受,然而我又把1~5集看了几次,这才能真正理解这篇文章的内涵了。分析得非常精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