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7-28 14:33 /
伊藤计划评《V for Vendetta》(上)
2006年4月17日

译 B. / 校 T. / 伊藤计划目录

(译按:本文伊藤作了与当下“管理社会”的对比和从建筑学出发的意识形态分析。)

The Architect: Please. As I was saying, she stumbled upon a solution whereby nearly 99% of all test subjects accepted the program, as long as they were given a choice, even if they were only aware of the choice at a near unconscious level.

总之,这就是现在“管理社会”[译注:“管理社会”是1960年代日本学界从“大众社会”(法兰福克学派)“极权主义社会”“一维社会”(马尔库塞)的语境中提出的一个词,用来描述权力精英通过高度发达的信息技术对人民的欲望、感情、知识、意识进行彻底管控的体系,贬义,详见]存在的方式。邻国将军大人当选最高领袖这种就别提了,“我们的管理社会”也并非秘密警察突然破门而入之类或是亲兄弟告密这种原始统治手法的世界,而是你在Amazon买东西的一瞬间信息的交换,或者是与物品一起流通的RFID,也或许是车牌自动识别系统,大楼的监控探头,或者是biometrics的认证,安防,诸如此类广泛存在的network。乍一看我们都是自由的,过着选择自由的生活。

《V for Vendetta》里面描写的社会,不是当下的管理(control),而是统治(rule)。而《The Matrix Reloaded》里面讲的是则是“管理”而非“统治”。因此这个《V for Vendetta》看起来既不是“我们的”故事,也不是“当下”的故事。

那么,有什么电影是刻画管理式社会吗。《Equilibrium》似乎是。《Æon Flux》似乎是。

的确,这个电影有一些部分十分露骨地参考了《1984》的内容。作为独裁者的Sutler议长在巨大屏幕上演讲(啊,我觉得这是一个梗。电影《1984》中主角Smith每天早操在电幕上看领袖讲话,而他的扮演者John Hurt在此剧中却扮演在电幕上讲话的领袖Sutler),乌托邦式的田园镜头也短暂登场(《1984》里面也有封闭都市和田园对比的方法)。此外,背景是在伦敦Airstrip One的王城。

从到目前为止的安排来看,这个电影也把“管理式社会”和之前有关管理社会的电影为素材。电影有很强的冲动来描写在某种意义上倒错的“怀旧式未来”。没有这样的独裁者,也没有这样的秘密警察。奥斯维辛集中营的露骨联想。华而不实的独裁者演说。

但是,尽管这样,这个电影里并非真正最近流行的“管理式社会”。这个电影里面并没有真正“曾经的绝望”的怀旧情绪。

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这个电影是写实的。

    Behind this mask is an idea. And ideas are bulletproof.

首先,这个电影几乎没有进行建筑学的专门设计。议事堂这样的monumental建筑就不用说了,街道和房屋直接用了英国现在的风景,而“管理式社会”电影一般不会为了表现“管理”而专门选用那种巨大、无生气的权力建筑。里面没有《1984》里面那种谜样的轰炸废墟,也没有dead technology的那种混沌。

这个电影里选择的风景是如今的英国(太英国到滑稽),尽管是秘密警察在暗地活动的独裁社会,此时此地的社会和电影里面的社会通过建筑来区分这样的手法基本没有。虽说是英国,这个电影里面也有低收入者住宅登场,也有普通家庭客厅的登场,甚至还有老人在酒吧里面的情景。

例如Ridley Scott在《Blade Runner》里面就设计了社长的屋子,总之就是要有很大的空间。就是说巨大的建筑会衬托得人类渺小。这是当然的,例如Albert Speer的法西斯建筑,这种建筑的特征就是要将建筑与权力联系起来。于是,“管理式社会”电影一般也会积极建构异世界风格的建筑,为了使人看到权力的世界而构架权力风格的建筑。Bertolucci的《Il conformista》为了表现法西斯用了大量意大利法西斯的建筑。因此,对于作为视觉媒体的电影,建筑是一个极好的道具。

但是,这部电影并没有像那种借用“建筑之力”来用风景表现权力。说到底,就是这种风景里面才运行着统治和管理。

刚才讲了风景,以及古典的统治与压迫的故事。这就是这个电影奇妙的地方。这个电影要用现在的故事来讲古典的独裁社会。而《Equilibrium》就没有将古典的压迫和古典的建筑以“与我们当下世界隔离的架空世界”的方法分开。

这就是这个电影不错的地方。

这个电影,这个故事,说到底还是讲当下我们的故事。尽管如此,如果仅仅简单评价这部作品对原作里面撒切尔主义和里根经济学理解不足(日本人可能搞不懂这些~),大概也只能说是懒惰和逃避。的确,这部电影的原作是在人头税万岁这样的撒切尔政权下创作的,从”政治气候“上讲在《Dark Knight》和《Watchman》的最中间。但是,这部电影基本没有渲染这种政治背景。在共产国际宣告失败的如今,这种左派右派政治主张的对立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所以,这部电影究竟要说什么呢?是排斥“异质者”的心理,和煽动对异质者的恐怖情绪的体制。正如描写少年犯罪的《ホラーハウス社会》一书,或者是描写枪支社会的《Bowling for Columbine》一样,用“恐怖”作为人民的鸦片以期安全,再加上“无法理解的他者”,这个构建非常完美。这个电影中一切白人新教以外的异质成分都遭到排斥,比如男同、女同、黑人、穆斯林。

(烂尾中。)
Tags: 三次元
#1 - 2018-7-29 10:45
(上条势力)
讲述了浩大的宫廷表演和法国人民攻占巴士底狱。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