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6-18 13:01 /

  在2018年3月1日晚20:40,我放下了鼠标,戴着耳机静静的看这自动播放,这一次リンネ的脸清晰的展现在我的面前时,我不禁潸然泪下。我知道这漫长的旅程终于结束了。不知道有多少凛音在这场旅行中失去了生命,也不知道有多少リンネ在这场旅行中没有实现梦想,我知道,这场旅行的结局,是值得的,我相信セツナ一定能够拯救リンネ。


  有这样一个传说,传说的主人公叫切那,他爱着一个女性,女性的名字叫凛音,凛音也不为人知的爱着切那,但是他们二人有着永远无法结合的命运,因为他们是兄妹,有一个叫夏莲的女孩子对这二人的关系感到不高兴,因为夏莲也爱上了切那,于是她请求魔女无论怎样也要分离二人,于是魔女向二人下了诅咒,魔女把凛音的脸变成谁也不会爱上的怪物的模样,承受如此痛苦的凛音,自己结束了生命,被留下孤身一人的切那,切那也被放逐了,切那与魔女进行了契约,魔女约定,凛音会在这个世界再次重生,然后,二人结合之时诅咒将会解除。但是需要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并没有和魔女约定好。切那为了停止自己的时间而在冰中沉眠,为了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浦岛上的人信奉这一个传说,并时不时的用传说中的人名给自己的孩子命名,浦岛上的御三家,御原家,珈蓝堂家,枢都家,就是贯彻这一传统的家庭,时至1999年8月,一名男子被冲上浦岛的沙滩,男子被警察发现后,因为枢都镇长的要求,准备将其遣返本土,这是男子在船上邂逅了镇长的女儿枢都夏莲,在逃跑时在海滩上遇见了御原凛音,而凛音收留了他,并给他取了三千界切那这个名字,这场旅行正式拉开了序幕。
  这虽然只是游戏的序章,但是他带给我的感觉真的和其他作品不一样,不仅如此,从刚一进游戏,凛音(cv田村ゆかり)说完island后,安濑圣的繰り返す季節の中で奏响的一刻,感觉心灵瞬间被荡涤干净,在废萌横行的现在,这样一部全年龄的作品推出实乃难能可贵。
这一部作品与作者ごぉ的另两部作品《向日葵》与《silent world》同属一个世界观,据说ごぉ2-3年才写一部作品,也可以看出他对这些作品下了不小的功夫,而这部作品的音乐是由安濑圣负责,相信看过世初的人应该听过这位女性的名号,可以说安濑圣的钢琴曲也是少数能让我听到之后回味无穷的曲子。这部游戏通关很久了,然而我现在听到OST中的曲子,仍然为因为与之相匹配的剧情而被牵动心弦。
  游戏的时间线理清了其实非常容易理解,首先,我们只要知道主角所在的这个世界,4万年轮回一次,且时间线仅仅为一条直线,没有时间机器的情况下,只可从过去前往未来,而未来不可回到过去,这是个大前提。然后我们也需要知道2万年通过冷冻睡眠装置到达下一个主线,总体上的顺序是夏篇→冬篇→夏篇→冬篇……如此无限循环。且每一个夏/冬篇,不存在重复关系,简而言之,时间就是一个线性结构,而非莫比乌斯环亦或者克莱因瓶一样的不断向前只是在走原来的路这种封闭的循环。(后文有非线性时间线猜想)







———————以下剧透———————
  下面来讲一讲总时间线吧。
  在浦岛上有御三家,御原家,枢都家,伽蓝堂家。在御原家有一个没有名字,不知道出身的女孩子,大家都叫她「小空」,同时御原家也有一个小婴儿——凛音,凛音实际上是小空的亲生女儿,但是却寄养在御原家中,御原家的女主人御原玖音对凛音和小空太过亲近,而感到非常不高兴,不久就开始了对她们的虐待,随后在1988年的夏天,凛音在海边的断崖上坠落,三天后漂流到了附近的海滨,而在一个月后,御原玖音的遗体在本土的港口被发现了,后来小空被迫只得冒充御原玖音生活。而凛音被发现时,有一个男孩子在海滩上救了她,男孩自称切那,之后凛音就和切那成了好友,切那自己一个人住在海滨的小屋里,和凛音一起抓虫子,辅导数学题目,直到1993年,凛音想要给切那过生日的时候,脚滑坠海,切那去救了她,并带凛音到了海边的小屋中,二人发生了关系,但在天亮时被父亲御原典正发现了,切那遭受了典正的一顿暴打,被扔进了海里,而后凛音被阳光下身患煤纹病的御原典正吓到了,听到了切那的呼救,跑去救切那,二人失去平衡坠入海中,一起漂流到了暴龙岛,在岛上切那为她寻找到了逃生的船,其实就是冷冻睡眠装置,于是凛音在其中被冷冻了5年,直到1998年6月才漂回浦岛,而报纸对外界宣称遭受神隐的少女回归了,2个月之后,セツナ便到了这座岛上。
  夏篇:在セツナ漂流到了浦岛之后,在御原家做佣人,其间认识了枢都夏莲,伽蓝堂纱罗,了解到浦岛的人信奉的传说,同时他自己还坚信自己是从未来来的,相信自己一定是背负着使命而来的,岛上盛行一种疾病——煤纹病。凛音表面是很害怕自己也得煤纹病,所以一直闭门不出,但真实原因是因为害怕自己和传说中的凛音一样,所以凛音也将セツナ当成了真正的切那。二人相爱了,但是在纱罗的推理下,认为这个世界存在平行世界,他们认为セツナ为了拯救凛音重复了无数次,推理的结果是凛音认为眼前的セツナ杀掉了五年前的切那,于是自己到达了暴龙岛,想要杀掉5年前的凛音,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其实并没有平行宇宙这种事情,セツナ也追随到了暴龙岛,最后二人和解,二人坐着一条船回来的时候,切那因为脱力沉入海中,而凛音为了救他丧命。而后,セツナ登上了冷冻睡眠装置,打算到了造出时间机器的年代,乘坐时间机器拯救凛音。
  冬篇:这一躺就是20000年,切那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身处雪原,有一个年幼的女孩救了昏迷的自己,女孩的名字叫リンネ,他们生活在一个叫IslandEurasia的避难所,生活的很艰难,セツナ在这里找到了工作,拿到了リンネ哥哥的名环,作为セツナOhara在这个避难所生活,但是因为有很多孩子没有名环,所以有暗势力组织暴动,セツナ作为反叛军和教会的纽带,也想让教会理解没有名环的孩子的痛苦,但因为这样,想要让大家和平生活的SarahGarland被当做魔女烧死了,KarenKruz也因为被太阳照射而病发煤纹病,最后只剩下セツナ和リンネ两个人在山洞中过活,可好景不长,食物越来越少,两人渐渐撑不下去了,有一天セツナ到island外的雪地里发现了冷冻睡眠装置,那是自己乘坐的那一个,他很兴奋的告诉リンネ自己一定要去拯救那个凛音,リンネ最后只能妥协,セツナ把自己的名环当做戒指交给了リンネ,当装置启动后,リンネ突然发现自己做的装置并不是时间机器,而是睡眠冷冻装置,她决定自己也坐上从雪地里找到的冷冻睡眠装置,与セツナ一起前往。
  真夏篇:セツナ再次在浦岛醒来,他明白了自己究竟该拯救谁,就像开挂一样的快速培养自己与身边的人的关系,完成了在夏篇中没能够做到的很多事,但此时的他还是不知道リンネ并不是凛音,他对玖音表达了自己想让リンネ幸福,但是,自己却将玖音惹火了,玖音质问他,当自己生下凛音的时候他在哪里,自己和凛音这么多年来是怎么熬过来的,セツナ完全不知道,而后セツナ终于明白了,玖音实际上就是リンネ,他和リンネ所在的那个避难所,实际上是20000年前的时间,他做出了决定,打算和她一起完成他们二人的梦想,切那决定再次坐上冷冻装置,他要再次前往neverisland拯救真正应该拯救的少女。
(以下皆为笔者猜想)
未来预想图结局非亲生论
  浦岛上的遗传病煤纹病,应该是伴x隐形遗传病,当基因型为XX时正常,Xx时呈慢性遗传病,xx时呈急性遗传病,在游戏中有一个结局“未来预想图”中,可以看到,セツナ和凛音的孩子得了病,既然这样,孩子的基因应该是Xx或者xx,セツナ没有病所以是XY,リンネ没有病所以是XX,他们的孩子凛音应该也是XX型,如果セツナ真的和凛音生下了这个孩子,孩子理应是没有病的,但是孩子发病,说明孩子绝不是セツナ的亲生孩子。当然这仅仅是在不考虑基因突变的情况下。
非线性时间假说
  后来拜读了ごぉ先生的另一部作品《silent world》下面简称“SW”,在SW中男主角羽鸟健人以及女主角瀬良絵里香都是加速能力者,他们手上带有名叫tag的戒指,从而能使他们的速度加速到几百倍。在小说的最后,在某个契机下,男主角通过蜈蚣的运动发现了这个世界的真相,他们的世界的总体时间正在向反方向前进,而tag实际上可以抵消时间膨胀波的影响,健人用自身的40年回溯了短短的几秒钟拯救了絵里香,而我和我朋友产生了一个猜想,若真的,SW的世界和island的世界是同一个的话,在island中曾经提到过原子停止震动是因为没有受到时空震荡的影响,但是宇宙的时间被回溯了,所以结果上看来是,物体本身前往了过去,简言之,就是α宇宙的时间相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β宇宙的时间相对生成,在原来α宇宙的基础上重新改写,就像是录音覆盖一样,那么可以推翻上面的一般论,这个宇宙时间并不是线性的,而仅仅就这两万多年,时空震一旦启动,宇宙的时间就会被重写,同时在SW中说道,レゾネーター的基因组在长年的进化中机能丧失了,现今的爱丽丝财团启动了人工レゾネーター计划,セツナ在蝴蝶效应结局中被暗示是第21次试验人员,在夏篇中坐睡眠装置时,因遭受到了时间膨胀波的影响,所以就结果来说被送往了过去。在冬篇中,因为リンネ将自己制作的时间机器的接错了线,而导致其能够抵消时间膨胀波的影响,从而使セツナ能够前往未来,而同时,リンネ脖子上戴的作为和セツナ结婚戒指的颈环则是tag(sw中抑制时间膨胀波的戒指)的原型,此段可考证,在SW插画及剧情中明确提到,况且リンネ是2万年前的人,身体中理应是有レゾネーター的基因组的,但是レゾネーター若是失去tag之类的物质,自身的时间会慢慢的变慢,到一定时间后甚至停止。リンネ因为拥有颈环所以得以抑制膨胀波,能够到达未来,否则只能和时间一起被重写回过去。但在这时,凛音的存在是一个未知数,她在被御原典正发现时,为了救切那不幸坠海,自称在那段时间种感觉过了好几秒,说不定凛音也有时间加速的能力,但在岛上乘坐冷冻装置时,凛音却无法随时间一起倒流,会不会是因为5年的时光实在是太过短暂了,导致时间没有倒流。至于凛音没有颈环或者tag会导致什么后果,我觉得SW中有过暗示,民宿老板娘可能就是小空,她的遮遮掩掩的态度,很有可能在暗示凛音已经遭遇不测。这仅仅是在宇宙时间上非常不负责任的猜想。
说实话,我不知道动画化会做成什么样,本来就想着在动画化之前能把这篇摸了很久的文章写完就好。Gal改的动画化都让人忧喜参半,尤其是有深度的作品,island虽然很棒,但是总让人感觉到不温不火,愿意去深究的玩家数量也不多。我其实也非常愿意和大家去探讨这部作品。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只能想到上述两个比较深层次的假说,在游戏中出现的前后对应,我就不赘述了(夏篇中每天醒来的梦与冬篇中的主要事件相同,玖音递纸条的部分细节❤以及诉说自己如何怀上凛音的细节)同时也非常希望ごぉ老师能够再写出非常精彩的作品,真冬篇一定能让リンネ得到幸福。
Tags: 游戏
#1 - 2018-7-4 13:05
(你指间的电光,是我不变的信仰!)
膜拜大佬
#2 - 2018-7-7 17:38
(MISSMATCH)
其实我个人觉得最后应该还是可以加上一个真冬篇的,毕竟在冬篇结束最后一章节的标题是prologue of midsummer,而在真夏天最后一章节的标题prologue of midwinter。只是剧本故意在最后留白了让玩家任凭想象。
不过对我个人而言,看不到rinne的圆满结局是最气的,就算留在玖音身旁陪着她也算多好的结局了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