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6-6 23:59 /
原文写于3月底,分为上下两篇发布于机核网。原本就是当成一篇写的,所以整理了一下核心部分,放在这里。为了省事图直接从机核贴过来了,去掉了。
上篇:https://www.g-cores.com/articles/97418
下篇:https://www.g-cores.com/articles/97553


大洗的学园舰

本次终于出现学园舰深处的场景了(不算之前找坦克),进一步完善了大洗学园舰的设定。

大洗的学园舰的外观原型是瑞鹤号(说是翔鹤也行,但是我更喜欢瑞鹤),但是只有舰桥部分是以赤城号为原型的,导致很多人以为其原型是赤城。在GuP的世界中,学园舰往往是比其原型要大上好几倍的,以容纳众多的学生。茨城县立大洗女子学院学园舰,全长约7600米,宽约1600米。相比瑞鹤257.5米的长度,放到现实世界中不知是怎样的一种壮观景象 。大洗是有初中部的,和高中部各有9000余名学生,就算放在如今的天朝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而加上其他人员则一共达到了三万人。学生是高度自治的,从TV版BD附赠的OVA第三话中我们得知,学园舰的运营是交给船舶科的,一天三班8小时一次轮换,同时还得上课,非常辛苦,因此船舶科免学费。不愿意上课的学生就构成了大洗的地下帮派。食物大概是由水产科/农业科供给的,而可能没免学费,我猜这造成了水产科看船舶科不爽,导致两科学生的对立,见下文。

另外,大洗的学园舰算小的。军神提到过黑森峰学园舰上住了十万人。

歌利亚和防空气球


一上来就是一群遥控车一样的迷你履带车,可以看出来其中搭载了扫描仪之类的东西。历史上这东西是遥控炸弹,名为“歌利亚(Goliath)”,是德国参照法国凯格雷斯(软式履带和半履带车的发明者)设计的一种小型履带车开发出来的。它在当时并不是一款成功的兵器,3000马克的造价、缓慢的速度和薄弱的电缆使其实用性并没有那么高。


防空气球在历史上是用来保护城市低空的(因为气球本身飞不了很高),主要针对俯冲轰炸机,可以视作天上的大型障碍物。它就是为了迫使飞机飞得更高,使得防空炮更容易瞄准。有的气球直接装了炸弹,以确保彻底摧毁敌机,可以视作空雷。后来德国改用高空轰炸机之后气球的作用就变小了。而剧中大洗用防空气球当作空中的告示板,可谓很有趣。

新学生会

在《最终章》中,大洗原学生会隐退,工作托付给了新学生会。五十铃华、秋山优花里、武部纱织分别担任新一任的会长、副会长和宣传委员。交接的剧情并没有在主线故事中出现,而是出现在了弐尉マルコ创作的官方同人四格漫画中。不过官方四格本身是玩梗的搞笑漫画(ギャグマンガ),能否当作正史还需商榷。其中学生会交接的剧情被画成了黑社会两代老大的交接,此时沙织冲进来吐槽道:“是学生会,不是五十铃组!”这里有个细节,小山前辈对前会长以及不再叫“会长”,而是直呼其名“杏”了,然而前会长仍然称河岛前辈的姓。四格里同样有这个的前提剧情。

大洗的学生会长是个了不得的职位,作为这个小型自治体的领袖要统辖18000多名学生。从TV版和剧场版前任会长的活跃,我们可以看出这个位置需要的手腕。华:“我一个花道世家的女儿,怎么就当会长了呢?我实在我也不是谦虚。”从很多地方能看出来这个人不简单,要不前会长怎么会钦点她而不是统率大洗战车队的西住军神呢。

“无限轨道”杯


这个无限轨道杯已经20年没有举办了,今年再度复活。推算一下,20年前大约是志穗和千代的年代。这体现了设定的又一个细节:在略早于作品开始的年代,战车道是日渐衰退的。TV版一开始,大洗的学生们中就出现了“战车道落伍了”这样的论调。说不定在20年的无限轨道杯上,大洗的战车队曾经一度活跃过。推算一下。黑森峰的九连霸,其实也是战车道衰退的一个侧面体现。而到了美穗这一辈,有了真穗美穗、大吉岭、凯伊、安丘比、米卡等一批优秀的人才,在他们的努力下,战车道开始复兴。而TV版开始的这一年,在军神的带领下大洗异军突起,一举打破黑森峰住在战车道全国大会的局面,也引发了战车道各界的重新思考,直接推动了战车道的复兴。主线动画中并没有直接体现这一点,但是衍生作品,如《缎带武者》,则提到了大洗优胜带来的冲击,并着重描写了黑森峰遭遇滑铁卢后的反思与改革。

无限轨道杯的海报及奖杯都是法国的圣沙蒙坦克。这似乎暗示了一上来就是法国主场?不知为何选了它。另外,日语“無限軌道”是对英语continuous track的直译,就是指履带。海报中的“I NEED YOU”大概捏他自著名的美军山姆大叔征兵海报上的“I WANT YOU”。这句配合山姆大叔的表情而威严满满的英语,如果翻译成日语那就糟糕了,或许这是为什么这张海报把want改成了need。(参见《天才麻将少女》中加治木由美的发言:“私は君が欲しい!”)

“特长生”

众人参加冬季无限轨道杯的契机是帮助河岛前辈上大学。河岛前辈由于全国模拟分数线达不到要求,很可能统考的时候要GG,所以想要在无限轨道杯比赛中胜出,作为特招生和原学生会组的另外两人进入同一所大学——国立下総大学(应该在茨城县西部)。

想要在统考不过分数线的情况下进入这所大学,就要通过“AO(Admission Office)入試”的方式。以这种方式考入大学而不通过一般统一考试的学生称为“特待生”,而战车道是体育运动,所以以选战车道者即为“スポーツ(Sports)特待生”。这听上去有点类似天朝的体育特长生或自主招生制度,但是不需要参加统考。日本的“AO入試”据称起源于1990年代的庆应大学,后来采用这种方式的也以私立大学为多。

我们在这里也知道了大学选拔队的三连星百慕大三姐妹也都是特待生。其中的杏美,剧场版广播剧中已经提到她就是从BC自由学园毕业的。本作中一开场她就在观看大洗对BC自由的比赛,一脸嘲讽地说:“我们的母校可是很强的哦,只要团结一致的话。(うちの母校は強いのよ、纏まりさえすればね。)”暗示了后面BC自由的表面分裂而实际上一致对外。

“大洗的约翰内斯堡”,以及其中的涂鸦




学园舰甲板之下是学生会势力触及不到的无主之地,治安混乱,因此被称为“约翰内斯堡”(南非风评被害)。推测主要人员构成为船舶科和水产科的不良学生,各自结成黑帮组织形成了对立局面。与街头帮派文化息息相关的街头涂鸦自然也就作为这些不受管束的学生们表达自我的一种方式而登场了。不得不说剧中的涂鸦真可谓内容丰富,藏了不少有趣的东西。这里列出我认出来的涂鸦:

“LIFE OR DEAD”:我觉得这儿是不是写错了,应该是“LIFE OR DEATH”或“DEAD OR ALIVE”才合理。

“DHA! EPA!”:鱼类富含的脂肪酸,鱼肝油里的成分。由此看来应该是水产科的人涂的。

“ことぶきえんじん”:即“寿エンジン”,中岛公司的飞机用发动机。“寿”是海军用的称呼,陆军则称之为“ハ1(Ha-1)”。主要搭载于三式舰战、九六式舰战、九五式水侦等机体上。

“打倒水産科”:应该为船舶科所写。这种跟动词在前、日语语序完全相反的用法(通常语序为“水産科を打倒”),毫无疑问来自天朝的政治标语。这里表明了两科关系的恶劣。

“冷走魚雷”:日本称初期没有内燃机、以压缩空气为动力的鱼雷为“冷走鱼雷”。其性能较低,不如后来的“熱走魚雷”,如我们熟悉的九三式酸素鱼雷。

“カニピラフ”:蟹肉手抓饭,现实中的大洗也可以吃到(好想去大洗)。既然是手抓饭,或许是东南亚料理?海上自卫队的菜单似乎也有这个,我偶然在海自的网站看见了,是早潮号潜水舰提供的。

“SBD”:SBD Dauntless。@CV-3 Saratoga。

“FORCE 10 FROM NAVARONE”:《纳瓦隆第十突击队》,1979年哈里森·福特主演的电影。由于没看过所以具体情节不清楚,但是似乎和南斯拉夫经典电影《桥》取材自同一事件,即炸毁杜德维卡拉大桥。Bella ciao(大雾)。

“salò”:萨罗,意大利社会共和国(墨索里尼政权)的首都,因此又有“萨罗共和国”的说法。著名(或说臭名昭著)的禁片《索多玛120天(Salò, o le 120 giornate di Sodoma)》的标题即取自萨罗共和国。另,“そど子(園みどり子)”的外号就取自索多玛,而“ゴモヨ(後藤モヨ子)”取自蛾摩拉(以上两个名字见《圣经·创世纪》),“パソ美(金春希美)”则取自此片导演帕索里尼。设定中,今春希美是三人中唯一有电影鉴赏这个爱好的(官方四格有相关剧情),而且是字幕党(桂利奈是吹替党。关于字幕党和吹替党之争,可看YouTube上的恶搞网剧《动漫刑事司》第一话)。我仿佛感受到了制作组的一丝恶意……

“MC.205”:二战意大利性能最好“5系列”战斗机之一,曾有击落14架Spitfire而只损失两架的战绩。

“カーデンロイド”:Carden Loyd超轻战车,英国经典的轻型战车,曾出售给多个国家,并派生出多种车型,如安齐奥的CV.33。

“烈風改”:没来得及生产就终战了的机型,设计图在2013年才被发现。随后登场于同年开始运营的某过气页游,而至今也只在这个破页游里出现过。

“左ひねりこみ”:“ひねりこみ(捻り込み)”是日语特有的空战术语,英语一般直接作“Hineri-komi”,空战机动动作的一种,1930年代由横须贺海军航空队的望月勇开发。具体怎么操作,有很多种说法。著名飞行员坂井三郎曾多次提到过左ひねりこみ,但作为保命技能,实战中他一次也没用过。我并不了解空战,这里或许应该请出War Thunder玩家。

“D-9”:具体不明,疑为二战时德国开发的兴奋剂D-IX。

“Danzig”:但泽,即今波兰格但斯克,二战史上的一座重要城市。1939年9月1日,德军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号战舰炮击但泽的波军基地,同时德军开始闪击波兰,二战自此爆发。

“トラトラトラ”:即“虎虎虎”,日军突袭珍珠港开始时的信号,由攻击队长渊田美津雄的九七式舰攻发往旗舰赤城,含义为“我军奇袭成功(ワレ奇襲ニ成功セリ)”。至于为什么是“虎虎虎”,具体不明,但有种说法:相传丰聪耳神子圣德太子讨伐物部氏前,毗沙门天或其代理者寅丸星(大雾)于寅年寅日寅时在圣德太子面前降临,赐予其加护,使其获得胜利。“寅”即“虎”,都读作トラ。日军用之取必胜之意。

“ロンメル戦車”:指的是猎豹自行反坦克炮(Jagdpanther),登场于黑森峰阵容。然而其实和隆美尔没啥关系,“隆美尔战车”是田宫模型作为商品名给它起的。原名“Jagdpanther”的命名者为希特勒本人。

“APOCALYPSE NOW”:1979年的经典越战电影《现代启示录》,剧中“apocalypse”一词拼写有误。当年柯里昂教父和幻影人都还年轻啊……

“THE THIRD MAN”:1949年的经典英国电影《黑狱亡魂》。

大洗的学生们这么怀旧么。

酒吧“どん底”

军神一行人来到了藏在学园舰深处的酒吧“どん底”。“どん底”这个词在日语中的意思便是“最底端”,高尔基的小说《底层》的日文标题也是这个词。

后来鲨鱼队的5人中有4人在此时登场了:歌手弗林特、醉汉(误)拉姆、肌肉兄贵(大雾)村上、酒保卡特拉斯。这时候弗林特(CV:米泽圆)正在忘我地唱着一首届かないこ……啊不对,是《大洗の海賊のうた》,大洗海贼之歌,也算是鲨鱼队的主题曲。让我惊讶的是,这首歌的作曲是水岛努本人,看来努哥也是多才多艺的。努哥是长野人,而长野县自古俊采星驰,人才辈出:大作曲家久石让和ZUN(作曲家无误),名监督新海诚,大师级原画摩砂雪,以及麻将界的双魔王宫永姐妹等等(咦?)。顺便一提,GuP世界中位于长野的高校是瑞士系的中立学园,据说是不参加任何公式比赛的战车道豪强。此外,《缎带武者》中主角鹤姬静的学校楯无高校,虽位于山梨县,但同时也属于长野。古代长野(信浓国、诹访国)和山梨(甲斐国)统称甲信地方,息息相关。“楯无”之名便来自出身甲斐的信浓守武田信玄的楯无铠。

为了得到战车的情报,军神一行人通过了酒吧一众人的各种挑战。这几种挑战都很有趣:

锚结(いかり結び)

就是系船锚的时候所用的绳结系法。“いかり(ikari)”在这里通常只写成平假名,而写作汉字则作“錨”或“碇”,都是指船锚。没错,真嗣就是这个姓。

具体怎么个系法,我言语恐描述不清,直接上图吧:


旗语

跟以两旗夹角的变化来表示不同含义的国际旗语不同,日语的旗语就是用两面旗摆出壁画,按笔画来拼出片假名,然后再组成语句。知道这一原理之后并不难识读,参考一下维基百科或是航海用的《海の手帳》了解了基本笔画之后就能很快上手。只是在剧中拉姆以极高的速度挥舞,让人眼花缭乱。可以看到背景中秋山阁下用手指在手掌上写写画画,试图把这些笔画串起来,而持有业余通讯员二级证书的纱织则马上就读出了旗语传达的讯息:“烏賊の甲より年の功”,一句日本谚语。直译过来就是“比起靠乌贼的壳,不如靠经年积累的经验”,大致上等于中国的“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具体如何解读?我做了个分解图如下:


倒是“ウ”和“シ”的写法比较怪,或许其实是取的平假名写法?顺带一提,“ネ”采取了汉字“子”的笔画,取其“子日(ねのひ)”中的读音。

艾丽卡(CV:生天目仁美):为什么你们旗语这么熟练啊! 弗林特:...

指相撲

英文称为thumb war,起源不明,据称起源于三四十年代,在欧美比较知名。据维基百科引某本国外的室内游戏指南说,玩这个之前要先说“One, two three, four, I declare a thumb war”。而在南美似乎是先说“Ésta es la pulseada china(这是中国的掰手腕)”。南美人民好像误会了些什么,中国这边可是连个正儿八经的译名都没有啊。

哈瓦那椒俱乐部

明显来自著名朗姆酒品牌Havana Club,哈瓦那俱乐部。西班牙语中字母m和b的发音完全一致,这点和日语有点像。不过不一样的是西班牙语中这两个字母在词首都读作/b/,在.音之间读作近似v的双唇擦音/β/。Havana在西班牙语里的写法便是Habana,Habanero原是指“哈瓦那人”,借指哈瓦那辣椒。Havana Club可没有辣椒味的。由于GuP里的各位未成年,所以喝的都是无酒精酒,烈酒的辣味只能以辣椒的辣味替代了。硬核海盗。

至于拉姆喝的是什么酒,我还没看出来。Lemon grenade?

鲨鱼队

鲨鱼队的几位都是船舶科的学生,他们穿的制服似取材自美国海军的白色水手服。五个人名字全部来自于海盗相关事物。

“龙卷风之阿银(竜巻のお銀)”:银即silver,来自史蒂文森著名小说《金银岛》中的海盗头目希尔弗(Long John Silver)。“お-”这个前缀常见于日本旧时代对女性名字的称呼,有其是江户时代及以前,作用和今日仍在使用的“-さん”相当,姑且可译为“阿-”。如坂本龙马的妻子楢崎龙通称“お龍”,通常译作“阿龙”,其本名即“龍”一个字(也是历女队おりょう名字的来源)。实际使用时也常常两个一起使用,现在则“お-”不用于人名了,如“お姉さん”之类的语汇即其遗存。

“巨浪之弗林特(大波のフリント)”:此大波非彼大波。名字亦来自《金银岛》的角色弗林特船长(Captain Flint)。希尔弗养的鹦鹉名字也取自他。剧中的弗林特似乎很爱唱歌,天天拿着个麦克风。而《金银岛》中爱唱歌的则是另一个角色比利(Billy Bones)。

“炸弹气旋之拉姆(爆弾低気圧のラム)”:其实译为“朗姆”更好些?名字就来自朗姆酒,海盗们很喜欢的饮料。红着脸蛋成天醉醺醺、酒瓶不离身的形象似乎就来自《金银岛》中嗜酒成性的比利。然而之前提到过GuP中登场的学生们都未成年,不能饮酒,正如剧中提到的,她们喝的是无酒精的酒。《缎带武士》中有提到,黑森峰每年会举办无酒精啤酒节。“ラム”这个名字另有一种说法,说来自英文ram,即舰艏的冲角,专为撞沉敌舰设计。日俄战争中吉野号被撞沉后,冲角便退出了历史舞台。“爆弾低気圧”跟炸弹没任何关系,是“bomb cyclone”的翻译(中文即“炸弹气旋”),指的是急剧增强的温带气旋。不让人误会的叫法是“猛烈低気圧”。

“生白子盖饭之卡特拉斯(生しらす丼のカトラス)”:名字大概来自海盗常用的弯刀Cutlass。日本带鱼(太刀魚)的英文名就叫cutlass fish。“白子(シラス)”是几十种白色鱼苗的总称,在日本是一种常见海鲜,可以直接加上酱油醋等调味料生吃。前面三位的诨名都来自海上气象现象,怎么到你这儿突然变成吃的了?

“马尾藻之村上(サルガッソーのムラカミ)”:“村上”来自日本史上著名的海贼众,村上水军。至于外号为什么叫“马尾藻”,有点想不通。或许来自北大西洋的马尾藻海(Sargasso Sea),这篇海域在多部跟航海相关的作品中出现, 如《海底两万里》。这片海域之所以著名,恐怕是因为其西部边缘附近的百慕大三角了。

备战中的各校

鲨鱼队决定参战之后,各校的核心人物便纷纷出来打酱油(划掉)露面了。这些学校在全国大会之后全部成了大洗的友军,并悉数在剧场版的对大学选拔队作战中加入军神麾下作战。要说军神是真厉害,拉过来的盟军除了安齐奥之外全部是历史悠久的战车道豪强校。俗话说昨日之敌今日之友,但在冬季大会上估计是又要互相对阵了。

先露脸的是圣葛洛莉安娜学园。军神克星大吉岭决定去英国留学了。“终于能品尝原产地的下午茶了。(ようやく本場のアフタヌーンティーが味わえるわ。)”大吉岭如是说,也就说你根本没去过英国呗。 她打算等无限轨道杯结束之后再走,也就是说她的戏份会有的。

真理的NKL-16雪橇(aerosan)为二战时苏联的输送型雪橇。此外还有具备轻装甲的战斗型NKL-26,以及更轻型的RF-8(喀秋莎的床)。这些雪橇在很厚的积雪上行驶速度可达25-35km/h,为苏军提供了大雪中的机动力。喀秋莎问克拉拉:“话说你准备在这儿待到什么时候?(ていうかあなたいつまでここにいるのよ!)”这是在表明克拉拉或许要回国了?

桑德斯这架吊着一辆萤火虫坦克的是西科斯基CH-54“塔赫”起重直升机,只生产了90多架,活跃于越南战争。它的命名也颇有意思:“塔赫(Tarhe)”是18世纪易洛魁部落的一个酋长,外号“鹤(The Crane)”,而crane在英文中又有起重机的意思,故得名。另有民用版本S-64“云中鹤”。在驾驶舱,一脸忧郁的亚里沙喃喃自语道:“这回如果赢了,说不定能让他回心转意……(優勝したら、振り向いてもらえるかも…)”看来你还是对那个什么Takashi念念不忘啊。

新任黑森峰队长艾丽卡惴惴不安,身在德国的真穗用FaceTime(误)勉励道:“不要拘泥于胜负,寻找属于你的战车道就好了。(勝ち負けに拘らず、あなたの戦車道を探せばいい。)”或许在照应《缎带武者》的剧情,也暗示着新生代黑森峰将迎来变革。真穗虽然都跑德国了,但是我强烈觉得她会在最后一话突然飞回来解除美穗遇到的什么危机。毕竟官方都承认她是护妹狂魔了。所以说,反骨MAX老师的《ERIKA》下一本什么时候出?

安齐奥没什么特别可说的,而知波单则也要迎来变革。从西队长不爽的神色看来,此次知波单将改变一如既往的猪突猛进战术。


一到了冬天,继续高校的就开始蒸桑拿了,而且是很芬兰的、建在雪地里的硬核桑拿。旁边还停着一辆苏联BA-10装甲车,怕不是又是从真理借来的。历史上芬兰有不少BA-10,应该都是在冬季战争缴获的,有一辆还停在芬兰哈图拉的战车博物馆,真想去那儿看一看BT-42啊。本次大会是冬季,所以估计少不了继续高校的戏份。米卡嘴上说着不去参赛,最后还是出现在了一回战的观众席。话说蒸着桑拿还弹琴,不愧为琴魔啊,琴没事么?没有冰湖差评。硬核桑拿就要蒸完跑出来跳湖里嘛。


抽选大会上,青师团高校也露了个脸。从名字和校徽能看出这个学校原型是西班牙的蓝师(División Azul),由佛朗哥派出支援德军的东线作战。校服则来自现代的西班牙外籍军团。可以说很骚了。


秋山阁下自从成功潜入桑德斯附中获得队伍编成情报之后,便屡试不爽,后来又潜入了安齐奥高中,这回是BC自由学园。在《缎带武者》中,还潜入了波兰系的邦布尔高校(ボンプル高校)。间谍工作一向都是置身于敌阵,稍微一个不注意就有可能被发现,自身难保不说,最要命的是不能把情报带。在战争中,情报非常重要,千百年来被引用烂了的《孙子兵法》的名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其实就是在强调情报的重要性。自来也和阿斯玛便都是为情报而死的。当然,在GuP中的情报工作并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一旦没能把情报传达回去,或是情报有误,就会使得己方在比赛中处于劣势。如之前的大洗对桑德斯战,军神就反利用了桑德斯的监听,向对面输送了假情报。而这回秋山阁下的侦察就被BC自由给反利用了,使得报道出现了偏差。不过至于BC自由学园的内部矛盾究竟完全是演技,我觉得也不大可能。

于是前期主要的敌人就登场了。

BC自由学园简史

第一话对BC自由学园的相关信息提及甚少。我们基本只能够得知它是法国系学校,学生内部矛盾尖锐,分化成由初中部升学来的升学组(エスカレーター組)和从别的初中考进来的考试组(受験組)。升学组的整体印象是贵族,而考试组则是庶民了。直到大洗队被围困桥上之前,我们看到的这所学校的景象都是两派学生矛盾尖锐,动辄一言不合拳脚相向。而到了大洗发现中计之后,他们显现得非常团结。由于之前杏美说过BC自由“只要团结一致就很强”,在第二话上映之前我们很难断言他们的矛盾是否真的全部是演出来的。

《最终章》一共只有TV一季的量,如此看来BC自由学院在第二话就差不多该洗洗睡了。而第二话肯定有很多打戏,这样的话我们仍然没法知道很多关于这所学校的设定。所以我根据手头现有的资料整理出了BC自由学院的简史。这些资料中最重要的是由铃木贵昭亲自参与创作的漫画《缎带武者(リボンの武者)》。《缎带武者》的时间线约为全国大会后到秋季,围绕战车道官方不承认的“强袭战车竞技(读作“タンカスロン”tankathlon)”描述各校之间的恩怨情仇(无误)。由于按照其故事发展很难赶上《最终章》的冬季无限轨道杯,而且人物形象变动略大,所以另一位作者野上武志直接说这部是原作的平行世界了。但虽然如此,其设定也是90%以上和原作相通的,就算是平行世界,世界线的分歧也是从TV版的故事之后才开始的。为了便于欣赏作品,我默认《最终章》与各个官方漫画为同一世界线。

创始:马奇诺分校

要讲BC自由学园的历史,就要先从另一所学校开始说起。这所学校便是战车道联盟的另一所法国系学校——山梨县的马奇诺女学园。凡是学过中学历史的人大概都会看出来命名来自二战的马奇诺防线。马奇诺女学园的战车道传统便是“完全防御”,战车也并不适用于机动战。直到现任队长艾克莱尔上台改革,在和大洗的练习比赛中采用了新的战法“圣西尔(Saint-Cyr)流”(参见漫画《激斗!马奇诺之战》)。

马奇诺女学园虽然是战车道加盟校,但其看家学科是酿造学,其葡萄酒酿造技术历史悠久(法国系学校嘛)。而为了给好酒的酿制提供上好的原材料,马奇诺在冈山县成立了两所以葡萄种植为特色的分校——BC学园和自由学园。日语“BC”音近“Vichy”,指维希法国;而“自由”即指戴高乐的自由法国流亡政府。后来两校进行了合并,于是有了今天的BC自由学园。

然而由于原本是两所学校(虽然同为马奇诺分校),合并之后便各据左舷和右舷处于对峙状态,不断互相争夺主导权,以至于一部分学生难以忍受这种氛围而转学。同样,战车队也分裂成两个队伍。不过神奇的是,BC自由学园的教学风评却一直很好。而且其校服非常华丽,也吸引着并不了解学校历史的新生入学,使得不属于两派的学生数量在增加。

伟大领袖阿斯帕拉加斯


阿斯帕拉加斯(Asparagus,芦笋,来自戴高乐的诨名La Grande Asperge“大芦笋”),旧自由学院阵营领袖,有一名副官叫穆尔(ムール,moule贻贝)。在强袭战车竞技中由于队伍内讧和友军误伤而战败(参见《缎带武者》)后,锐意改革,重组分裂的队伍组成全新的“第五共和制”战队,钦点旧BC学园阵营领袖波尔多(ボルドー,Bordeaux)为队长,统一了分裂的BC自由学园战车道。随后就学校内的分裂引咎辞职,就此从战车道隐退到幕后。此后她还设计了全新的战车夹克,沿用至《最终章》中。三位前核心人物都没有在《最终章》中出现,但新的三位核心人物却都在《缎带武者》中露了个脸。

顺便一提,她的身高很高,仅次于农娜。这一点亦是在neta戴高乐。


其实仔细看能看到战车夹克设计稿上的署名是“I.Sugimito”,也就是总作画监督杉本功。说明阿斯帕拉加斯就是杉本功本人(弥天大雾)。

回到解放前(大雾)


马奇诺女学园的原型应该是一战法国,而《缎带武者》时间线的BC自由学院则是二战至战后的法国。但是《最终章》里的BC自由学园则一口气回到法国大革命了,阶级对立变成了贵族和平民的对立。不得不吐槽一句,完全不符合校名的印象啊,应该改成“凡尔赛学园”啊。而《最终章》中登场的三位核心人物,也确实都取材自池田理代子的著名少女漫画《凡尔赛玫瑰(ベルサイユのばら)》。

现BC自由学院战车队

核心成员三位:

玛丽(マリー):现任队长,又是一个幼儿体型,克拉拉的童年形态(大雾)。名字怎么想都是取自路易十六的公主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 Antoinette),在《凡尔赛玫瑰》中亦有登场,亦有一头充满贵族风格的卷发。爱吃蛋糕(或许包括所有甜食)的特点有可能neta自(背锅的)玛丽·安托瓦内特(从来没有说过)的名言:“民众没有面包吃,那就让他们吃蛋糕吧。”如果真是取自这句话的话,蛋糕皇后风评被害之深可见一斑了。所属阶级为象征贵族的升学组。在官方四格中,大惊失色时会变成《凡尔赛玫瑰》的画风。

安藤:用的是竟然是日语原名,这在GuP的外国系学校中简直是太罕见了(黑森峰除外)。以大吉岭为首的一众角色经常被吐槽“她们都是日本人”。不过这个“安藤(アンドウ)”实则取自法语名“安德烈(アンドレ,André)”,来自《凡尔赛玫瑰》的主角之一安德烈·格兰迪耶(アンドレ・グランディエ)。两个角色都出身平民,发色相同。不同的是安藤肤色黝黑,三白眼。

押田:又是原名。“押田(オシダ)”取自“奥斯卡(オスカル,Oscar)”,《凡尔赛玫瑰》的另一主角奥斯卡·弗朗索瓦·德·杰尔吉(オスカル・フランソワ・ド・ジャルジェ)。同样,两角色都出身贵族,发色相同。《凡尔赛玫瑰》中的奥斯卡是男装丽人,和身为马夫的安德烈相爱。安藤和押田又是什么样子关系呢?相爱相杀?让我们拭目以待吧。另外,从剧中能看出,押田会打螳螂拳。日本的论坛上纷纷猜测,怕不是neta了《VR战士》里用螳螂拳的法国人里昂。安藤的拳法没看出来,或许是空手道?《VR战士里》另一个法国人让·红条是用空手道的。

鲨鱼队的菱形战车

无限轨道杯开幕,水岛努日常晒陆军飞机。

随后鲨鱼队开着MK4坦克登场。作为最初的MK1坦克的改良型,MK4仍然保留着类似MK1的菱形外观,被一年级组吐槽为西瓜虫和烤红薯。一战时坦克还根据武装类型分成搭载火炮的雄性型和只搭载机枪的雌性型。正如秋山阁下所说,1918年4月24日在法国维莱布勒托讷,MK4和德军A7V进行了史上第一场坦克战。结果上来说英军战术性败北,于是此战之后开始把雌性坦克的一边机枪卸下来换成火炮,开始重视坦克战。需要注意的是,历史上的MK4需要4人来操纵(两名操纵手和两名管理齿轮的gearsman),这是MK1留下来的巨大缺陷,直到MK5才解决。剧中的MK4则是在被发现时就是已经被改造成只需两名操纵手了。

鲨鱼队这个海盗旗很别具一格:骷髅头上的帽子是阿银的帽子,而两根骨头变成了美工刀和带按摩球的痒痒挠。阿银帽子上的那根红色羽毛,来自日本的红色羽毛基金会(赤い羽根共同募金),捐款后可以得到一根红色羽毛别在衣服上。这或许体现出阿银是个好心肠的人。(官方四格有相关剧情)

桂河大桥

大洗中计被围桥上,BC自由那边则玩起了法式滚球(Pétanque)。


大洗队被围困的这座木桥的外观来自于1957年奥斯卡最佳影片《桂河大桥(The Bridge on the River Kwai)》。影片的故事情节是虚构的,但是桥确实真是存在的,位于泰国北碧府(Kanchanaburi),只不过不长这个样而已。历史上的桂河木桥建于1943年,同年还建了一座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均毁于战火。如今现存的桂河大桥的桥墩在日本造成,然后移交到泰国作为战争赔偿之一。桂河大桥是臭名昭著的“死亡铁路”泰缅铁路工程的一部分,可以说是二战日军最招黑的事之一了,制作组在这里用桂河大桥估计没多想。

因幡的白兔

军神的作战代号的命名品味居然进步了,这回竟学会用典了,怕不是向用歌剧命名作战的姐姐学习了一个。这次作战代号引用了日本神话中“因幡的白兔”的故事(的一部分)。想必东方Project的爱好者,或是玩过《东方永夜抄》的STG玩家对这个名字一定很熟悉,因为故事中的兔子便登场于《东方永夜抄》第五面道中。这个故事最早见于《古事记》,记作“稲羽之素菟”(稲羽、因幡同音)。完整的故事是这样的:

有个神叫大国主神,他是素戋鸣尊(须佐之男/须佐能乎)的六世孙。他有一堆兄弟,数量太多所以统称八十神。他们都看上了绝世美女、因幡国的公主八上姬,于是一起长途跋涉前去因幡国求婚。八十神不喜欢大国主这个兄弟(据说是因为长得太帅),便让大国主负责拿行李,当仆人使唤。无可奈何地一个人背着全部行李的大国主,眼看着一身轻松的兄弟们越走越远。随后走在前面的八十神一行在因幡国海边看见一只被拔了毛的兔子在沙滩上哭,八十神见状便说:“在海水里泡一下,然后到高山上风干。”随后扬长而去。(真·伤口撒盐)然而兔子就信了,于是疼痛加倍了。这时因为背着大堆行李而落单的大国主过来了,便问兔子为何哭泣。原来兔子此前在近海的一座岛上,想渡海上岸,于是骗海中的鲨鱼(一说为鳄鱼)说,“我们来比比谁的族群数量多吧。你们把你的一族全叫过来排在这里,我从你们背上走过去,边走边统计数量。等我到对岸了,我也叫来我的一族让你们统计。”然后兔子渡海成功,回过头来说了句“你们被我骗了吧~”。作了大死的兔子便被愤怒的鲨鱼拔了毛,然后又被八十神在伤口上撒了盐。大国主见兔子可怜(分明是作死嘛),便告诉他“快去河口,在水中清洗全身之后用香蒲穗的粉敷上,这样的话伤一定能好。”兔子照办后,毛果然重新长了出来(才能看出来是白兔),很高兴,便预言说:“八十神肯定会被拒绝,八上姬肯定只会跟你结婚的。”后来预言果然成真了。

军神本次作战就是取自“白兔从鲨鱼背上走过”的情节,各队战车从鲨鱼队的MK4上面开过,抵达对岸,阿银说像是海盗处刑用的走跳板。根据原典故,都过去之后就要被鲨鱼拔毛了啊(大雾)。

La Chanson de l'oignon

GuP为我们重新演绎了各种各样风格的军乐,在滨口史郎大大的重新编曲后别具魅力。但是这回这首歌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因为它既欢快又慷慨激昂,它又有点无厘头,它赞美洋葱。

这首《洋葱之歌(La Chanson de l'oignon)》的时代属于法国大革命至法兰西第一帝国时期,相传创作于马伦哥战役之前。作者早已不明。当时流行于帝国卫队的掷弹兵之间,如今仍在法国外籍兵团中被演唱。

完整歌词可在网上查到。歌词大意大概是:“我喜欢油炸洋葱,我喜欢洋葱因为它很好;只要一颗油炸洋葱,只要一颗洋葱就能把我们变成狮子;但是我们不要奥地利的洋葱,不要这群狗逼(无误,原文为chien)的洋葱;我们爱油炸洋葱,我们爱洋葱因为它很好。副歌:前进同志们,前进同志们,前进进!”

简直就是在反复说“诸君,我喜欢洋葱。”

如此简单粗暴的歌词在我听过的军歌里简直绝无仅有了。加之略洗脑的旋律,简直有毒。我觉的可以再弄一个instrumental版,再重新编个曲,说不定能成为仅次于《Säkkijärven Polkka》的少战第二神曲。

贵音玛丽她们用法语唱得已经不错了。为了唱好这首法语歌,制作方甚至请来了Satelight的法国籍画师Thomas Romain作为法语指导。

所以,赶紧出第二话啊(bgm38)
Tags: 动画
#1 - 2018-8-15 21:07
可以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