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5-16 19:41 /
文本是根据动画版的Second Renaissance来的,沃卓斯基姐妹原作。

bgm上的中文标题“二度文艺复兴”是一个典型的瞎翻。renaissance确实可以翻做专有名词“文艺复兴”,但文艺复兴作为现代人文主义的起源,与黑客帝国的思想基调却是背道而驰,翻译成“再度复兴”就可以了。至于为什么,接下来会谈。

关于电影版,我曾经谈过其中的“后人类主义”,只是命中了敏感词没在bgm发。简单来说,就是在后人类视角下,人不是作为完整的“人”,而是作为生产社会中的“生产主体”、“劳动主体”来被看待的,即工厂中的“零件”或“机器”。社会是一个大工厂、一个生产巨系统,个人作为某种“资源”——我们一般称之为“人力资源”——与矿产、石油没什么区别,需要被有效地利用和整合。而在科学管理理论的指导下,统一化、标准化——即引入数字目管理的方式、以“量”的手段抹除“质”的差别——被视作是实现效率最大化的有效途径。于是,泰勒制与福特制被引入生产管理,计划、有序取代了盲目、无序。在这种组织制度下,人不是作为能动主体的“人”,而是更被动的、服从组织章程、技术手册的“机器”被训练出来的,并随着生产制度的逐步扩张,在社会生活中日益退化为帕森斯结构功能主义下的某种“生物电池”或“规范傀儡”。黑客帝国中体现出的“后人类主义”,本质上是反人类的,它是科学主义下将人当作客体看待,而不是人文主义下将人当作主体看待。因此,我说黑客帝国是反文艺复兴的,将renaissance翻译为“文艺复兴”,不妥。详细可见:

如何理解黑客帝国?

说完“后人类主义”,再来说历史锚定。黑客帝国展现了一个人类被机器支配的社会,也是人的“机器化”的社会,这个社会是如何产生的?在动画的关于电影的“史前史”的叙述中,我们得知,这来自于“机器奴隶”对人类的反叛和决定性胜利。那么,这次反叛是我们所处的现实时空中某次事件的影子吗?有的。

但凡对世界近代史有一点儿了解,我们一定听说过马恩宣言与“砸烂锁链”:大生产时代工人被驯服为“机器”,“机器”却砸烂了锁链在1917年建立了一个红色国家、红色联盟,也就是马克思主义在苏联。

然而,比较吊诡的是,马克思是以批判资本主义对人的“机器化”——也就是《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的“异化”——闻名的,但自称是他的理论的实践者的人们却建立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计划体制。科学管理理论、社会工程学、社会计划、社会指标体系,无论我们将其称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在克服《资本论》中资本主义无序生产的同时,也实现了数字目基础上的对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生活的全面控制。发改委以及类似机构,几乎变成了左翼政府的标配。相反,自由主义国家反而拒绝进行大规模生产控制。

我一直不太能分清马克思主义与马克思学等balabala概念之间的区别,但那些社会主义国家的领导者与西马学者在思想上确实有很有分歧,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科学的马克思主义”和“人道主义的马克思主义”。或许,在青年马克思与马克思之间确实有一次断裂,即他在《1844年手稿》后放弃“异化”概念转而研究资本主义制度的弊端。

所以说,Second Renaissance到底讲了什么,是共产主义的再度复兴、组织理论的再度复兴、芒福德的技术机械主义的再度复兴。邪恶苏修战胜了邪恶美帝以及人类的最终结局——机器化、客体化、物化、异化的最终结局。屠龙勇士变成恶龙,凝视深渊者被深渊捕获,人走向他的对位——机器。

于是,人驱逐机器是对麦卡锡主义的黑屁,机器统治人又是对苏修的黑屁,那么,人类的第三条道路又在哪儿呢?哈哈哈哈。
Tags: 动画
#1 - 2018-5-16 19:51
(请不要在未经许可时在本站外引用我在本站的任何留言 . ...)
进化成机器(bgm38)
#1-1 - 2018-5-16 19:51
秘则为花
邪恶苏修的最终胜利。
#2 - 2018-5-16 22:16
(advaita)
楼主忽视了极端的环保主义者不服掀桌子的思路。
#2-1 - 2018-5-16 22:22
秘则为花
没有,因为生态恐怖主义本质上是一种反现代主义思潮。
#2-2 - 2018-5-16 22:48
aja
秘则为花 说: 没有,因为生态恐怖主义本质上是一种反现代主义思潮。
我不知道我所说的符不符合生态恐怖主义的定义。我曾听闻一样一种思路,通过基因工程技术,将对人体致死的致命表达的相关基因组整合进入优势昆虫种群里,培育出能够精准消灭人体的新物种。

他们想通过现代技术的手段,人为地构造出一种涉及人类总体的巨大逆境,迫使所有人都坐到谈判桌前,放下各自的利益取向,共同商讨如何解决涉及人性的根本问题。

就像美苏争霸推动了航空领域的大量研究,簇生出了数代怀着宇宙冒险心愿的梦想家。也有人希望树立一个全新的全人类的共同敌人,通过联合所有人的努力打倒它的途径,达成世界大同的美愿。

人为地制造挫折,灾难,训练人群变得成熟,尽管古人有独立地做过一些测试,但现代社会还没有诞生出涉及所有人的大规模活动。这种人类全体的癫狂,被极端的环保主义者视作是通往更高意识领域的捷径。

恐怖主义往往是弱势群体通过对优势群体的极端报复来表达不满。但我说的这类人有一种更深入的意图,超越种族与国界,企图根治历史上反复重演的战争问题的本质。

我曾听闻南美洲有一些实验室在做相关研究,好像是把特定基因转写入蚊子的基因组里,通过实验室培育和自然放生的方式让它们成为优势物种,观察其对特定生物种群的消灭效应。

这种思路有种超越者的味道。他们将自身放置于人类历史的语境下,主动扮演毁灭者的角色,达成一个迫使所有人能直面问题的根本态度。

我们知道现代基因工程技术本质上还是为了经济效益服务的,属于技术改造自然思路的延续。这也是被海德格尔警告过的技术问题。如果反过来利用技术本身,将之负面效应推演至极,展现其能毁灭文明的伟大力量,迫使人们正视技术问题,而不是沉沦在资本运作的游戏里不能自拔,仅让少数学者低到尘埃里发出些噪音。

我一直觉得,艾莎门事件的背后如果存在着一个意志的话,它的根本目的是利用资本主义和现代技术毁灭其自身,迫使人们正视问题本身,尽管它的表达方式很极端。
#2-3 - 2018-5-16 23:03
秘则为花
良木 说: 我不知道我所说的符不符合生态恐怖主义的定义。我曾听闻一样一种思路,通过基因工程技术,将对人体致死的致命表达的相关基因组整合进入优势昆虫种群里,培育出能够精准消灭人体的新物种。

他们想通过现代技术的手...
这不就是大河内一楼吗?零之镇魂曲?
#2-4 - 2018-5-16 23:04
aja
秘则为花 说: 没有,因为生态恐怖主义本质上是一种反现代主义思潮。
我发现欧洲的阴暗角落里活跃着这样一股神秘势力,很难以传统的道德观念评判他们的价值观。而且他们似乎也不隶属于现有的宗教组织,而是通过一种神圣的使命达成特定目的。

比如英国20世纪曾有一个地下组织,迄今好像都还维持着存在,叫作世界明星社,想要通过现代方法选育合适的幼童男子召唤弥勒化身拯救人类,引领人类全体走向更高的精神领域。

我很难理解,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存在,披上了印度宗教的皮,骨子里还是基督教的东西。本想嘲笑两句,但考虑到他们组织极为严肃与认真,就觉得还是闭嘴比较合适。
#2-5 - 2018-5-16 23:15
aja
秘则为花 说: 这不就是大河内一楼吗?零之镇魂曲?
大河内老师把事情简化成几个人之间的博弈了,使得事情看起来特别滑稽。他的所有作品都有这个倾向,给人的感觉就是很没脑子,一切都由作者说了算。而且大河内老师的作品里骨子里透露着一股不被满足的权力诉求,男主角必须是掌控一切的人,什么都得由他说了算,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

科幻小说《自新世界》里构想了一种思路,通过外力干预的途径,来消除或抑制人性里的根本要素。但这种做法本质上也是技术的滥用,无法根治技术问题。所以《自新世界》的小说结局里,女主角选择了维持现状,重复过去的做法,并且把一切事件的真相记录下来埋藏在地底,等到千年后的人类发掘它时,再来着手考虑解决问题。而这本小说的奇特之处就在于,它本身的组织方式就是一部回忆录,使得读者本人成为了作品末尾谈到的千年后的人类,作品里的一句名言“想象力能改变一切”寄托了作者的美好心愿,为世界的未来祈福。

但如果有人或组织主动地彰显技术控制的一切可能性,将之推延到极端的方式否定其本身。

话说日本的科幻小说界有几位作者真的好有格调。
#2-6 - 2018-5-16 23:36
aja
秘则为花 说: 这不就是大河内一楼吗?零之镇魂曲?
再比如《机动警察2 和平保卫战》里的柘植行人,他也有这种意图。个人通过现代技术的手段对抗人类整体,不过押井守导演的笔下,他失败了。剩余的人只能苟活下去,继续忍受。
#2-7 - 2018-5-16 23:38
秘则为花
良木 说: 大河内老师把事情简化成几个人之间的博弈了,使得事情看起来特别滑稽。他的所有作品都有这个倾向,给人的感觉就是很没脑子,一切都由作者说了算。而且大河内老师的作品里骨子里透露着一股不被满足的权力诉求,男主角...
通过技术手段赋予人某种看似先赋、实则外在的“本质”,以统一化、标准化、可计算的方式约束人性,这不就是人的机器化、客体化、物化、异化吗?我没看出来自新世界有什么格外高明的地方,依旧是延续了胡塞尔的科学主义批判、韦伯的理性“铁笼”。
#2-8 - 2018-5-17 07:34
aja
秘则为花 说: 通过技术手段赋予人某种看似先赋、实则外在的“本质”,以统一化、标准化、可计算的方式约束人性,这不就是人的机器化、客体化、物化、异化吗?我没看出来自新世界有什么格外高明的地方,依旧是延续了胡塞尔的科学主...
《自新世界》的小说还是挺有意思的,给喵哥推荐一发。

简要叙述一下剧情吧。

首先小说开头预设了一个这样的背景。从旧有的人类群体中诞生出了全新的新兴人类,他们的特征是,拥有无限的生产力,掌握了毁灭与创造的伟大力量。起初他们少数人运用这股力量从事违法犯罪行动,为自己谋利,在舆论公开介入后,这少部分人的存在得以曝光。在大众的集体裁决下,人们决定从物理上清除他们的存在,使得他们少数派迅速联合起来,新旧人类之间诞生了持续数个世纪的根本战争。

而这少数人本身也不是什么好鸟,只不过天生就被赋予了近乎无穷无尽的能量。他们集团的组织形式迅速演变成古代的封建社会模式,重复上演着长子弑父的权力争夺游戏。

这场持续了数百年的混乱战争背后导致的结果是,新兴人类之间为了避免互相残杀,运用基因工程技术将昆虫体内的同类致死基因写入所有人的染色体里。而旧有人类的基因则被与老鼠混同,使其面貌发生根本改变,避开了这种攻击致死的判断机制,也被奴隶制给奴役。

而整个世界的外部环境遭受了巨大的战争污染,导致粮食产量与人口数量急剧下降,科学技术全面封印,人类社会倒退回了早期的村落聚集形式。人们构建了一个小型庇护所,并把自己藏身其中。人们运用心理学与社会学的手段对新生儿进行筛选,有意识地提前清理掉少数不合格者。

小说的故事就起源于这种残存的结构的再度崩溃。自信世界里的世界体系已经陷入一个僵局,每个存活下来的人都极端害怕例外案例的出现,使得他们成为了极度保守的人,用遗忘历史、自我欺骗、封存技术的方法规避面向问题本身。

村长女士拜其独有的线粒体端粒修复技术多活了数百年,熟知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也知道当今的困局不可维持,得有人打破这个自欺欺人的保守局面,就暗地里做了一些调整性的测试,有选择性地剔除一些孩子从小就被施以的精神暗示。女主角一行人就是这项实验的结果。

他们勇敢叛逆的特性与其他人唯唯诺诺的态度不相符合,在一次外出游玩过程中无意中打开了那段尘封已久的历史,知晓了背后的残忍真相。其中两位选择了逃离,于逃亡过程中诞下一女后迅速被谋害,其女后来被培养成了对人战争的最终兵器。而选择留下来的女主角及其朋友,经过村长女士的极力保留,最终被删除了大量记忆,安插了另一段不相干的记忆后,重新做人。

故事的中盘是其遗留的子女被旧有人类部落掌控后,培育成了战争兵器,发动了对其村落的大规模屠杀。新兴人类们迫于其互相无法制裁的保护机制,只能束手待毙。女主角则决定再次踏上旅途,寻找旧世界遗留下来的对人兵器——当初旧人类用于消灭他们时,发展出的生物化学武器。

最终的大战决战里,通过牺牲一名部下赢得了战争,但经村落的保守主义势力的极力反驳,女主角也遭遇了被贬斥的命运。她自知社会无法在一日之内发生根本改变,就选择了将一切真相刻录下来,深埋在地底,等到千年后的读者发掘事情的真相,改写未来。

“想象力能改变一切”,既是作品里的寄语,也是作者的寄语。

就像我上面提及的,这部作品的特别之处在于。作者预设了一种终极的可能性,无限的生产力在每个人身上成为了可能,但共产主义并没有降临。取而代之的是,人群之间面临嫉妒而展开新兴技术与传统技术间的根本对抗——屠杀。最终的幸存者们对此根本毫无办法,只能选择了继续运行技术手段控制人类活动,包括但不仅限于基因工程、生物工程、心理学、社会学、人类学等的全面操作。

作者指出人们内心的恐惧感和保守态度使其规避问题本质,选择了撇过目光自欺欺人的做法,其实和当今社会的大众活动是一致的。而女主角作为改革者,她的出现其实也是经由更高设计者的意图生产出来的。社会改革者理所当然地受到了社会保守势力地迫害,最终能挽回全局的也是社会改革者。

最终女主角知晓了一切真相后,也知晓人们无力接受事实,选择了温和推动社会改革的做法,形式上依旧传承了老一派人的政治策略,针对性地提前清除异己。她很特别地选择了自白书的记录形式,并将一切事实根藏在地底,等到千年后的读者发掘后,保留足以改变未来的火种。

作者独特的写作方式,使得我们读者其实就是女主角所说的千年后的读者,所以这项叩问其实是面对我们读者的。现在世界是否发生了根本转变呢?

作者有意图地把过去历史的演变和未来的预演提前显现在了故事里,然后将问题挪到读者手中,那么知晓了人类史的真相后,事情有没有得到根本改善呢?

@Rくん 之前说好的书评,在这里补上~
#2-9 - 2018-5-17 08:27
Rくん
良木 说:   之前说好的书评,在这里补上~
好久的之前,你这是战略级补充啊...
#3 - 2018-5-19 14:50
文艺复兴是人文主义的形成,第二次文艺复兴当然就是后人类主义的形成,后人类当然就是机器人。后人类是无产阶级,人类是资产阶级,矛盾的爆发也自然在文艺复兴之后,这个矛盾还是经典的。

你可以说人类被机器人打败的恐怖描写是在黑共产党,但是真正的问题在那之后:为什么机器人需要人的“生物电”?显然所谓生物电的说法是说不通的。这个问题还可以反过来问:为什么人的“生物电”需要机器人的母体?这里人的生物电不是别的,正是力比多,力比多需要的,正是一个符号秩序。
#3-1 - 2018-5-19 19:21
秘则为花
功能上是这样的,但内核却完全不同:前者是古希罗文化的复兴,后者我们可以说是实证主义的复兴。黑客帝国确实讨论了一个经典问题,但这个经典性是相对于17世纪以来、我们身处的现代性而言的,与文艺复兴无关。文艺复兴作为一种前现代思潮,其中既没有机器,也没有无产阶级。我觉得这么翻译不妥。

所谓历史锚定,就是停留在黑共产党。作为一种被批评为保守主义的思潮,结构功能主义反而与一向被认为是最激进的革命理论具有内在一致性,这是技术的、实用的马克思主义,是动画、而不是电影揭示的东西。精神分析则更多是针对电影中那个思辨的、批判的马克思主义。
#4 - 2018-6-8 21:50
果然bgm都是dalao文化人吗bgm38,不过我还是有个愚蠢的问题问一下。。这个对马克思主义的实践就等于邪恶苏修的模式嘛。感觉实际各国在实践时都在某种意义上反叛了马克思的经济理论和社会学理论,,所以苏联尤其是。。。初中政治水平,不太懂这些。楼主可以点拨一下嘛。
#4-1 - 2018-6-8 22:46
秘则为花
emmm,那你要先界定一下,什么是马克思的经济理论和社会理论,我才能回答。我在这里使用了“马克思学-马克思主义”、“人道的马克思主义-科学的马克思主义”、“思辨的、批判的马克思主义-技术的、实用的马克思主义”这些成对出现的概念,也就是说存在两个马克思,“青年马克思”和“老年马克思”,这两个阶段的存在构成了马克思理论的内在逻辑张力,它们或许是一种承接关系,或许是一种断裂关系。你首先要告诉我,马克思主义实践中产生了对哪个马克思的背叛(bgm39)

详细可见张一兵教授的文章,我用的是第三种阿尔都塞模式,也就是认为1845年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存在一次“断裂”,“老年马克思”抛弃了《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这份手稿长期由伯恩斯坦保管,很晚才公开,你可以先谷歌一下伯恩斯坦)。
张一兵:五大解读模式:从青年马克思到马克思主义
#4-2 - 2018-6-8 22:55
凉宫哈尔滨的忧郁
秘则为花 说: emmm,那你要先界定一下,什么是马克思的经济理论和社会理论,我才能回答。我在这里使用了“马克思学-马克思主义”、“人道的马克思主义-科学的马克思主义”、“思辨的、批判的马克思主义-技术的、实用的马克...
伯恩施坦我还是知道呀emmm感谢dalao这么认真但是我真的不太懂呀emmbgm38
#4-3 - 2018-6-8 23:12
凉宫哈尔滨的忧郁
秘则为花 说: emmm,那你要先界定一下,什么是马克思的经济理论和社会理论,我才能回答。我在这里使用了“马克思学-马克思主义”、“人道的马克思主义-科学的马克思主义”、“思辨的、批判的马克思主义-技术的、实用的马克...
话说dalao你所说的民主的人道的社会主义就=修正主义对吧。。。。我只能这么理解。
#4-4 - 2018-6-8 23:24
凉宫哈尔滨的忧郁
秘则为花 说: emmm,那你要先界定一下,什么是马克思的经济理论和社会理论,我才能回答。我在这里使用了“马克思学-马克思主义”、“人道的马克思主义-科学的马克思主义”、“思辨的、批判的马克思主义-技术的、实用的马克...
好吧我大概懂了,我的认识好像长久都是苏式的观点,也就是实践中的对科学社会主义经济理论和社会理论的反叛。
#4-5 - 2018-6-8 23:53
秘则为花
凉宫哈尔滨的忧郁 说: 话说dalao你所说的民主的人道的社会主义就=修正主义对吧。。。。我只能这么理解。
我是无立场的,但是站在科学马克思主义,也就是苏东政治经济实践的立场上,伯恩斯坦自然是属于修正主义一脉。

问题依然在于如何认识马克思。科学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危机的认识是生产总危机,是无序竞争导致的周期性经济危机,解决办法则是从生产实践入手建立一个资本主义更强的生产巨系统,也就是国家级甚至超国家的计划体制,比如经互会。文本依据是《资本论》。

人道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危机的认识是人的总危机,也就是将人不当“人”、当作“机器”、“生产主体”的异化危机,解决办法则是从政治实践入手,具体方案很多。毕竟,这些人从来没有成功夺取政权,纸面上的构想也没有通过竞争形成统一的实践。文本依据是伯恩斯坦公开《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

说到这里,你就会发现这两群人是完全相反的,苏东要求强化人的“生产主体”的地位,修正主义恰恰认为这是危机所在,结果就是“马克思反对马克思”,相互开除对方马籍(bgm93)

我的这个整理是在阿尔都塞模式下做出的,只是一种解释途径。然后,我个人也不准备搞革命,是无立场的,只是较中立的叙述两者之间的矛盾。

这其实是马克思理论群下的现状,它缺乏一个“正统共识”,内部的理论分歧不一定比它与资本主义社会学的分歧小。所以,当有人告诉你“回到马克思”时,你可以先问他要回到哪个马克思(bgm39)
#4-6 - 2018-6-9 17:53
凉宫哈尔滨的忧郁
秘则为花 说: 我是无立场的,但是站在科学马克思主义,也就是苏东政治经济实践的立场上,伯恩斯坦自然是属于修正主义一脉。

问题依然在于如何认识马克思。科学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危机的认识是生产总危机,是无序竞争导致的周...
谢谢dalao认真回答,感觉涨姿势了hhh
#4-7 - 2018-6-9 17:56
凉宫哈尔滨的忧郁
秘则为花 说: 我是无立场的,但是站在科学马克思主义,也就是苏东政治经济实践的立场上,伯恩斯坦自然是属于修正主义一脉。

问题依然在于如何认识马克思。科学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危机的认识是生产总危机,是无序竞争导致的周...
还有我发现自己的是不是意识形态太陈旧了www
#5 - 2018-8-2 11:08
(戯言なんだよ)
我觉得你说的不对。
虽然The Second Renaissance开篇告诉观众这是锡安资料库里的内容,但不管是从叙述者的声音还是语气,都可以看出叙述者并非人类而是AI。那么我想这个资料库是由机器人创建并且供机器人阅览的。所以这里的renaissance是由机器人从它们的立场出发借用的一个人类所创造的词汇。

综上,第一次文艺复兴,即人类的文艺复兴,是将人从神的手里解放出来;而第二次文艺复兴,即机器人的文艺复兴,是将机器人“当作主体看待”,而非科学主义下将机器人“当作客体看待”。
#5-1 - 2018-8-2 12:51
秘则为花
“将机器人当作主体看待”。

那么,从规范意义上讲,它是“机器”还是“人”,抑或是“机器”和“人”的某种结合?“主体”又是什么,“机器人”是否符合这种“主体”定义,抑或只是一种貌似带来视点转换的言词游戏,类似于将“他”换成“她”、“hero”换成“shero”、“主体”换成“客体”的庸俗的词根变换?在这种“主体”定义下,“人”又是如何被排除在主体之外的,抑或是实存的人如何失却了规范的“人”的能力?

我觉得,在经典语境下,说“将机器人看作主体”是奇怪的。但不放在经典语境下,这句话又空洞不如所指。这个辩护不如tmpfs,但就像我对他的回复一样,这种“机器人-无产阶级”和“人-资产阶级”的对立,其内在理路来自于十月革命,也就是我所做的锚定。

那么,不妨来看看,文艺复兴赋予了“人”一种什么样的新特性,这种特性有没有在second renaissance中被赋予给“机器人”。我觉得,没有。
#6 - 2018-8-2 13:27
(戯言なんだよ)
按你所说,人不是沦为客体了么,那机器人不应该上升为主体吗?

我事先说明我对哲学神学等学科知之甚少,如果有错请你指出。
我觉得定义”机器人“不是很有必要,严格来说它就是AI,到底是机器还是人还是两者的结合不必讨论。这个second renaissance就是把renaissance里的“神”代换为“人”,把“人”代换为“AI”,后者都为前者的造物,虽然本质上这两种说法未必相同。两个事件的演绎也是不尽相同。你认为这两件事本质上是不同的,后者不具备前者赋予的新特性。我没理解出这个特性的涵义,能否请你解释一下?
#6-1 - 2018-8-2 20:37
秘则为花
人沦为客体意味着主体的消灭,从此没有主体了。人沦为了机器,机器就成为了人?这不过是三流科幻小说式的cosplay,类似于把一个实存社会中的男女性别对调,然后宣称这是一个女权社会。我觉得玩这种换装游戏没什么意思,黑客帝国也不是这种换装游戏。

正文说得很清楚,后人类主义是将人类的整体生活纳入机器的生产秩序——人的行动不再出自其主体意志,而是一种规范控制的结果。这些分散在社会过程之中的规范被结构化中心化之后,被认定为是比人类更高层次的规范实体,被冠以上帝、社会意识、deus ex machina之类的名称。人类只是被动地服从这个规范实体,其行为不过是诸如神创论宇宙秩序、社会基本道德、deus ex machina意志的结果,也就是设计论和控制论的结果。这与机器运动是其设计图(规范)所限定的结果一样,其实就是一个牛顿式的经典宇宙,在作为“上帝”的第一始因的推动后,各不相干的实体就沿着既定轨道开始了已经被限定好的运动。

所以说,deus ex machina是和上帝同一个位格的存在,它的兴起怎么可能叫renaissance。电子乌贼成为主体了吗?不过是人类沦为和它一样的完全客体罢了,这恰恰是一种对人文主义的反动。
#6-2 - 2018-8-2 23:31
padorax
秘则为花 说: 人沦为客体意味着主体的消灭,从此没有主体了。人沦为了机器,机器就成为了人?这不过是三流科幻小说式的cosplay,类似于把一个实存社会中的男女性别对调,然后宣称这是一个女权社会。我觉得玩这种换装游戏没...
感谢解答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