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4-1 20:43 /
救世动漫,顾名思义,就是以拯救世界为主题的动漫。之所以谈救世动漫,还是和最近写过的“世界系”作品有关。之前的两篇日志谈了一下我所认为的世界系文本的核心逻辑,这一篇则是讨论一下它的外延。毕竟,“救世”可以说已经是日本动漫的一大主题,而在这个主题下,“世界系”要如何与其他作品区分开来?

首先,要说一句,我看过的动漫并不多。动画有400多部,其中100部是啪啪啪。书籍有300本,其中250本是啪啪啪。因此,在这里基本上是不可能使用形态学的分类方法了,也就是说通过外部观察的方式将大量作品归纳为几类。能够使用的只有溯源学的分类方法,即先假定有某种内在原因使得作品呈现出不同的“理想类型”,再寻找经验材料以证实这些类型。在这里,我暂且假定有两种救世动漫,分别是“胡塞尔式的”和“海德格尔式的”。又由于这是两种“理想类型”,因此它们只构成一系列作品“变体”两端不可触达的“点”。不同作品只是在这条“胡塞尔式的-海德格尔式的”坐标轴上漂移,并显现出某种倾向。

说完分类法,再说基本概念。虽然定义使用了“胡塞尔的”、“海德格尔的”,但只是拿来唬人的。我对现象学的了解同样很少,如有错误依旧欢迎指正。之所以思来想去还是用了这两个名称,却是因为接下来的论述确实要用到一些现象学社会学和行动理论的内容。简单来说,胡塞尔代表了现象学中的科学主义倾向,虽然他本人是反科学主义的,但其动机却是为科学找到更牢固的认识论基础——也就是说,他更强调行动领域的客观性、规范性。相反,海德格尔则代表了现象学中的存在主义倾向,具有反本质主义的特点——也就是说,更强调主观性、能动性。当然,我并不能确定两位是否有过相关的论述,但他们的学说一旦被延展到行动领域后,确实会显现出这样的倾向。对于不熟悉两位的读者来说,只要将“胡塞尔式的”当作“强调客观性、规范性”、将“海德格尔式的”当作“强调主观性、能动性”就行了。之所以将这部分写出来,则是希望有了解的读者可以更轻易地看到我的论述思路以及所动用的思想资源。

说回正题,要解释的核心概念其实是“社会”。世界系作品的一大特点是人越过社会与世界直接相连,即“去社会化”。要如何理解这里的“社会”?首先,我们可以说社会是由个人组成的。但这里的个人却不是机械的、原子化的个人,而是相互联系、相互交往的群体。也就是说,人际互动的基础上形成了社会;其次,我们又知道社会不是临时性的,它有一定的时空范围。一群人在某个空间范围内进行长时间的交往,他们的行动会产生模式。就比如我们走路会靠右侧走、偶遇时会问好,这就是一种模式化的、可期待的行动。最后,当某些模式化的行动集中到某些固定的人身上时,社会就分化出了“角色”。角色有相应的行为模式,它的扮演者受到周遭的期待,社会意识产生了相应规范。就比如“警察”这个角色被赋予了惩恶扬善的期待,而扮演“警察”的人也就被施加了相应的行动规范,一旦违反,就会受到惩罚。警察的行动是具有客观性的、规范性的,即“胡塞尔式的”。

于是,“去社会化”这个概念就显现出来了。所谓“社会化”,在社会学当中指的是社会规范、角色身份、行动模式的一种内化机制。这种“内化”的结果,是让角色本身成为先于人的“本质”。人是结构化的行动者,其行动的心理动机不能超出其角色身份,即一种规范决定论。就比如在军队之中,军人的角色大于其个人动机。军人在战斗中要悍不畏死,不能出于自利动机而逃脱,是规范下的行动者。相反,“去社会化”的结果便是一种反本质主义、存在主义,个人选择先于个人角色。

而通过“社会角色”这个概念,我们则区分出了两种文本类型:一种是胡塞尔式的,我总是没有选择,是规范下的行动者。无论我的心理动机有多大,都无法超越外在结构的桎梏。这类文本的典型代表是鸭颈兽的犬神传说系列和p2。另一种则是海德格尔式的,我总是能够选择,是先于选择的个人。我的最终决定不仅不受制于社会,反而具有一锤定音的绝对反叛力,即发起“世界革命”。这类文本的典型代表则是世界系。而基于这种视点,“去社会化”其实不是去掉了社会,而是将一个原本客观的“世界”舞台,转变为了掺杂了主观色彩和心理过程的新舞台。

到此为止,我对“世界系”的论述就完成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其他人从这个角度讨论过这些问题,权当是重新发明轮子吧。

另附两篇:
世界系、ngnl、黄金之夜的魔女
关于凉宫春日的后设性问题

(封面选鲁路修是因为实在想不到其他救世动漫了)
Tags: 动画
#1 - 2018-4-1 21:22
对于“胡塞尔”与“海德格尔”都没什么了解。
看完最大的疑问是,有什么典型的胡塞尔式的救世作品吗?我只想到一部冷门的轻小说里面,一个角色从一出生就被赋予了救世主的身份,一切不符合救世主身份的特质都被抹杀,不过这也只是角色的黑历史罢了。这也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剧情模式,更多的情况下,是海德格尔式的主角对抗胡塞尔式的反派吧?
#1-1 - 2018-4-1 21:49
秘则为花
鸭颈兽的犬神传说系列和p2。
这是我没解释清楚。严格来说,胡塞尔式的故事中是没有“救世主”的,因为受到外在的、客观化的世界的桎梏,我能够选择的行动很少,被我的身份所限制。我总是有救世的动机,但却得不到救世的能力。这从p2中拓植、南云、后藤、荒川的行动中就可以看出来。
但在世界系故事当中,主角始终保留有“一键救世”的能力。世界不是逻辑上先于我的、外在的、客观的世界,而是逻辑上后于我的、内在的、主观的世界,也就是被我所选择的世界。这一点上,就显现出了两者的差异。
#1-2 - 2018-4-1 23:00
Bantorra
秘则为花 说: 鸭颈兽的犬神传说系列和p2。
这是我没解释清楚。严格来说,胡塞尔式的故事中是没有“救世主”的,因为受到外在的、客观化的世界的桎梏,我能够选择的行动很少,被我的身份所限制。我总是有救世的动机,但却得不到...
谢了,有空去看看。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我”,感觉会很致郁啊(bgm38)
#1-3 - 2018-4-2 13:52
死青蛙
秘则为花 说: 鸭颈兽的犬神传说系列和p2。
这是我没解释清楚。严格来说,胡塞尔式的故事中是没有“救世主”的,因为受到外在的、客观化的世界的桎梏,我能够选择的行动很少,被我的身份所限制。我总是有救世的动机,但却得不到...
所以因为受限制比较多,胡塞尔式的故事中主角的能力会比较有限,这可能使得这些主角的能力还不至于能够达到“救世”的程度,最后的结局可能是失败的或是只解决了一些局部的危机——感觉很多赛博朋克的作品都是这样的。
#1-4 - 2018-4-2 16:48
秘则为花
死青蛙 说: 所以因为受限制比较多,胡塞尔式的故事中主角的能力会比较有限,这可能使得这些主角的能力还不至于能够达到“救世”的程度,最后的结局可能是失败的或是只解决了一些局部的危机——感觉很多赛博朋克的作品都是这样的...
也不全是这样,有些赛博朋克就有很强的宗教色彩,典型如鸭颈兽的攻壳95。
向世界呼唤,世界给予回应。换一种说法便是,向神祈愿,神给予拯救。攻壳95中素子出于自我意识的焦虑而呼唤,世界就派来了一位“傀儡师”给予回应。自然博物馆的新神殿上,“傀儡师”留干了血洗涤了cyborg的罪,用自己的死换来了素子的拯救。让我来说,可能更偏向海德格尔。
#2 - 2018-4-1 22:59
(为什么有超神作这一评价……)
都是啪啪啪,我就记住这个了……(bgm38)
我是不是不太正确……
感觉你可以和Rこん讨论这类问题呢
#2-1 - 2018-4-2 14:34
dhzy
全篇我只认得那三个字
#2-2 - 2018-4-2 14:38
llxl2
dhzy 说: 全篇我只认得那三个字
我是该稍稍高兴一下吗(bgm38)
#3 - 2018-4-2 00:34
小弟不才,沒辦法在文中找出破綻。倒是想請教,文中出現的「理想類型」應該是從Weber的用詞吧?倒是跟我過去看過別人論述的內容很像,可是對方使用的詞是Marx的「意識型態」,想請問您怎麼區隔兩者的?
#3-1 - 2018-4-2 01:39
秘则为花
你确定是同一个词?不是搞混了ideatype和ideology?
#3-2 - 2018-4-2 06:56
閒雲
秘则为花 说: 你确定是同一个词?不是搞混了ideatype和ideology?
沒有搞錯兩個詞,不過我後來發現是我自己對ideology的理解有誤,謝謝
#3-3 - 2018-4-2 16:40
秘则为花
閒雲 说: 沒有搞錯兩個詞,不過我後來發現是我自己對ideology的理解有誤,謝謝
一般来说,是很难将“理想类型”和“意识形态”混用的。因为“理想类型”这个概念本身具有新康德色彩,是“价值无涉”的,或者说,恰恰是否认它意识形态色彩的。
#4 - 2018-4-2 01:40
(今夜无眠)
世界系难道不是指通过一个一定范围内发生的各种事件去表达出作者构思的整个世界吗,比如世界系成型之作灼眼的夏娜。
#4-1 - 2018-4-2 01:51
Nihilum890
虽然对社会学没啥研究,但是我姑且对宗教、民俗、历史有些浅薄的了解,有些时候现实比故事还要离谱,比如穿越者王莽和位面之子刘秀。历史的发展并不是合理的一帆风顺自然而然的,而是充满了各种巧合和不合理,甚至许多人的生平让人不经感慨所谓命运,。有些事情是现代科学无法做研究的尤其是社会学的理论难以被论证,而且用客观和主观去总结世界和社会不是太无趣了吗。
不过都2018了怎么还有人沉迷现象学、本体论和形而上学。b38
#4-2 - 2018-4-2 16:18
秘则为花
不是,世界系有自己的基础定义,可以去搜百科。一般来说,狭义的世界系是从95年的eva开始到06年的凉宫春日结束的
#4-3 - 2018-4-2 16:29
Nihilum890
秘则为花 说: 不是,世界系有自己的基础定义,可以去搜百科。一般来说,狭义的世界系是从95年的eva开始到06年的凉宫春日结束的
2018了,本体论是不是已经……
#4-4 - 2018-4-2 16:37
秘则为花
Nihilum890 说: 2018了,本体论是不是已经……
你对本体论好像有什么误解。。。我在正文已经说了,这篇日志主要是使用了一些现象学和行动理论的概念,并且是偏社会理论方向的
#4-5 - 2018-4-2 16:41
Nihilum890
秘则为花 说: 你对本体论好像有什么误解。。。我在正文已经说了,这篇日志主要是使用了一些现象学和行动理论的概念,并且是偏社会理论方向的
并没有看出什么核心思想,好像就是介绍了一下理论
#4-6 - 2018-4-2 16:42
Nihilum890
秘则为花 说: 你对本体论好像有什么误解。。。我在正文已经说了,这篇日志主要是使用了一些现象学和行动理论的概念,并且是偏社会理论方向的
而且感觉和社会理论关系不大,偏到认知和哲学上面去了
#4-7 - 2018-4-2 17:06
秘则为花
Nihilum890 说: 而且感觉和社会理论关系不大,偏到认知和哲学上面去了
额。。。你可以先搜索一下社会理论是什么。然后,你可能不太熟悉人文社科领域的研究方法。其实,我在第一段、第二段写得很清楚,这篇日志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具体使用了什么方法。。。
#4-8 - 2018-4-2 17:32
Nihilum890
秘则为花 说: 额。。。你可以先搜索一下社会理论是什么。然后,你可能不太熟悉人文社科领域的研究方法。其实,我在第一段、第二段写得很清楚,这篇日志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具体使用了什么方法。。。
在我看来,你所说的救世系、反社会化是一种新时代史诗体文学,主要是借鉴了宗教神话然后加入现代设定用现代的表达方式进行的再创作,代表作有EVA、鲁鲁修、罪恶王冠、交响诗篇等等。
#4-9 - 2018-4-2 17:58
秘则为花
Nihilum890 说: 在我看来,你所说的救世系、反社会化是一种新时代史诗体文学,主要是借鉴了宗教神话然后加入现代设定用现代的表达方式进行的再创作,代表作有EVA、鲁鲁修、罪恶王冠、交响诗篇等等。
你这么说也不错,问题就在于它是如何“借鉴了宗教神话然后加入现代设定用现代的表达方式进行的再创作”。比如对“宗教”进行分析,在时间上有一个“前科学时代”或者说“前理性主义时代”,每个人都是“神”的孩子,向世界呼唤并期待着它的回应。同样的,在逻辑上来说,也有一个先于“科学世界”的“生活世界”,胡塞尔晚期就是在讨论这个“生活世界”问题。而现象学本身的任务就是揭露科学的非科学、理性的非理性之处,或者说是揭露科学主义霸权对心智领域的遮蔽,发现“前科学世界”对人的意义。等到了海德格尔,这种对人伦理学的重新思考,我并不介意你称之为是一种变相的“神伦理学”或者“宗教”。但它显然不是以前的那种“宗教”,而是螺旋超越之后的“否定之否定”。而说到这一点,也就已经回答了你的大部分疑问了。
#4-10 - 2018-4-8 18:38
Nihilum890
秘则为花 说: 你这么说也不错,问题就在于它是如何“借鉴了宗教神话然后加入现代设定用现代的表达方式进行的再创作”。比如对“宗教”进行分析,在时间上有一个“前科学时代”或者说“前理性主义时代”,每个人都是“神”的孩子,...
总喜欢把很简单的东西说的很复杂,去分析去溯源去否定去分类,几千年都在一个地方不停转圈。
#4-11 - 2018-4-8 19:22
秘则为花
Nihilum890 说: 总喜欢把很简单的东西说的很复杂,去分析去溯源去否定去分类,几千年都在一个地方不停转圈。
所以说,你觉得人类进化不是反思能力的加强,而是回到直立人吗。。。
#4-12 - 2018-4-8 19:34
Nihilum890
秘则为花 说: 所以说,你觉得人类进化不是反思能力的加强,而是回到直立人吗。。。
重要的不是思考的问题,而是思考的副产物
#5 - 2018-5-21 16:07
(请不要用狗带把我拖走,抢救什么的已经没有必要了。 ... ...)
系统类的分类与哲学分析是14世纪欧洲贵族的特权...
我理解的救世动漫不仅仅是打破旧的罐子与贴标签那么单一...
废土氛围向的再造人卡夏能不能算救世类呢?
基本纯科幻向的沉默的未知又能不能算救世类呢?
中古类救世作品贴好了标签,接下来就是rpg展开了。
只是想给大家看英雄传说而已,好比少年漫夹杂了救世主题。
嘻嘻哈哈的机械女神,机动战舰也许不算救世类,那么废弃公主呢?
Gonzo社当年算是救世狂魔了,喜欢直接贴标签,并不强调标签与变革。
强调救世动漫里的标签与变革,采用这种分类方法。会不会没有欣赏到救世类型里想要传达的其他声音呢?
#5-1 - 2018-5-21 16:44
秘则为花
不太清楚你说的“打破旧罐子”、“贴标签”、“变革”是什么意思,好像是用了和我完全不同的概念范畴。所以说,你到底是在质疑“救世”这一母题难以成立,还是说日志的分类法有问题?
#5-2 - 2018-5-21 17:40
吹风
秘则为花 说: 不太清楚你说的“打破旧罐子”、“贴标签”、“变革”是什么意思,好像是用了和我完全不同的概念、范畴。所以说,你到底是在质疑“救世”这一母题难以成立,还是说日志的分类法有问题?
我理解的救世动漫救世 救世行为在全篇所占篇幅最多(抑或不多但最重要),或制作方强调主角们该行动起来救世了。
我们可能只有这一点共识了,关于"救世作品只是在这条“胡塞尔式的-海德格尔式的"坐标轴上漂移"的分类。我理解很浅,看起来像是对立的两面,仅一个x轴方向。这么分类是不是太狭隘了。
#5-3 - 2018-5-21 18:22
秘则为花
吹风 说: 我理解的救世动漫救世 救世行为在全篇所占篇幅最多(抑或不多但最重要),或制作方强调主角们该行动起来救世了。
我们可能只有这一点共识了,关于"救世作品只是在这条“胡塞尔式的-海德格尔式的"坐标轴上漂移"...
为什么要建立这个分类体系,日志的第一段说得很清楚啊。。。(bgm38)
#6 - 2019-2-3 11:57
突然特别想问一下,有没有同是一种文本类型正反派出现的动漫,特别是同是海德格尔式的,感觉只要有合理的世界观,会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但是又违背其上文所述的具有一锤定音的绝对反叛力的特征,有点纠结。
#6-1 - 2019-2-3 12:56
秘则为花
我觉得是有的,比如赌博动漫。赌博动漫一般都会给出一个胡塞尔式的、死的赌博规则,然后正反双方就围绕着这个规则“出千”,至少是扭曲解释,以此把主观上的有利条件施加到这个客观规则上来构成自己的活实践。多次博弈中不断在对方解释的规则之上开后门,可以看作是反复使用绝对反叛力。我觉得这里要理解绝对反叛力不是“绝对胜利”,是任何时刻(绝对时刻)反叛意志的高扬,而不是反叛一次后就迎来了最终胜利(绝对胜利),这里同样存在着胜利被颠覆的可能。
#7 - 2019-2-3 20:58
这样的话我这问题可能有些错误,我应说是主角与配角或胜利者与非胜利者双双凌驾于社会规则之上为非绝对的胜利进行博弈才对,总之,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