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 12:39 /
      有一种最简单粗暴的文学分类法——是我发明的——就是画一条线,左端是叙事性,右端是抒情性,任何一部文学作品都能在这条线段上找到一个位置。作为对比,在最左端的是大部分的长篇小说,我个人愿意取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几部为代表;正中间是古典戏剧,这方面毫无疑问要数莎士比亚的著作最为经典;最右端是诗歌,近体诗可称是其中翘楚。
      我没有看过京紫的原著小说,根据我得到的二手信息,这部唯一夺得京都自家文库大赏的作品以细腻的描写,大段的优美华丽的文字,富有张力的抒情而鹤立鸡群,就我看动画第一集的观感差不多也是如此:还是用文学做类比的话,比起小说更像是散文。我的老师认为小说是文学的最高形式,一个作家是写不了小说才去写散文的,我赞同他的观点,没能创作一部长篇小说也是鲁迅一生的遗憾。小说用最冰冷的文字传递埋藏得最深,最炽烈的情感,无疑最见作家的功底。
      但是我还是要给第一集打10分。
      原因很简单,这集我已经看了两遍了,而且还想再看第三遍。
      我不懂音乐,但是有的音乐我听了一遍还想听,甚至循环地听,有的却让我恨不得自己是个聋子;我不懂舞蹈,但是有的舞蹈表演完后我毫不吝惜自己的掌声,有的却甚至不能让我的视线从手机上移开。艺术的根本目的是美,必给人以美的感受,“文学的真面目是美的,善于表情的,聪明的,眉目口鼻无一处不调和的”,让人“看了还要看,甚至于如癫如狂的在梦中还纪念着它”。如果说叙事艺术的美还有法可循,那诗意的美,抒情的美就真真是羚羊挂角,无迹可求,其妙处透彻玲珑,不可凑泊。纵使是空洞无物,纵使是堆砌辞藻,但求——
      算了,让这些理论见鬼去吧,何必摆出专业又客观的样子。
      感受它的美,场景的美,少女容颜体态的美,人们心灵的美,惟是而足。
Tags: 动画
#1 - 2018-2-20 15:57
(震え届く風、頬撫でゆく)
你确定像陀思妥耶夫斯基那种动辄十多页的人物心理活动描写能站在最左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