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 00:20 /
  一、战后废土
  在我看过的动画里,配音主绎仅有两人的,也算屈指可数,除却《上课小动作》也就只有《少女终末旅行》了吧。
  头盔、战车、废墟,一幅满目疮痍的战后废土景象。提及末日类型的动画,总是不禁让人联想到生存,但《少女终末旅行》与《动物朋友》一样,都是不折不扣的糖衣砒霜。黑童话基调的动画总是试图用圆脸掩盖脚本的阴谋,最初是《魔法少女小圆》,而后是《来自深渊》,现在是《少女终末旅行》。

  二、细思极恐
  不论是历史、音乐、时间、食物,《少女终末旅行》在一定程度上颠覆了末日作品的描写。如同盲人熟悉黑夜一般,末日中诞生的一代人学会了与绝望和睦相处。
  1.历史
  千户的四本书也许是人类为数不多的文化遗产了,书被尤莉烧毁了,千户生气并不是因为书不在了,而是爷爷是书少了一本。书作为历史的有效载体,使得历史得以长久传承,记录人类生活的轨迹。千户的旅行日记,其实就是以千户与尤莉为主人公名为《少女终末旅行》的纪传体史书,而日记上尤莉绘制的涂鸦,更是吐槽了文字的演变。
  2.音乐
  一部忠于原著的漫画改编动画不能放弃创新,在原作基础上锦上添花才不失于优秀的改编,《雨だれの歌》肩负起了这样的使命。雨天本是中止旅行的糟糕天气,但是千户与尤莉在苦中作乐,成功地演绎了雨中曲。文字是图形向符号的演变,音乐是节奏与曲调的结合,也许文字可以失传,但是音乐可以重塑。
  3.时间
  在电车章节中,千户与尤莉在车厢中看到时钟,千户妆模作样地向尤莉解释着时钟的用途,似乎时间对于两人,对于世界都已经无关紧要。在荒岛求生类型的作品中,总有主人公用锐器在石壁上刻录日期的场景,因为即便身处荒岛,但是时间仍然是自己与世界仅存的联系,更是自己回归社会的决心。如果世界迎来终末,时间不再用于计时,只得用作为相片命名.
  4.食物
  时间之所以没有用武之地,是因为日月更替不再限制起居出行,反而是食物倒置了曾经静止的沙漏。从最初尤莉抢指千户争夺食物时我就知道,日常动画肯定是闹着玩的。到后来在食品加工厂里迷路,搓面团烤饼干的其乐融融。没料到在时钟前戳破了童话的外衣,不论是分给金泽的食物,还是收取石井的食物,在食物匮乏的时代背景下,吝啬是垂死挣扎的斗志,慷慨却是生无可恋的日常.
  人总是因为拥有而不懂得珍惜,等到海枯石烂物是人非,曾经理所当然的存在依然消逝殆尽。

  三、定时炸弹
  作者对于伏笔的埋设有着自己的节奏,故事主线本是漫无目的的旅行,仅是顺从本能地向高处进发,却因旅途的见闻或喜或悲的日常。
  从帽、枪、车,到干粮、炸药、相机,再到收音机、香肠猫、杏鲍菇。仿佛角色扮演游戏一般,道具不断得失交替,不变的只有相随的伙伴。在得失交替间,存在着一个恰到好处的时间差,当我几近忘记炸药的存在时,自主机械出现了,当我觉得从今往后三人行时,杏鲍菇们出现了,当我看到动画首季的完结时,履带摩托都抛锚了…

  四、进化论
  有人喜欢谈论作品的反战思想,如同熵变一般,事物总是由井然有序向破败混沌转变,尤莉也是一时失智操纵双足步行武器,毕竟已无纷争的世界都难免再起干戈,这话题太敏感,我还是避避风头。
  数不胜数是作品都种群的繁衍与更替展开讨论,而它们的立意却又不尽相同.
  《妖精的旋律》:当变异体以超越人类在姿态站在食物链顶端时,人类是束手就擒还是负隅顽抗。
  《来自新世界》:当新人类已然统治新世界时,如何看待曾经的同类。
  《寄生兽》:人类终归是自取灭亡,识时务者为俊杰。
  但是《少女终末旅行》却给出了反向立意的答卷。在动植物灭绝难觅食物的世界,杏鲍菇适应了终末的世界,他们坦然接受降解武器后沉睡的命运。人类亦是如此,食物已经不再循环,时间不是时钟,而是沙漏,祈愿也只是夙愿。

  数不胜数的作品在与命运抗争之中,终于有人选择了顺从妥协,这就是末日日常所吸引我的魅力。对于末日降生的人而言,末日不正是一切的开始吗?
#1 - 2018-10-30 23:41
写的好棒owo
不过我觉得konemo friends是不是故作深沉了。。和这篇无法相提并论吧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