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9 10:52 /
这是一部不错的动画电影,也是一部比较有想法的科幻片。“大冒险”的氛围表现得很好,跟随主角们一起在未知领域中探险的感觉,就像早期大长篇《大魔境》和《海底鬼岩城》一样,很吸引人。而近年哆啦A梦的其他原创剧场版,则大多没有这样带有神秘色彩的探险气氛,因此本作显得很难得。影片中南极秘境的风景表现得既壮阔又有沧桑感,冰下遗迹在“天空”暗起来时的光影变化更是很有美感。

作为冒险的主要舞台,冰下遗迹的建筑风格有一种小说《疯狂山脉》的既视感——《疯狂山脉》是美国作家洛夫克拉夫特(H. P. Lovecraft)的代表作之一,发表于1936年,主要剧情是一个考察队在南极山脉上的探险之旅,但在描述中加入了不属于现代科学领域的内容。洛夫克拉夫特通过《克苏鲁的呼唤》、《疯狂山脉》等一系列小说创立了被称为“克苏鲁神话”的传说体系,对后世众多文艺作品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大雄的南极大冒险》冰下遗迹和章鱼怪等场景和设定,明显具有克苏鲁风,让人联想到“旧日支配者”等克苏鲁系作品中的常见要素,也因此在日本上映期间一度成为了网络上的话题,出现了“洛夫A梦”(ラヴえもん)和“哆啦克拉夫特”(ドラクラフト)等戏称,甚至有一些影评直接将影片戏称为“大雄的疯狂山脉”(冈田斗司夫:http://ch.nicovideo.jp/ex/blomaga/ar1254701)。当然,影片和克苏鲁系作品的相似之处主要是在背景设定上,虽然的确也有一些段落在BGM的烘托下显得略为诡异和不可名状,但本片的整个剧情还是明快的科幻作品,并不是克苏鲁式的恐怖小说。

(マクガイヤーゼミ 第29回「克苏鲁神话与『电影哆啦A梦 大雄的南极大冒险』」: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uQP2IKcLo0

作为风格明快的科幻作品,关于冰河期的“雪球地球”(Snowball Earth)假说是本作一个核心的科幻概念。该假说是为了解释一些地质现象而提出的,加州理工学院地质教授约瑟夫•柯世韦因克(Joseph Kirschvink)于1992年首度使用“Snowball Earth”这个词,并在此后得到了哈佛大学地质教授保罗•菲利克斯•霍夫曼(Paul F. Hoffman)及其同事丹尼尔•施拉格(Daniel P. Schrag)的大力支持和完善。该假说认为新元古代时期(距今约10亿到5.41亿年前)曾经发生过一次严重的冰河期事件(大约是距今约7.5亿到5.8亿年前),以至于地球上的海洋全部被冻结,仅仅在厚达两千米的冰层下存有少量因地热而融化的液态水。后续的研究表明这样的全球封冻事件可能在地球几十亿年的历史上发生过不止一次。《大雄的南极大冒险》影片中,由“冰巨人”制造的“雪球地球”封冻事件看似会毁灭一切,但实际却是对星球环境的“格式化”——影片讲到,如果是人为诱导下的工程,那“雪球地球”能成为星际殖民先期的重要准备,是星球环境宜居化改造的起点;但如果是失控下的暴走,则又会成为一场毁灭整个生物圈的灾难。这一点作为本作的核心科幻概念,其实颇有深意。而且影片也提到了地球在距今大约6—7亿年前实际发生的那次“雪球地球”事件,并说到了目前很多研究者所认为的,该事件与在其之后的寒武纪生命大爆发之间可能存在关联,对生命进化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这一部分与影片前段关于洋流和冰川移动的介绍都是不错的科普内容。

(日本知名科普杂志《Newton》2017年6月号曾推出与本片联动的特辑《地球 完全冻结》,介绍影片剧情背后的科学理论:http://www.newtonpress.co.jp/newton/back/bk_201706.html

影片在科幻方面另一个比较巧妙的设计就是最后20分钟的剧情本身——“我们的世界是已经被改变过的最终结局。”——没想到在时间旅行经常玩脱的《哆啦A梦》系列里,出现了这样一个遵从“诺维科夫自洽性原则”(Novikov self-consistency principle)的故事。与使用平行世界理论来解释历史变动的《魔界大冒险》和《平行西游记》,以及使用“历史可由穿越回的未来人加以操作和改变”这样设定的《铁人兵团》等作品相比,本作有关时间旅行的剧情,其背后的逻辑是完全不同的。所谓诺维科夫自洽性原则是一种理论上的假说:“时间旅行中能改变历史或导致悖论的事件,其发生的概率为零。”影片关键时刻哆啦A梦想到的策略,把黄色paopao连同装有电池的挎包一起冰封起来,其实需要依赖诺维科夫自洽性原则成立才能有效。从有关剧情中我们能够推测当时他的想法是,回忆起了时间旅行开始前在蓝色paopao解冻时看到的挎包和里面的电池,于是判断“现在”的黄色paopao和“10万年后”的蓝色paopao其实是同一只,那么只要历史是不会因他们的时间旅行而改变的,他将黄色paopao和挎包冰封起来,已经回到了10万年后的大雄他们就能在原地找到时间旅行开始前所发现的电池。我估计有些人看的不仔细或者没动脑认真想一想的话,可能体会不到这一段剧情内对前面一些伏线回收的巧妙之处,反而会觉得有bug,而这也会成为影响观众对本片评价的一个重大分歧点。(不过22世纪的电池寿命是真牛啊。。。)

影片中的一些细节也很有趣。哆啦A梦的壁橱里贴有和伊藤翼的合影,以及大雄和UFO的照片。电视上播放的广告出现了星野堇(而今年正好是《小超人帕门》50周年)。卡拉最爱的“爆炸布丁”恶搞了科幻名作《银河系漫游指南》中的“泛银河系含漱爆破药”……至于可爱的宇宙生物paopao,相信很多观众第一眼看到它们就会想起1981年的哆啦A梦大长篇第2卷《大雄的宇宙开拓史》,而实际上它们最早出场是在1973年的《丛林黑兵卫》(又译:小黑人、黄毛仔等,原作:藤子・F・不二雄、角色原案:宫崎骏、导演:出崎统,该作品曾因被投诉“种族歧视”而自1989年起遭到长期封禁,故后来少有人知,直到近年才重新发行了漫画和DVD)。影片中博士登场时所穿的救生服,其造型正是丛林黑兵卫。

以上是影片内容上的精彩之处。然而我觉得这一部虽然不错,但并没有达到我一直以来对哆啦剧场版所抱有的高期望值。原因在于,首先是影片的节奏处理得比较差,最后结束得有点太快了。“真假哆啦A梦”的桥段因为对人物情感描写得不好,观感很差,显得脱离主线而多余,完全可以删了。应该把时间留给第66—67分钟左右就用几个快速剪切的画面糊弄过去的那一段冒险场景,以及最后的boss战。其次是人物情感的描写比较单薄。这个问题和前一点是相关的,“真假哆啦A梦”作为表现大雄和哆啦A梦友情的桥段完全不合格(尤其是与之前同样是原创作品的《秘密道具博物馆》一些情节相比)。由于这一段占据了多达8—9分钟,再加上前面进入冰下遗迹之前的一些多余剧情也耽误了时间,卡拉和五人组的互动没有得到充分的表现,她和大雄的交流基本没有什么深入的展开描写,静香也在全片打酱油——要知道以往像新魔界、铁人兵团,以及原创的人鱼大海战这样有重要女性角色登场的剧场版里,大雄和静香都是会和这些女孩有很多对手戏的,从而把三人的性格和个性都表现得很充分。今年这一部互动少的结果就是钉宫明明发挥得非常棒,但卡拉的人物形象却不像以往几位女主角那样鲜明(当然剧情肯定是比人鱼好太多的)。另外,可能跟监督高桥敦史以前是宫崎骏的助手有关,冰巨人的设定有点像《风之谷》的巨神兵(还见过有人因为故事发生在南极而联想到EVA的光之巨人和第二次冲击...),显得过于偏向吉卜力的风格而不像藤子・F・不二雄的作品。我自己看完以后的一个脑洞是,如果在这方面使用更加“F系”的要素而不是吉卜力风,其实可以把冰巨人改成《哆啦A梦》短篇漫画中出现过的雪精灵(第21卷的《精灵手镯》),因为冰巨人的能力可以说就是加强版的雪精灵。当然雪精灵是有个人意志的,如果真这样改的话,可能剧情也会有较大变化,需要把短篇原作雪精灵的故事融合进来。

ps.雪精灵作为漫画原作中少数爱上大雄而又牺牲了自己的悲剧人物,在哆啦迷中间一直是很有人气的,有不少读者过了许多年仍对她念念不忘。TV版经典插曲《你心中的大雄》最早也是为她创作的。我觉得雪精灵配得上像小台风的《大雄与风之使者》那样,将来能有一部作为主角的剧场版。

作画方面,南极夜空和冰下遗迹的画面很不错,但总体上背景作画在近年作品里我觉得不如2014年的《新大魔境》(可能也跟冰雪场景本身就与丛林相比显得更加单调有关)。而第一次担任哆啦剧场版角色设计的清水洋给本作带来了人物作画的新风格,但我还是更喜欢2007年《新魔界》和2011年《新铁人》的金子志津枝,以及2014年《新大魔境》和2016年《新日本诞生》丸山宏一的人物画风。不过这次的女主角卡拉也很可爱就是了。

BGM是影片最大的惊喜。虽然负责音乐的仍然是泽田完,并没有换人,但BGM的整体风格和之前的哆啦剧场版十分不同,契合了这一部在秘境的未知中冒险的感觉。十分期待将来能出OST。

最后,钉宫大赞,钉宫赛高!钉宫理惠的发挥为卡拉这个角色增色不少。平原绫香为冰巨人配音也是一个意外的惊喜,我很喜欢她以前的成名曲《Jupiter》,这次冰巨人的咏唱也很美,可惜就是时间有点短。还是回到前面说的,如果结尾的boss战能打得更加曲折和再长一点就更好了。
Tags: 动画
#1 - 2017-11-12 15:00
楼主是哆啦A梦迷(bgm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