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5 17:48 /
第6次看完《电影导演押井守:赋妄想以有形》后,我愈发确定,我想要成为,不,是必须成为这名男子的“布洛德”。不为己,亦不为他人,只是单纯地把具有真正价值的宝物留存于世,仅此而已。

我也曾期盼过,如果有哪名靠谱的观众,亦或是同行能够出版一份解读押井守导演及其作品的权威资料,那就太好不过了。但当我看到宫崎骏导演近些年来的纪录片一部比一部邪乎,日本电视台开始有意识地将宫崎骏塑造成一个神话,而非一名有血有肉的、血气方刚的动画电影导演时,我就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宫崎骏年轻时曾参加过革命运动。尽管最后以失败收场,他这辈子从未向商人、政客低下头,一身硬骨头,拧紧拳头做一名干净的人。

但当宫崎骏在国际市场上的名声愈来愈大时,日本国内的“牛鬼蛇神”开始打起来坏主意。“我们”已经无法控制住这人了——他不仅组建了自己的工作室,完全不依靠常规的资本投资策略,而且还利用国际影响力反过来牵制国内市场。那么“我们”不妨完全孤立他,给他穿小鞋,让他一个人自娱自乐、自生自灭,反正这种自杀式的商业模式也维持不了多久,以后等着看笑话就行。

不出意外,吉卜力工作室最后确实倒闭了,成了一个具有纪念意义的美术馆。随着宫崎骏导演的员工一个个去世,日本国内市场的进一步收缩,他的电影梦也只能止步于此。以至于宫崎骏导演近些年来罕见地软化了态度,开始和业内积极沟通,尝试一下3D技术,想着怎么把自己脑海中的影响用3D技术表现出来。也算是,在最后的最后,仍然为电影艺术做出贡献吧。

但在宫崎骏导演最新的纪录片里我发现了一个很不得了的趋势。纪录片里有意识地重新诠释“什么是宫崎骏”。“宫崎骏”不再是一位政治立场先行,脾气暴躁,关注人与自然的动画导演,却被塑造成了一名“慈爱的老爷爷”。而察觉这一切的关键,正是旁白的配音。

很难想象,一向追求真、美的宫崎骏导演(譬如从未启用过专业的配音演员,宁可损失成品完整度也不愿意向人工雕琢的声音妥协),它的纪录片里的旁白配音却是如此的扭捏,台词也是,十足恶心。

更可怕的是,这些纪录片里的宫崎骏被捏造成了一个无害的老爷爷。这可不是真实的宫崎骏啊。我所认识的宫崎骏,是随时都愿意抄起钢管打爆右翼政客狗头的老骨头。为了追求作品的艺术高度,宁可逼死员工也毫不低头,更不会忏悔什么的,至少在制作期间他不会展现出任何怜悯与妥协。

而现在的无害老头是什么玩意?

开什么玩笑!

重要的工作,只要没有靠谱的人去做,恶势力总会登场。

日本国内的那批“牛鬼蛇神”们即是如此。他们无法控制住“宫崎骏”这号人物,但已经打定主意,等他死后,用他的名声给国内市场多发点财,至于他本人的政治倾向和艺术态度根本无关紧要,不影响“我们”赚钱就好。宫崎骏导演正是身处于如此陷阱之中。无可奈何。

因此,与其去等待着不知何时才会出现的“英雄”,以冷静的笔触、深刻的洞察来揭晓这一切。不如由我提前戴上假面,扮演着“英雄”,苦苦支撑、苦苦支撑,直到转机来临,英雄登场。这便是我提笔的动机——抵抗遗忘。

既没有看过多少电影,亦没有了解过多少动画,也不喜欢阅读书籍,仅凭一些琐碎的记忆和频繁引用大量未经证实的第三方材料,怀揣着骄傲又自满的态度在世界某处角落晃荡的那个无知者不提也罢。

比起中文互联网上流窜着的诸多散乱的文字资料,这部纪录片的重要性要远远超出前者。

正如纪录片里所说,这是押井守导演首次同意纪录片团队驻扎进入电影的制片现场,并且全程保持跟拍。恐怕押井守导演也注意到了吧,这次真的是最后一次,没有以后了,还是欣然同意吧。

纪录片的一开场,我们可以看到日本的押井守导演、北野武导演、宫崎骏导演出席威尼斯国际电影节,而押井守导演一行人也带上了为自己的新片配音的“电影演员”。这正是押井守导演新片得以产出的一个理由——日本国内已经没有多少电影导演能冲击国际市场了。于是商人们合伙一算计,决定还是利用一下押井守,看能不能捧红自家团队的人员,增加公司的创收。

当纪录片出现《攻壳机动队1995》时的那卡,机械大脑的组装,一前一后左下和右上的十字光标在空间上对齐的细节不要略过了。包括本片其他的细节以后有机会再深究。

“在美国录像带销售排行榜获得第一名”,正是这句话日后给押井守和Production I.G.带来了巨大的麻烦。押井守和I.G.那帮人,在意外地获得了国际市场的认可后,错估了形式,一鼓作气追加投资做出了续作《攻壳机动队2004》,结果日后实际放映时,才发现美国电影业恶意打压海外电影,不给排片,造成了日本巨型动画企业Production I.G.面临财政上的巨大困难,数年内几近破产。

日后押井守和石川光久(Ishikawa Mitsuhisa ,I.G.社长,字母I的来源)深刻反省过这段失败的商业战略。押井守提及,那时《攻壳机动队1995》之所以能在美国电影市场取得巨大的成功,并不是在电影院里多受主流观众们的欢迎,而是地下的核心电影爱好者之间的口耳相传才取得了销量上好看的数字。但这并不意味自己的电影能够被美国电影市场的主流观众所接受,真的是判断错误了,果然自己的电影一旦跨过了文化就不能为其他国家的观众所理解,只能服务于自己在本国内的一小部分受众罢了。石川光久提及,尽管自己也不太看得懂押井守导演的作品,但他从头到尾注视着押井守导演制作电影,始终相信着押井守导演的作品有着重要的艺术价值,以及他对日本动画行业所做出的努力、突破对日本动画界有着重要的价值与意义。

纪录片正式开始后,我们会发现押井守导演一行人在欧洲(波兰和爱尔兰)取景,随后室内的一段对话交代了这样处理的缘由。

押井守说道,“基本来说动画这个东西在舞台上描绘怎样的世界,选择怎样的街道,全凭想象是不可能的。”

随后是参观军事基地——留有二战痕迹的飞机库。押井守导演爬上爬下,不断地仔细考察飞机、仓库的每一处细节,并且在脑海里构想角色活动的空间、模样,这些场景最后真切地反映到了电影里。不仅仅是室内部分,包括山峦、天空、大地、绿树、大坝、水汽、机舱内、机翼上的每一处细节,全都活生生地存在于电影里。

对于密集考察的意义,押井守这么说道,“与在现场拍摄的写实电影不同,动画是由人类的妄想而生。但是如果妄想脱离的现实,那就只是捏造出的美丽空想而已。主人公住在怎样的房间,在怎样的地方吃饭,坐着怎样的车,好好地描绘这一切,我想这是电影的根本。”

而后又仔细解释道,“说起来只是动画而已为什么要实地考察呢?肯定会有人说这样的话吧。我认为这是绝对必要的。虽然并不是就这样直接就用了,当然也并不该直接就用。但对于自己将要描绘的世界有确定的信念,我认为这样的工作是必不可缺的。在自己的脑中边拍摄着夜晚克拉科夫街道,边想象那两人(男主角函南优一、女主角草薙水素)在这儿静静地走着,若不亲身感受,就无法在书桌的那张纸上将其画出。只要照片到底是不行的,实际走一走才能明白,比如石块的硬度什么的。说道创作故事时最重要的事并不是画出漂亮的图画就可以的,并非以画出很棒吧的风景为目标,而是在于那个世界的空气、气息,要再现宛如身临其境的临场感。”

一言以蔽之,即是本纪录片的标题,赋妄想以有形——押井守导演将此称作“世界观”。

要理解押井守导演这两段话得知晓动画与电影制作形式的区别,以及日本动画界的工作方式才行。

传统的动画,也就是迪士尼的传统手绘动画,凭借想象力大胆地呈现线条运动和导演本人的想象力。因此虚构的空间、虚构的角色、做出再离奇的事情都不会觉得奇怪。这也正是动画形式的独特魅力。如今的动画行业仍是如此运转,不论是3D动画还是手绘动画,全都是构造出一个虚拟的活动空间,填塞进入一堆虚拟的角色,展开一段奇妙的故事吸引观众。

但押井守导演并不局限于此,到后面我们会看到他坚持的缘由。他自始自终都保持着对电影艺术的关注,并且反复比较、揣摩动画和电影制作的同一与差异。取长补短,相互融合,最终形成了自身的独特创作理念,后面铃木敏夫会提及。

譬如为了描绘机器人活跃的近未来的《机动警察1》,押井守导演考察了80年代后期的东京街道;譬如讲数码化社会的未来影响化的《攻壳机动队1995》,押井守导演将在香港看到的巨大的广告板作为背景,截取了被信息充斥的当代社会的一面。

押井守私下和好莱坞的大导演对谈过,譬如沃卓斯基姐弟、卡梅伦。他也收到过好莱坞的邀请,经过深思熟虑后仍然拒绝了。他在日后给出的理由是,在美国电影导演承担了多项角色,不仅要亲自为自己的电影拉赞助,还得放弃部分对影片的掌控权。尽管经费会少一些,但考虑到自己制作电影环境的自由,还是愿意留在日本国内制作属于自己的电影。

随后是一段分镜作画的叙述。大体上我们知晓了押井守导演的前期工作习惯,他在早晨起床开始后就马不停蹄地绘制分镜,并在下午开始仔细反思、审视自己早上的成果,然后修改。尽管如此,仍保持着一个高速的绘制速度,即使背后跟着一台摄像机。

这么处理是有原因的。后面我们会知晓,在电影的实际制作中,制作进程保持落后才是正常。押井守导演客观、冷静地在第一步上把时间尽可能地腾出来,保证后续工作程序的时间盈余,这份工作看起来之所以会不慌不忙,因为在实际取景时押井守导演就已经开始在构思分镜了。正因为如此,他才有井有条地毫不拖泥带水画出分镜稿,维持住制作进程,保证作品质量。

“绘制分镜的阶段里,导演一个人必须要达到谁也无法企及的高度,为此要花费大量时间考虑表现计划。对于那个场景蕴含的意义,无论谁问起,都要立刻能够答上”——押井守导演如此说道。

这段话里自然也蕴含了押井守导演的电影观念。电影导演必须对作品的方方面面极其熟稔,不应糊里糊涂地把某部分完全交接给他人,自己必须对电影的任何细节都了然于胸,因此才能指导好整个团队有条不紊地开展电影制作工作。

随后以押井守导演和总作画监督西尾铁也的一段对谈展开了他对作品如何处理的基本态度。通过一段角色身高的讨论,以电影《空中杀手》为例,展现了押井守导演在这部电影里的艺术追求。

有时间我会提及,这么处理是有缘由的——过大的家具和少年们未发育成熟的身体构成了一股“违和感”。

随后是一段3D特效的门的处理。押井守导演、演出和制作人员就门的厚度、声音展开了一段讨论。

然后制作进度果然落后了。

期间参杂了一段押井守导演对于3DCG与手绘技术创新性融合处理的讨论。短短两分半的场景里,花费了巨大精力的原因正是为了表现出电影的真实感——赋妄想以有形。这是押井守导演践行自身电影理念的一个体现。

正如我们所知晓的,押井守导演不断地挑战自己创作能力的极限,他在电影《空中杀手》里打算在原画流程上做出创新——不仅仅要让人物运动起来,还要让动画人物像真人一样可以表现出细微的心理活动,这便是“静止的运动”。

总作画监督西尾铁也在数十年的工作生涯中闻所未闻,可见这份工作有着极其重要的创新意义。

“在动画上所做的追求技术性的工作,有9成是无法为观众理解的。但是做不做这一点,一定能改变剧终时观众印象的”——押井守导演如此说道。

这段发言出乎意料,倒不是因为押井守导演说出了一句语出惊人的话,倒不如说他以平常心面对电影艺术的挑战,不似艺术家胜似艺术家。

“这次的情形是,人具体地是怎样生存下去的呢?为什么必须生存下去的呢?这是比较切实的话吧。有必要把感情移入角色中。登场人物并非是架空世界的架空人物。那其中有我们自己。戏剧正是为此存在的。”

这段话中出现了两个极其重要又不好理解的东西。

一是“有必要把感情移入角色中。”

二是“戏剧正是为此存在的。”

想要理解第一点,必须得知晓波德莱尔、兰波、艾略特等一行人反复提及的“去自我化”意味着什么。如果可以读懂兰波的诗歌,那么这一点就能轻易解决。用兰波的话来讲,“你得成为所有人”。其实是一个意思。宫崎骏导演所担忧的庵野秀明的精神问题也是如此,他完全知晓庵野秀明和押井守都是打算深入心灵世界的导演,因此自身的精神状态很容易被角色们给影响到,十分危险。后来数些年内庵野秀明导演的精神状态一直都不太好。直到宫崎骏和铃木敏夫邀请他去尝试一下动画配音改变心情,后来制作实拍特摄电影,才好很多。

第二点是押井守导演对戏剧的观察。戏剧,正是古希腊的戏剧形式。由演员戴上特定饰物扮演着一个个神明演出虚拟的剧场故事,却能真情实意地打动观众,亚里士多德对此问题有过深入思考。暂不赘述。有意向的读者还可以参考美学的出版物。

总作画监督西尾铁也则又指出了一段台词上的特别指示,目的是为了烘托出人物的绝望心境。

随后铃木敏夫先生的一段话揭晓了长年以来宫崎骏和押井守的理念冲突。

他说,“宫崎他呢,认为动画这种手段本来就是为了孩子而生的,不会偏离这一点。我认为比较有趣的就是角色的诞生。 然后,让角色动起来会怎么样呢?就这一点而已。让大人回归是动画的本质。这么说来,押井先生是怎么样的呢?曾经甩开这个是很切实的,宫崎骏导演用感情丰富的主角来感动观众。而押井守的做法与此大不相同,客观审视登场人物而进行创作,我认为这在现在的日本是很少有的,在制作方面,彻底的实现着无表情的表演,使本来运动的物体,实现了静止的运动,果然是抓住了现代年轻人的心态吧。这和为孩子们拍的动画有很大不同,而在这一点果然是成功了。”

押井守导演年轻时曾和宫崎骏导演的数次争论的缘由便可以从中窥探一二。宫崎骏导演是保守的动画原教旨主义者,而押井守导演则是激进的变革者,两人从根本就谈不拢,自然只能以较为年轻的押井守挨骂作为收场。

纪录片里提及,押井守的爱犬去世时,他曾过度悲伤至无法工作。正是许多年来把自己的爱犬放进自己的电影里,押井守导演才以另一种方式让自己的爱犬永远地陪伴着自己。这名男子,深情至此。尽管一想到后续得继续给总作画监督施压,让本来就堆积如山的修改工作雪上加霜。和演出的讨论中他也感到有些自责,但还是去硬着头皮拜托总作画监督西尾铁也先生了。

后续我们会知道,押井守对于人生的态度,以及巴吉度的陪伴对他而言究竟有多重要。

飞行机器、武器等机械设定,大友克洋、庵野秀明也有极佳的品味。这是男性导演特有的浪漫。押井守导演最初的接触可以追溯到他的侦探父亲带他去小电影院看电影,年幼时期的押井守被一幕幕坦克的镜头给震撼了,日后也充分反映到他的作品里。

之后是一段押井守学生时代的叙述。他和宫崎骏都参加过学生运动,是革命年代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不同的是宫崎骏是老一辈上阵者,等押井守他后来去搅和时,就迅速被家里人抓起来了。

他笑着说道自己没想到进大学,预计高三时会爆发国内战争,结果什么也没发生,人生计划被打乱得一团糟,这正是那个时代的人的生活的反映。

结果只能进入大学,无所事事,也没什么财产,对活着充满厌倦,只有看电影时才能短暂地打发光阴。但他又和电影爱好者不同,不论是如何无聊的电影,押井守导演都认为它有可取之处。他并不是怀着热情去观看,而是通过电影思考,感悟人生,体验电影艺术。于是渐渐萌发以电影导演为终生目标的念头——不是能成为就好了,而是必须得成为。因为其他的什么也不想干也干不了,而且可能无法忍受其他工作。只有电影艺术才能忍耐。

但是,年轻时代的押井守随后遇到了人生的第一道坎,反复更换工作,无法进入电影行业的绝望。随后因为看到了电线杆上的一则招聘启示,发现这个动画公司好像自己童年听说过,于是便加入了日本动画公司。

在那个年代的日本动画界,哪里都缺人手,尽管对动画一窍不通的押井守也能很快地被吸收至动画制作的核心岗位。再加上他好学肯思考,奇迹般地迅速坐上了动画导演的职位,现在看来简直如同有如神助。他直接以动画导演的身份做下去,而没有许多动画人先做数年十数年的原画、再转数年至十数年的分镜演出,随后才成为动画导演的履历。

铃木敏夫先生亦有评述。

《福星小子》系列的改编让押井守借着原作爱好者的东风一路扶摇直上。但他自己并不满意仅仅是一个动画制作团队的傀儡,始终想要制作出符合自己心目中标准的动画电影,于是这便成了《福星小子2》的制作动机。这部电影日后在创作上获得了业内人士的广泛好评,但也遭受到了原作者和原作爱好者的恶意诋毁,令其承受了很大压力。

押井守导演日后第二次陷入绝望便于此有关。

他此时自己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把动画当作自己一人的表达,以为自己是艺术家,完全不考虑商业性。结果遭遇了《天使之卵》的商业惨败后,押井守导演被动画业界像清扫垃圾一样扔出去了。

“我小看了这个世界呢。以为做喜欢的事情就可以了,以为都会顺利进行下去的。就算做了再怎么不明意义的作品,也没有关系,作为导演,我不会失职。说是如何地、往何处前进,却变成了前进前进的状态。这就犯大错了。”
  
“没有考虑到后果,除了拍摄以外什么都没有考虑。怎么说都是我把世界看得太简单了。最让人烦恼的是工作没有了,除此之外的反应别无其他。电话也不再叮铃铃响,委托也完全不来了。不能拍电影的导演是多么地痛苦,我深有体会了。遇上那样的惨痛教训,再怎样的家伙也会稍微思考一下。于是我也思考了。哪里做错了呢?”

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在那几年里,押井守导演已经做好了终生被辞退的觉悟,开始写剧本、写随笔打算日后靠写作养活自己。那段被整个行业彻底冷藏的日子里,对这么一位以世界级为目标的导演来说,日子毫无疑问是绝望的。押井守他从一开始就打算制作电影,成为电影导演,因缘巧合进入了动画行业,想着有朝一日能利用动画形式实现自己的电影梦,并且运用动画技术去挑战世界级的电影。可是这份美好的愿望才刚刚开始,就被画上了句号。可想而知,对于这么一位理想主义者,失去完成理想的可能性意味着什么。

在这数年间,以我的说法,押井守导演的心境发生了巨变,从前期押井守变成了后期押井守。在这以后,他冷静地观察世间的一切,毫不留情,也不参杂任何自己的意图,着手处理最严肃的社会问题。

采用其大弟子神山健治的话来讲,则是“我一直在分析押井守老师的戏剧理论觉得自己也可以做出和老师一样的作品,但是在我做机动警察短篇动画时发现现实和自己想的完全不同,真的是想完全能还原师父的戏剧模式,自己有一种败北感,押井守老师对于人类完全没兴趣,而现在的我则是变得喜欢描绘人类之间的故事,这是我和师父最大的不同。”

押井守导演真正留意到的正是真实世界的模样。只要一失去利用价值,商人们就会立刻把你抛弃,哪管什么艺术不艺术。押井守深刻地反省了自己的天真。在这之后,擦干眼泪,他背负起内心的艺术家自觉,隐藏起真实的自己,扮演着一个商业制片道具,却又暗藏杀机。

押井守导演不再执拗于动画要素,他全身心投入进电影艺术的探索,毫不关心外在亦不关心自己。凡是可以利用的,均使之成为自己电影艺术的垫脚石。这也体现在了他随后的四部电影里。

在这之后,押井守的电影里再也没有嬉皮笑脸。角色们承担着生活的压力,被权力压着喘不过气,却又面无表情地忍受着生活的苦难,坚持着活下去。这这之后,押井守导演电影的艺术高度一部比一部出色,他的身体也一次比一次更糟糕,他此刻完全燃烧、绽放了自己的导演生涯,把握住因为世界市场的意外关注而带来的契机(奇迹),探索自身电影创作理念的极限。

“结束的时候我确实精疲力尽,《攻壳机动队》结束的时候,我也想过再也不拍动画(电影)了。INNOCENCE之后也想过不干了,这样的事情,做不下去了。确实是老了,确实头发是少了,肝脏也变糟了。因为切实感觉到这些。拼了命也要工作,是这么说,也确实是这样做的。”

直到后续通过武术训练才找回部分健康。

随后心境上的变化促成了他拍摄四部电影的做后一部——《空中杀手》。

押井守导演第一次为年轻人制作电影,发表了一封致年轻人的信。往后我会在《空中杀手》电影的注释中详细解读这段话,暂且略过。

随后有一段演出指示,分别是3D技术的表现,镜头特效的处理,注意思考押井守导演特别指示的缘由。“间接地不流露感情”、“要让人没看见似的看到”,也得注意押井守给出的回答。

铃木敏夫先生特别提及,“现在押井先生作为导演的行为,和年轻人不太一样。并不是作为职业人,而是作为作家在提供作品。他现在做的基本是剧本和分镜作画这些事情。而绘画是交给现场。做好的绘画用电脑来处理,从而做出最出的样片。这也是动画导演的一种新的工作模式吧。与其说他是商业动画导演,不如说他是作家了。虽然现在的动画界有各种各样的导演,但感觉只有押井一个在这么做。”

这便是铃木敏夫先生在观察后给出的回答,我大可认为这是押井守导演在电影理念上取得突破的证明。

随后是例行的配乐处理。在多年的合作伙伴川井宪次陪伴下,押井守导演又一次寻找属于自己作品的独特声音,这次选取了竖琴。后来又远赴美国,给电影的配音程序画上完美的句号。

值得留意的一次消音处理。中国的观众应该很容易明白这个处理的内涵——此时无声胜有声。东方美学的部分,不出意外也被押井守导演收纳其中,很有意思。

最后押井守导演发表的演讲,留在《空中杀手》的注释里讨论。

最后这部纪录片还出现了一处致命错误——“赋妄想以有形的电影导演押井守,他的旅途还没有结束。”
Tags: 三次元
#1 - 2017-11-5 17:48
Base
#1-1 - 2017-11-5 17:49
介于
严肃内容,请勿嬉笑打闹。
#1-2 - 2017-11-5 17:49
介于
请用心看,不要漠然。
#1-3 - 2017-11-5 17:50
介于
这次奇迹般地没有撞上关键词库,不枉我写了一整天。
#1-4 - 2017-11-5 18:03
Rくん
介于 说: 这次奇迹般地没有撞上关键词库,不枉我写了一整天。
建议使用二分查找,不管多长的文章分个十几次也就肉眼可见了。(bgm38)
#1-5 - 2017-11-5 19:02
介于
Rくん 说: 建议使用二分查找,不管多长的文章分个十几次也就肉眼可见了。
不对,万一每隔几段出现一个还不重样,那可是审查地狱。
#2 - 2017-11-13 20:24
(崩坏の节操)
比我看得还多次。之前看一些访谈录感觉鸭子的谈话支点都非常高,看待问题的切入点精准,总是轻而易举点透问题本质,一副高高大师风范。倒是这个纪录片中鸭子讲述对于人生挫折,困苦无奈,以及想传递给年前人的鼓舞,特别是对着镜头流泪——“我还是小看了世界”,背负着社会压力的押井守越觉大师。楼主来交流下鸭厨的资料(PS押井守的资料印象比较深刻的有,押井守10年3问答;还有贴吧整理的访谈录,视频有攻壳两个观影前,观影后导读视频,跟铃木敏的随谈,机动警察保卫和平制作后幕,机动警察那个纸片人的附带幕后内容,好像人狼,机动警察都有些书没买过,倒是买了押井守的角色学,押井守还给上海环球金融中心做过宣传视频?听说还在播放)——另外推荐高畑勋制作《辉夜姬物语》933天的传说,也是一个很有感触的纪录片,非常老高风格
#2-1 - 2017-11-14 00:01
介于
解答层主的一个疑问:攻壳机动队 S.A.C. 2nd GIG 的剧本为什么会有很浓厚的押井守的味道?

Director Kenji Kamiyama and his staff gather again for the awaited 26 episode follow-up to the successful, Ghost in the Shell: Stand Alone Complex TV anime series. The story continues to follow the adventures of Section 9's top members, Motoko Kusanagi, Batou, and Togusa. For this second season, Innocence-famed director Mamoru Oshii contributed with his ideas to the concept of the entire series right from the initial planning stages. The series maintains an episodic format and portrays Section 9 dealing with political issues such as invited refugees and nuclear intrigue. Another government institution, the Information Bureau of the Cabinet, comes up head-to-head against them. And a terrorist entity who calls itself the "Individual Eleven" joins the set. The in-depth storytelling of the series is likely to surpass the first series.
#2-2 - 2017-11-14 00:01
#2-3 - 2017-11-14 00:03
介于
国内的互联网上传了很多年了,说押井守大幅度干预了剧本,出处大概是这里。其余的什么什么恩怨还是不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