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6 09:05 /
     田中写的,从来都不是什么恋爱游戏。
     Rewrite里最具个性最富存在感的,正是一般gal里最低调的男主角——天王寺瑚太朗。
    共通线里,瑚太朗忙里忙外地组建超自研,筹划社团活动,和好基友瞎闹腾。可聚起来的只有萌妹们的身体,她们的灵魂,从来都不在那里。
    井上一役,虚假的和谐被彻底地撕开,鲜血淋漓。而面对这场猝不及防的突变,他拼尽全力也只能当一个看客。到头来,秘密最少的是自己。
    那么笨拙,那么小心地为自己安排归宿,却被告知所有的努力化作自嗨以外的一无所有,何其讽刺,又何其残忍。我终于明白,整个共通线里那份淡淡而又化不开的疏离。毕竟即使是最为亲近的青梅竹马,她的心他也从未走进。
    Moon迅速揭示了那不可思议的一切,天台上如末世般的二人独舞,是生命里最刻骨铭心的记忆。
     然后在terra,重回十年。
     天赋神技的他天生就注定了不平凡的命运,可在这个极度不平凡的世界里,他又只是个弱者。被选为守护者,却又孱弱不堪,于是踏上征程。血与火的洗礼让他得以看清黑暗,和拥有在黑暗中行走的力量。
    然后,他遇到了篝。
    一切都有着冥冥的指引,可瑚太朗自己的意志却从未消亡,命运之轮上最关键的结点,依旧只能由他来做出选择,一条惊世的轨迹就此开启。
    她理解了知性。
    她学会了语言。
    而他为她寻找美好的记忆。
    那到底是什么?她不知道,他也不知道,但他从来没有为迷茫驻步,哪怕一丝的犹疑。
    这真是一场举世无双的爱恋,他燃烧了全部的灵魂与智慧,为她背叛了一切。
    而最终,他也遭到了她的背叛,就在带回美好的记忆的同时。
    篝是他认定的唯一救赎,可直至终点,他有没有得到救赎?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他始终是一个人在战斗。
   尽管有着良师,有着挚友,有着邻家小姑娘,但那些人从未真正理解他。或许,他自己也没有。
但存在愿意帮助他的人。
回头一看,在缓缓关闭的门的另一边,看到了父亲,母亲,还有津久野的脸。
我只知道,为了私心,为了梦幻,他改变了整个世界。
       人类的可能性被留了下来。
       尽管这一过程,充蚀着卑劣与懦弱。
       他绝对不是一个高尚的人,形象也绝对不光明伟岸,
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英雄。
曾经,有那么一个年轻人,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有着同样的痛苦和烦恼,就是那样一位感情细腻的年轻人。他曾经是个军人,拥有杀人无数,罪孽深重的灵魂,但同时,他也拯救了很多人,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和心灵。后来,他却为我们留下了,在这个伤痕累累的星球上,引导绝望又无力的人类的灯火。我们遵循他的意志,将本来由一部分人独占的技术,为了引向生存之路,向世界公开。在这个步向毁灭的星球上,为人类留下的最后资源,那就是在我们身体里的,名为“生命”的有限却又无限的力量。贪图人类生命和星球生命而活下去的这份罪孽,星球是会原谅的吧。孩子将母亲作为踏板步上旅途,这肯定不应该是悲伤的记忆。所以,请一定不要忘记,开辟了崭新道路的无名的年轻人。引导我们的先驱者——“升起篝火之人”
到头来是空吗?世界记住了他,可死后纵有万世盛名,于己身而言又有何意义。
        最起码,他的存在,他的绽放,都是真实的吧,没有力量可以否定那般挣扎与传奇。
      纵然,到死还是一如既往地孤独。
      Rewrite的主旨是什么?
     有人说,是对环保主义者的嘲弄与反讽。
     有人说,是对开拓与希望的阐述。
     也有人说,是描绘一种不可名状的,田中式的孤独。
     或许都算吧,可对我来说,是用自己的生命寻找自我。
     T线,就是瑚太朗寻找自我的完整体现。
…我追逐着灯火
我就是那小小的羽虫
会被吸引到诱蛾灯附近的,可悲的渺小本能
人类都必须拥有追求着灯火的性质
在这个过于严酷和黑暗的世界中
我也一直,在追求着那个呐
但是,我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
没有光。
那么,也就是说这里就是我的终点了吗?
在什么也没有的这里吗?
我继续走着…
我丢弃了人生的所有,堵上了全部,才到达了这个地方。
以自己的方式成功过。
以自己的方式生存过。
以自己的方式战斗过。
我不认为这是无意义的。
但是,我到底成为什么样的人了呢?
我就像是一直被使命感紧逼一样地生活着。
充实…我很充实吗?
我快乐,舒心吗。
瑚太朗「…不是的啊…」
那都是些痛苦的事。
背叛了…各种各样的人和事
路易斯最后选择用生命赎罪。
         长居放弃了超人的身份,在用另一种方式自我消亡的同时,也传递了一份希望。
         今宫和西九条也走上了自己的守护者之路。
         江坂也在最后的决战后,认可了那个弑师的徒弟。
       小鸟的自我是全盘接受逃避的一切。
         静流的自我是在心有所倚的基础上,成为滚滚向前的意志。
         千早的自我是在陪伴中脱离依赖。
         露琪娅的自我是明白,即使化成污刃,此身也可去依偎。
         朱音的自我是用纯粹的自我意识正视自己的全部罪孽。
         咲夜的自我是践行守护之诺,不惜舍身成魔。

         这些自我的寻觅,离不开瑚太朗的协助,尽管抱有的思想觉悟不尽相同。相较之“还不知道”,“世界”和“自己”有着更为沉重的分量。
          回荡在我脑海里的,还有御堂尖锐地咆哮,神户夫妇温柔的告别,井上奔走的信念,吉尔帕尼释怀的微笑,他们的命运终究也是自己主宰着吧,我坚信着这一点。
         这是一部割裂的作品,可未尝不能品味完美。
                                                                                                                                                      ——完。
Tags: 游戏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