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9 22:41 /
有一点一定要放在最前说(当然有剧透应该更前说)。之前还没玩的时候,看别人评论,总有一个词叫“半成品”。我其实不是很理解,游戏都卖出来了咋还有半成品这么一说,难道还有个yu-no解?自己通了之后才真正体会到其中含义。并非说这个作品有头无尾,而是后半部分因为各种原因完结的过于仓促,除了真正的骨干思路,大概其他凡是能砍掉的都一点不剩了。所以整部作品虽说不至于像刚才说的有头无尾,但异世界篇毫无疑问是没有能够完成制作者当初的本意。据传是因为经济原因,我觉得十分有可信度——因为我切身的感觉到了剧情中仿佛随时要被腰斩的紧迫感,好比11点熄灯的宿舍10点半排出了一局MOBA。

也正因如此,我十分有理由相信这部作品本应有更完善的解密和诠释,却因为其他的原因没有呈现在玩家面前。这并非像另一部被玩家诟病烂尾的知名作品,在我眼里那部作品是有意为之,而这部作品却是含泪被迫。虽然在整体架构上确实是完整的环形,但细节方面实在难堪推敲。所以我也实在没法做出什么更完善,更详尽的分析——当然也有我自身没领悟力的原因,但更多的是这个故事撒包袱撒了一地,最后却只把最大的一个捡起来了。


世界观与时间线

世界观是这个作品被称赞最多的地方,配合上独特的系统,切实给人一种在时间激流中反复拼搏的感觉,可惜这个伪科学的理论基础实在是超出我理解能力太多。上来二话不说摆几个公式,当场给玩家一记下马威。可怜我还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努力了很久也没从里边看出个四五六来。其实架空科学作品里的理论,都是围绕着它本身的系统服务的,一定是这个系统在先,再用伪科学想办法把谎给说圆了。从这一点看倒不能说做的不好——让玩家放弃思考,也是圆谎的一种方式。

而本草履虫想破了脑袋,对本作品的科学架构理解也只有如下寥寥几点,不知道能不能帮助各位读者玩家更深一步的了解本作的世界观:

本作品中,处于核心位置的理念叫做“事象”,是一种因果关系的体现,在作品里被描述为遵守流体力学的一种物质。事象其实有一个能量值高低之分,而能量高的地方流向能量低的地方,就体现为因果,同时也代表着时间的流逝。简单来讲,事象流动所引发的一系列因果,在人类的眼里即视为时间的流逝。事象的基本单位在游戏中被叫做事象粒子,这个粒子的密度代表着因果被改变的难度,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必然事件发生的原因。

玩家手中持有的宝玉,则可以把自身固定在事象流动之中,从而实现从其他地方转移到特定时间点的功能,因为移动到特定的事象点就意味着这点之前的因果都已经固定,可以认为是同一时间,但不同的是玩家转移前自身的道具是可以保留的。更具体的原理似乎可以用波叠加来解释,我是没太看懂。转移时,因为一种叫“混沌修正”的理论,玩家的记忆是没法保留的。光丢记忆不丢东西这点我觉得不必深究,就像我上边所讲,一切为了系统。这个系统的运行方式需要玩家保留道具,而如果记忆也一起保留的话,无论是对游戏推进和道德考量都不是件好事。

牵涉到时间回溯,必然会有悖论产生。针对这点,游戏里的解释是:时间可逆,历史不可逆。意即每次回溯,往下发生的事都会是新的历史。而宝石的存在也保证了同一时间不会存在两个玩家,这点还是比较细腻。

如之前所说,事象粒子有密度之分,而事象有能量高低,这也是为什么玩家只能在这三天之内晃悠并且不能随心所欲的改变世界——能量不够。想要回溯更久的时间,或者创造更新的历史,就得有更大的能量,这就是异世界篇的主旨。大陆在运行8000年后坠毁,是一个密度极高的点,必须有极大的能量才能回避,而这股能量的反作用力,也会导致大陆穿越次元撞在8000年前的地球上,但这也比大陆和地球双双爆炸的可能性要好。

至于时间线,我直接扒了wiki上的图。本盗版侠不知道什么叫知识产权。



其实已经非常直观,甚至都不用我再费力做剧情解析了。图中没画的是最后主角和yuno同样到达了根源,纵观全局,获得人生的大和谐。

很惭愧,关于理论方面我就能说出这么多,往下就都是对游戏剧情本身的体会了。


剧情采撷

据校长所说,亲爸广大君做的是不老不死的研究。可信性有几分难以辨别,但从结果上来看,确实是在概念上的“长生不老”了。变成了思念体的老爸,大概也是能看到一部分全局的人物,所以才能在关键的时刻给主角托梦,让他顺利的拯救世界。坦白说,得知这一点的时候,我心里触动是很大的。一开始只以为这个色老头只是去异世界找老婆去,没想到竟然直接把自己身体给丢了,而原因,大概和abel差不太多,想得知这个世界的真理吧。与此同时还不忘引导自己儿子,可以说是共产主义精神的科学家了。本作中并没有所谓反馈玩家的视角,但是我私下里还是觉得,广大这个角色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电脑前你我的化身。

三代巫女的牺牲是剧情中的关键推进点。初代目以视力为代价换来了春哥上身,活了四百年之后只能自杀来解放灵魂。二代目放弃了语言为代价,可惜自己不是真正能救世界的那个人,无奈牺牲,把希望寄托在女儿身上。三代目女主角放弃了心灵(虽然特么一扭头就回复了,烘托赶工),踏上了不归之路,不知在狭缝中漂流了多久,终于碰上知晓一切的男主角,最后修成正果。看似简单的路,不知道是在多少次失败的引导之下才最终到达。

最喜欢的女角色其实是美月,遗憾的是恰恰是她被当做了粒子密度的实际表达。最心疼的女角色大概是昆昆。本来还以为关系这么摆烂不差个人兽,结果出场几分钟过劳死,全尸都没有留下。给你上柱香,新世界有你一份。

校长虽然是钦点头号反派,罪孽深重的愉快犯,最讨人嫌的角色反而是工头丰富君,可以说角色刻画相当到位了,听说土星版异世界还有戏份,祝你被一刀看死。不过话说回来,校长尚且死的那么快,你又能撑多久呢?


结语

说句不客气的话,对于这类游戏,我可以说是身经百战了。在玩这个游戏的途中,我屡次觉得这不是跟啥啥一个桥段么——而这正是它值得尊敬的地方,要知道,这是二十多年前的游戏,桥段一样全是别人借鉴它的。探索方面貌似自由度很高其实很拖节奏,平衡失调的剧情也让它没有成功穿越时空成为当代的神作,但是它的理念却熠熠生辉。若是那些继任者不那么出名,可能也不会有这么多人来吹捧它。20年代末的典型画风,到了现在还依旧传神。这种从未来归来的好评,在我看来,正是和它世界观一样最适合它的赞美。

#1 - 2017-10-10 02:44
(人生いろいろ)
牛逼
#2 - 2017-10-10 07:41
拜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