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7-22 13:06 /
    第一次写评论有点忐忑……其实补完漫画之后就联想到以前看到过的这个文学原型——单一神话(Monomyth),也叫作英雄之旅(Hero's journey)。具体是谁创立的记不太清了,不过将其发扬光大的还是Joseph Campbell,他于1949年出版的著作《千面英雄》(The Hero with a Thousand Faces)可以说引领了后50年神话文学领域原型批评的风向。虽然后继者发展了他的思想,但这里还是采用Campbell 在《千面英雄》提出的原始理论作为分析基础。
    言归正传。仔细分析下来,《来自深渊》这部作品可以说是单一神话的典型。通常的单一神话分为三幕:启程(Departure),启蒙/ 下降与启蒙(Initiation / Descent & Initiation),归程(Return)。漫画中许多情节与设定都贴切地反映了单一神话原型中的种种过程,下文的分析中,前两幕都主要根据已知的漫画情节展开,而第三幕则是根据单一神话反推漫画后续剧情发展。

第一幕 Departure       
    The call to adventure:漫画最开始就构建了一个平凡世界(Ordinary world),也就是巨穴镇奥斯;其中心的阿比斯则是未知世界(Unknown world),这两个设定构成了单一神话的基本矛盾。冒险的召唤,也即英雄由于某种动机从平凡世界前往未知世界,则构成了单一神话的起点。作品中的英雄自然是莉可,她的动机有二:①母亲写下的(存疑)的那句“在奈落之底等你” ②身为深渊造物而天成的对阿比斯的渴望。当然,雷格与娜娜奇也是作品中的英雄,但在单一神话的意义上不如莉可典型。
    Refusal of the call:单一神话中的英雄往往是不情愿的(Reluctant Hero),他们并不会因为前述动机就立刻踏上旅程,而是怀揣顾虑或遭遇阻挫,需要导师(Mentor)的排解才能成行。复活祭一章中,莉可在得知母亲的白笛被发现后陷入了迷惘,此时正是队长排解了她的顾虑,坚定了莉可潜入阿比斯的信念;同理,那多对莉可的阻挠也是“不情愿”的一环,二人最后的和解与告别也是由孤儿院的小伙伴们共同促成的,他们与队长类似,也起到了导师的作用。
    Supernatural aid:与导师相对,单一神话中的英雄们总会获得常识范围之外的助力。本作中,显然由雷格扮演了这个角色。如果不是雷格降临,莉可不可能这么快下到阿比斯身处。当然,莱莎的信与文件也是助力之一,其中的信息在第五层砂岩地带对战黎明卿时起到了关键作用;这部分情节可以与希腊戏剧中的机械降神(Deus Ex Machina)作对比,二者的共同点是其之于常识的不合理性和不可预测性,和我们一般提及的“神展开”有相似之处。
    Crossing the threshold:英雄正式从平凡世界踏入未知世界,也即单一神话中的首个阈限(Threshold)是值得大书特书的情节,作品中也对莉可和雷古首次踏入阿比斯深处着墨不少,这代表了一种作品风格的转换,事实上漫画也正是从二人启程的第一卷末尾开启了一去不返的黑暗风格。
    Belly of the whale:巨鲸之腹出典可能是圣经中先知约拿被海中大鱼吞噬的故事。在单一神话中,这个情节一般指英雄彻底与平凡世界的分离。巨鲸之腹和前一部分的区别在于,进入未知世界并不意味着切断联系——在旅程的开端,英雄可以选择反悔并回到平凡世界;而一旦超过某个极限,返回的代价(对当前的英雄而言)越来越大,英雄必须抛弃悔念而一味前行。漫画中提到“赤笛下降超过1350m进入第二层的话便不再会有救援队支援,因为与自杀行为无异”,这正是巨鲸之腹的典型体现,进一步讲,阿比斯内部那层阻断一切探测手段的力场(阿比斯的诅咒的正体)即巨鲸之腹。当然,漫画中还有许多小细节,例如在和泣尸鸟的缠斗中莉可的笔记本被毁,绝界行开始时一行人放出的报信气球被吃……它们无一不在切断一行人与平凡世界的联系,都可以与巨鲸之腹关联起来。

第二幕 Initiation
    The road of trials:在进入第二层后,莉可一行便遇到了无数试炼——泣尸鸟、穿弹兽、血口绳等等,这部分情节是不言自明的,同时也是故事的主要组成部分。试炼的重要之处在于表现英雄为了适应未知世界而做出的改变,这一点在雷格对泣尸鸟发射火葬炮和雷格忍下心来给莉可断臂的情节中都有精彩的表现。
    The meeting with the goddess:按照Campbell在千面英雄中的说法,女神(Goddess)是英雄在跨越一切考验后所遇见的一名女性。这类相遇往往带有婚姻与神秘(Mystical marriage)的主题,可以说是单一神话中最令人着迷的部分。漫画中尚未出现这类情节,但“女神”的特征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在深渊之底等待的莱莎。首先,性别是二者最显明的共同点;其次,幽冥(Nether)这一主题在神话文学中通常是生命的归宿或源泉,其终末与元初相结合的特性又满足了神秘的要求。唯一不足的是婚姻关系,我们不可能期望莉可和莱莎发生什么,但是雷格和莱莎呢?作者从漫画开始就不断暗示的雷格与莱莎的关系非同凡响,不动卿在二人离开监视基地时的叹息,雷格在第四层的墓园看到的过去映像都印证了这点;换一个角度讲,不论是娜娜奇登场还是42话中新出现的生骸公主,他们都加深了雷格身边的女性关系的复杂程度,这很可能是“女神”即将出现的先兆;另外,在雷格与女性角色的互动中往往有隐晦的性意味存在(波奇、闻鸡等等)。虽然在当下来看婚姻与交合并不等同,但在单一神话背景下婚姻作为一种契约还是具备一定生殖意味的,尤其对女性而言。总而言之,有关雷格与女性角色的描写既可说是作者的恶趣味,也可当成一种婚姻层面上的暗示。综合以上两点,作者接下来大概率要厘清雷格与诸位“女神”候选的关系,我们也有理由相信莱莎可能成为雷格的“女神”。
    Woman as temptress:女性作为诱惑。这种说法同样是建立在“即使对于最坚强的男性英雄,女性也是难以抗拒的诱惑”的观点上,足见单一神话中肉欲的重要性。事实上诱惑并不一定以女性和肉体为载体,任何通过虚妄的许诺(False Promise)来使旅程偏离常规甚至踏上返途(这是一般试炼所不具备的)的事件都是诱惑的一部分。不动卿显然是旅途中第一个诱惑,她告诉众人是莉可是死婴的事实与解咒笼的功效,又用一边倒的战斗让雷格明白自身的弱小,这一系列行为都在暗示莉可一行继续深入阿比斯所面临的危险,随之萌生的退却念头便可换来相对而虚伪的安逸幸福。从这个意义上讲,米蒂对于娜娜奇而言也是一种诱惑——米蒂与娜娜奇之间深刻的羁绊导致娜娜奇对米蒂负罪感与责任感,但这份感情是虚妄的。首先,错不在娜娜奇;其次,就米蒂的当时的状态而言,娜娜奇是否照顾米蒂已不再会影响米蒂的生命轨迹。从诱惑的层面分析,她只是通过背负虚妄的负罪感和责任感,让自己的心思被“照顾米蒂”充满,以此减轻“亲友化为生骸,帮助黎明卿制作弹药匣”等难以接受的残酷现实所招致的痛苦与重压。若要加入英雄的队伍(莉可与雷格),娜娜奇必须斩断这份诱惑。虽然雷格一度帮助她完成了该目标,但42话结尾出现的疑似米蒂的生物又将娜娜奇至于诱惑之下,这也是今后剧情的一大看点。
    Atonement with the father & Apotheosis:单一神话中的英雄在旅途中与一位强势到足以掌控生死,并且在血缘上有父亲身份的男性角色(Father)进行调和(Atonement)。调和结束后,英雄往往会获得全新的认识与能力,得以面对更艰巨的挑战,此即成圣(Apotheosis)。这基本概括了黎明卿的情节。“调和”指英雄与父亲合一的过程,或是理解其思绪,或是继承其价值,或者将其超越。这里需要提到黎明卿的“女儿们”:她们接受了黎明卿给予的爱,又将这份爱以弹药匣的形式返还,黎明卿装备这些弹药匣让“自己身上的痛苦流入女儿的身上”,二者之间产生精神上的共鸣;类似地,因为电力过度而暴走的雷格得以在和黎明卿类似的精神状态下与其对峙。在上述过程中,“女儿们”和雷格在精神层面上扮演了理解者的角色(或自愿或强制)。普路修卡则不同,她从黎明卿那里获得了更多的爱,即使见识了弹药匣的真相以及被控制的祈手如废人一般的末路后,依然亲口说出“会给爸爸特殊对待”——她继承了父亲对阿比斯未来的憧憬,希望与父亲一同见证“黎明”的到来。然而这份继承却因为莉可一行到来而动摇,普路修卡开始认识到了更广阔的世界,开始与莉可发生调和并继承其价值。但她没有强大的动机,不知道如何处理两份看似水火不容的价值,只能用“想和大家一起旅行”这样模糊的话语表达自己的愿望,终究没能完成对父亲的超越。最后轮到英雄出场时一切明了:继承了黎明卿与莉可价值的普路修卡肉身化为白笛,帮助莉可成圣;而在莉可戴上白笛的瞬间,她不仅在字面意义上与黎明卿爱的产物调和为一,自己的价值、黎明卿的价值、普路修卡的价值三者还借由“绝界行”这一动机变得互相兼容,进而完成对黎明卿的超越。
    The ultimate boon:英雄在旅途的末尾期望何种赏赐(Boon)?死亡或者遗憾通常是英雄的主要忧惧,因此旅途的赏赐会是灵药或圣杯(Elixir & Grail)。然而在《来自深渊》中,我们对于英雄的忧惧几乎一无所知,这是所有分析中最薄弱的一环。按照目前的漫画进度来看已有不少相关的伏线:①黎明卿口中的2000年轮回 + “祈祷骸骨”的存在 + 小孩在生日当天死去的怪象,这些都暗示了阿比斯周边居民的危机;②遗物图鉴中提到越是深处发掘出的遗物,其形状越接近球形,在符号学意义上是完满与绝对的象征;③所有遗物的功能都与保存生命相关。不过阿比斯之底发生了何种异变,这些异变造成的忧惧与旅途终点的联系仍是未知。

第三幕 Return       
    我对要不要写这部分内容很犹豫——因为漫画的连载尚未结束,没有人保证作者会继续按照单一神话的原型编排故事(即便是按照单一神话来编排,故事也刚刚进行完第二幕的调和场景),很可能我在这里写了一堆结果被作者两三个分镜全推翻了。所以大家要看的话也就当拓宽思路、开开脑洞就好。当然出发点还是根据已有的漫画剧情。
    Refusal of the return: 单一神话中的英雄在获取最终赏赐后存在一种趋势,即沉浸在达成目标的喜悦或享受赏赐的极乐(Ecstasy)之中,以至于不愿返回平凡世界将之与众人分享。这并非客观上的阻碍,而是英雄自我的选择;且做出不同选择的英雄,其神话故事轨迹也大相径庭,因而被称为单一神话中的第二个阈限。写道这里可能已经有人明白我想说什么了……如果莉可是当代的英雄的话,莱莎与其他进行绝界行的白笛便是前代的英雄。前代英雄所经历的探窟历程是不是单一神话?他们消失在深渊之底,真的是由于阿比斯的诅咒才不能返回吗?至今为止,作者所塑造的阿比斯一直是越到深处越险恶的未知世界,但事实有没有可能恰恰相反?漫画中有两处这样的情节:①下降越深,人对时间的感知就越混乱,我们不妨将其考虑为“桃源一日世上千年”一类的情形;② 作者暗示过第六层的生骸村落之中的居民们都曾是探险家,化作生骸后其形态反映了生前的欲望,然而意志坚定的白笛们又怎会在绝界行开端就变得如此颓废?。因此我们不妨考虑这样一个plot twist——克服万难、成功到达深渊底部的白笛们获得了永恒的时间,可是因为时间流逝的错乱,他们在亘古的岁月中渐渐由于空虚而屈服于自己的本初欲望,最终化作生骸,并经由某种超自然力量集中在生骸村落中。这样又如何呢?
    The magic flight:有时英雄的赏赐不是通过和平或正当的手段获得,因此为了避免宝藏主人的嫉妒与追捕,英雄通常需要魔法飞行(The magic flight)来躲避追击;由于魔法飞行不是单一神话的必须要素,且目前剧情中与其有关联的部分并不明显,这里暂且跳过。如果一定要考虑这样的桥段的话,那就是雷格为莱莎提供了魔法飞行。
    Rescue from without:获得赏赐的英雄会面临抉择,不愿返回的英雄我们已经分析过,这里就来分析愿意返回的英雄。我们还是考虑莱莎的情况,按照不动卿对莱莎性格的回忆来看,她不会是弃莉可于不顾的性格,因此其他条件正常的前提下她应该是愿意返回的英雄。正如启程部分需要超自然的助力(Supernatural Aid)一般,归程——尤其是英雄和其赏赐从未知世界返回平凡世界的过程——同样需要协助。漫画中莱莎的文件与白笛是在第四层的花园发现的。假若赏赐不能给予她穿过亡骸之海的能力,那么这些物品就不会是她本人留下的,而极有可能是雷格代替她放在那里的。且不论雷格这样做动机为何,这样的行为确实让莱莎重新回归了平凡世界,而不仅仅化作一个缥缈的深渊传说。在此情节中,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拯救(Rescue)的意义不仅是生理意义上的存续,更是社会意义上的存续。举例来说,莱莎本人生存与否虽然仍不明朗,但在歼灭卿之名已经通过复活祭上的政治宣传(propaganda)广为传播,激励体制内各阶层(当然包括孤儿院的孩子们)加入新一轮的探窟狂潮。如果每一位白笛在返途中都能得到这样的援助,奥斯由此得到的收益将不可估量,这也是雷格作为奈落至宝的潜在价值。
    The crossing of the return threshold & Master of two worlds & Freedom to live:回归平凡世界的英雄们若能克服重新适应平凡世界带来的冲击(这是单一神话的第三个阈限),并将自己从未知世界带回的赏赐或认识分享给众人,且最终达到物质与精神内在与外在世界的精通(Master of two worlds),那么就可认为英雄成功完成了本次单一神话的旅程,进入了自由生活(Freedom to live),这也是单一神话的最后的阈限。他将不再背负种种责任与契约,不再为过去而悔恨或是为将来而忧虑,而是活在当下直到下一次冒险的召唤来临。然而完满通过最后两个阈限英雄并不多,以俄狄浦斯王为例,他虽然历经考验回到底比斯称王(通过第三阈限),却不能面对自己杀父娶母的现实,最终弄瞎双眼并自我放逐(困于第四阈限)。俄狄浦斯王的故事与《来自深渊》并无太大关联,这里引用只是想说明部分单一神话潜在的悲剧性。(潜台词:我不认为漫画会有一个完满的结局)

    至此,利用单一神话原型对《来自深渊》的分析告一段落。这当然只是对故事的一种可能的解读,当你套用单一神话原型对故事中其他细节进行分析时,极有可能会讲不通。不过没关系,原型批评的初衷并不是创造一个严丝合缝的范式,而是希望我们在阅读故事时能透过文字本身体味不同文化、不同风格的创作者之间共通的表达与诉求,进而窥见千百年来神话故事仍旧牢牢抓住我们心神的本源所在。
Tags: 动画
#1 - 2017-7-22 13:46
(噜啦啦)
记得动物朋友有类似的分析
#1-1 - 2017-7-22 20:21
secretgarnet
那篇写得非常精彩,作者(和翻译者)不只是文学素养好,还对符号学研究很多。
#2 - 2017-7-22 21:00
(你知道,阿基米德定律吗)
写的真好,好多都是一起没有听过的新知识,但一点也不晦涩难懂。这篇文章应该足够让我对该作品的理解更深入一个层次了。
#2-1 - 2017-7-23 00:35
secretgarnet
谢谢!其实也是看到有人用克苏鲁神话来比喻来自深渊的故事之后才真正考虑动笔写这么一篇。如果还没看过原作的话还是建议看完tv版再看,tv这次真的做的很棒。
#2-2 - 2017-7-24 01:37
海月的虚空 秋凉的时鸟
secretgarnet 说: 谢谢!其实也是看到有人用克苏鲁神话来比喻来自深渊的故事之后才真正考虑动笔写这么一篇。如果还没看过原作的话还是建议看完tv版再看,tv这次真的做的很棒。
我是非原作党,一开始这部番甚至不在我的预定补番目标内,但在看本季新番简介时有弹幕表示这部番剧情和画风反差很大,出于好奇才追番的。尽管如此这部番仍然不在我的第一期待阵容里。所以第一话上线时我仅仅抱着一看的心情去观看,但给我的感觉却非常惊艳。为了证明不是我一个人的一厢情愿,我将这部番安利给我的朋友,也收到了极高的评价,这时我才开始真正重视起这部作品来。而它也确实没让我失望,第一集的日出,第二集队长关于过去的回忆,第三集莉可离别时的哭颜和最后的旁白,都是非常有触动的点。现在我唯一担心的是之后当剧情由现在的欢快治愈为主转向黑深残为主时,是否会出现为虐而虐的都合或是转变上的突兀,一旦解决了这个问题,这部作品完全可以成为本年度的最佳。
#2-3 - 2017-7-24 20:07
secretgarnet
海月的虚空 秋凉的时鸟 说: 我是非原作党,一开始这部番甚至不在我的预定补番目标内,但在看本季新番简介时有弹幕表示这部番剧情和画风反差很大,出于好奇才追番的。尽管如此这部番仍然不在我的第一期待阵容里。所以第一话上线时我仅仅抱着一看...
同意,后半部分的处理很关键。不过按照前三集的制作水平来看,tv整体表现应该不会令人失望。
#3 - 2017-7-23 21:16
(((゚Д゚;)))故事有…有这么复杂吗
才看完三集动画,一翻到这个长分析超忍不住去看原作了
#3-1 - 2017-7-24 20:02
secretgarnet
漫画还挺……引人入胜的吧(bgm38)
#4 - 2017-7-25 09:26
“所有遗物的功能都与保存生命相关”貌似还真有这个倾向,mark一下,感谢作者提供新的思路。
#5 - 2017-8-12 10:23
(黄泉路上无老少)
透彻
#6 - 2017-8-13 18:47
BGM有没有打赏或者推荐的按钮...xk
#7 - 2017-9-19 12:20
我敢100%确定,故事是有return的,因为伏笔太明确了……就是那个遗物“绝对无法切断的线”,来自米陶诺斯神话,英雄用它绑在身上进入迷宫,就不会迷路可以顺着线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