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5-7 21:13 /
在C+C中有提到过一个观点 如果承受了过度的来自他者的压力,可能产生的过激反应会偏向两个极端——攻击、或者恐惧。
我觉得以这个观点来分的话 虽然显示出攻击性很强的太一 反倒是属于后者的。攻击和恐惧 换个说法我觉得可以代表为 孤傲、蔑视他人与自卑、自我厌恶。间宫卓司是明显的愤世嫉俗、破坏冲动,而黑须太一是自我抑制、自我厌恶。前者引导出的结果是如舍身攻击般的 可以说是大规模谋杀,这可以说得上是最强的攻击性 也令我着迷。而后者则是对自己在绝境形成的扭曲的“生存本能”的无止境的厌恶与抑制 最终引导出将自己永久囚禁的结果,这结果甚至可以说是自卑者的圣域 同样对我具有莫大的吸引力。

这两者具有一个、也可以说是多个共通点,那就是孤独 但不甘于孤独。两者都在一定程度上渴望孤独 同时一定程度上各自设计了“排解孤独”的手段。
间宫卓司一方是通过制造出了多个形式上的存在,一人就可以完成人际交流,甚至代替了实际存在的人,如此尽力的排斥与现实的交流。
而黑须太一则是通过“与他人拥有过深刻的羁绊” 产生回忆,并在其最完美的形态下 将其cut下来,这样便不会变质 便可以作为永久的精神食粮。

虽然都到第三段了 不过我为什么要把这两作放到一起说?因为两作都给了我最高级的孤独,但却是完全不同的风味。这样来说吧,枕(ケロQ)还是那个枕(ケロQ),田中罗密欧还是那个田中罗密欧。
枕团队就是这样,写的文本有让人陷进去的特质,特别是前两天刚刚通的 向日葵的教会,实在是太过耀眼 全线打通之后无数遍再次打开 随缘的看几个片段与情节,说实话有禁断症状的表现。陷得太深 那种氛围过于吸引人 全通之后带来的是莫大的空虚、禁断症状。
素晴日也是这样 处处体现出的梦幻缥缈(有时是极度狂气)的氛围、唯美的辞藻、哲理性的话语和恰到好处的BGM,以及各角色强烈的个性与行为美学,各个方面都体现出作者对美学的执着追求,一旦陶醉其中那便是完美的享受,就像是品味一杯陈年的红酒,每一抿都能感受到其中弥漫的作者想要表达出的美。
在素晴日里的孤独亦是一种美学,不免有种自我陶醉之意。沉醉其中、满足其中,拥有着希望减少与他人的羁绊 这样的愿望。“持ち物は少なめに”,这句话多多少少体现出这样的意思,有一种强烈的洒脱感。看客大抵也会对此心旷神怡,一定程度上还是对情绪有好处的东西。

接下来如果说枕系游戏是美学的红酒,那田中罗密欧毫无疑问就是一口无比苦涩的药物。C+C这游戏带来的最终结局的接近无奈的感受,以及一些事实,一些反映社会的东西,以及那缺少美感的,带有无奈口气的戏谑文笔,总是能给人带来一些对现实的反思。这反思是好的是坏的,嗯···因人而异吧。但是罗密欧这销量毒药的实力我是确确实实的体会到了,因为 再怎么说,他的剧本绝不是让你读了会有一个好心情的东西。他的剧作能力我给予极高的评价,可以说高于sca自,也不比老虚逊色,但是他的戏谑式文笔,虽然有引人发笑的段子,但是不得不说 并不是什么有美感的文笔,与sca自不同。再加上露骨的阴暗故事,不可能有什么好心情的啦,虽然水平很高。
接下来继续回归正题本作C+C,与间宫卓司那种能让人产生高大错觉的人不同,主角黑须太一是一个有着淫猥一面与强烈自卑情结的人,引用知乎评价“一个性欲多到要从毛孔喷出来的人”。并且黑须太一厌恶着这样的自己。玩家把自己代入主人公时,行为充满美学与“正义感”的间宫卓司,和这样卑猥 自我矛盾 想要并且真的把自己囚禁起来的黑须太一,那边会感受更好不必多言。所以这游戏打一开始就不是一个能让玩家感到心情舒畅的游戏。
再加上能与现实联系起来的要素,比如在送走所有人之后,黑须太一读着从书店搞来的漫画,自言自语道那本漫画太热闹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有点心伤。这不就是打完galgame的loser玩家(我)的真实感受吗。虚拟的作品里越是欢闹,自己就越是感受到自己的孤独,只会是折磨自己。
还有就是 世界的创造者(?)是母亲这一点。如果有幸拥有一位温柔的母亲,那么一定能理解在外疲于人际关系后 回到老家和家人、和母亲之间的温馨,十分可贵,十分真实,让人不禁反思、感动。
最后还有一点就是 背叛、曜子的背叛。这是将男主的自卑与阴暗面纯化升华的原点。这是黑须太一最“丑陋”的一面。众所周知太一这个人其实相貌不算差,但其自认丑陋的一点也是体现出无限自卑的一点。在素晴日里,三主角哪个人都没有拥有如此强的自卑,尤其是通读《西哈诺·德·贝热拉克》的水上由岐,是和自卑完全无缘的存在。反倒C+C的黑须太一则是最符合这“丑男的单相思的故事”,这一条件的。为了生存,不,是为了帮助支仓曜子的复仇与生存,展现出了最“丑陋”的一面,本来 一心同体的约定,却那么轻易地。“丑男”被单相思的对象“拒绝”了。即使如此还是说出了“即使你那时候不跟我做这种约定,仅仅把我利用完就扔掉,我也会喜欢上你吧。”这样的话。这里玩家若是真的有过告白被拒绝很惨的经历的话,恐怕伤害是不小的吧。即使没有我觉得也一定程度上能理解,这种 如此高等的羁绊,被背叛的绝望。

最终来说,我觉得素晴日的孤独,是孤独的美学、与陶醉于孤独。
C+C的孤独是来自深邃的绝望,无奈的如深渊一般的孤独,外加自卑。














PS.玩了玩这作果然出现了很多熟悉的辞藻,比如男主送走所有人以后抓狂的时候吼的“我杀了好多人”、“好不容易才成为人类(homo sapiens)的”。以及男主独自循环的那种 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无论如何都有天王寺瑚太朗的范儿。我怀疑当年罗密欧就想写罚抄这样的剧本,后来被制作方妥协了(在自传里看到过他讲制作方以超能力背景不受欢迎为由退他稿子的逸闻)。所以这玩意一定程度上可以算是罚抄前身?
Tags: 游戏
#1 - 2017-5-7 21:26
(灵车漂移)
顺带一提我昨天下午起的床将近30小时一日(?)烧把这个游戏打透了,这游戏真的是良药,我对向日葵教会的禁断症状已经基本好了。
果然loser死宅是不能忘记孤独的,一旦陷进那愉快的气氛,就算有一瞬忘记孤独的味道,之后的回味就越是痛苦。不过恐怕就我个人来说向日葵教会这个级别的深陷恐怕很难有了吧(笑)
小时候在自然环境丰裕的地方天天抓虫子逮蛤蟆蝌蚪还拿去吓唬女孩子,这样的童年回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实在是过于耀眼,回忆起来就越是悲伤。
#2 - 2017-10-16 16:15
(灵车漂移)
亚里士多德好像还讲过
一个独立生活的人,不是野兽就是上帝。
我觉得可能这就是死宅吧。
#3 - 2018-6-18 1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