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2-9 17:17 /
AZ之所以正式成为我最讨厌的动画没有之一,是因为从没有其他任何一部动画能做到让我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我几次逼迫自己要把它看完但最终还是在7集后放弃了,我的大脑从机能上实在无法承受更多的伤害。于是我想写几篇日志尽量客观地说说我讨厌AZ的各种原因。

第一集对于一部有种种科幻设定的动画非常重要,它不但要创造出一个独特有趣的虚幻世界并快速将观众带入其中,同时还要让观众对故事的主要人物有初步的了解。而AZ在这两方面可以说完全失败,于是在这篇日志中,作为对比,我不得不委屈一下最终流放,一部在设定和故事类型上有相似之处,但从演出,叙述,导演手法都完爆AZ的动画,看看两个第一集的差距。

成功刻画出一个虚拟世界是所有虚构作品的基础,无论是文学还是影视都一样,而动画的魅力在于它能最准确直观地将作者脑中创造出的世界展示给观众 。但能够吸引观众的应该是一个‘真实’的世界,真实并不是说它该贴近现实,它可以是2017年的东京秋叶原,也可以是3XXX年的某个未知的星球,但他必需要让观众体会到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中是怎样的感觉,而要做到这点,既要用有特点的环境或建筑展示出世界的种种细节,也要利用故事中人物的表现和行为让观众从他们的角度看到并感受这个世界,和他们产生共鸣。比如如果故事发生在一个RPG网游中,那么它的每个画面,每个建筑,每个场所的所有细节都需要看起来并感受起来像是一个游戏世界,这个世界中人们做什么,吃什么,用什么,日常是什么样,甚至在镜头之外时他们会干什么都应该能让观众体会到。最终流放的第一集在建立这样一个‘真实’的虚幻世界方面就做得十分出色:

首先,为了显示最终流放开场的一分钟是如何在没有任何旁白或类似的对话的情况下完全用画面吸引住观众并介绍故事的设定和人物,我想最好的方法就是一帧一帧地过一遍这期间的每一个画面:

最先出现的是一片电闪雷鸣的大风暴,镜头缓慢地逆着风向推进让风暴显得更猛烈,随后在风暴中出现一架造型独特的巨大的飞舰,烟囱中冒的白烟表示它的动力很可能来自蒸汽机,而蒸汽机正是这个世界的核心设定,我们同时看到舰体上有很多炮孔,这意味着这应该是一艘战舰,并暗示了战争的存在。

紧接着镜头切换到舰桥上,一个女人收到了关于风暴流速的报道。注意到这个女人和旁边男人的制服虽然款式不同但明显来自同一套设计,由此可以猜到这艘飞舰上大概是某种军队。而女人的站姿,眼镜,发型都表示出她一丝不苟的性格。

镜头快速转向女人说话的对象,一个看上去像舰长的男人,紧接着又切到了刚才提到的‘先锋艇’在狂风中乱舞的画面,虽然还看不清它的具体样貌,但仅是看到轮廓,它的设计就已经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镜头再次回到舰桥上的女人,她下令让先锋艇回来,随后我们终于见到了他下令的对象,先锋艇驾驶员塔琪安娜, 镜头在照到塔琪安娜时不停地在晃动,增加了现场感并突出风暴的恶劣,在这样的风暴中飞行足以证明她高超的驾驶技术,而她的眼神和语气都透露着坚定不服输的性格。

苏菲亚本想拒绝塔琪安娜的请求,而舰长终于第一次开口并说让她试试,塔琪安娜说了声‘了解’再次冲进风暴中。这简单的场景再次让我们看到了苏菲亚的严谨和保守,相对的,舰长对部下的信任显示出它的沉着和大胆。

以上整个过程还不到一分钟,而即便是之前对这片一无所知的观众也在这很短的时间内了解到了有关这个世界的核心设定,并立刻被舰艇独特的设计吸引,而更难得的是在见到了三位重要角色的同时,仅从他们极为简短的行为和对话我们就大概了解了他们的身份,能力,甚至是性格。

接下来的两分钟时间,是塔琪安娜发现敌人舰队,主舰向敌人开火并歼灭全部敌人,回收塔琪安娜先锋艇,脱离‘大风暴区’等一系列紧张快速的战斗戏(即便是比AZ早十年的作品,最终流放的CGI战斗场景也比AZ出色太多,由于不是这篇日志的重点,就暂时不说了)。而观众在过了眼瘾的同时,不但体验到了这艘战舰的强大,船员的默契和丰富的经验,并也掌握了关于这个世界的种种信息:蒸汽机,舰艇,大风暴区,战争。。。值得注意的是,在流畅地向观众提供如此多信息的这三分钟内,除了通讯员汇报天气情况和舰桥发号施令外,几乎没有任何对话,所有的信息都是由画面中正在发生的事件表现出来。另外‘大风暴区’内昏暗的颜色和外面湛蓝的天空形成鲜明的对比,进一步加强了‘大风暴区’凶险的存在感,这对于后面的剧情十分重要。

在看到战舰在天空中出现之后,镜头离开战舰,切到一片颜色暗淡的多的天空,随着镜头下降,一片云雾弥漫的荒山野岭出现在眼前,而当镜头再一次推进,我们才发现看似渺无人烟的荒山中其实有人类社会的存在。无论昏暗的颜色,云雾,还是山脉都给这个‘城市’的出现增加了意外性,比起‘城市’直接出现更能对观众产生一种冲击力。

接下来我们终于看到了这个‘城市’的具体样貌:灰暗,肮脏,简陋,伴有一种浓重的工业革命时期的风格,完美配合了之前看到的以蒸汽为动力的舰艇。

以上的几个景象不仅又让人印象深刻的突出特点,而且准确地传达出作者想要让观众对这个世界产生的印象,这就是到位的环境描绘。

镜头终于给到了主人公克劳士和拉薇看起来像工作间似的简陋的家和他们的先锋艇。克劳士正在对他的先锋艇进行某种作业,注意就连他用的工具也是由蒸汽作为动力的,这是个不错的细节。

接下来的半分钟是这集中我最喜欢的场景之一,拉薇从这个像是厨房的房间一角的水井中打水并储存起来, 接着转身向屏幕左边移动的过程中将水壶放到炉子上,镜头随着拉薇的目光移动到桌上的存钱罐,在凝视了两秒后拉薇忽然开始发飙,一边抱怨由于战争导致物价上涨买不起加速零件,一边疯狂的切肉片。

这简单的场景蕴含了巨大的信息量,它首先明确了战争的存在,而各种各样的存水工具让人怀疑这是一个缺水的地方,拉薇的抱怨,存钱罐,以及被挂起来晾干用于长期保存的肉和面包都暗示着她和克劳士生活简陋,克劳士对先锋艇的维护和拉薇提到要买零件都表示他们对于驾驶先锋艇并不陌生。与此同时,拉薇火爆的性格也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而所有这些信息都是自然地由女主的日常生活表现出来。另外,在这半分钟内,动画总共用6个不同的角度给我们展示了这个厨房,而这些镜头都被拉薇的移动或某个参照物串联起来(木桶,水壶,存钱罐),形成一种强大的空间感,让观众感觉自己就在这个房间里。

在这里我还想特别提一下动画中人物穿着的设计,无论是之前银之战舰中的有个性却不失严肃的各种制服,还是克劳士和拉薇肥大的裤子和工作服似的外套,在这些设计虽然各有特色,却又有很不错的整体性,颜色和款式都能很自然地的融入了周围环境之中,而且又和动画中各种舰艇的设计很搭配。而最让我欣赏的是不管舰艇还是服装,在设计中都有大量经过仔细斟酌的细节,我在搜索图片时发现了几张展示这些细节的人设图,从肩章图案的含义,到裤子上不同大小的口袋的作用,甚至还有手套和各种靴子的底纹,我们都明显看出这些设计中被投入的精力,虽然不留意的话,这些都很容易被忽略,但正是这一点一滴细小的环节才让这个世界完整真实起来。

之后随着一阵锣声,我们看到了这个在断崖上人工搭建的平台,随着镜头沿着山谷越拉越远,锣声越来越小,回音越来越强,这再一次带来了空间感。而且即便观众暂时还不知道崖壁上的各种牌子是什么,这个地标式的场所已经深深刻在我们脑中。

在克劳士和拉薇驾先锋艇驶向敲锣的地方时,我们第一次看到了这个有几十甚至上百个各种各样的先锋艇齐飞的场景,这说明先锋艇在这个世界中是很普遍的交通工具。而注意到后面的背景,很明显是从另一个角度拍摄的之前城市全景的一部分,再加上一系列飞行画面中强烈的从右向左的方向感,我们可以明确地感受出到现在为止出现的所有场所和建筑,它们都不是一个个单一的个体,而是这整个世界的一部分,而动画用这些非常聪明的镜头和拍摄手段将作者脑中创造的世界模型生动地展现出来。

当我看到主人公在那些牌子中寻找任务并在断崖那里领取委托书的整个过程后,我才真正确定这是我看过的在构建并展示一个虚拟世界方面做得最出色的动画之一:仅仅半集不到,这个世界中人们的生活方式,工作方式,交通方式都被生动的展示出来,而所有相关的细节都明显经过了深思熟虑。舰艇的设计,城市的样貌,人物的穿着和使用的工具等等,不但看起来新颖有趣,更重要的是这个世界中的一切都严谨而完美地配合着它类似蒸汽时代的设定。最难得的是,在介绍展示这种种信息的过程中,没有任何单纯为了阐述设定而存在的对话,因为所有需要传达的信息都已经被聪明地用画面呈现出来,而且没有一个场景是不必要的。

动画的后半集也有许多类似的亮点,比如拉薇在看到一栋豪宅前纯净的喷泉时表现出的惊喜和好奇让我们更深刻地体会到这个世界中水源的重要性以及贫富的差距,而这也成为影响故事发展的一个重要细节。另外还有用由点到面的方式描述正在发生的战争时也有很多巧妙之处,这些细节只要稍留心看就能抓住,我就不多废话了。

于是,这也意味着终于到了向AZ开炮的时候了!

与最终流放的第一集相比,AZ的第一集简直就是一堂无聊又枯燥的历史课,而讽刺的是,如果这片能让我了解点历史也就算了,但这是一个虚构的世界,这个世界的历史根本就是假的,观众凭什么要浪费时间听他讲一些根本不存在的无聊历史?

如果没看过AZ,我都不敢相信一集23分多钟的动画居然能有整整15分钟都是不同的人在用很不自然的对话向观众阐述动画的设定,‘不自然’说白了就是剧中人物的对话内容明显是对方已经知道的信息,而这样的对话之所以存在,是一种既无聊又懒惰的像观众进行说明的方式。我前面说过,成功构建一个虚拟世界很重要的一点是要让观众通过人物感受到这个世界,但这些纯粹为了阐述信息的对话显得很突兀,明显不该在正常对话中出现,从而立刻让人物显得很不真实,难以让观众产生共鸣。

再来就是这些废话发生的场所,毫无特点!既没有我之前提到的的空间感,也完全没能映射出这个世界的特征:
哇!一个除了大以外毫无特点的房间
哇!一个除了可以摊鸡蛋以外毫无特点的厨房
哇!公共汽车的最后一排
哇!毫无特点的酒吧
哇!电梯

另外在服装设计方面,AZ中大部分都是普通无聊的制服,细节上也远不如最终流放做得到位,虽然有一些还算漂亮的设计,但由于动画在构建世界方面做得太糟糕,所以有些衣服和设定显得不太搭配

我们接下来具体看看几个烂到发霉的场景

如果看过之前提到的最终流放中的厨房那一段,那AZ的厨房场景和它的差距就显而易见了。首先,AZ中的厨房完全没有最终流放中的空间感,而更像是舞台剧中临时搭的一个简陋的背景,说起来这个比喻几乎适用于AZ第一集的大部分场景,每个场所看起来都像是毫无特点的二维背景,这怎么可能让观众对这个世界产生兴趣。回到AZ的厨房,这个场景最大的问题就是它的存在没有任何意义,如果将这段内容删去,完全不会对剧情有任何影响。我们从中了解的只有男主喜欢鸡蛋,和她姐姐爱睡懒觉,而就连他是男主我也是从百度上知道的,不然看过这段,比起男主,这个毫无表情的无聊角色无论从外貌设计还是性格都更像是活不过三集的路人丙。

接下来说说这段差点让我半集就弃番的公交车场景。一上来就是一大段让我都懒得去读字幕的设定说明,配上几张像是从某些天文杂志和红警游戏中抄来的图片,刚看到这些我还以为这是一段旁白,而当这段废话快结束是我才意识到这居然是男主的两个同学正将用智能手机中的文章朗读给观众听。。。然而这两个人朗读的信息对于生活在这个世界中的人应该十分基本,很明显是有点常识的人都已经了解的事实,这两个人却表现出好像是第一次看到这段文字,这根本不和逻辑,另外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上学途中,她们恰好在这天读这段文字本身也很不自然。

说实话,比起这些'给观众上课'式的对话,我宁可一部动画用旁白来介绍它的设定或讲述一些需要观众掌握的信息,因为这样的话,至少剧中人物的对话能够不受影响,听上去更像是真实的对话。银英就是大量使用旁白的很好的例子,不过银英旁白的内容要比AZ有趣得多就是了。

接下来在男主上车后,公车很快进入一个昏暗的隧道,到这里我忽然发现,这集动画好像一直在用各种方式避免向观众展示这座城市的样貌,几乎所有场景都发生在室内,要不就是让人物的脸占据整个画面,挡住所有的背景,而好不容易有机会通过公交车更多地看到外面的世界,作者不是让车驶进隧道,就是将镜头从车窗外照向车内,就好像作者也明白自己并不懂得如何用设计出有特点的环境和建筑让这个世界丰富起来,于是干脆想办法逃避这些。。。

而接下来的一幕更让我确信了这一点:汽车驶出隧道,男主看向窗外,而他旁边的同学开始描述并解释起窗外的景色,而整个过程中居然没有任何一个镜头真正给到他们在谈论的画面,一个都没有!WHY??我真的觉得连导演都已经放弃这片了。。。哦,另外,这条路难道不是这些人每天上学的必经之路吗?为什么他们还会对已经看惯了的景色感到新鲜好奇?答案当然还是为了给观众灌输更多有关这个世界的无聊‘知识’。

这之后那个酒鬼军官在酒吧里莫名其妙地自言自语这个世界的战争史,以及在电梯里那个萝莉所答非所问地讲了一堆她旁边的公主早就掌握的事实,这两个场景同样都生硬到可笑,这些人为了给观众当旁白,也真是够任性的。。。

我本来还想再多说说两个第一集有关介绍人物方面的差距,不过这篇日志已经够长的了,所以这部分就放到下一篇日志再说吧!

p.s. 忽然发现AZ的截图没有字幕,找到带字幕的截图会重新修改一下的。
Tags: 动画
#1 - 2017-2-9 21:23
(押井守大洪水学研究者)
你怎么评价fz?fz也是第一集用了四十分钟拍大家画圆环套圆环讲解世界观,也是摄像机怼角色脸没有一卡出现前三次圣杯战争的实景…

我觉得这是老虚本子的一个特点。老虚喜欢写暴风雨前夜,写偶然性的必然性,写世界由稳定堕入失衡的瞬间破碎,写命运降临之时角色的彷徨、欣喜和恐惧。因此,老虚会故意第一集中把地火战争、圣杯战争拍成言谈中的战争,用漠不相关的画面为讨论增添虚假感。这是老虚营造的假想和平,是短暂的幸福时刻,是为残酷准备的先抑后扬。

fz第一集里,肯尼斯把圣杯战争当作魔道名门的个人秀,王妃跑去日本只是想在时钟塔里挣面子,时辰自以为计划通。他们以为自己能够掌控魔道、掌控命运,零点到来,迎接他们的却是黑杯地狱。同样的,az中伊奈帆们把地火战争视作谈资,火星第一公主以为握握手就能世界和平。这是尚未长大的孩子们的梦,等待他们的只有轨道骑士的反叛和入侵…
#1-1 - 2017-2-9 22:57
阿拉漫
好巧,我在写日志的时候刚好也想到FZ那段时辰和另一个老头围着言峰绮礼转圈讲故事的画面,但FZ比AZ强在至少这些对话中聆听的一方通常对于对话中的信息事前并不了解,所以向这些人介绍世界观的同时也是在向观众介绍。另外FZ是一个前传,大多观众对于圣杯战争的世界都已经有所了解,但它又不能完全不对设定作任何介绍,于是与其一点点向观众展示一个他们已经熟悉的世界,还不如弄个像纪录片式的前提回顾。

另外FZ第一集能很快让观众对人物感兴趣也让这集显得不那么无聊,每个人都有明确的目标或突出的个性,比起AZ中男主和同伴们是被卷入故事中,这些人都积极的用自己的方式参与进来,于是他们在这集中的表现立刻能引起观众的兴趣。(我当然不是说AZ这种‘被卷入’的故事本身不好,只是这样的人物不能马上吸引观众,导致AZ第一集剧情和人物两方面都显得无聊,这样的开篇对整部动画的伤害就大了)

我对AZ残酷战争的世界本身没有意见(虽然地火战争本身也槽点颇多),但它对于这个世界观的介绍方式是让我难以接受的地方
#1-2 - 2017-2-9 23:27
秘则为花
阿拉漫 说: 好巧,我在写日志的时候刚好也想到FZ那段时辰和另一个老头围着言峰绮礼转圈讲故事的画面,但FZ比AZ强在至少这些对话中聆听的一方通常对于对话中的信息事前并不了解,所以向这些人介绍世界观的同时也是在向观众...
说实话,我看完fz的第一集后是懵逼的,四十分钟里七个人走马灯轮流转,我是什么都没看懂。我觉得老虚的第一集是需要回味的。只有见识过后几集的神展开,才能够回味到第一集的松弛感。如果让我打分,fz和az的第一集单独来看都是负分。

不过,老虚的好处是节奏推进特别快,能够很快把这种回味感调动起来。学姐掉头、雁夜和肯尼斯肉人形崩坏、火星骑士的颜艺表演都能让人从异常中迅速回想起开头的正常。
#1-3 - 2017-2-10 12:03
阿拉漫
秘则为花 说: 说实话,我看完fz的第一集后是懵逼的,四十分钟里七个人走马灯轮流转,我是什么都没看懂。我觉得老虚的第一集是需要回味的。只有见识过后几集的神展开,才能够回味到第一集的松弛感。如果让我打分,fz和az的第...
小圆和FZ我都准备重看一遍,感觉我对很多动画的印象都不太准了。不过学姐掉头和雁夜崩坏能带来冲击是因为那两部动画花时间让观众认识他们,理解他们的行为。但是大部分火星骑士到死都只是为了显示男主力量的工具,根本没有关心他们的理由。
#1-4 - 2017-2-10 14:16
秘则为花
阿拉漫 说: 小圆和FZ我都准备重看一遍,感觉我对很多动画的印象都不太准了。不过学姐掉头和雁夜崩坏能带来冲击是因为那两部动画花时间让观众认识他们,理解他们的行为。但是大部分火星骑士到死都只是为了显示男主力量的工具,...
听说日式动画卖角色胜过卖剧情,不过我对角色一向无感,很多动画看完我都记不住角色叫什么名字,所以说学姐和雁夜有通过前三集里靠精彩的演出给我留下过深刻的印象吗?我的答案是否定的,我觉得学姐、雁夜和火星骑士是差不多的路人脸…

老虚剧本在开篇单元(3-4集)里更吸引我的地方还是他的叙事结构,他能够很快完成一次a到非a的变化,通过大组合段来表现日常的崩坏,在剧情上很有冲击力。但是,我觉得老虚的故事也就仅止于此了,fz第二季打完海魔后讲切嗣的心路历程就有些无聊了。

我觉得az这番的开篇还算不错,至少不过不失。我认为az的暴走是从火星第二公主出场开始的,差不多是第二季了。在我看来az的结构设计和gc是一样的,都是双主角开篇,男配作为男主的替死堕入黑暗,被男主斩杀。大家一般认为gc的崩坏是从涯复活、集断手开始的,我觉得az的崩坏也是从伊奈帆瞎眼、另一个不记得名字的杂毛当上轨道骑士开始的。这个情节构造确实不合理,不如cg的男主堕入黑暗→自杀的构造经典。

对,我就是觉得az的崩坏与大河内的加持有关。gc是我见到的第一部用双主角结构救世的动画…

当然,这可能与我的个人看动画的方式有关。我很少追番,基本上只看完结,所以对剧情的冲击力感受更深。追番党每周只看一集,除了角色没啥可讨论的,也是这种模式造成了日式动画对角色的重视,在我看来,很多日式动画在叙事设计上都不合格。相比之下,老虚算是比较传统的剧本家
#2 - 2017-2-10 15:21
(趁着没撑死,多吃点!)
恩,我也是只看完结番,不过我对角色的要求比较高,虽然很难说角色和剧情哪个更重要,毕竟这两方面本来就不该分开评价,但是回想了一些我比较喜欢的动画,大多数情况下如果是同样的一些角色,即使把他们放到其他故事里我大概也会有兴趣看,但是如果是同样的故事但是角色变了我不敢说还会不会同样有趣。

对我来说FZ的故事本身虽然很精彩,但并没什么太突出的地方,说白了就是一个生存游戏。它更吸引我的是每个人物对于力量,理想的理解和他们完全不同甚至相反价值观之间的碰撞,切嗣和saber当然是其中我最感兴趣的,所以我最喜欢的部分一个是saber,金闪闪和rider煮酒论英雄那集(好像大部分人都不喜欢这集),还有切嗣心理变化的部分。

另外我最喜欢的大部分喜剧动画也都是靠把个性十足的人物放到不同的情景中产生笑点的,像鲁邦三世这种动画(最近刚看完印象比较深),每集的剧情其实本质上变化不大,而且结局也很明显,但是它依然让我看的很过瘾的原因就是角色们很有魅力,感觉看他们干什么都很酷

TV动画确实很多在节奏上都有问题,大概是因为集数和时间的限制吧,轻改漫改问题就更严重了,需要想办法把一定量的内容撑到或塞进固定的集数中,结构多少都会有问题,好在我对这方面要求不太高,只要故事本身不错,节奏别太差我就不会在意。另外我觉得大部分原创动画尤其是电影在故事结构和叙事设计上还是很出色的。

AZ后面居然还有这么多神展开,好像娱乐性还挺高啊,有点想接着把它看完了哈哈
#2-1 - 2017-2-10 21:56
秘则为花
fz我是当武斗片看的,我是在fz里第一次看到日式动画使用3d技术,第四集看到刷子和呆毛的战斗,简直惊为天人。不过,三王会的桥段确实是太俗了,三个人亮明观点后几乎没有辩论,就是两个老男人不停地鬼畜笑调戏小姑娘(bgm38)

我倒是很喜欢大帝对闪闪的死亡冲锋,以及被ea刺入心脏之后的那一句:吾师,俄刻阿诺斯的海涛阵阵,原来是我的心潮澎湃(隐藏部分加上去更好)。这才是古典主义的浪漫,君王以剑开拓未来,哲人以笔捍卫统治!大流士、底比斯王从来都是寓言的主人公,普罗多德、柏拉图才应该是他们行为的辩护者。让君王扮演哲人,为雷霆做无罪辩护,或者让哲人担当君王,向城邦行德性之治,反而是让真理不真理、强权不强权,失掉了神代的味道。从这一点看,三王会的演出上也有点儿太直白了…

我觉得az打得挺爽的,不知道大家为什么都说辣眼睛。大家都能把鲁鲁修看下去,az的战斗不是比掀地板强太多(bgm38)
#2-2 - 2017-2-11 13:19
阿拉漫
秘则为花 说: fz我是当武斗片看的,我是在fz里第一次看到日式动画使用3d技术,第四集看到刷子和呆毛的战斗,简直惊为天人。不过,三王会的桥段确实是太俗了,三个人亮明观点后几乎没有辩论,就是两个老男人不停地鬼畜笑调戏...
我是这样理解的,老虚试图用FZ创造一个绝对的悲剧,FZ中既有越是反抗命运,越是由于自己的行为越陷越深的古典悲剧,也有单纯被动地被逼向dead end的更通俗的悲剧,几乎每个角色的理想都受到某种程度的摧残,更快乐的反而是完全没有道德观念的那个红毛疯子(忘了他叫啥了)。Saber的悲剧表现在她就算是目睹了和她同样在反抗命运的枪哥的惨死,还依然无法放弃崇高但幼稚的理想,说白了就是低估了现实的残酷,而rider和金闪闪的观念是活出自己的浪漫,这样自私的观念反而更能被现实接受,这点让saber的英雄主义更有悲剧色彩。我想说的就是rider和金闪闪其实并不是在扮演哲人传播自己的真理,他们的角色本身已经证明了很多略显残酷的道理,这也就是我喜欢看这些不同人物不同价值观的原因。

AZ的打戏本身并不烂,但是(这是我本来想在讨论AZ人物的时候提出的一点)还拿最终流放举个例子,动画的第一集有许多暗示男主年纪虽小但驾驶能力高超的片段,而且它也向观众展示了男主在执行任务时的表现,所以他在后面剧情里扮演救世主的角色就显得自然的多(虽说是救世主也没AZ男主那么亮的主角光环)。而AZ里我们在男主救世之前连个他驾驶机器人的画面都没有,所以他突然就那么无敌观众根本不会买账。另外就算为了表现男主,其他那些人,包括经验丰富的正规军人,的行动也假的太离谱了吧,简直一帮废物渣滓。

鲁鲁在我今年的重看计划中,我得再看一遍才知道自己对它什么感觉,不过我的看法是一部战斗片,男主有弱点是很重要的,鲁鲁在内心和外在战斗力上都有弱点,光这点就比AZ强得多
#2-3 - 2017-2-11 22:54
秘则为花
阿拉漫 说: 我是这样理解的,老虚试图用FZ创造一个绝对的悲剧,FZ中既有越是反抗命运,越是由于自己的行为越陷越深的古典悲剧,也有单纯被动地被逼向dead end的更通俗的悲剧,几乎每个角色的理想都受到某种程度的摧...
我还是不觉得az的开篇有很大的问题,不把az的第一集看作演出事故而是演出手法是完全说得通的。我之前说过,老虚擅长营造一种瞬间的破碎感和卷入感,az的第一集很有可能是他故意设计的虚假和平。az的第一集是有很强的松弛感,地球政府和火星公主都相信着永久和平即将到来,战争已经不是迫在眉睫的威胁了,第一次地火战争也变成了人们口中的谈资被轻松提起。军校里的士官生们对训练不太上心,优秀的驾驶成绩也不再是把妹的资本。恰恰在这个极度松弛的时刻,轨道骑士由于火星公主访地的契机发动了叛乱,所有人被卷入了战争…这个开篇你能不能接受?如果把故事中的地球换成台湾,火星换成大陆,轨道骑士换成南京军区,把它作为一部电影的片头,你又能不能接受?

基于这个设定,az第一集确实不需要为男主铺垫任何驾驶镜头。因为伊奈帆不是鲁鲁修,他不是chosen one,基于某种动机和特殊能力主动发起一轮救世,他就是被卷入的普通人,只是恰好具有某种特质,而这种特质在故事的展开之中逐渐暴露出来了。他的角色设计与gc的樱满集是一样的,是被卷入事件的普通人。当然,樱满集是一个失败的角色,我觉得伊奈帆的原型更有可能是0079的阿姆罗。如果你觉得阿姆罗首次驾驶联邦高达秒杀两扎古的开篇不算出格,那么伊奈帆作为士官生的表现也不算惊艳。同样是太空动画,高达和银英动画版显然是不一样的,高达格斗战的原型是空军,银英的舰队战的原型则是海军。空军是有英雄主义和ace的,并且大多数ace从上天的第一刻开始就是ace。这已经是ms的通用设定了吧,没有人会质疑阿姆罗(高达)、凌濑(gc)、卡莲(cg)在战场首秀的超人成绩,伊奈帆应该也是这种类型角色的延续。(当然,我机甲动画看得比较少,ms驾驶员只想得到这几个人,如果有其他情况,希望赐教(bgm38)

我写这些并非想说az是一部好动画,伊奈帆是一个成功的角色。我只是觉得az的主要失分点并不是在开篇上,相反,我认为老虚的开篇手法倒是值得琢磨——他是不是在用镜头刻意淡化或消解些什么。我只是希望大家不要武断地认为az式的开篇是一个失败的开篇,一旦形成了一种模式化的看法,这很有可能会让我们失掉某些乐趣。(比如你的观看表里好像还没有0079(bgm38)
#2-4 - 2017-2-12 03:17
zakufa782
秘则为花 说: 我还是不觉得az的开篇有很大的问题,不把az的第一集看作演出事故而是演出手法是完全说得通的。我之前说过,老虚擅长营造一种瞬间的破碎感和卷入感,az的第一集很有可能是他故意设计的虚假和平。az的第一集是...
阿姆罗其实是靠着高达的性能干翻两架扎古的,而且还不是同时对战两台扎古,第一话本来就是要表现高达是多么厉害的机械而非阿姆罗多么厉害,于是乎随后菜鸟阿姆罗就被ace夏亚吊打,如果不是高达皮厚故事前半阿姆罗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bgm38)
#2-5 - 2017-2-12 08:09
秘则为花
zakufa782 说: 阿姆罗其实是靠着高达的性能干翻两架扎古的,而且还不是同时对战两台扎古,第一话本来就是要表现高达是多么厉害的机械而非阿姆罗多么厉害,于是乎随后菜鸟阿姆罗就被ace夏亚吊打,如果不是高达皮厚故事前半阿姆罗...
阿姆罗不是联邦雪藏的生体兵器,他,而不是其他人能够驾驶高达,已经说明他具有某种天赋,因为战争暴露出来,在这一点上,伊奈帆的角色设计与阿姆罗相似。救世动画中主角超于常人是通用设定,区别在于这种特质或能力是天赋还是赐予,这直接导致了故事是神力救济还是自力救济,会影响结局走向。这么看,阿姆罗、伊奈帆可以算是一类角色,鲁路修是另一类角色。
#2-6 - 2017-2-12 08:30
阿拉漫
秘则为花 说: 我还是不觉得az的开篇有很大的问题,不把az的第一集看作演出事故而是演出手法是完全说得通的。我之前说过,老虚擅长营造一种瞬间的破碎感和卷入感,az的第一集很有可能是他故意设计的虚假和平。az的第一集是...
我可能会重看的动画基本上都在想看列表里,所以观看列表就是个摆设哈哈

我明白你说的老虚是用从和平到战争的瞬间转化表现出危机感,我对AZ的问题并不是说它的开篇过于日常,而是它想要营造的日常感被里面不自然的对话和缺少可以显示城市氛围的背景破坏掉了,确实看他们谈论从前的战争可以创造一种松弛感,但你不觉得其中大部分的对话与其说‘谈论’,不如说是在向观众阐述吗?

关于男主的问题,首先还是我以前提到的,作为主角,他一需要有感情和心理变化,二需要有弱点。如果伊奈帆只是个刻画不到位的配角,我不会有很大意见,但主角需要带动整个故事的情感基调,并把观众带进剧情,一个人物让观众感兴趣的不仅仅是他有多强,更重要的是他的性格,内心以及他如何成长变化,他不该是个消灭敌人的机器,而有弱点可以让人物丰富起来,也让故事更有悬念。从这些角度上看鲁鲁和阿姆罗都比伊奈帆成功的多,甚至樱满集都比他有趣,不过集的刻画完全没逻辑就是了。。。

至于绫濑和卡莲,他们都早就是经历过战斗的经验丰富的驾驶员,所以在战场上的表现抢眼合情合理啊。伊奈帆实力强我可以接受,但你不觉得AZ表现他实力的方式过于生硬了吗?让其他人都表现的像废物一样,而敌人永远是同一个模式:先大意轻敌,然后吃惊,被激怒,无脑硬上,死。所以这片里几乎所人都像是工具,没有真正像样的‘人物’。
#2-7 - 2017-2-12 11:37
zakufa782
秘则为花 说: 阿姆罗不是联邦雪藏的生体兵器,他,而不是其他人能够驾驶高达,已经说明他具有某种天赋,因为战争暴露出来,在这一点上,伊奈帆的角色设计与阿姆罗相似。救世动画中主角超于常人是通用设定,区别在于这种特质或能力...
“并且大多数ace从上天的第一刻开始就是ace。这已经是ms的通用设定了吧"

其实我的回复本来更多是想针对这句话的(bgm38),因为真的很值得吐槽。
#2-8 - 2017-2-12 17:19
秘则为花
zakufa782 说: “并且大多数ace从上天的第一刻开始就是ace。这已经是ms的通用设定了吧"

其实我的回复本来更多是想针对这句话的,因为真的很值得吐槽。
我觉得开篇被秒的两扎古更不服,我好端端的吉翁精锐,怎么就被一个连驾驶说明书都没看过的平民给秒杀了,还不如被自动驾驶系统干掉呢(bgm38)…这大概是日本人被陆军马鹿和海军马鹿坑惨之后,开始走上空军制胜论了(bgm38)
#2-9 - 2017-2-12 17:39
秘则为花
阿拉漫 说: 我可能会重看的动画基本上都在想看列表里,所以观看列表就是个摆设哈哈

我明白你说的老虚是用从和平到战争的瞬间转化表现出危机感,我对AZ的问题并不是说它的开篇过于日常,而是它想要营造的日常感被里面不自然...
伊奈帆确实是一个很单薄的角色,但是我觉得他恰巧又成了一个反类型的角色。伊奈帆之所以单薄,很大的原因在于他的过去不可追溯,我们对伊奈帆的所有了解都从第二次地火战争开始的。对于伊奈帆的过去,我们仅仅知道,他是一名士官生,有一位姐姐,父母双亡。某种意义上,这才是一位青春期男生应该有的人生,精彩不亮丽,起落是无常。在命运的钟声敲响之前,他是如此平凡。

然而,我们所接触过的其他男主角的过去却是如此的不平凡,某帝国的落魄王子、被病毒选上的亚当、某共军技术上校的儿子(bgm38)…与他们相比,如果不是火星第一公主出现,我们甚至找不到伊奈帆的救世动机…这个角色也算是在另一条道路上…塑造出了别样的风味吧,哈哈哈(bgm38)

有点儿扯远了,我本来只想谈开篇,以及伊奈帆驾驶技术的问题,又谈到角色塑造上了。我不否认伊奈帆这个角色设计有问题,但是我也觉得伊奈帆这个角色很有趣,某种意义上,这才是一个真正的青春期男生…当然,我批评伊奈帆这个角色,因为他不好看。我能够想象,如果我的高中同桌是这样一个人,我不会喜欢他。但是,同样的,我也会批评,某帝国的落魄王子、被病毒选上的亚当、某共军技术上校的儿子,因为他们不真实。尤其是大河内笔下的某些人物,中二病已经突破天际了(bgm38)当然,也有b站小学生的原因
#2-10 - 2017-2-13 01:11
zakufa782
秘则为花 说: 我觉得开篇被秒的两扎古更不服,我好端端的吉翁精锐,怎么就被一个连驾驶说明书都没看过的平民给秒杀了,还不如被自动驾驶系统干掉呢…这大概是日本人被陆军马鹿和海军马鹿坑惨之后,开始走上空军制胜论了
机械的性能差距摆在眼前,扎古的机枪根本打不穿高达的装甲,双方互相碰撞到一起时高达的高出力可直接将对方推到,高达的第一话从各个方面都是在表现高达的性能爆炸,阿姆罗能让高达站起来靠的是自身的机械操控基础,但是击破扎古所靠的是按照手上说明书的指示拔出光束军刀劈砍过去,而光束军刀的出力可以保证秒杀而已,之后的夏亚也更不无法击破高达。故事的前1/3中都是在描述阿姆罗如何学会发挥高达的优势来赢得战斗并向其他人证明自己可以担当起高达驾驶员这一重任,阿姆罗真成新人类也是故事后期的内容,而且这种真正异于常人的能力可以说是天生也可以说是后天养成因为故事从来就没有给新人类是否天生做一个定性。另外我不认为高达完全符合你说的救世动画的感念而且联邦胜利依靠的可是30倍的国力而非什么类型的军队,ace可以灭杂兵可以打赢其他ace但是赢不了战争,主角小队虽然强无敌但是也不完全是赢得战争的关键这一点后期也说明了。
#2-11 - 2017-2-13 10:22
秘则为花
zakufa782 说: 机械的性能差距摆在眼前,扎古的机枪根本打不穿高达的装甲,双方互相碰撞到一起时高达的高出力可直接将对方推到,高达的第一话从各个方面都是在表现高达的性能爆炸,阿姆罗能让高达站起来靠的是自身的机械操控基础,...
0079看过太久了,具体细节已经记不清了。我大概是把阿姆罗和卢克的形象融合到一起了。卢克对死星的一记颜射倒是不折不扣的无师自通…
#2-12 - 2017-2-13 13:39
阿拉漫
秘则为花 说: 伊奈帆确实是一个很单薄的角色,但是我觉得他恰巧又成了一个反类型的角色。伊奈帆之所以单薄,很大的原因在于他的过去不可追溯,我们对伊奈帆的所有了解都从第二次地火战争开始的。对于伊奈帆的过去,我们仅仅知道,...
说到底还是每个人对‘好的角色塑造’的理解不一样,我个人对主角的喜好大概是这样:
真实有深度,并有突出的性格特点或与众不同之处(EVA,天元)
非常真实,有深度(银英,凡尔赛玫瑰)
有深度,但有时候稍显过分(死亡笔记,鲁鲁)
有突出特点的模板人物(大部分少年动画)
WTF(AZ)
当然,这只是在比较以人物为核心的作品,像纯搞笑番,或者虫师那类作品当然不能和这些在一起比较

另外你的那个‘哈哈哈’用的简直完美!(bgm38)
#2-13 - 2017-2-13 14:06
秘则为花
阿拉漫 说: 说到底还是每个人对‘好的角色塑造’的理解不一样,我个人对主角的喜好大概是这样:
真实有深度,并有突出的性格特点或与众不同之处(EVA,天元)
非常真实,有深度(银英,凡尔赛玫瑰)
有深度,但有时候稍显...
伊奈帆虽然面瘫,但是给我留下的印象确实一个谐星,类似于很笨很迟钝很装b的同桌…这或许是反差萌吧…
#3 - 2017-2-12 03:13
我怎么感觉你们这是个关于“格局大”和“格局小”的争论(bgm38)

AZ中的地球本来就和现实相同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展现更加复杂的场景,最终流放的世界显然和我们身处的世界不同所以拿这两部作品对比不太恰当,当然你也可以批评AZ对于火星人的各方面描写不足,这点的确是AZ的一大弊病。
#3-1 - 2017-2-12 08:19
秘则为花
不是,只是一个开篇设计的问题。az的问题很多,只是我觉得开篇不是失分点罢了,开篇不刻意描写敌人是为了突袭战斗的意料之外。这和0079的开篇一样,扎古出现之前没有人知道吉翁的存在(bgm38)…火星人的描写是更靠后的叙事结构与开篇早就没有关系了,我恰恰是想提醒大家不要因为az的某些缺陷去否定它的开篇。
#3-2 - 2017-2-12 08:40
阿拉漫
我觉得展现动画中的世界不该因为它和现实相似就被忽略掉,石头门也是发生在现代东京,但它的第一集就很出色的把这个城市的特点和氛围表现出来了,另外开头的天台场景里光线和镜头角度的使用创造的神秘感也很符合故事的风格。

现在一想确实用最终流放作比较不太合适,可能用石头门更好,不过我说的构建虚拟世界其实不仅仅是针对那些和我们熟知世界不同的故事,即使剧中世界和现实相同也该至少描绘出故事发生的城市或场所的风格和气氛,比如看过石头门的第一集观众都会说‘这确实是东京的感觉’,而AZ也发生在东京这点我们只能从字幕上得知。
#3-3 - 2017-2-12 11:12
zakufa782
秘则为花 说: 不是,只是一个开篇设计的问题。az的问题很多,只是我觉得开篇不是失分点罢了,开篇不刻意描写敌人是为了突袭战斗的意料之外。这和0079的开篇一样,扎古出现之前没有人知道吉翁的存在…火星人的描写是更靠后的...
我指的是AZ中整片下来对于火星人这一完全脱离地球的团体的描写在许多细节上不够具有说服力,或者在设定上就根本没有下功夫。实际上我也并不讨厌AZ开篇,除了解释背景常识必须要通过角色刻意指出之外我其实还挺喜欢AZ的第一话,理由部分如你所说,但是通篇下来AZ对于火星势力各方面的描写仅仅是一种可有可无的背景且完全不上心,这才是我不满意的地方。

另外0079第一话的旁白对于背景描述的很清楚,战斗发生前对两位zeon士兵的描写也非常充分,这点和AZ不同
#3-4 - 2017-2-12 11:46
zakufa782
阿拉漫 说: 我觉得展现动画中的世界不该因为它和现实相似就被忽略掉,石头门也是发生在现代东京,但它的第一集就很出色的把这个城市的特点和氛围表现出来了,另外开头的天台场景里光线和镜头角度的使用创造的神秘感也很符合故事...
和石头们相比的话只能说是作品要着重表现的方面不同以及地点背景对于故事的重要性不同,石头门中东京这个背景舞台对于故事和人物而言有着一定的分量,而AZ中的东京这个舞台也完全可以被别的城市代替,倒不如说AZ第一话特意用了一些观众会习以为常的日常场景....不过AZ的整体气氛渲染也的确不怎么样(bgm38)
#3-5 - 2017-2-12 17:17
阿拉漫
zakufa782 说: 和石头们相比的话只能说是作品要着重表现的方面不同以及地点背景对于故事的重要性不同,石头门中东京这个背景舞台对于故事和人物而言有着一定的分量,而AZ中的东京这个舞台也完全可以被别的城市代替,倒不如说AZ...
恩 有道理,不过像AZ第一集这样对话本来就枯燥,刻意选择没特色的舞台场景,又没什么有想法的镜头,有点自掘坟墓的感觉
#3-6 - 2017-2-12 17:48
秘则为花
zakufa782 说: 我指的是AZ中整片下来对于火星人这一完全脱离地球的团体的描写在许多细节上不够具有说服力,或者在设定上就根本没有下功夫。实际上我也并不讨厌AZ开篇,除了解释背景常识必须要通过角色刻意指出之外我其实还挺喜...
0079看过很久了,演出细节已经记不清了(bgm38)…不过,我在看az第一集的时候,确实有一种与0079的相似感(可能是我萝卜片看得少)。az这番就是神仙打架,双方的互殴好像是和人类社会没关系,就是套着机甲壳的圣斗士…
#4 - 2017-7-23 14:24
(春夢隨雲散,飛花逐水流)
和AZ后面的部分相比,这个开局只是没有那么糟而已,不代表就不失分了……
#5 - 2017-7-23 14:38
(春夢隨雲散,飛花逐水流)
楼主说的AZ开局的问题的实质是主创拿不出足够的信息量来填满一部作品,结果就是本作充斥低信息量的镜头,经不起推敲的台词,单薄的人物塑造,毫无意义地不断重复PSTD军官发病的桥段,只为填充主创想不出来该放什么内容的部分。几个核心点子也不太有趣。

以上几点可以说是青木英执导的作品的通病。本季度的Re:Talker的访谈中,青木英就提到自己特地把剧本上的对话改得更多更长……而Re:Talker的观感大家有目共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