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8-4 23:43 /
       所谓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从前我不理解这句话,认为故事的结局应该皆大欢喜才对,后来有人告诉我,凄美也是一种美,我还是不明白。
      直到零几年的时候接触到星之梦,我才稍微有些明白什么叫做“凄美”。

       我不太擅长讲严肃话题,所以前面几段话是本文仅存的严肃元素。
       如果按照西方的标准来定义(忘了是歌剧还是什么体裁),星之梦可以归类到悲喜剧里面,不是完全的悲剧,像经典惨兮兮爱情故事罗密欧与朱丽叶,虽然小两口殉情了,但背后的两家人因此抛开旧日恩怨,恢复正常往来,这也是悲喜剧,虽说体裁不同,但内容定性上是差不多的,前提是你没有受到必须一男一女做主角的惯性思维影响,星之梦也可以是男猎人碰上一个没有人类性征的萝卜解说员的设定,但就煽术而言,换成一个楚楚可怜的女孩子,仿佛爱莲说里那朵不忍靠近,恐其受到玷污的莲花,这效果肯定要好得多,道理非常简单,男人保护世界不就是为了女人吗?
        观者皆知,星之梦两条线,一条是少打架,反乌托邦的作品处处都在提醒着咱们别打大架,这弹那弹的嗖嗖一扔,所有人都得喝西北风去,今天没轮到你,总有一天轮到你。核捆绑只是一时的安慰,我们还得回到谈判桌上,回到电影院里,回到书本上,回到发泄器材上,把脑子改造好,缩回那只打算动用真理洗地的爪子,做个明白人;
        另一条就是对美好事物的向往,老猎人提醒主人公不要搭理市区里的人形萝卜,结果主人公真碰上一个人形萝卜,那纯真而甜美的治愈力量点化了冰冷似铁的求生意志,一箭穿心(大概)让主人公动了情,当然是那种对美好事物的珍惜之情(谈男女爱情的自行面壁去),也有种同病相怜的意味在里面,大伙都不容易,老哥帮你一把啥的。你可以说是主人公着了道入了魔,也可以说是从实用主义者变成了空想主义者,但这种浪漫情怀是不可置否的,再冷血的人也有动容的时候,这是作为有感情的生物的可贵之处,从老猎人的死因里也可以看出,老人家嗝屁的原因居然是一盒有着家乡味道的鱼罐头(改编动画里给一笔带过了,略显遗憾)……
       “那是家乡的味道呀。”
       过去的美,曾经的美,仍然留恋不舍的一丝美好,与如今的残酷世界形成的鲜明对比,眼角虽无泪,心里淌着泪,告诫主人公不要接近那些“旧时代的温情事物”的老猎人反倒被温情所害,先走一步,不晓得老人家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钟之前有没有好好回味到那份熟悉的味道。
       咳,咳,好像开始严肃起来了。

        星之梦的改编动画里,背景部分着重表现末日世界(现在时兴叫废土世界?)悲观的生存条件,大幅度删减主人公的内心活动,如若全数还原,主人公在【就一收破烂的】的基础上还得追加一条【吐槽专业户】的标签,这很破坏气氛,适当减去有助于入戏。梦美这边相对多了不少重复句,多说几句话倒无妨,只是声优的声音达不到以前的效果了,那种空灵清澈的感觉如今成熟了几分,毕竟时隔八年,美战重制那边的片场也是如此,你要求再多也求不到时间机器,Key老大能想到把星之梦动画化,且能做到这个水平,就足以欢呼雀跃了。
        据说今年9月份还会能把广播剧《星之人》————planetarian(星之梦是整个系列的总称,planetarian才是梦美这章的名字,只是习惯上叫星之梦;再往上是雪晶球;插播番外和平之城,讲述老猎人年轻时候的事儿;最后是赤路西斯和阿曼多,地球变成冰球后,两个超级计算机之间的故事,估摸着人类已经嗝屁了)的后续章节剧场化,老规矩先讲好,前半段肯定是星之梦改编动画的剪辑,后半段才到正片,毕竟星之人的篇幅也不怎么长,就算是往里面塞东西,试问现在有多少人愿意围炉夜话,听老爷爷讲故事的?所以还是静静期待吧。
Tags: 动画
#1 - 2016-8-18 00:55
(为什么有超神作这一评价……)
适合夜里安安静静一个人看。
#1-1 - 2016-8-20 00:20
宴夜曲
所言极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