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3-22 18:54 /
丸户的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无疑是一男多女的后宫N角恋故事,作品中的女角色们也明显有着矛盾和冲突,这个冲突甚至非常剧烈,虽然手法多是柔和且间接的。而相比起别的后宫多角恋作品,路人女主的故事有个很大的区别,作品有另一个核心,那就是主角们组建的社团想要制作的galgame。这个核心某种程度上起了比作品名杀更大的作用,不过现在作品还未完结,这个核心首先起到的作用就是使得作品中女角色们的争斗方式产生了(与其他作品的)不同,女角色们想要获得胜利,需要操心的,不仅仅是和男主之间的感情,还有事业。

由此,我突发奇想,可以仿造历史上的朝堂之争来定位和分析角色和剧情,而非宫斗。

故事开始于一次失败的邂逅,之后为了挽回或者说弥补这次失败,主角们一起组建了一个社团来制作一款galgame,这项事业是贯穿整部作品始终的,主角们也非常重视这个,甚至有些时候,角色的创作性会超越情感。由此,可以由情感(宅)和创作(事业)的不同偏向性,参照朝堂之争,将角色分为内朝而外朝两个区间。

加藤惠:圣人可以说是一切的起始,也是目前作品唯一明写的安艺伦也产生过恋爱感情的对象,可是,伦也此后迅速地发现自己“失恋”了,而根据卷一里加藤惠和亲戚旅游之后提前返回的那通电话,可以推测加藤惠也至少有一定的认知。所以加藤惠并不是内朝,反而是外朝的,可以说加藤惠才是最关心这个社团和作品的人,虽然始于邂逅和情感,但唯有社团的存续,加藤惠才能继续存在在安艺伦也身边,加藤惠只在要制作的galgame里,才是女主角,至少目前还是如此。

英梨梨:这位伦也的多年前的青梅竹马,吵架几年没说话,借着这次的契机,重新“破镜重圆”,从书中我们可以发现,英梨梨是被伦也带进的宅圈,也是“为了安艺”开始的创作路,双方还是宅友,也认识长辈,可以说只要双方和好了,有没有这个社团、这款galgame,都不影响英梨梨继续在安艺身边。就好像加藤惠第九卷所说,“彼此那么难受的过往好不容易修复这次又离开社团,你们还又能和好,你们的关系真是好哦安艺君~”,因此英梨梨无疑是内朝的人。

诗羽:安艺是诗羽作品的粉丝,也把诗羽视作自己创作路上的老师,又在自己不知情下重度地影响了诗羽的创作,可每当双方关系又更进一步的趋势时,总会挥剑斩情丝。当诗羽因为事业和创作产生爱情(个人理解),试图借作品之口进行表白,让安艺提前阅读小说最终卷时,安艺油盐不进,最终让现实中的关系重新决定了作品的结局,诗羽的爱情黯然之下胎死腹中。这回趁着组建社团制作galgame,诗羽再次获得了契机,并想要故技重施,不管从相识过往还是诗羽的恋爱方式,诗羽都是外朝的人。

于是社团组建完成,故事开始进行。

内朝和外朝当然存在矛盾,甚至是死敌,但这是对内朝、外朝分别的掌控者而言,现在社团中,安艺伦也是社长(可以比作皇帝),另外3位,一位内朝,两位外朝,于是矛盾率先在外朝之间发生了。这款galgame是以加藤惠为女主为了加藤惠而制作的,可诗羽显然不这么认为,她迅速写出了第一版的故事,这是诗羽风格的故事,故事中诗羽偷梁换柱,暗中把里女主(前世黑长直病娇、诗羽的替身)替代了表女主。这当然不符合安艺的期望,也不符合加藤的,见安艺还懵懵懂懂,于是加藤惠出招了,在一次加藤惠风格的约会之后,安艺明悟了,诗羽遭遇了第一次的失败,重写了第二版的故事,不过此时诗羽还留有余地,女主前世依然在故事中并作为半个女主存在。

波岛出海:卷三里新角色出场了,另一个“青梅竹马”,另一个被安艺带入宅圈并开始画画的,还是安艺好友的妹妹,出海的定位当然和英梨梨有重复,此时还未和安艺和好的英梨梨迅速感受到了威胁,两人互相之间也立刻产生了敌意,出海从立场上无疑是内朝的,不过一开始还没加入社chao团ting。

冰堂美智留:卷四出场的表姐,英梨梨最大的威胁,比青梅竹马更青梅竹马,刚出来时英梨梨几乎要崩溃了,无疑是内朝的。

三四两卷时,此时加藤惠对诗羽优势,英梨梨独占内朝,于是对出海和美智留最善意的就属加藤惠了,卷三中加藤和安艺一起,帮助出海参加同人展乃至宣传作品,反而英梨梨一见出海就吵架了。此时,加藤还没彻底打败诗羽,也没让自己从外而内,此时的加藤,即需要社团和事业继续存在,也需要英梨梨的继续存在,无论是作为维系社团的画师还是内朝的人。因为此时,明面上,加藤惠还是路人,平时多是英梨梨代表内朝、诗羽代表外朝,在互相争锋(吵嘴)。在鼓励英梨梨的事件中,加藤惠也做出了帮助,英梨梨反而因祸得福与安艺初步和好了,此时英梨梨正式稳固了自己内朝的位置。

卷四中,加藤惠再次出招,在一次不经意之中,加藤惠提醒了正急需一位作曲的安艺,表姐的曲子其实是宅曲的风格(加藤惠太厉害了,深度宅安艺和玩音乐的美智留都没发现这点,反而加藤发现了),然后安艺把表姐拉近了社团,现在内朝也有了2个人。

在这个过程期间,加藤惠把自己头发越留越长。

第五卷,加藤惠出了第三招,把自己也变成黑长直了,加藤惠完成了对诗羽的绝杀,诗羽塞进galgame里的私货,女主的前世,诗羽的替身,如今也被加藤惠夺了回来,校庆时的表演可谓是胜利的宣言,甚至这还是诗羽主动邀请加藤出演的。

卷六卷七,通过努力,终于统治了外朝的加藤惠,和因为美智留不作为继续统治着内朝的英梨梨,终于,内朝和外朝的矛盾爆发了。安艺伦也最喜欢的也许是加藤惠,这也是加藤能够对诗羽一胜再胜的一大原因,不过安艺伦也最关心的却是七年前时的英梨梨。卷六中,英梨梨发出了大招,似是而非的当年的约定、神志不清的当年的对话,伦也也一下子仿佛回到了过去的时光,这一刻,社团也好作品也好,都变得不重要了,这一刻内朝压倒了外朝,这一刻,加藤惠岌岌可危。于是加藤惠发起了决死反击,面对从此不早朝的君王,宰相要致仕了。

安艺伦也不是七年前的安艺伦也,他现在还是一个创作者,英梨梨也不是七年前的英梨梨,她现在也是一个创作者,所以“破镜难圆”,加藤惠终究置之死地而后生了,这即是标题杀,又何尝不是必然?于是外朝反败为胜,恃宠而骄的妃子完蛋了。卷七末,英梨梨和诗羽携手离开了社团。

卷八,波岛出海作为替代加入了社团,此时加藤惠还未完成从外到内,独占伦也,出海的加入对加藤是有利的,此时内朝的两个人,某种角度来说反而还不如已经出奔的英梨梨,而且也几乎从来没听说和外朝有矛盾的长公主,只要长公主还是长公主。这时候,加藤惠觉得自己优势很大了,她甚至得意地带着安艺伦也在英梨梨与诗羽的羁绊之地进行“约会”,“约会”完双方关系大进,改变了称呼。而此时放眼内朝的她对伦也引入“外戚”波岛伊织也采取了放任的态度。卷八末,英梨梨带着西凉军包围了洛阳,blessing software一片死寂,对此事件反应最激烈的自然就是内朝的“新人”波岛出海和“权臣”加藤惠。

卷九,安艺伦也难忘旧人,外戚波岛伊织开始干政将社团和作品往商业化方向带,英梨梨的大军依然在秣兵历马,进军内朝计划夭折的加藤惠再次陷入困境。此时的波岛出海和加藤惠成为了盟友,她们一起监视中午共进午餐的安艺伦也和泽村英梨梨,从她玩galgame时也能看出,她最大的假想敌,按顺序依次是青梅竹马英梨梨和表姐美智留。安艺伦也向“长公主”求助,美智留在加藤惠和英梨梨间也选择了加藤惠,这无疑正是出于她内朝的身份定位。而波岛伊织,虽然要和加藤惠争外朝的权力,争夺对社团对作品的定位,但当英梨梨杀过来的时候,作为出海的哥哥,立场也是唯一的。“也就是说伦也君,我们社团现在的问题,全部都是泽村桑的原因?” “不,嘛……结果上来说是这样~”英梨梨一下子成为了整个朝廷(社团)共同的敌人。而英梨梨最大的威胁,是她的边军统领或是他朝重臣的身份,如果不是这个身份,这种来自于英梨梨的强烈的威胁,就没那么有威胁性了,也就是说,英梨梨最大的依仗,其实是伦也出于对英梨梨离开的不舍而潜意识中产生的对英梨梨公司新作品的敌对意识。所以最后英梨梨变成“副女主”才会成为“皆大欢喜”的结局,虽然斗争还会继续,但朝堂能够继续维持了,此时的英梨梨,即在社团中(好像同时在内朝外朝)又不在社团中(内朝不如出海近外朝不如加藤地位高),还某种程度失去了最大的后援,反而成为了最大的输家。

卷十,在解决了英梨梨的外患之后,社团的斗争进入了新形势。加藤惠为了对抗新的爱妃及外戚的波导势力,将已经无害化的英梨梨引为臂助,转移出海的火力。地位稳固却又困居一隅难有作为的美智留,则与已经边缘化的诗羽成为盟友。
#1 - 2016-8-12 15:21
好新颖的角度!从来没想到这里过
#2 - 2016-11-2 18:56
(✨️VIP 8✨️)
我怎么感觉我被整个剧透了?
#3 - 2017-2-19 10:18
(媛娇系是检验大法的唯一标准)
你什么时候产生了主角是伦理君的错觉了?
开后宫的明明是圣惠才对
#3-1 - 2017-3-24 15:33
星宫草莓
朝廷里又不一定都是皇帝开后宫,比如无数玛丽苏历史剧
#3-2 - 2017-3-24 16:22
lhb5883-污喵王VIP⑩
星宫草莓 说: 朝廷里又不一定都是皇帝开后宫,比如无数玛丽苏历史剧
现在就看老贼如何下药,如果伦也被撞死,轮也二号机登场我就大写的服
#4 - 2017-2-19 22:55
(啦啦啦……)
这个想法很新颖
#5 - 2017-3-20 01:37
(请不要在未经许可时在本站外引用我在本站的留言 ... ...)
丸户氏下了一盘大棋(bgm38)
本来原作就不在预定之内,条理清晰的剧透也无所谓了(bgm38)
#6 - 2017-4-14 13:05
(签你老木啊……)
可以可以,角度刁钻(
#7 - 2017-4-21 09:15
这浓浓的宫廷剧展开,脑洞开得可以。
动画党只觉得惠走的是心,诗羽是走心不成走了肾,英梨梨嘛,经典傲娇,败犬坐实。
#7-1 - 2017-4-21 23:11
星宫草莓
诗羽一直是走心的,不要被她平时的语言迷惑哦(连败犬都评论她只在说话的时候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