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9-6 15:31 /
常言道,一篇尝试以小见大的文章,基本都比哈士奇还要蠢。蠢就蠢吧,既然已经生了,凑合着养一下。

梦中的眷侣远去了……反观苹果树下,你依然静态,千年万年还是单身。

考虑故事这一“典型”的结局(某个唯美时刻的无限缓刑与延长),也许,我们读这类缓刑的举动是静态的,是怀抱着一些破译目标的念头:人对抗命运(“山神”)的行径。这种精神状态自然与民俗研究者的心理有相似之处,所谓演绎故事和所融入的元素(民俗)的基调一致。

说得过一些:执着于静态场景,就民俗题材的商业作品而言,可以是重要的书写方向。

是不是联想得很过,苦笑。

若要进一步思考“不同”,那么可以越界来到民俗研究者身上——这一身份需要他们关心民俗和中远距离的人,那么反过来,是否暗指其生活中较少“关心近处的人”的成分,即所爱之人的不在场?所以故事流淌到最后,千年万年必定单身。他们把拉长一刻的习惯,安排在对自身未来的遐想上了。
Tags: 书籍
#1 - 2015-9-7 01:38
(想找到那只蓝色猫)
静态这个词用的真好(第一次知道这么用

不过说实话,这本漫画和民俗研究者应该没什么大的关系,所缠绕的是村子的历史,身份微妙而恰巧的外来赘入者。可以看一眼大学里的另外一个研究日本民俗学的同学,并未在此处过多着墨。
孤独的人发现爱,又付出代价,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说是两个与当下不融洽者的自我牺牲和自我实现...虽然回归孤独——不过毕竟是体会到人间温暖,而不是那个单纯的孤儿了。
和“死宅永远都会是死宅”没什么关系吧(
#2 - 2015-9-7 13:39
这方向是没啥意思。靠阅读寻找作者,本来就是耍流氓ww当然没多大关系